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踏星 > 第两千零一百一十三章 始祖为人
     贱鱼看向初元,“咦,好眼熟的双足兽,鱼大人是不是见过你,来,快参拜鱼大人,鱼大人教你成祖”。

     初元呆呆望着贱鱼,打死他都想不到,居然还能见到这条鱼,而且,距离那么近,“你还活着?”。

     “什么意思?诅咒鱼大人?过分,丫头,揍他”,贱鱼拍打汐琪头顶。

     初元迷茫看着贱鱼,到底是不是那条鱼?那条鱼很大,也很厉害,而这条,虽然声音一模一样,语气也很欠揍,让人想煮了,但不太可能是那条。

     “认识?”,陆隐开口。

     初元反应过来,这才想起陆隐还在,“像,但应该不是”。

     “你是说始祖后花园池塘里的那条鱼?”,陆隐问道。

     初元道,“你不是见过嘛,那条鱼连神鹰都无可奈何,这条,绝对不是”。

     “或许只是修为没了”,陆隐道,大姐头都能是百变幽冥,这条鱼为什么不能是舰鱼,当然,也不一定,或许真是后代。

     初元看着陆隐,“你喊我来就是因为它吧,它不认识我,我也不知道它是不是舰鱼,就算是,貌似它想不起以前的事了,找我也没用”。

     陆隐让汐琪走了,听着贱鱼声音渐渐远去,陆隐道,“我很好奇,你为什么还留在太阳系”。

     “以你的实力,不需要成为道子”,初元道。

     陆隐好笑,“你还想当道子?命运支持我,就算你成为道子也没有意义”。

     初元昂首,“这是我人生完美计划的第一步,道子,其后是天门门主,九山八海,最后,我会成就道主”。

     “想太多了,你如今确实够厉害,是除我以外同辈最强者,但不代表一定能成祖,何况还是九山八海,那里的传承不容易”,陆隐道。

     初元目光一闪,“你经历过?”。

     陆隐笑道,“不错,失败了”。

     “我不会失败”,初元很自信。

     陆隐摇头,“或许吧,传承不看修为,可就算你能成祖,我也能,你永远在我之下,这,不算完美人生”。

     初元握紧双拳,以前,他确实计划过自己的完美人生,也自信可以做到,但面前这个人却压他一头,就算他能做到自己计划中的所有事,以之前展露的差距,自己也不可能胜得了眼前这个人,这个时代,居然诞生出这种怪物,他到现在都很难接受。

     陆隐见初元神色难看,并没有多开心,这种表情他见的多了,从最开始的星空战院首席到后来的百强战榜高手,之后的十决,星辰五子,四少祖等等,一路走来,他踩着同辈天骄往上爬,看到了太多这种表情。

     初元对他唯一的价值,就是天上宗时代,他见过始祖。

     “始祖是什么样的人?”,陆隐问道。

     …

     初元走了,陆隐神色怪异,始祖,是那样的吗?

     算了,不管始祖什么样,都与自己无关,陆隐取出至尊山,再次进入。

     原本他打算把里面那些人放出来,尤其是刑开,痕心连问都没问,估计以为自己把刑开杀了,但想了想还是没有,除刑开外,其余人就算要出来,也得等新空走廊恢复后,他们可以与树之星空连接,那时才轮到他们出场。

     暂时来说,他们还得关一会。

     龙夕例外,但她不想出来。

     陆隐此次进入至尊山,来到龙夕不远处,他要带小树苗出去,不能把小树苗关太久,不然该委屈了。

     刚进入至尊山,除了看到龙夕和小树苗,夏太笠也在,她看到陆隐出现,咬牙上来就是一腿,又被陆隐轻松挡开,“再跳就把你关起来”。

     夏太笠瞪着陆隐,“现在跟关有什么区别?”。

     陆隐随手将她扔向远处。

     小树苗蹦蹦跳跳过来,树枝紧紧缠着陆隐手指,比以前紧的多,它得到教训了,上次陆隐说带它出去,结果没有,这次它不打算放开。

     “带它出去吧,它闷坏了”,龙夕道。

     陆隐点头,“你呢?要不要出去?”。

     龙夕问道,“外面怎么样了?”。

     陆隐道。“一切都稳住了”。

     龙夕看着陆隐,“你这么轻松,代表形势对你有利?那么,树之星空远征军怎么样了?”。

     陆隐想了想,还是道,“被我抓起来了”。

     龙夕惊讶,她猜到形势对陆隐有利,那树之星空远征军可能不太好,但怎么也想不到居然被抓。

     人类如今的大敌是永恒族,陆隐就算要对付树之星空远征军,也不应该是这个时候,除非。

     “永恒族威胁解除了?”,龙夕震动。

     陆隐点头,“暂时解除,第五大陆安全了,不过可惜,星源宇宙被吞噬,谁也解决不了,人类修炼文明在倒退,好在天上宗时代的力量出现,会以时间弥补倒退的修炼文明”。

     “你想怎么对付树之星空远征军?”,龙夕问道。

     陆隐还没想好,正常来说,树之星空远征军要来诛杀他,他不会放过,但这二十年间,树之星空远征军与第五大陆人类星域联合对战永恒族,一旦诛杀,对当前形势影响很坏,别人不管陆隐与树之星空有多大仇怨,他们只知道陆隐擅杀战友,这是很恶劣的事。

