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揭棺起驾 > 第四章 某些人呀!
    单刀直入地讲,露丝?佩洛西是个非常迷信鬼神邪说的人。

    她出生在一个富硕而腐败的家庭,身为王公贵族的伴读侍女,接受过高等教育,会使枪、骑马、猎鹿,也懂歌演诗词,琴棋书画。

    所以她更崇拜鬼神!

    ——是不是搞不清前后的逻辑关系?

    没事,我们可以慢慢来理解。

    一个女人身处父权社会,见过这个世界顶端的风景。

    王宫的奢华生活,贵族的糜烂交际,权力与财富的核心都牢牢掌握在“一家之主”的手里。

    当露丝明白这个浅显易懂的道理之后,她深知自己的绵薄之力,根本就无法打破这层自古以来约定俗成的壁障——她永远都触及不到权力的中心。

    她认清了现实,选择学法进修,靠着父母的帮衬,来到了椿风镇,成了这里有权有势的大法官——这叫宁当鸡头不做凤尾。

    不得不说,露丝是个很有手段的人。

    弱者依靠强者来选择人生道路,强者会给自己挑选人生道路——这是她的信条。

    面对家族安排的政治联姻时,年轻貌美的露丝勾搭上了穷酸落魄的远亲表哥,诞下了一个女儿。

    她不能改姓,又不想出嫁。

    为了自由,别无他选。

    当大女儿玛格达呱呱坠地时,从此露丝在远离王都的繁华小镇里,过上了天高皇帝远的潇洒生活。

    故事说到这里。

    达里欧听得不是滋味,开始同情大法官,因为露丝大法官的人生,也许会是朱莉大小姐的翻版。

    山贼侍从翘着二郎腿,表情复杂,有种坐立不安的紧张感。

    ——因为露丝大法官在陈述这些事情时,像是唠着家里长短,与朋友寒暄玩笑一样,冷漠得像是一台没有感情的机器,仿佛那些经历,那些真实发生的事情,都与她本人无关。

    伍德适时提示:“达里欧,你要是觉得不舒服,带着玛姬小姐出去散散心。”

    露丝连忙接上伍德少爷的说法。

    “小骑士,少爷觉得你是个开心果,我想你一定知道怎么哄女孩子开心。”

    达里欧一言不发,起身脱下帽子,朝少爷和主人家鞠躬致礼,向玛姬小姐欠身抬手,让玛姬体面地从位置上动起来,紧接着匆匆离开了这间装潢华丽,却叫人喘不过气的小餐厅。

    等外人走了,露丝大法官终于像是松了一口气。

    她打量着伍德这个小男人,脑子动得飞快,恨不得一眼将对方看穿。

    “伍德,你真的很大胆,你真的明白你今天在做什么吗?”

    她的语气从“传统陋习的受害者”,变得无比主动,仿佛在一瞬间就完成了阵营转换,站在了伍德这一边。

    她想去抓伍德少爷的手,而对方却没给她任何机会,早早捏住茶杯,品茶的动作优雅有礼。

    这叫露丝的心,开始瘙痒难捱。

    她佝着身子,往前努力探头,要离这小少爷更近一点,让小少爷将她看得更清一些。最好把她二十年来精心保养的身体和脸蛋都看得一清二楚。

    她扮作一副又恼怒又害羞的语气,使劲了浑身解数。

    “你知不知道,你在与一个有夫之妇通奸!”

    伍德明知故问:“不合法?”

    大法官当即答道:“当然不合法……”

    “你说得对!”伍德放下茶杯,学着达里欧那副彬彬有礼的模样,向法官大人做道别。

    没等伍德走出去一步。

    露丝连忙追了上去,高跟鞋在地板上踩出凌乱的音符,不过几步路的功夫,她身子一歪,脚踝生疼,往前扑了出去。

    伍德借着这份力,将露丝大法官扶到了椅子上,举止言行秋毫未犯。

    ——只那么几步路的功夫。

    露丝感觉自己踩进了捕杀棕熊的钢夹里。

    她面红耳赤,气喘不止,倒不是因为她早就入土多年,根本就不存在的少女心。

    而是因为这个小男人面无表情,像冷血动物一样的行为举止。

    伍德问:“不合法?”

    露丝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可是面对永葆青春的诱惑,面对鬼神邪说时。

    和以前一样,她别无选择。

    “我可以让它合法。”

    伍德将露丝送到了客人的位置上,自己则刻意绕了个圈,回到了主人家的位置前。

    他给露丝大法官斟茶倒水,正如露丝给他斟茶倒水那样客气。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露丝?你是个有夫之妇。”

    猩红色的茶汤落进透明杯盏,像是血。

    面对伍德的质问,露丝刻意绕开了这个话题,绕开她悲惨的家族史,开始正视伍德寄来的情书。

    聊天的内容也变成了时局与生活。

    平复下恼怒又兴奋的心情,露丝说:“伍德,我喜欢听戏,你呢?”

