笔趣阁 > 我真的只想咸鱼啊 > 4.我要找到你!
    阶梯教室坐了乌泱泱一片人。

    许多人都没位子,只好站在走廊过道,跟赶集的老大爷似的踮着脚看热闹。

    现场妹子很多,而且普遍比重点班的女恐龙们会打扮自己,更张扬更随性,举手投足无不散发着阳光少女的气息。

    可惜,

    天寒地冻,看不到盛夏时节的风景。

    “何舟,何舟,这边!!”

    一道嗲得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声音响起,让人下意识的就想到电视剧里的青楼老鸨挥动着小手绢揽客的口头禅,‘大爷,来快活啊!’

    周枫吓得一个激灵,循声望去。

    然后,脑海中就像是在播放老电影似的,一帧帧画面不停跳转,记忆不断翻涌。

    坦白说,太阳穴位置有点疼,就像是有一根银针刺入大脑,在里边翻江倒海一样肆无忌惮的搅动,疼痛、刺痛,这种痛感比纵欲过度后的偏头痛更令人难以忍受,禁不住嘴里发出嘶嘶的声音。

    “阿花?”周枫浑身恶寒,狐疑的看了何舟一眼,躲瘟疫似的和他拉开距离,“你什么时候跟那个骚货关系这么好了?”

    阿花,本名徐思聪,性别男,是一个一直遗憾自己不是女人的男人,言行举止更是比女人还娇媚的男人。

    他有很多口头禅,例如:“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同性才是真爱,异性只为繁衍后代”......

    哪怕最后一句在这个年代还没有演化为他的终极口头禅,但很多东西早已有迹可循,他的一切行径在一众直男心目中已经留下了‘恐怖’的印象。

    在男生群体里,阿花是饱受排斥的,每一个男生都下意识的对他有所戒备,担心自己被盯上。

    相反,在女生圈子里,阿花就是男颜闺蜜的代表性人物,相当一部分女生把他视为‘知心姐妹’,下意识的放下心灵的藩篱。

    何舟眉毛抖了抖,“谁知道那个骚货又想干嘛?”

    “估计早已看上了你的‘美色’,准备给你献殷勤呢。”边上有人嘿嘿笑道,只是那笑容当中有着莫名的神色。

    何舟直接动手推了他一把,差点没让对方栽个跟头,“去你的,老子能看得上他?!”

    对方不敢再撩拨虎须,灰溜溜的走了。

    打架除了被虐,没有第二种结局,大庭广众之下自取其辱,没人丢得起这个人。

    何舟锋锐的目光扫了阿花一眼,霎时间阿花就像是被掐住脖子的鸭子一样,连一个字都吐不出。

    “咱们坐那边!”

    何舟显然心情不太好,指了靠窗一排的位置带着何舟挤了过去。

    直到坐下,他依旧喘息如牛,双手掰得咔咔响,恨声道:“阿花那个狗东西,看我不找机会修理他!”

    在何舟看来,阿花敢跟他抛媚眼发骚,把歪主意打到他头上,纯粹是因为挨的打太少!

    只有把他打疼、打痛、打出阴影,才能一劳永逸的解决问题。

    周枫有些欲言又止。

    “有话就说,有屁快放!”何舟瞪了他一眼。

    居然还怀疑他跟阿花有一腿,这都什么眼神?

    “你上次不是把他胳膊都差点给卸了么?”

    周枫努力组织语言,思忖片刻才继续道:“其实吧,从心理学和生理学上讲,疼痛可能会给人带来一种异样的爽感,就像......就像身上的某个伤口结痂,人总是忍不住去扣它,哪怕明知道会疼、会渗血,会导致伤口感染恶化,依旧有很多人去做,并且乐此不疲。”

    比如有句很矛盾的话,“打是亲,骂是爱,相亲相爱就得多打几下多骂几句”。

    何舟向来是直肠子,很少愿意动脑思考问题,只有在男女那点事儿上,才会花样百出,脑细胞活力堪比银河计算机。

    “你什么意思?”何舟满脑袋问号。

    周枫:......

    算了,反正除非下药,否则何舟这辈子都是阿花得不到的男人!

    周枫和何舟这俩大帅哥刚坐下,不少女孩子就春心萌动。

    “那个,帅哥,方不方便认识一下?”

    一个萝莉型的,面目清秀的女孩子鼓起勇气,在诸多姐妹的撺掇下,打算前来要个联系方式。

    可惜,周枫不喜欢这款小短腿类型的。

    萝莉虽然看着不错,但一旦成为女朋友、恋人乃至老婆,她的对象必然会被逼得崩溃!

    何舟一肚子火没泻,这小姑娘撞到枪口,直接就被喷得怀疑人生:“我说你们这些女生,还只知道检点二字怎么写了?

    我们认识么?

    我们有关系么?

    还一上来就要认识我们两个大帅比,你谁呀!”

    连珠带炮的一串话把萝莉问得差点怀疑人生。

    尤其是‘你谁呀’三个字,虽然音量不大,却仿若雄狮咆哮,回荡在无边旷野。

    萝莉面色涨红,急得差点掉眼泪,直接就带着哭腔落荒而逃。

    “你这......要不要这么夸张?”周枫微汗,替那个萝莉默哀一秒。

    何舟就是个顺毛捋的脾气,看谁不顺眼,别指望他会给对方好脸色。

    “她自1己随便也就算了,我可不是随便的男人!”何舟字正腔圆的说道。

    周枫差点没把舌头咬破,那个还在半道上的萝莉更是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栽倒在地。

    这?什么人呐!

    女朋友一大堆,你还好意思说自个儿不是随便的人?

    之前不还说反正自己是男的,吃不了亏,如今倒是大义凛然的说自己不是随便的男人了。

    莫非,周枫之前那番话,用力过猛了?

    还是说,何舟被阿花气疯了?

    说到晚会,几乎都是一个模式:央视春晚!

    清河中学的元旦晚会节目也没什么新意,唱歌、跳舞、相声、小品、诗朗诵,基本也就这几样了,看得人想打瞌睡。

    直到一个戴着小丑面具的帅哥出场,跳了一段帅气的机械舞,顺便飙了几个海豚音,这才止住了不断流失的观众。

    不然,最后压轴的节目,只剩下寥寥无几的几个评委认真观看,那还有什么意思?

    “......接下来请高三(8)班周枫同学做好准备,他将为我们带来演唱歌曲《我要找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