     有些人不会放弃抹黑他的机会,这对他掌控天上宗不利。

     而且从他内心深处也不愿意血腥屠杀,但放任也不可能。

     四方天平与陆家有化不开的仇恨,难道因为他们坚守在对付永恒族第一线,陆隐就不报仇了吗?那他始终坚持的动力是什么?

     陆家为了第五大陆,甘愿背负骂名,将永恒族防御在外,四方天平依然要放逐陆家,这个罪,他们必须承受,必须付出代价。

     陆隐不想成为别人口中大公无私的英雄,但也不想成为挑起内战的罪人。

     巫灵神的阳谋就在于此,让他报仇与放弃,都做不到。

     “对付陆家这件事,半祖做不到”,龙夕淡淡道。

     陆隐抬眼,看着龙夕,知道她这话的意思。

     四方天平与陆家的仇恨不是区区半祖可以决定的,霓皇等人就算再辱骂憎恨陆家,陆家被放逐与他们关系也不大,陆隐的仇人应该是四方天平祖境强者。

     “祖境是首恶,但这些半祖,还有四方天平那些辱骂我陆家的修炼者都是从恶,若非他们,树之星空也不会对陆家人人喊打,祖境强者不可能亲自宣传,这些摇旗呐喊的从恶罪孽也不小,尤其是王祀”,提起王祀,陆隐目泛杀机,“这个老贱人必死”。

     龙夕道,“四方天平对陆家的决心就是斩尽杀绝,即便如此,那些忠于陆家的人也不会被屠杀”。

     “你是说星盟?”,陆隐一拍脑袋,对啊,差点忘了,还有星盟,那里都是忠于陆家,或者敌视四方天平的星使强者组成,这些人直接杀了太可惜,四方天平便将他们发配到对抗永恒族前线,发挥余热。

     当初东疆联盟组建天罪军,陆隐也是根据星盟想起来的,怎么突然忘了?如果不是龙夕提醒,他还在苦恼。

     霓皇,夏德,白老鬼,王祀,夏戟,足足五个半祖,再加上死忠于四方天平的那些修炼者,正好可以加入天罪军,成为对抗永恒族,或者对抗他的敌人的尖刀。

     天罪军还是那个天罪军,不同的是以前归属东疆联盟,现如今东疆联盟没了,它将归属天上宗,而听令的人,依然只有他一个。

     龙夕无奈,她也没办法,相比霓皇老祖宗被陆隐杀了,不如加入类似星盟的组织,还有一线生机。

     以白龙族的能力,将来救老祖宗应该不是问题,而且,这也给陆隐一丝机会,不至于跟白龙族撕破脸。

     从立场上讲,她不希望陆隐与白龙族撕破脸,这也是她的一点私心。

     不久后,陆隐带着小树苗离开了至尊山,来到外面。

     小树苗有些忐忑,树枝紧紧缠着陆隐不松开,不过随着陆隐带它玩了半天,它恢复过来了。

     “那株会逃跑的大树呢?”,陆隐以无线蛊联系王文问道。

     王文查了一下,“没了,当初我们转移过来的时候就跑了,看守它的巴拉罗汇报过,但那时谁在意一株树?”。

     陆隐摇头,算了,跑了就跑了吧,宇宙中奇怪的东西太多了,他自己这边还有很多没研究明白,没时间理会那株大树。

     小树苗面朝祖龟,非常好奇。

     陆隐就这么静静看着小树苗,看到它心里就欢喜,变得轻松。

     小树苗如跳舞一般蹦蹦跳跳,玩了很久都不知道累。

     陆隐带着它来到祖龟背上玩,又来到星空,最后来到地球,划出一片区域让它玩,自己打算去吸收鼎气,是时候吸收鼎气了,四个鼎都集齐,必须练成九阳化鼎。

     陆隐刚刚转身离开没一会,小树苗无聊了,陆隐不在,那株会逃跑的大树不在,它不知道玩什么,树枝都垂了下来,貌似在思考人生。

     思考了不知道多久,碧绿的树枝突然扬起,想起了什么一样,晃了晃,竟缓缓消失,并非真的消失,而是跨入了--星源宇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