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会真有人觉得修仙难吧 > 第二百七十一章:离开皇宫,阵法暴动【求一切】
    翌日。

    苏长御醒来,便让侍卫带自己去找夏帝,要将事情说明白。

    他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不一会儿,苏长御来到养心殿。

    “长御,你来了,你找朕有什么事情吗?”

    夏帝听到禀报,立即走出,看向苏长御,心中微颤,如此问道。

    时间已经过去两天了,苏长御这个时候找他,很可能是已经做出决定了。

    “我准备离开,回青云道宗。”

    苏长御开口,语气淡然。

    夏帝听到这话,心中一颤,有些沉默。

    “长御,你是不能接受朕吗?”

    夏帝开口,眼神之中,露出悲伤。

    “对。”

    苏长御认真点了点头。

    他想的十分明白,无法接受这个亲生父亲和自己身份,还是遵循本心,回青云道宗,那里才是他的归处。

    虽然穷苦,不如大夏皇宫,但他更喜欢那样的生活。

    苏长御脑海想到太华道人,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太华道人将他抚养长大,是他苏长御的父亲。

    不知道为何,想到太华道人,苏长御内心生出些说不出来的情绪。

    莫名感到悲伤。

    夏帝沉默了。

    苏长御的理由很明白,无法接受自己。

    当初在青云道宗的时候,他便有试探性问过苏长御。

    那时,苏长御便是给予了回答,不会接受,青云道宗才是他的家。

    只是他心中一直抱以期待。

    毕竟,苏长御都找上门来了。

    但对于这个回答,他的内心只有悲伤和愧疚。

    “长御,你要如何才能接受朕。”

    夏帝开口,看着苏长御,眼神充满期待,想要挽留。

    “老夏,还是算了吧。”

    “我来大夏,本意是前来做个了断,但发现是有误会,现在知道了情况,我也就没有牵挂了。”

    “青云道宗才是我的家。”

    苏长御开口,语气极其平静。

    听到这声老夏,夏帝吐了一口气。

    他知道苏长御的意思,虽然不会接受他这个父亲,但两人可以保持原来的感情,当作朋友。

    “你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夏帝开口,继续问道。

    他没有劝说什么,因为他知道,无论如何劝说,没有什么意义,他尊重苏长御的想法。

    若是强行劝说,说不定会将这仅存的感情给破坏。

    并且,他虽说不在乎,但心中还是会有顾虑的。

    例如太子之争,四大王朝对苏长御动手。

    太子之争,苏长御明显不在意这个位置,但,现任太子夏乾,明显不会这样想。

    知子莫若父。

    对于自己这个儿子,夏帝十分清楚。

    若是自己和苏长御相认的话,对方到时候定然会做出不少糊涂事。

    至于四大王朝,一旦知道大夏十皇子出现,定然会对苏长御出手,他自认大夏有着保护苏长御的力量,可是这样的话,苏长御要的宁静生活也会打破。

    “那,长御,一起吃个饭吧,我让人准备好传送阵,如何?”

    夏帝开口,如此说道。

    这几天,他都没有和苏长御说过什么话,如今苏长御就要离去,所以他提出了个要求。

    “好,那我先回去了。”

    苏长御点了点头,没有拒绝,转身离去。

    回到住处。

    殿中的叶平看到苏长御回来,上前上前。

    “大师兄。”

    叶平出声喊道。

    “小师弟,师兄已经和老夏说明白,今天便离去,你也去和青墨公主道个别吧。”

    苏长御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好,大师兄。”

    叶平点头,前去青凤殿向夏青墨道别。

    来到青凤殿,叶平告诉夏青墨,大师兄的事情已经处理,自己也要离去,回青云道宗了,夏青墨很是不舍。

    没想到叶平短短三天,就要离开。

    “没事的,若是你在皇宫无聊,可以来青云道宗。”

    “我以后可能还会来大夏国都,到时候会来找你玩。”

    叶平脸上挂着笑容,如此说道。

    “好,若是有机会,青墨一定来找青云道宗找叶师兄。”

    夏青墨点了点头,如此说道。

    随后,夏青墨一脸羞涩的从殿中拿出一个荷包香囊递给叶平。

    “叶师兄,青墨没有什么东西可送你的,这是我昨天做的,还请你收下。”

    夏青墨开口,不敢直视叶平。

    “好。”

    叶平点头,收下香囊,随后离去。

    与此同时。

    太子殿中。

    一个身影,跪在夏乾面前,恭敬无比。

    “殿下,刚刚叶平前去了青凤殿,根据侍女汇报,叶平是向青墨公主道别,今日便要离开皇宫,回青云道宗。”

    身影开口,如此说道。

    “道别,离开皇宫,回青云道宗?”

    听到这个消息,夏乾脸上露出喜色,十分兴奋。

    在前日,得知下叶平来到皇宫的消息后,他便和大泽太子联系,告知了对方婚约取消的事情,同时讨论了关于叶平的事情。

    关于如何诛杀叶平。

    但忌惮于叶平在皇宫之中,他不敢,也没有机会动手,只能等待时机。

    没想到,机会来的这么快。

    夏乾很兴奋。

    叶平要离开皇宫。

    这是一个机会!

