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修炼手册 > 第三十四章 控制
    竖颌杀了栎明仙师,转头看着那些满脸愤怒地看着自己的栎明仙师族人,于是心下一狠,挥手道:“杀。”

    栎明仙师满门被杀,血腥气凝聚,久久不散。

    接着,竖颌又在全城搜捕公子益,那些和栎明仙师关系好的仙师、方士家族无一幸存,全部被杀。

    整个临海神府国都都陷入一片血腥之中,就连统帅中军的那些方士都看不下去了,统帅严幡甚至亲自驾车去别宫请示神君命令。

    此刻的大圩山别宫内,看着躺在病床上已经陷入昏迷的姜堰,别姬脸色阴晴不定。

    太医已经看诊过了,姜堰并无大碍,但是需要静养时日。

    寝殿内只剩下别姬与躺在床上昏迷的姜堰,昏暗的灯光闪烁不定,如同别姬此时的心情一般。

    就在此时,寝殿外突然来了一个寺人,寺人在殿外禀报道:“启禀神后,中军统帅严幡到了。”

    别姬悚然惊醒,随后低声说道:“知道了,让他殿外稍待。”

    “是。”寺人应命而去。

    此刻别姬站起身来,她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只见她伸手从自己的勃颈中取出一块猩红的玉佩,玉佩上闪烁着妖冶猩红的光芒。

    别姬看着这块玉佩,气息陡然急促起来,脸上泛起一阵潮红。

    她摘下玉佩,然后又走到神君的宝剑前面,将自己的食指放在剑刃上轻轻一划。

    一股鲜血从指间冒起,别姬立刻将鲜血滴到了玉佩上。

    ‘嗡’

    只见一道血红色的邪异光芒陡然从玉佩上亮起,接着那玉佩倏然飞至半空,在漫天的红芒中化作一个俊美高大的妖冶男子。

    如果张玉鸾在这里的话,她立刻就能看出,这个妖冶男子竟然和她在毒沼之中遇到的书生身上的邪气一模一样。

    妖冶男子出现之后,泛着红光的眼睛立刻看着别姬道:“小可爱,这么久不找我,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不知道为什么,别姬在妖冶男子面前总是无法保持自己的仪态,她努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威严,但听在耳中却像是在撒娇。

    “翊,别忘了你的身份,当初说好了,你只是我的奴仆。”别姬语气娇腻地说道。

    名叫‘翊’的妖冶男子走上前去,轻轻将别姬揽在怀里,然后伸手轻轻按着她的嘴唇道:“是,我的主人,现在你的奴仆想要伺候主人了。”

    “别,不要,先办正事。”别姬气息急促地说道。

    然而翊已经把她按在了姜堰正昏睡着的床上,很快大殿里就响起了一阵极为令人难堪的声音。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后,别姬整理着凌乱的衣服,而翊已经将姜堰怀中那块‘神君玉印’给踢开了。

    “以前总是怕这东西,在你身边都不能和你亲近。现在他神魂迷乱,就连这块破印也不起作用了。”翊看着被他踢到地上的神君玉印说道。

    “要死了。”别姬白了一眼翊,然后把神君玉印捧了起来,放回玉案之上,“赫儿以后还要靠它统治临海神府呢。”

    翊轻轻一笑,朝别姬道:“赫儿?是我的儿子吗?”

    别姬这回一脸肃然地看着翊道:“不,赫儿是正统的姜氏血脉。”

    翊淡淡一笑,似乎对此毫不关心,然后扭头看着昏睡的姜堰道:“你要我控制他?”

    “对,你有办法吗?”别姬问道。

    翊自信地笑了笑,道:“小事,你的奴仆可是无所不能的。”

    说完,只见翊飞身附着到了姜堰的身体之上,而在附身的那一瞬间,原本苍老的姜堰瞬间睁开了眼睛。

    只见姜堰艰难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一脸嫌弃地道:“这身体真是又老又破。”

    别姬此刻只看到姜堰,看不到翊,她终于能稳定心神,恢复自己威严的仪态了。

    “注意你的仪态,你是临海神府的神君。”别姬缓缓说道。

    ‘姜堰’闻言,立刻盘坐在床榻上,摆出了平日里姜堰那种阴沉的模样,“这样可以吗?”姜堰朝别姬问道。

    别姬点点头,道:“正好。”

    随后,别姬命寺人将严幡宣了进来。

    严幡进入大殿,看到满头白发的姜堰,吓了一跳,连忙问道:“神君,您怎么变成了这样?”

    姜堰看着严幡,沉沉地叹了一声,道:“逆子谋反,令寡人伤心不已。”

    严幡闻言,立刻一脸沉痛地道:“想不到一向忠厚的世子也会做出这种事,请神君节哀。”

    这时别姬开口道:“严幡仙师,你即为中军统帅,理当为神君效命,捉拿逆臣公子益。”

    严幡将目光看向了姜堰,姜堰点头道:“神后说的不错,你即刻回去,带领中军捉拿逆子,不得有误。”

    严幡立刻起身应道:“遵命,臣这就回去准备。”

    说完,严幡告辞退出了寝殿。

    第二天,神君姜堰起驾返回了巨州城,神君返回后,立刻制止了竖颌在全城的血腥搜捕,并且向全国下令废除姜夔的世子身份,立第三子姜赫为世子。

    然后全国搜捕公子益,凡是抓住公子益的国人,直接赏千金。

    另外,还派出了中军四处追拿同党。

    而竖颌此刻已经亲自带着左军的武士,追上了前面的一队车驾。

    “前面的车驾站住!”竖颌身边一名方士喊道。

    然而前面的那队人见竖颌等人骑马追来,更是加快了脚步。

    竖颌当即下令道:“放箭。”

    一阵箭雨过后,前面的那些护卫车驾的人立刻被射翻在地,竖颌的人立刻围了上去。

    “我们是栎明仙师府上的门客,你们是谁?”一名被箭矢射中肩膀的男子问道。

    竖颌一听是栎明仙师的人,立刻说道:“杀。”

    武士们一拥而上,将这些人全部杀光。

    接着竖颌走上前去,来到车驾面前,然后用手中的剑挑开了车帘。

    ‘咻’一道剑芒突然朝着竖颌刺来,竖颌急忙躲开,接着一个人影从车上跳了下来。

    “逆贼!”一个中年男子从车上跳下来,朝着竖颌喝道。

    竖颌看清此人,顿时冷笑道:“是你。”

    中年男子不是别人,正是栎明仙师的长子视况,这时竖颌已经明白,栎明仙师这是让自己两个儿子玩了一出障眼法。

    “你爹和你族中之人已尽数被杀,你也下去陪他们吧。”竖颌狞笑着说道。

    视况眼中满是痛苦之色,但他脸上却没有表现出一丝悲痛,只是看着竖颌道:“乱臣贼子,迟早死于乱箭之下。”

    说完,视况直接拔剑自刎。

    看着视况的尸体,竖颌说道:“这么说,公子益就在视达的队伍里。”

    “开延已经率军去追视达了。”竖颌身边一个方士说道。

    竖颌点了点头,道:“上马,去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