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两千零一百一十五章 曾经的阴影
     陆隐身形一闪出现在其中一个鼎内,开始吸收鼎气,这是他吸收的第六个鼎。

     可惜这种鼎无法放入凝空戒,带不进时间静止空间,否则他就可以省下很多时间。

     与此同时,外界关于陆隐能补充星源的传闻越来越广。

     痕心惊愕,“他能补充星源?”。

     面前,一个没有右臂的毅队队员沉声道,“千真万确”,他是痕四。

     痕心望向北方,陆隐越来越让他惊讶,道子之争同辈无敌,借助祖境力量雄霸第五大陆,如今,居然连永恒族的布置都被破了,他自己现在可以补充星源,将来呢?未必不可以让其他人补充星源。

     虽然恼怒陆隐破坏了他计划,抓走霓皇等人,但痕心也不得不佩服这个年轻人,他做到了即便天上宗时代道子都做不到的事。

     此子如果放在天上宗时代,依然是绝无仅有的道子,就算初元有时间的能力,与他也比不了,谁会被始祖接见还两说。

     这时,无线蛊动了,来自陆不争。

     痕心看着无线蛊传来的信息,眼睛眯起,他知道这一天会来,但没想到这么快。

     天上宗到底还是按照他们那个时代开始布置了,实际上在他们那个天上宗时代,十二天门地位虽高,但没有权利,天门门主代表半祖之中的绝顶高手,几乎必能破祖,但在天上宗内的职责不是权利担当,而是守门。

     每一片大陆都有天上宗,分布于四面八方,十二天门就代表了整个人类十二道门户,他们的责任就是看门,宗内权利与他们毫无关系。

     这个时代,十二天门已经是最强大的,他自然想要操控天上宗,但随着陆隐出现,并掌握祖境力量,代天行走,十二天门终归要重回那个时代的职责。

     陆不争刚刚传来的消息便是让三绝天门将掌握的资源,全部上交天上宗,由宗门接管,比如极光宇宙飞船公司,比如焢矿开采队伍等等。

     “门主,我们就这么放弃了?”,痕四沉声问道。

     痕心抬头,“天上宗本就是我们提议重建,我们胜,掌控天上宗,我们败,失去话语权,很公平,陆隐能出现,走到这一步是他的本事,人要学会服输”。

     痕四低头,他不甘心,他们毅队队员都没有家室渊源,都是普通人走上来的,权利这种东西只要尝试过一次就会上瘾,他们也不例外,不过对痕心的忠心还是盖过了对于权势的渴望,“属下知道了,会嘱咐下去”。

     痕心望着北方,放手很容易,他愿赌服输,这本就是一场赌局,但陆隐,这只是开始,并非结束,一旦等他突破祖境,天上宗归谁还两说。

     这个时代没有星源,他是少有的可以破祖的强者之一。

     就让这些人将天上宗弄好吧,等他破祖,自然可以接管。

     一旦破祖,他就不是十二天门门主,他有信心接受传承,成为九山八海之一,那才有天上宗的话语权,真正的话语权。 相比现在只是时间晚了些,仅此而已,这些人做的终将便宜他。

     另一边,绝一同样知晓陆隐可以补充星源,与痕心一样惊讶。

     “他能补充星源?”,绝一很少失态,修炼死气的人大多没有表情,但在陆隐这边,绝一失态了太多次。

      如今的不死天门位于坤泽,这里也是第五大陆唯一一个所有人都知道充斥死气之地。

      站在绝一身前的是天斗,这个时代死冥族族长,“是,已经传开了,他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补充星源,成为了这个时代唯一一个可以正常使用星源的修炼者”。

      绝一脸色沉了下来,星源,在这个时代太常见了,所有修炼者都以星源修炼为标准,当然,在天上宗时代也是如此,别人惊讶这件事,惊讶的是陆隐居然可以从那种液体那抢夺星源,但绝一考虑的却是另一回事。

      所有人都感觉星源很平常,但星源真的平常吗?它可是始祖创造的力量,福泽人类众生,如果其余人都无法修炼星源,那是不是代表陆隐,是这股力量的唯一传人?