    必须要把握好。

    因为一旦失去,下次可能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

    而且,他也等不下去了。

    现在的每一日,对于他来说,都是一种煎熬。

    至于动手后,夏帝的怀疑,怪罪,这已经不在夏乾的考虑之间了。

    十皇子必须死!

    叶平必须死!

    不然的话,若叶平回青云道宗只是告别,到时候继续回皇宫,与他争夺太子之位怎么办。

    无论如何,至少十皇子活着,他夏乾便一日不安。

    夏乾没有丝毫自信,觉得自己争得过十皇子,争得过叶平。

    只有叶平死了,十皇子死了,他才能安心。

    这件事,就算夏帝知道是他干的又能如何?

    叶平一死,帝星移位,气运加持于他身上,夏乾相信,夏帝也不会对自己动手。

    夏乾在赌。

    在他看来,只要叶平死了,他赌赢的概率很大。

    而且,他别无选择,除了叶平死,他没有其他选择。

    午时。

    夏帝来到苏长御住处,身后的侍从端着午膳,十分精心奢华。

    饭桌上,夏帝并未有提起分别的事情,只是安静的吃饭,和苏长御聊一些家常。

    就如此,这顿午宴吃了一个小时。

    “长御,前往青云道宗的阵法已经准备好了。”

    吃完后,夏帝开口没有多说什么,带着苏长御和叶平前往传送阵处。

    不一会儿,众人来到阵法台。

    “长御,这座阵法可以直接前往青云道宗,大约只需三个呼吸时间。”

    “还有,这枚令牌你拿着,到时候,你可以持这枚令牌随时来皇宫找朕。”

    “若是有遇到什么事情,直接捏碎这枚古令,朕便能收到信息,立即派人去找你。”

    夏帝开口说道,随后拿出一枚古令递给苏长御。

    他很是不舍,但并未多说什么。

    “好。”

    苏长御点了点头,极其淡然。

    说完此话,苏长御与叶平踏上阵法台。

    刹那间。

    阵法激活,光芒四射。

    苏长御和叶平消失在原地。

    留下夏帝等人。

    然而。

    就在此时。

    突兀之间。

    轰隆隆!

    轰隆隆!

    轰隆隆!

    阵法剧烈震动,将虚空都要震碎,让空间快速崩塌,显得极其可怖。

    “怎么回事!”

    刹那间,夏帝神色大变,紧接着一方玉玺出现,迸发无尽神光,浮在天穹,将崩塌的虚空定住,让阵法台恢复稳定。

    瞬息,阵法台便重新恢复稳定。

    但是,阵法台上的苏长御和叶平,皆已经消失不见。

    “嘶!”

    “嘶!”

    “嘶!”

    这一刻,所有人都震惊了。

    出事了。

    出大事了!

    在传送阵法的过程中,阵法暴动,虚空崩塌,这种事情,十分危险。

    运气好,只是传送位置出错出现在几万里外,或者几十万里,百万里,运气差的话,就没有是凉凉了。

    刚才,阵法的暴动十分严重。

    “该死!”

    夏帝怒吼一声,浑身气机弥漫,可怖无比。

    这一刻,夏帝雷霆大怒。

    二十七年前,十皇子出世,仅仅一日,便被人掠走,流落在外二十七年,让他们父子无法相认。

    如今苏长御重回大夏皇宫,仅仅三天时间,便出现这种事情。

    让他如何不怒。

    “陛下恕罪!”

    阵法台的阵法师纷纷跪地,神色惊恐。

    他们也没有想到,阵法怎么出了问题。

    “一刻钟内,朕要知道结果!”

    “立即派人前往晋国青州青云道宗,查看长御的线索。”

    夏帝开口,他语气冰冷。

    他知道,阵法是被人动了手脚。

    宫廷的阵法师皆精通阵法,不可能会有这种意外出现。

    就算有意外,阵法也不会暴动如此剧烈,瞬间便虚空塌陷。

    此时,夏帝心中充满期望,希望苏长御安稳传送回青云道宗。

    “是!”

    刹那间,隐匿在暗处一道道声音响起。

    这些是夏帝培养的暗卫。

    不一会儿,便有一道人影出现在夏帝身后,神识传音。

    顿时,夏帝原本的神色,显得十分难看。

    夏乾。

    太子夏乾。

    阵法是被太子夏乾动了手脚。

    之前,夏帝便心中有猜测,怀疑到夏乾身上,但夏乾毕竟是他儿子,他不敢相信夏乾会做出这等事情,弑弟的事情。

    但现在,事实摆在他眼前。

    “夏乾,你太让朕失望了。”

    夏帝深呼吸一口气,神色冰冷无比,心中喃喃自语。

    这一刻,他对夏乾失望透顶。

    “去太子殿。”

    夏帝一脸冷漠,转身朝太子殿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