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两千零一百一十四章 抢星源
     星源宇宙是一个真实的存在,即便星源被吞噬,那片宇宙依然存在,不过相比以前少了星源。

     小树苗进去后感觉不对了,没有了那种让它很舒服的力量,不对,有,但好远,反正无聊,再远也要拿到。

     另一边,陆隐在陆不争带领下看到了四个鼎。

     “道源宗崩溃,四个鼎散落各处,不过随着天上宗的筹建,这代表天上宗的鼎被带了回来,主要也没别人能从上面得到什么”,陆不争道。

     陆隐目光炙热,这下子没人能阻碍他了。

     陆不争看着陆隐,“九鼎传说,自古就有,传说九鼎合一可无敌,但即便在天上宗时代,我们只知道这门战技名为九阳化鼎,却没人练成过,你还是第一个”。

     “待你练成后给我看看,是不是真的无敌”。

     陆隐也期待,九阳化鼎在天上宗时代不是什么大秘密,初元,河洛梅比斯都知道,陆不争知道不奇怪,但他们却不知道这门战技的可怕,无敌,不是说说而已。

     初元以时间秘术可施展理论上无限威力的一刀,而九阳化鼎,同样威力无极限,还不需要时间的力量。

     “三叔,九阳化鼎是谁创造的”,陆隐问道。

     陆不争摇头,“这就不知道了,三界六道,无人修炼过,所以对于这门战技是否无敌,没什么人相信,之所以在意它,也是因为无人练成,所有人好奇罢了,你一旦练成九阳化鼎,命女那些人肯定特好奇”。

     “那三叔有没有听过一门战技叫寻古溯源?”陆隐又问道,他想通过陆不争调查木先生的身份,当初木先生说过,九阳化鼎和寻古溯源都是他的战技,以木先生这种强者的骄傲,如果不是他创造,是不屑说的。

     陆不争同样摇头,“没听过”。

     陆隐失望,木先生的真正身份他很好奇,他可以确定的就是木先生至少的祖境强者,而且是非一般的祖境,木先生曾说过,即便是他想解决尸神都不太容易,只是不太容易,而不是解决不了。

     尸神的真正身份虽然没有确定,但毕竟是七神天之一,无比古老的强者,木先生连七神天都能解决,其实力让人无法揣度。

     对了,当初黑无神曾认出了木先生,不死神武醒好像也认出了,难道必须是祖境强者才能认识木先生?

     不知道血祖认不认识。

     “三叔,我要闭关了,修炼九阳化鼎”,陆隐道。

     陆不争道,“你好好修炼,天上宗的事我会看着,等你出关后会按照当初天上宗的情况给你一份制度名单”。

     “多谢”,陆隐应了一声,突然地,两人同时回头,不止他们,同一时间,魁罗,柳叶飞花,海王,刘千决等人齐齐望向一个方向,星源?

     陆隐瞳孔闪烁,那个方向,小树苗?

     他立刻赶过去。

     陆不争比他还快,毕竟是半祖,就算陆隐进步再大,不借助辰祖的力量也不可能对抗半祖。

     “什么鬼?”,陆不争看着星源宇宙内碧绿的小树苗一脸茫然。

     魁罗也到了,这,这是在跟那滴液体抢星源?还抢赢了?

     刚刚吸引他们的正是一缕星源被牵引而来,自从二十年前星源宇宙被吞噬,就无人可以补充星源,连施展星能和星源战技都受影响,没想到这一刻,居然有一株树苗在抢星源?

     陆隐到来,急切,“三叔,老头子,帮我隐藏”。

     话音落下,一道道人影出现,正是在太阳系内那些星使,大多是曾经东疆联盟星使强者,当然,其中也有初元,河洛梅比斯这些人。

     天上宗修建在太阳系,整个人类星域大半高手集中在这。

     “看什么看,没看过道子修炼?”,魁罗厉喝,半祖之威扫荡,压迫众人。

     那些到来的修炼者震撼望着陆隐走出星源宇宙,“盟主,不,道子,刚刚是您在修炼?”,灵太祖问道,灵灵族早在二十年前就跟随东疆联盟搬到太阳系。

     陆隐扫视四周,“修炼而已,大惊小怪”。

     众人愣神,修炼,还而已?刚刚可是出现了星源。

     “你抢夺了星源?”,初元惊讶问出声,他被解语出来后,第一时间察觉星源没了,也察觉到内宇宙西面流界决战,不过没有插手,而是去了道源宗废墟寻找始祖之剑。

     对于这个时代星源被吞噬的事了解很清楚,想尽办法都补充不了星源,他居然能做到?

