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7章 承诺补偿
    ,

    刘大明帮自己调动工作到发改委,自己也付出了相当的代价,难不成自己还指望这老男人供养自己一辈子,再说,这个老男人也是靠不住的,不过是把自己当成是发泄的工具。

    秦书凯正着急到哪里去找王娟呢,王娟却大大方方的推门进来了。

    一进门像个没事人一样,径直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处理办公桌上的一些文件。

    瞧见王娟进门,其他三人的目光一下子全都聚焦到这女人的身上。

    可是,这女人很是镇静,似乎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秦书凯有些激动,头一个站起身,走到王娟面前,一副激愤的口气质问道:

    “王娟,咱们也算是同事一场,你为什么要诬赖我?“

    王娟根本就眉头抬头,一头雾水的样子反问秦书凯:

    “小秦,你这唱的哪一出啊?我什么时候诬赖你了?诬陷你什么?”

    秦书凯倒是被王娟给反问住了,一时愣怔在那里。

    狗日的,这是什么世道,难道是自己的不是,自己可是无辜的,为什么这样,难道就是因为自己抱过她的腰。

    秦书凯不知道说什么好。

    邱大姐坐在位置上,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王娟,你该知道今天你老公董云霄带人到发改委的事情?

    王娟见邱大姐插嘴,很是不高兴的说,事情从头到尾我是看到了,也许他和小秦是有什么事情要谈,男人之间的事情我从来不问,怎么啦?

    绝对的装逼。

    装逼成这个样子,那也是相当有水平的。

    邱大姐很是不了解的问,王娟,董云霄带人来打秦书凯的事情,你真的不知道原因?我认为你要好好的处理这个事情,如果要是真的闹起来,那么对大家都没有好处,特别是小秦。

    王娟脸上忍不住冷笑了一声说,男人之间发生点矛盾,那也是很正常,否则,怎么说男人都是激动的动物,本来是小事,可是如果人为的操着就变成大事情了,我说怎么小秦见了我这副模样呢?原来是背后有人说三道四,没事找事,现在这世道啊,就是小人多。

    王娟根本就不理邱大姐。

    任凭再好脾气的人听了这话,也会忍不住要发火,邱大姐毕竟是这个科室的一把手科长,一下子激动起来,“忽”的从自己的座椅上站起来,冲着王娟的方向喊到:

    “王娟,你这话里怎么带钩子啊?谁背后说三道四了?谁又是小人啊?你倒是跟我说清楚了。”

    王娟又是冷笑了一下,转头面向邱大姐说,我说话,邱科长着什么急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罢了,你邱科长非要强出头,这又不是年底评先进,也有人主动站出来抢,真是奇了怪了!

    王娟说话口气里对邱科长的那份不屑和敌意已经相当明显了,邱科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一时被王娟气的不知道该怎么还击才好。

    如果要是自己有权力,一定让这个女人滚蛋。

    幸亏陆长生机灵,主动站出来圆场说,大家都是一个办公室的同事,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呢,王娟,你是个孩子,你也知道这个邱科长是个直性子,有什么说什么,你也别多心,邱大姐,王娟这肯定是心情不好,您大人有大量,就别跟她治气了。

    办公室的气氛一下子尴尬起来,邱大姐不说话了,王娟也不说话了,陆长生左右看看,也闭上了嘴巴,只有秦书凯还硬邦邦的站在王娟的办公桌前,似有今天不冲王娟讨要个说法就不罢休的样子。

    论起来,邱科长是整个可是级别最高的领导,陆长生和王娟等人应该对她多几分尊重才对,可王娟偏偏不理这个茬,邱科长跟刘大明是老同学,当初还是在刘大明的支持下,才坐上了科长的位置,邱大姐在底下人面前摆出一副说一不二的架势,其实到了领导面前跟个面团似的。

    作为刘大明的马子,王娟多少听说一些关于邱科长巴结领导,帮领导家掏下水道,搬煤球的事情,所以从心底里瞧不上这两面三刀的女人。

    见秦书凯一脸委屈的站在自己面前,王娟心里不由叹息了一声,在这件事上自己的确有对不住秦书凯的地方,毕竟他还是个未婚男青年,被自己无辜拉进了这场争端中,以后只怕声誉会受到影响。

    只是,现在这个事情也不是自己能控制的。

    王娟也知道下午发生的事情,知道如果不给点安慰,那么这个秦书凯一定会和这个董云霄继续闹下去。

    名声很重要,继续闹下去,不利的是自己。

    想到这里,王娟冲着秦书凯看了一眼,冲他使了个眼色,抬脚起身出门,秦书凯稍稍犹豫了片刻,醒悟过来,随后跟上。

    王娟和秦书凯前后走着,来到单位茶水间里,王娟左右看看四下无人,满脸愧疚的冲着秦书凯道歉说,小秦,今天的事情真是对不住了,我也想不到那个董云霄是那样的冲动。

    秦书凯反唇相讥说,王娟,你刚才不是还装的很像那么回事吗?我就纳闷了,你什么人不好诬赖,我老老实实做人,认认真真工作,我到底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竟然这么害我?我是小人物,谁也不敢得罪,求你饶了我好不好。

    王娟一时半会的没法跟秦书凯解释清楚整件事的复杂性,她并不想把自己内心深处隐藏的秘密跟站在自己面前的愣头青解释一番,只能托辞说,小秦,我可没有诬陷你,那可是董云霄这么说的。

    秦书凯说,那是董云霄说你告诉他的。

    王娟说,秦书凯,他的话你也信,不过是下午的事情被他看到,所以他多疑,假如下午不把你带到县政府也许就不会有那个事情,最近我和老公感情不好,离婚是迟早的事情,所以他要找个事情做离婚的理由罢了,我知道这件事对你来说不公平,可我也是没办法。

    秦书凯说,我和你之间根本就没有什么,你必须给与解释清楚。

    王娟说,我解释要是有用,下午也就不会走了,如果过分的解释,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所以这个事情我也是无法帮助,小秦,你只当是做了一件善事,以后有机会我一定会补偿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