    伍德:“兴趣不大。”

    露丝接着说:“我可以带你去听,整个椿风镇上所有戏院、剧院和马戏,我都能弄到票,我还认识不少云游四方的抄诗官。我喜欢故事。”

    伍德将茶盏推向露丝。

    “接着说,渴了就喝。”

    露丝大法官比划着双手,肢体语言一下子变多了,显然,她有些紧张。

    “我喜欢他们说的故事,他们歌颂自由和平等,也歌颂爱情,特别是圆满的结局,男人啊,女人啊,男男女女最后突破桎梏,走到一起。”

    伍德插了句嘴:“很好的故事。”

    露丝跟着点头:“对!你也觉得好?”

    伍德:“我觉得好。”

    露丝在征求伍德的认同:“没有人会喜欢悲剧,对吗?”

    伍德:“法官大人。你说得对。”

    “那你好好听听。”露丝依然想去抓小少爷的手,那只透着奶油色的,令人心生把玩怜惜之意的小手。

    可惜伍德的动作凌厉迅速,躲得干净利落。

    露丝煞有介事地问:“你心里有没有这么一个故事?”

    伍德:“我不像个有故事的人。”

    露丝敲着桌,像是要把二十年前没使过的大小姐脾气,都一股脑使干净了。

    “那就假设你有!”

    她的心跳开始加速,她从未想到自己还会有这么一面。

    “你是个女人!”

    伍德:“我不是女人。

    露丝:“那就假设你是。”

    伍德:“这假设不成立。”

    露丝猛地锤桌,震得茶杯往桌下跳。

    伍德眼疾手快,为大法官接住了杯子,滴水不漏地送回了桌上。

    他再次将茶杯推回大法官手边,将掌心搭上大法官那只躁动不安无处安放的手。

    他说:“假设我是个女人。”

    当伍德握上露丝的手时,露丝感觉自己要窒息了。

    她想,她看,嘴上说着故事,心里想着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伍德,你是个女人,在你年轻的时候,你为了家族付出了一切。你不爱你的丈夫,也不爱你的女儿,因为他们都是你用来换取自由的筹码,不能称为人。”

    伍德适时贴心地提醒道:“故事不能这么说,这太残酷,你会赶跑你的听众。”

    “对,你说得对。你可真是个小机灵鬼。”露丝立马改了口:“在乡绅土豪虎狼环伺的小镇里,你的丈夫是个软弱无能的胆小鬼,你的女儿们只会趴在你身上吸血,整天享受着奢靡放荡的贵族生活,却不知道你到底承担着多大的压力,为这个家付出了多少……”

    伍德:“嗯,我快要入戏了。”

    露丝越说越来劲,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得飞快。

    “在你人老珠黄,风华不再的年纪,你遇上了一位年轻才俊,只用一眼,你就明白,这个小男人才是你的真命天子。他为了你在地狱里历尽劫难,从坟墓中爬了回来。还带了礼物——能让人重返青春的不死灵药。”

    露丝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伍德的语气依然是那么清冷。

    “后边那份礼物只是顺便带的。法官大人,你要搞清楚先后顺序,不能本末倒置,你觉得是男人重要还是不死药重要?”

    露丝立马说:“当然是药了!”

    伍德:“那这故事没几个人听。”

    露丝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

    “是人重要。”

    伍德:“那这故事没几个人信。”

    露丝一手虚握,神色狠厉,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一面。

    “我全都要!”

    伍德放开了露丝的手。

    在那一瞬间,大法官的心变得空荡荡的。

    ——她感觉,这个小男人是个魔鬼,哪怕不开口,不用那条抹了毒药的舌头,一举一动都像是拿着钩镰,扯着她的心。

    伍德理着衣襟和领结,煞有介事地问。

    “露丝大法官,我也许应该叫你一声姨?”

    露丝反驳道:“就像你说的,我只恨自己早生了二十年。”

    伍德拍打着领袖,欲言又止。

    “说起来有点冒昧的意思,你是我的长辈,我想做一些不规矩,但是合法的事情。就在这间餐厅里。”

    露丝咽着唾沫,感觉脸上有火在烧。

    她在期待,心里藏着一头吠春的猫。

    “就在餐厅里?你要做什么?”