     陆隐背着双手,“多大点事?都回去吧”。

     众人还没从这件事的震撼中清醒过来。

     陆隐失去了二十年时光,他们可没有,确确实实渡过了二十年无法补充星源的时光,此刻自然很震撼,就连陆不争和魁罗这两位半祖都被镇住了,何况是他们。

     好在陆隐创造的奇迹太多了,而且身份特殊,没人能逼迫他说什么,最终只能散去。

     但这件事绝不会结束,接下来必然有很多人想了解清楚。

     如果能从液体内抢回星源,对人类修炼将再度不同,这是事关整个人类的大事。

     在众人都散去后,陆隐松口气,怀中,小树苗一蹦一跳出现,陆不争与魁罗盯着它,它吓一跳,连忙跳到陆隐身后,露出一片绿叶,应该在偷看。

     “这,是什么?”,陆不争干涩问道。

     魁罗知道小树苗的存在,但没人告诉他,这玩意能跟那种液体抢星源,血祖这种祖境强者都办不到。

     陆隐不知道怎么解释,他也很震撼小树苗能抢到星源,不过想想也正常,小树苗可是母树,母树才是这片宇宙的支柱,他看过遥远的天上宗时代,即便有擎天之柱撑着,天上宗也不可能高过母树。

     母树是宇宙的中心,或许比始祖的存在还古老。

     以母树之能,抢些星源不是不能接受。

     现在问题来了,怎么解释?

     “我不知道怎么解释,你们可以当做是它的特殊能力吧”,陆隐抿嘴道,既然解释不了,索性就不解释,他不可能告诉外人这是母树,这才是最大的秘密。

     魁罗翻白眼,“不想告诉我们直说”。

     “不想说”,陆隐直言。

     魁罗咧嘴,盯着小树苗,眼中的渴望都快烧出火了,不是贪婪,而是对于未知事物的渴望,他最希望做的事就是挖掘秘密,而小树苗此刻在他眼中比什么都有诱惑力。

     陆不争深深看了眼小树苗,“不想说也好,有些事只能自己知道”,说着,拉住魁罗,“走吧,这里交给他”。

     魁罗不甘,“小子,告诉老头子我,老头子保证谁都不说,绝对不说,怎么样?”。

     还没等陆隐开口,陆不争赶紧用力将魁罗拽走,“这种事本来就谁都不能说,小辈的秘密你也想偷,无耻”。

     “老家伙,胡说什么,老头子我只是好奇,仅仅好奇而已”。

     “好奇也不行,赶紧走”。

     “陆小子,老头子我帮了你那么多次,告诉我吧”。

     …

     陆隐看着两人走远,低头,小树苗碧绿的叶子恰好碰到他下巴,痒痒的,冰冰凉凉,很舒服。

     陆隐夸赞,“你真厉害,连星源都能抢到”。

     小树苗开心了,陆隐夸它,它听得出来,然后开始蹦蹦跳跳,这是它开心的反应。

     陆隐蹲下身,摸着小树苗绿叶,小树苗安静了下来,很享受。

     “乖,如果无聊了就像刚刚那样抢星源,抢的越多越好”,陆隐柔声笑道。

     小树苗树叶昂起,然后上下扇了扇,很人性化的点头动作。

     陆隐笑道,“如果可以把那些抢来的星源凝聚成液体就更好了”。

     小树苗有些不理解,树叶垂了下来。

     “没事,喜欢什么做什么,玩吧,我带你去新的地方玩”,陆隐道。

     小树苗以树枝摩挲着陆隐下巴,传来依赖的情绪,蹦蹦跳跳跟着陆隐走了。

     陆隐也不知道小树苗能不能凝聚星源液,这种事不强求,能凝聚更好,不能凝聚,就当它在玩,等将来它长大了,或者找到更多母树物质,能抢夺的星源必然更多。

     如今小树苗能抢夺的星源就不少,主要是当初吸收叶王身体,它的本体其实已经可以很大很大,但跟真正的母树依然不能比。

     如果它有母树那么大,这些吞噬星源的液体不过是小水珠。

     尽管陆隐掩盖了小树苗可以抢夺星源一事,但他自己算是暴露了出去,所有人都知道他能从液体内抢夺星源。

     接下来数天,不断有人询问,造成了极大轰动。

     为了清净,陆隐选择闭关,他之前本就这么打算,不过被小树苗打乱了步骤。

     小树苗此刻就被他带到四个鼎所在的位置,他在这里闭关,小树苗在这里抢夺星源,即便被人发现,也只会认为是他在修炼,不可能想到小树苗。

     闭关前,陆不争简单跟陆隐说了一下远古天上宗的制度与地位,他让王文配合陆不争制定,出关后再处理。

     …

     四个鼎静静悬浮半空,每一个鼎都被岁月侵蚀。

     在道源宗废墟还看不出什么,毕竟那里到处都是岁月侵蚀的痕迹,但在这里,再看四个鼎,明显看出岁月的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