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绯色升迁图:崛起官场 > 第4360章 责任谁承担
    最近一段时间,胡昌瑞早晚对他围追堵截,非得让他签字同意市财政拨付宏源大厦建设款项。

    马副城主被他纠缠的烦了忍不住斥责,“胡昌瑞你脑子有病吧?宏源大厦项目又不是你投资的,你瞎凑什么热闹?”

    胡昌瑞一脸正气凛然冲他说,“马副城主,在其位谋其政!我胡昌瑞既然负责宏源大厦项目自然要为投资商做好服务工作,这合同上清清楚楚写着开工前一周拨付工程款您为什么不同意拨款?”

    马副城主最厌烦他这种一脸正直的表情,好像整个南航市为大院就他胡昌瑞一个人是正直无私的好干部。

    对这种思维僵化行事作风不符合官场潜啊规则的货色,马副城主打从心眼里瞧不上他,对他也没有好脸色。

    “胡昌瑞我警告你!你要是再胡搅蛮缠影响我正常办公别怪我让楼下保安上来把你请出去。”

    胡昌瑞脸上没有半点畏惧。

    他像是被马副城主这句话给气乐了,站在他面前讲道理,“你也知道现在是上班时间?你也知道你在正常办公?那你为什么不把这项公务处理掉,反而要我一而再的往你办公室跑?”

    胡昌瑞嘴里说着话把那份拨付宏源大厦项目工程款的申请摆放在马副城主面前,一副“你不签字我不走”的态度站在一旁。

    马副城主像前几次一样,把那份申请看都没看一眼揉成一团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伸手一指办公室门方向冲胡昌瑞,“你给我出去!”

    胡昌瑞对马副城主的横眉冷对习以为常。

    这次他一反常态并未继续纠缠,反问冲马副城主一脸木然点头冷笑道,“既然马副城主今天心情不好那我明天再来。”

    说完他真走了。

    马副城主心里还奇怪,“哎这家伙怎么不像前几天一样像是牛皮糖黏着自己不放?”他不知道,胡昌瑞这是赶时间去宏源大厦项目开工仪式现场。

    他身为项目城府方的负责人,今天这么隆重的场合是一定要盛装亮相。

    而且,秦书凯交代过,打从今儿起他也不用再对马副城主围追堵截要他在拨款申请书上签字了。

    既然马副城主铁了心对胡九成惟命是从,只要胡九成一天不点头他绝不会签字同意拨款。

    这一点,秦书凯和胡昌瑞心里都清楚。

    胡昌瑞赶到项目开工仪式现场的时候胡九成刚刚开始讲话。

    当胡昌瑞听到胡九成在讲话中说,“正俯对宏源大厦项目的支持不遗余力,一定要大力支持投资商在南航市投资重大项目”胡昌瑞差点忍不住笑出声来。

    论睁眼说瞎话的功夫胡九成这个老狐狸排第二都没人敢排第一。

    他背地里对南航市投资金额最大的宏源大厦项目都能如此百般阻挠还谈什么“正俯对项目的支持不遗余力?”

    这家伙就是个两面三刀的骗子!

    宏源大厦项目在开工仪式结束后便开始了轰轰烈烈的建设,王静瑶对外宣布先期投资一个亿的资金进行前期工程建设。

    这个项目的建设进程一直成为各大媒体记者关注焦点,尤其是关于工程款的投入资金之多更是吸引了各方人士的眼球。

    宏源大厦项目原本就是很多投资商眼里的肥肉,经过几次招标又流标的过程后更是成为圈内一些人热衷的谈资。

    直到王静瑶拿下项目并开工建设很多人还在背后议论纷纷,“这个项目投资金额如此之大,王静瑶一个女人能顺顺利利建成完工怕是不容易。”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宏源大厦项目开工一周后果真就出事了!

    前一天还热火朝天的工地建设现场突然一下子冷清起来,不仅现场一个人都没有连很多大型机械设备都撤走了。

    这一现象正让很多吃瓜群众百思不得其解,大家正疑惑,又一个爆炸新闻出了锅。

    宏源大厦项目工地上的工人大约三百多名齐聚南航市正俯和省啊政副门口堵住了两级大门要求给个说法。

    两拨人打出的标语一模一样,“南航市城府拖欠农民工工资,请市城府领导归还农民工血汗钱!”

    标语上“血汗钱”三个字特意用了朱红色并且在“血汗”两个字下面特意往下延长了笔画,远远看上去像是一滴血被放大让人看了特别有画面感。

    南航市为书计胡九成为市正俯大门口堵着一帮人心烦的时候突然接到牛生长亲自打来的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牛生长在电话里对胡九成劈头盖脸一通批评:

    “胡九成你到底怎么回事?宏源大厦项目是你们南航市今天投资最大的项目怎么才开工一周就闹出这么大动静来?

    你们市城府什么要拖欠农民工工资?最近上头三令五申不能拖欠农民工工资你们南航市存心定风违纪是不是?

    我警告你胡九成!你要是不想干就趁早打报告申请调离,想去你南航当市为书计的人才比比皆是,你现在立刻马上把这帮堵在省城府大门口的农民工给我弄回去,要不然我要你好看!”

    胡九成没来得及说一句话,牛省城主已经气势汹汹挂断电话,隔着电话线都能让人感觉到这牛省城主气的不轻。

    领导发火把胡九成吓的不轻。

    他做梦也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发展到如此严重的地步,这会想什么都多余,当务之急是赶紧解决问题。

    胡九成立刻拨通了项目负责人胡昌瑞的电话,质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不给那些工人们发工资?”

    胡昌瑞早料到胡九成这通兴师问罪的电话,他按照秦书凯之前的交代,冲胡九成没好气道:“财政上一分钱都没拨付哪来的钱给农民工发工资?”

    一句话,胡九成心下明了。

    他直到这会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王静瑶当初轻轻松松决定宏源大厦开工建设?哪怕自己嘱咐底下人一分钱工程款都没拨付她还是按照既定时间开工建设项目,原来她留有后手在这等着自己呢?

    不得不说,王静瑶这招置之死地而后生玩的也算是出神入化。

    事情闹到这种地步他胡九成就算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继续作了,手握电话的胡九成感觉心里堵了一口气不上不下憋的他难受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