    伍德伸出手去,将露丝的发丝撩往耳侧,轻轻地揉着大法官的头。

    将脸上狰狞可怖的表情,渐渐揉作恍然失神的温吞之意。

    伍德问:“你刚才说过什么?”

    大法官的脑袋已经宕机,像是精密的仪器进了沙,再也转不快了。

    她反问:“你问的哪一句?”

    伍德:“‘全都要’那一句。”

    在这个瞬间,露丝觉得不死灵药什么的,根本就不管用。

    大脑中分泌的催产素让她有了致命的错觉——能让她永葆青春的东西,似乎就在眼前。

    她浑浑噩噩地问:“你觉得这个故事能让人信服吗?”

    “它不合法。”伍德冷漠地答道,“你亲口说的,不合法。”

    露丝反驳道:“听故事的人才不在乎!”

    伍德想把手收回来,可露丝却像个失宠的小姑娘,将他的双手死死按在脑袋上。

    “我觉得你应该还有很多问题要问,不如先说点别的。”伍德面露尴尬之色。

    “对!对对对!你提醒了我。”露丝大法官恍然大悟,连忙将话题的重心移了回来。“你觉得摇摆舞怎么样?”

    摇摆舞是一种轻快的,由巴扬(一种廉价的手拨琴)和手风琴演奏的舞曲,也是穷人们在酒吧聚会,在逢年过节结伴跳舞时用到的音乐。

    伍德:“难登大雅之堂。”

    “太好了!我也这么觉得,创作这种低俗乐曲的人就该上绞架!奴隶的生活里容不下这种低俗艺术,不,它不能称为艺术!”露丝的手越抓越紧,“那小尼福尔海姆跑来的难民呢?”

    小尼福尔海姆是大西北的一个边境小国,与列侬接壤,因为不属于北约同盟而被诸国排斥,常年战乱,也是蛮荒落后的代名词。

    伍德:“很可怜,他们需要工作。”

    “是的!是这样!难民跑来北境腹地,要是没有工作,都会变成强盗。如果我把他们变成奴隶,变成财产,这样就会让我手下那群懒鬼产生危机感,更努力地工作,他们的孩子也应该工作,我看十四岁的小娃娃就该去工厂干活了!你也是这么想的对吗?”露丝的指甲扣进了伍德的肉里。

    伍德:“说得很有道理。”

    “回到这个故事上!伍德!”露丝已经完全将身心交了出去,“我是椿风镇的大法官,我也知道重婚罪该如何量刑,如何脱罪。而故事离完满结局只差临门一脚,你倒是说说看,我俩之间还拦着什么土匪恶霸?我离那个英俊年少的小可爱,还有不老不死的魔术,我离他们还有多远呢?”

    伍德想了想,留了一个令人抓狂的断章。

    “我回去考虑一下。”

    “你!——”露丝霎时红了眼,“你出尔反尔!?”

    “不。”伍德小少爷改口:“礼物我已经送来了,露丝,它现在属于你。至于该如何使用,魔术仪式又是怎么样的?我得回家翻翻书。如果你有空的话——”

    “——明天!小少爷。”露丝翻脸如翻书,笑眯眯地说:“我喜欢你的诚信,原谅我刚才的失礼。明天我有空,不!今晚我就有空!”

    伍德低头看表:“那就明天?我回去和我姐姐商量一下,毕竟你也知道,普拉克家卖很多东西,每天的烂账算都算不完。”

    “我保证!如果伍德少爷明天能如期而至,今后,普拉克家能少很多烂账。”露丝信誓旦旦,“再也不会有马贼来偷普拉克家的马!也不会有地痞去棉纺厂收月钱!下个月的农业税还会下调几个百分点!不光如此!你能想到的!想不到的!我都可以去想想办法!”

    伍德琢磨着露丝话里的意思,突然没来由地笑出了声。

    他又问:“玛姬会来吗?”

    露丝眼神一变。

    “你在问甚么?”

    伍德认认真真问:“玛姬,你的小女儿,你和你丈夫爱情的结晶,她会来吗?不光是她,你的丈夫会跟着一起来吗?你的大女儿会来吗?他们都说,你是个好妻子,好妈妈,我觉得,他们很舍不得你。”

    露丝语气变得冰冷。

    “他们不会来。”

    伍德:“假设他们来了。”

    露丝拍桌:“这假设不成立!”

    茶壶跟着翻倒在地,这一回,伍德可没那本事去接滚烫的铁壶。

    鲜红的茶汤渗进地板里,烫得软木滋滋作响。

    伍德摸着下巴,打量着光鲜动人的露丝夫人。

    他极力劝解着:“露丝,这个故事应该是老少咸宜的,小孩子也能听的。所以……”

    露丝打断道:“我知道!我不会杀死他们!”

