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胖揍星际商人 > 第60章 劫飞船
    星商掠夺者的小型运输飞船缓慢降落。

    还未完全落地,秦关和晨掷飞已经跑到了小广场边上。

    在广场边,有一排景观小花坛,两人快速蹲伏在花坛后面,正对着广场和飞船落点,以花坛充当掩体。

    运输飞船大约有三层楼高,有五、六辆大巴车加起来那么长,外观整体呈椭圆形,通体灰黑,看上去相当笨拙。

    这样的飞船对星商掠夺者来说,只是最小型的运输飞船。

    更大的,不方便在这城市中降落。

    天空中,这样的运输飞船还有几十艘,分别落往城市中不同的方位。

    大约两分钟后,秦关头顶的飞船在小广场上贴地停稳。

    船舱侧面滑开一道宽大的舱门,舱门的位置离地面很近,伸下一截很短的三阶自动舷梯,两名角兵走出船舱,一左一右地持枪站立,等待其他角兵押送人群登上飞船。

    那两个角兵站定之后,似乎愣了一下。

    咦,这地方周围怎么怪怪的?

    其他角兵呢?

    路上的人也不见了?

    怎么回事?

    两名角兵正在发愣时,秦关和晨掷飞从景观花坛后面快速露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射出了连发的元力弹!

    转眼间,两个角兵的头直接被洞穿,蓝紫色的血液飞溅,尸体横倒在船舱门口两侧。

    “漂亮!”

    晨掷飞自己赞了一声,便从地上爬起来,像疾豹一般冲向飞船。

    秦关没动,留在花坛后面,警惕地盯着船舱出口,替晨掷飞打掩护。

    果然,飞船内还有角兵,一个角兵听到外面的动静,探出头看。

    这角兵可能大意了,可能没想到在这个星球上会遇到攻击,所以他憨头憨脑地把头伸出舱门。

    秦关已经换了第二把枪,毫不迟疑地扣动扳机,又一连串元力弹射出,直接把伸出来的角兵脑袋打爆!

    尸体倒在门内,从三阶舷梯上滚落,横躺在舱门外的地上。

    晨掷飞一边跑,还一边把手伸到身后,给秦关竖了个大拇指。

    秦关忍不住在心里吐槽:特么的能不能专心点,想夸我一会儿再夸,这会浪个什么劲!?

    景观花坛的位置距离飞船落点只有100多米,晨掷飞很快就疾冲到了舱门口,他背靠船舱,侧身对着舱门,举起元力枪,枪口对准出口,随后给秦关招了一下手,示意秦关冲。

    此时室外阳光明亮,而运输飞船的舱门内黑洞洞地,从外面,看不清舱门内的情况。

    秦关本想起身冲过去,但他犹豫了一下,抓起花坛内的一小盆花,往舱门方向用力抛出。

    花坛内,种着一横排枝叶繁茂的景观灌木,在树根周围,放满了一小盆一小盆五颜六色的花,其一是为了遮盖泥土,其二是为了增添色彩。

    果然,被秦关猜中!

    花盆正飞到半空中,从船舱内忽然飙出了一发元力弹,正中花盆,在空中爆开,破击碎的花叶与泥土纷纷扬扬洒落一地。

    呵呵,门后果然还有角兵,但不知道有几个……如果刚才自己贸然往过冲的话,此时中枪的就是自己了。

    虽然全身前后都有元力护盾保护,但该谨慎的时候还是不能太莽,毕竟,自己是带了脑子来劫飞船的!

    而且不能总是仗着护盾多,就没有头没脑地往上撞,护盾保得了一时,保不了永久;总有出意外的时候,所以必须在每一次的实战练习中,主动锻炼自己的意识与技巧。

    他再次扔出一只花盆。

    砰!花盆再次被击中爆开。

    显然,船舱内的角兵并不完全清楚外面是什么情况,他可能把花盆当成了武器或者什么威胁之类,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开枪八成没错。

    秦关心里呵呵着,再来!

    一把枪十二发元力弹,我看你能打多少子弹?!花坛内的花可不止一百盆!

    他淬体加上吃烧饼提升了体魄之后,力气比从前大了很多,抛扔十几个花盆毫不费力。

    花盆飕飕地扔出,船舱内,一弹接一弹,弹无虚发,花盆在空中接二连三地爆成五彩香屑,缤纷如白昼烟花。

    看来这些角兵的枪法不赖啊。

    或者说,元力枪真的很好用,手感良好、射击精准,就连晨掷飞这种从来没摸过枪的新手,都能很快上手,更何况这些专职以战为业的角骨族商佣兵!

    “另外~,很抱歉我不是故意想破坏花花草草啊,希望植物保护者不要谴责我的这种行为……等我们退出地图之后,这些小花们会自动复原、回到原位的,它们并不会受到实质的伤害……

    角兵当杀,花不能死;

    心如猛虎,细嗅蔷薇~。

    每个粗放的男人内心都是温柔的……”

    秦关心里自己刷着弹幕,手上不停地抛掷着花盆。

    九,十、十一、十二……二十三、二十四。

    秦关一直数着,扔一盆数一次。

    二十五、二十六。

    果然,扔到第二十五盆时,花盆没有被元力弹拦截!

    如此说来,舱门内还有两个角兵,他们各自打完了手上元力枪内的十二发子弹,此时断了火力,应该在重新填装子弹!

    每个角兵的标配是一把元力枪,没有多余,不可能换枪!

    所以,就是现在了!

    秦关猛站起身,虽然从他这个位置看不清舱门内的状况,但他毫不犹豫地朝着舱门内开火!

    船舱内,爆出了一声元力枪的震荡声。

    就算把飞船打出几个筛子眼儿也没关系,管它呢,反正是打劫,难道还要保护性地与他们客气商量?

    或者拿个大喇叭在外面往舱内喊话,交枪不杀?

    开玩笑,连语言都不通,喊个毛线~。

    晨掷飞见秦关起身开枪,他早就等半天了,也立即侧转身,朝舱内开枪!

    两人一前一后、一偏一正,元力弹齐发,火力瞬间封锁住了舱门出口。

    秦关开了几枪后,随手换了第三把枪,并抬步跃过了半米多高的花坛,一边继续开枪射击,一边大步往前奔跑,冲向飞船。

    跑动的过程中,不能保证瞄准,但没关系,还有晨掷飞在舱门旁边稳稳地掩护射击,此时只需要火力压制,让里面的角兵无法冒头、无法正对着门外开枪就行!

    百米距离,十多秒的时间,秦关在第三把枪内的子弹打完之前,冲到了舱门口。

    他和晨掷飞一左一右,枪口对着舱内,继续猛攻!

    看不见,就凭感觉、听声音,胡乱打!全方位照顾到!

    反正身上的枪多子弹多!

    终于,他听到了舱内传出重物倒地的声音。

    一个,两个……

    “呼~。”

    秦关做了一个手势,两人先后停手。

    附近顿时安静下来,忽然静得连头盔面罩内的呼吸声都清清楚楚。

    而在船舱深处,从舱尾和前面的驾驶室那边,各自传来了重靴踏在钢质甲板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