      越往后,当这个时代修炼者体内星能和星源都消耗光,陆隐,就真的只是唯一传人了。

      此子既可以创造死气,是死神的传人,又是唯一一个星源修炼者,算是始祖传人,本身更掌握祖境力量,连绝一都不得不承认,天命之子。

      天斗平静看着地面,陆隐,真是怀念的名字。

      第五大陆这四十年来,但凡发生大事,这个名字都会出现,无论何种修为,陆隐都能参与到各个层次的争斗中,以至于死冥族都将未来交给他,他也向陆隐表过忠心,可惜,他消失了二十年,而眼前这个自称死神弟子的人又刚好出现。

      死冥族如今已经成为这个人的附庸。

      “你们对这个陆隐了解多少?”,绝一忽然问道。

      天斗道,“很多,自星空战院十院大比扬名后,我们就在关注他,门主对他应该也很了解”。

      绝一看向天斗,“他施展死神的力量,你们就没有跟他接触过?”。

      天斗平静道,“接触过,但他不信任我们”。

      绝一不意外,“想办法把银给我揪出来”。

      天斗应声,“是”。

      绝一脸色难看,银,这个他悉心培养的人,居然在道子之争的时候明着背叛自己,现在还躲在太阳系,这个人必须除掉,至于陆隐,等他成为祖境,拥有死神的力量,他才是死神唯一的传人。

      …

      巨兽星域,从一开始人类星域星源被吞噬,巨兽星域并没有受到影响,但当坠星海入口被封,也就是二十年前陆隐消失后没多久,那些液体蔓延到了整个第五大陆,不再局限人类星域和科技星域,巨兽星域倒霉了。

      星空巨兽大多自我成长,未必要修炼,但多年来,很多星空巨兽也习惯了修炼星源,随着星源被吞噬,它们也受到影响,不过影响没人类星域那么大而已。

      天妖帝国,妖帝与补天相对而坐,面前是一盘棋,并非人类下的那种棋,而是巨兽星域独创的棋局,充满了蛮荒杀戮之气,如同真有众多巨兽厮杀。

      两人不远处站着虚青,神色恭敬。

      虚青是虚空惊雷兽一族族长,更是天妖帝国总帅,但在妖帝与补天面前,他只是个晚辈。

      轰的一声,棋盘开裂,妖帝咧嘴,“又输了,已经连输九局,国师真是严谨呐,寸步不让”。

      补天国师笼罩于黑影之下,看不见样貌,“陛下太急了”。

      妖帝吐出口气,“过缓,等来了不应该出现的人,过急又会输,国师说怎么办?”。

      “陛下是在怪我?”,国师反问。

      妖帝沉默。

      “如果数年前按陛下的计划来,此刻形势必然不同,人类或许已经早已灭顶之灾,但如果这么办,二十年前我们为什么没有做?失去了人类,永恒族就会将目光看向我们,陛下很清楚,何况该出现的人必然会出现,不管急或不急,都会出现”,补天国师道。

      妖帝起身,“陆隐一出现就成为道子,甚至灭掉永恒族,掌握人类星域,他可以借用祖境力量,这是谁都没想到过,对于他,国师打算怎么办?如果他对我巨兽星域出手,我们的下场不会比永恒族好多少”。

      “人类的劣根性就是内斗,失去了永恒族,只会让他们内斗的更厉害,陆隐掌控天上宗,直接抓捕五位半祖足以说明一切,陛下急,永恒族更急,别忘了,永恒族有一位最神秘的七神天还没出手”。

      “白无神?”,妖帝诧异。

      补天国师静静看着棋局没有说话。

      妖帝又看向虚青,直接道,“如果再让你面对陆隐,可有把握胜?”。

      虚青目光坚定,“有,我会洗刷曾经的耻辱”。

      …

      两个月后,新宇宙,辰祖大墓外,原七字王庭遗址,巨大的极光要塞朝着北方而去。

      极光要塞内,智董复杂望着星空,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悲伤。

      刚脱离三绝天门,又落入陆隐之手,曾经令人仰望的极光宇宙飞船公司,如今只是一块香饽饽。

      “父亲,能不能找公长老求助?”,智少找到智董问道,二十年过去,当初那个喜欢赛车的年轻人已经成熟了很多,智董给他时间玩,他也玩够了,如今渐渐接过极光要塞的大权。

      但他注定是悲剧的,二十年前陆隐就已经威压极光宇宙飞船公司,二十年内是三绝天门,如今,又轮到陆隐。

      想到这些,智董看智少目光带着歉意,“父亲没能把极光要塞完整交给你,对不起”。

      智少苦涩,“不怪父亲,只是时代不同了,公长老能帮我们吗?”。

      智董摇头,“如果能,我们也不会落在三绝天门手里这么长时间”,顿了一下,他道,“放心吧,对于陆隐,我们都了解,只要顺着他就没事,虽然此子权势极重,但名声还不错,不然禅老他们也不会向着他”。

      “只是,苦了你了”。

      智少无奈,他能怎么办,碰到这个时代,碰到这种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