    在这一刻,她撕烂了所有“体面”,只剩下“欲望”。

    伍德:“那就明天?”

    露丝:“明天正午,在大卫占星铺。”

    伍德:“你要算命?”

    露丝:“我喜欢算命,我想看看,我俩的姻缘能走多远。”

    伍德刚想走,迈出大门不过几步路,又折返回来。

    他摸着门框,往里窥探。

    问露丝夫人。

    “不好意思,露丝,我忘了说再见。”

    露丝没什么好脸色。

    “一路顺风!路上小心!好好照顾你的小马驹!”

    伍德察言观色,像是故意给人添堵似的问了一句。

    “你不会骗我吧?露丝?大法官应该不会骗人。”

    露丝强挤出假笑,要上来拉住伍德,要将伍德抱进怀里,可伍德依然像是灵巧的狐狸,不动声色地往门外溜。

    “告辞。”

    他走出去几十米,就听见餐厅里传来砸东西的叫骂声,他知道,露丝大法官非常生气。

    走过鸾尾花的廊道,走进花园的凉亭。

    达里欧正跳着舞,要哄玛姬小姐开心。他的舞姿那是相当接地气,用伍德生前的话来说,像极了短视频APP上点赞无数的土味老铁。

    这就是列侬老百姓最质朴的娱乐方式,也是露丝大法官嘴里要上绞刑架的“艺术”。

    伍德少爷上前揪着红毛老哥的耳朵,领着这扮相优雅行为土摇的侍从往大门赶。

    玛姬小姐还想多说两句呢,眼看普拉克家的小少爷就这么溜走了。

    达里欧一边走一边喊。

    “哎哟!疼!疼!”

    伍德拽着侍从的耳朵健步如飞。

    “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松开。”

    达里欧想点头,可是脑袋一动,耳朵就更疼了。

    伍德问:“小尼福尔海姆的难民要是跑来列侬了,你觉得——”

    没等伍德问完,达里欧嗷嗷叫。

    “——太糟了!天哪!最好不要发生这种事!农民哪儿能对付得了那群异族!一般土匪都不是极地人的对手,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能活下来的都是身经百战的战士,要逃来列侬的都是战场上的逃兵,毫无人性和荣誉感,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这些白皮的野蛮人会吃人!”

    伍德:“我明白了,还有……你对摇摆舞怎么看?”

    “诶?”达里欧露出疑惑的表情,紧接着形容道:“我觉着挺好的。我见过一个丧偶的单亲妈妈,每逢过节的时候,她就跳摇摆舞赚钱,供两个孩子半年的学费,很多穷人都指着这个当精神寄托了,虽然贵族不喜欢,因为这种娱乐集会让穷人更团结。”

    伍德松开了达里欧的耳朵。

    “我明白了,你给我备一匹马。”

    达里欧问:“少爷你要出门?”

    伍德:“对,把剩下的棺木也找来。”

    达里欧:“去哪儿?我能跟着吗?”

    伍德:“你一定要跟着我?”

    达里欧挠着后脑勺:“我不能跟着你吗?我就想跟着你,我得给大小姐一个交代。”

    伍德:“我要去路德维希?普拉克的大宅子,今晚就得去。”

    “那我还是不跟着了。”达里欧脑袋摇得和拨浪鼓似的。

    伍德学着达里欧挠头的神态。

    “我突然开始害怕,你还是跟着我吧。”

    达里欧捧腹大笑,翘着食指,不时指向少爷的鼻子:“哈哈哈哈哈哈哈!淘气!哈哈哈哈……”

    伍德报以微笑,像是第一次和忠心的侍从出门那样,他弓膝半蹲,给达里欧当踏板,送对方坐上车夫的位置。

    等两人回到庄园大院。

    达里欧收拾东西的时候,将露丝大法官和少爷的事里里外外清清楚楚地说给薇薇听。

    薇薇这才松了一口气,一颗心落回了肚子里。

    “我说少爷怎么可能看得上那老巫婆呀!达达!你在外边可把少爷看住了!千万别便宜了外人!”

    可达里欧又声情并茂,把少爷送他上马那殷勤劲都描绘出来。

    薇薇一颗心又提到了嗓子眼!

    她阴阳怪气,皱着眉毛。

    “有些人呀!~和女孩子说话恨不得气死人家,遇上好兄弟……”

    她捏着达里欧的耳朵,恨不得拽下来。

    “遇上好兄弟,调起情来倒是一套一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