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真的只想咸鱼啊 > 1.青春年少不知事
    狭窄昏暗的老街巷,低矮的民房错落有致,眼帘所及尽是各家各户灰扑扑的门窗,有种说不出的清冷幽寂,宛若一座寂静沉睡的古镇。

    一辆复古永久牌自行车突兀的从街角蹿了出来,打破了沉寂,带来久违的生机。

    自行车歪歪斜斜的行进,绕过的是一汪汪积水,碾过的是湿滑的石板路面,掠过的是道路两旁的紫荆花海。

    回荡在老街巷的,除了清脆的车铃声外,还有两道极为快活的歌声: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在哪里在哪里见过你/你的笑容这样熟悉/我一时想不起/啊~~在梦里......”

    这显然是两道男声,

    切确的说,是那种独属于青春少年的嗓音,很青涩,很纯洁,

    带着几分玩笑的意味,

    但欢快的歌声飘进耳朵的瞬间,听众脑海中立马就会浮现两位玩世不恭的翩翩少年郎的身形。

    只是简单的哼唱,就足以让人会心一笑。

    “卧槽,周枫回神了嘿,快撞树上了!!”坐在车梁上的何舟瞳孔骤然扩大,嘴上咋咋呼呼不断提醒着,手忙脚乱的帮忙纠正车把。

    “啊?”

    周枫此刻脑子还是一团浆糊,只是下意识的把车头调好,嘴里说着:“没事,自行车而已,单手都足以稳操胜券。”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周枫低头看了看,见着两个旋儿的脑袋,头发乌黑浓密,油光可鉴,自己戴着手套的双手抓着的是永久牌自行车的车把。

    周围的一切,熟悉而又陌生。

    何舟手肘往身后撞了一下,撞在周枫怀里,“我说你丫别搞怪行不行,差点吓死老子了!刚才就差一点,老子就选择直接跳车了!”

    周枫嘴巴张了张,满肚子疑问,却是一句话也没说。

    何舟怎么变年轻了?

    记忆中他早秃了才对......

    还有,他那明显属于青春期的沙哑嗓音是怎么回事?

    周枫急忙扫了一眼路上的积水,积水倒影着一张带着几分熟悉又带着几分陌生的面容,独属于周枫自己的面容。

    脸庞的曲线映照在水洼里,微微荡开,仿若是古希腊雕塑下的少年人一样圆润完美。

    黑瞳藏秀纳灵,鼻尖轻点空气,如镜的水面波光粼粼,荡开的便是清新俊逸的面容,一个侧脸惊鸿,微微一瞥,便足以叫人留下一生难忘的画面。

    简直英俊得不像话!

    坐在车梁上自言自语的何舟注意到这一幕,嘴角疯狂抽搐,吐槽道:“我说,你够了啊!自恋也得有个限度。”

    “关你屁事!”

    周枫已经意识到自己回到了青春少年的时代,十分坦然的接受了这一切,谈不上欢喜,也说不上激动,就是那种平平淡淡,不疾不徐的态度。

    咋咋呼呼的是他的死党,

    一个有着他七分英俊,身缠风雨和雷电的奇男子,在不熟悉的人面前是高冷男神,在知心朋友面前像条二哈。

    周枫微微正色,目视前方,双腿蹬着自行车,不着痕迹的试探,面上满满的嫌弃:“你丫真重,还坐车梁,咋不上天呢!”

    俩大老爷们共乘一辆自行车也就算了,车梁上搁着一帅气小伙算怎么回事?

    总感觉橘里橘气的!

    猪八戒背媳妇的背景乐霎时间在周枫脑海中回响。

    何舟目瞪口呆,过了好一会儿才大着舌头回道:“特娘的,你昨儿个说的话今天就忘了?”

    “什么?”周枫一副翻脸不认人的架势。

    何舟鄙夷道:“之前坐车梁的不都是你,非逼着换我坐车梁!”

    周枫:“......”

    记忆有些错乱,他只记得上高三的时候,他跟何舟的确是经常共乘一辆自行车上下学。

    而且,就像刚才,打打闹闹,一路唱着《甜蜜蜜》,悠扬的歌声伴随着欢声笑语飘荡在老街巷上。

    以前只觉得很开心,这会儿回想起来,却怎么看怎么辣眼睛!

    简直就是黑历史。

    “明天开始,咱们各自骑一辆。”周枫快刀斩乱麻。

    至于坐车梁唱甜蜜蜜什么的,实在是太羞耻了!

    何舟狐疑的看了他一眼,深深凝视,完全看不出他的所思所想,随口道:“也行,明天周六,一起去自行车城?”

    “再说吧,”周枫搪塞了一句,他可得好好理清一下思路,思考待会到学校怎么才能不露出太多马脚。

    何舟眉头皱了一下,明媚的心情突然变得阴郁。

    这种自认为对要好的朋友百般了解,但在某一天突然发现他开始有了不与你分享的小秘密之后的这种感觉,总归不会太美妙。

    “今天晚会的表演节目你准备好了没?”何舟勉强笑笑,故意岔开话题。

    “晚会?”周枫心如电转,“哦,你说元旦晚会啊,这个我早就准备好了!”

    他大概知道何舟说的是怎么回事了,无非是高中最后一年的元旦晚会。

    记忆中,他唱了一首歌《我要找到你》,就是那首“有些人爱到忘了形,结果落的一败涂地,有些人永远在憧憬,却只差一步距离......”

    今天,是2006年的元旦,也是高三的最后一个学年。

    作为高三8班的班草,整个清河高中部最靓的崽儿,周枫难免被拉了壮丁,作为班级的门面级人物,在元旦晚会上露面表演节目。

    相应的,一般学校召开运动会,被抓壮丁的就轮到他的死党何舟,从未逃得过班主任老关的魔爪。

    何舟嗯了一声,声音有些低沉。

    似是感觉到气氛太过于死寂,他兀自吹起了口哨,很欢快,很嘹亮,连居民房房檐上燕子都从窝里探头张望。

    复古的永久牌自行车依旧在路面上行驶着,随着离学校越来越近,周围的世界也渐渐热闹起来。

    路上的行人逐渐多了,有老人,有孩子,有年轻人和中年人,有男有女,大家穿的衣服各不相同。

    清河中学边上就是一个小公园,估计刚才不少人都在躲雨,这会儿雨势渐歇了,大家也渐渐的收了闲聊的性质,起了回家准备晚饭的心思。

    昏暗的天空渐渐变得明亮,朵朵蘑菇白云翻腾,幻化出各种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