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只想咸鱼啊 > 2.你我本无缘,全靠钱到位!
    吱!

    车把被一只手抓住,被迫急刹车。

    那是一只黝黑得发亮的手,上边还长得浓密的毛发。

    粗一看不像是属于人的手,反倒像猩猩的手更多一些。

    “你们两个小混蛋,又迟到!”

    映入周枫眼帘的是一张贱兮兮的老脸,脸上布满沟壑,仿佛一张被甩在地上经过无数次践踏愈见腐烂的树皮。

    何舟撇撇嘴,麻利的把手伸进单肩书包,然后掏出来一盒红双喜,递了一根过去,“秦大爷,老规矩啊!”

    被称为秦大爷的老校卫一把将香烟接过,放在鼻尖前闻了一下,然后珍而重之的放进上衣兜里,假作大气的挥挥手:“下不为例啊!”

    其他因为迟到被拦在外边的走读生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受贿的无耻老头,心头一万匹草泥马奔腾。

    这些痛骂秦大爷无耻的学生,谁也想不到这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在五年后凭着一根警棍硬生生拦住了七八个手持管制器械,打算闯进学校行凶的社会凶徒。

    高三(8)班。

    周枫和何舟从后门溜进去的时候,教室里正在播放《新闻联播》,几个组长在低调的收作业。

    周枫跟随何舟很自然的找到了自己的座位。

    他俩一坐下,班长就走过来,敲了敲桌面,“你俩的作业呢?赶紧交了,待会儿我有事要忙。”

    班长是个女的,名字叫林莞,留着一头齐腰的柔顺长发,精致得像个瓷娃娃的脸上戴着一副黑框眼镜。

    乍一看,斯斯文文,典型的好学生代表,再细看,小小年纪的,脸上就写满了‘严肃’二字,完美的预定了‘灭绝师太’人生路线。

    “卧槽,还有作业?”何舟直接就炸了,双手疯狂挠头。

    林菀什么话也没说,直接送了个死亡凝视的眼神,让人瘆的慌。

    她向来是少言寡语的,别说跟男同学不亲近,就连要好的女同学也找不出几个。

    “你的呢?”

    林菀转而看向周枫,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但未尝没有抢救一下意思。

    周枫嘴角扯了扯,讪讪笑道:“还没做呢。”

    霎时间,这一片空间的气温唰唰下降,顺带着窗外都刮来阵阵阴风。

    林菀咬了咬嘴唇,恨声道:“到时候你们自己交!”

    等林菀走了之后,何舟才敢小声嘀咕,絮絮叨叨的‘祝福’女班长以后嫁不出去。

    周枫心情理会这些,熟练的开始了他对前边女同学的日常骚扰。

    仰着脖子凑上去,“诗雨,作业给我抄一下。”

    静默了两三秒钟,没有回应。

    揪她头发,

    踹她椅子,

    扯她衣服,

    疯狂的加大骚扰力度......

    直到黎诗雨无法忍受,直接转过头,委屈的怒吼:“早特么交了!叫什么叫,叫魂呢?”

    周枫面色讪讪,大半个班级的人都看过来,哪怕他脸皮再厚也难免扛不住。

    黎诗雨是个性子挺憨的姑娘,性格开朗大方之余还有点二。

    某段时间周枫还对她有过某种朦胧的好感,主要是相处得太融洽,让他错以为这就是爱情。

    不过因为她长得相对较为丰腴的缘故,没少被周枫吐槽嫌弃,渐渐的男女感情这方面也就处不成了,成为单纯的朋友,最熟悉的陌生人。

    事实上,周枫嫌弃的不是此时的她,而是心有隐忧,担心结婚之后生了孩子会更胖......

    咳咳。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所以婚后事在恋爱开始之前提上日程好像也没什么不对。

    有一说一,周枫平时一般都是直接抄的她的试卷她的作业,风雨无阻。

    虽说黎诗雨的成绩也是糟糕得一塌糊涂,可她足够努力,笨鸟先飞,但限于脑子缺根弦的,成绩一直提不上去。

    不过,基于她一贯够努力,向来给周枫一种,抄她的作业总比瞎鸡儿乱写靠谱点儿的认知。

    事实证明,这只是单纯的心理暗示衍生出的错觉。

    他、何舟、黎诗雨都不是通过正规渠道进的清河中学......

    换句话说,他们与清河中学本无缘,全靠家长砸钱!

    记得当初中考结束之后,周枫就跟从红灯区走出来的男人似的,一副一滴也没有了的表情,满脑子都是‘我的人生完了啊’!

    就很致郁。

    结果自己老子背着自己走通了门路,稀里糊涂的就混上了清河中学这个QH县最牛逼的重点中学的重点班。

    哪怕长期名列班级倒数前三,也没像其他成绩‘不稳定’的同学一样被无情的放逐到普通班里。

    相反,无是老关还是各科老师,都一如既往的对他挺照应的。

    以致于高考‘失利’之后,何舟完全没有那种中考考砸后‘天塌了’的感觉,反而十分淡定的等待高考成绩出炉,最终混了个二本的文凭。

    “接下来怎么办?”何舟问出了灵魂一击。

    周枫直接一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递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何舟略微有些失落,但还是做了个OK的手势,直接把一打卷子一股脑塞进抽屉里,然后从裤兜里掏出一个诺基亚手机,噼噼啪啪的给他的女朋友们回信息。

    俩人不交作业这件事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估计科任老师也早就习以为常,唯独只有一心督促同学进步的女班长林莞心绪复杂。

    新闻联播刚播了一会儿,班主任老关就背着手溜溜达达的走进教书。

    先是给某个同学示意关掉电视机,然后老关双掌啪啪拍几下吊足大家的胃口,才慢悠悠的宣布元旦晚会场地由操持更改为阶梯教室。

    至于为什么更改?自然是学校方面没料到今天下了新年的第一场雨。

    据说,校领导还讨论要不要直接取消元旦晚会,还是老关据理力争,才为高三年级同学保留了这个活动。

    “你的歌唱节目准备好没有?”

    老关像个幽灵一样,神出鬼没,不知什么时候绕到了周枫身后。

    “您就瞧好吧!”周枫十分淡定,自信一笑。

    老关依旧是记忆中的地中海发型,矮胖矮胖的,经常板着的圆饼脸表面看着严肃吓人,实则性格极为懒散,刀子嘴豆腐心。

    好几次周枫犯了小错误,惹他生气,但只要问题不大,一般都是说教几句就过了,从没被威胁过叫家长。

    当然了,总是在404边缘疯狂试探的周枫,也早就积累了很多作死以及事后与老关交流的经验。

    不然换别人跟周枫这样不停作死,哪怕老关脾气再好,也会遭受他的大‘放逐术’,直接卷铺盖去普通班级待着。

    “那行,争取给我们8班拿个荣誉回来!”老关拍了下他的肩膀,一本正经的说着玩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