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1 第一
    “咚!”

    一声轻响,一个高大的身影,将教室门遮挡的严严实实。

    杨春熙皱了皱眉,看着来人,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是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开口。

    而那高大的身影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从他的面容上来看,似乎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

    荣陶陶转头望去,顿时面色一喜。

    李烈教师!

    “奈斯!”右后方,再次传来了焦腾达兴奋的声音,“松魂四礼·酒,百大名师排名28位!”

    闻言,荣陶陶不由得愣了一下。

    28位?

    排名这么高?

    有了之前的斯华年排名87位打底,李烈排名28位,那他得比斯华年强多少?

    嗯...仅从年龄上来看,李烈的实力更强,倒也不为过。

    毕竟李烈得有40出头,而斯华年也才27、8岁。

    李烈依旧是之前的性格,似乎并不在意任何人的看法,没有从旁边走上讲台,而是直接穿过了教室。

    路过荣陶陶的时候,荣陶陶顿时闻到了非常浓郁的酒味。

    好家伙,大早上的,喝酒?

    而且这里可是军营!

    敢在这里喝酒?

    荣陶陶看着李烈走上讲台的高大背影,心里升起了无数个“?”。

    你可真牛批昂~

    上次在学校演武馆见的时候,这个老师看起来很正经呀?

    怎么再见就变成这样了?

    亦或者...这才是李烈的常态,演武馆的初次见面,是李烈难得清醒的时候?

    “那个......”李烈一手搭在讲台上,穿着纯白色的羽绒服,脖子上还围了一个厚厚的白色围脖,在配合上他那高大的身材,活脱脱一个北极熊。

    李烈似乎有点迷茫,看着下面6个小家伙,不由得砸了咂嘴,转头看向杨春熙,道:“谁来着?”

    杨春熙颇为无奈的看了李烈一眼,道:“陆芒、徐太平、焦腾达。”

    “耶!”焦腾达握紧了拳头,狠狠一挥,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呵呵。”看到这一幕,李烈咧嘴笑了笑,露出了一口白牙,示意了一下焦腾达,道,“这队伍,以后你当队长。”

    众人:???

    李烈完全不在乎其他人的反应,道:“10分钟,百团关北门集合,记得带...嗝...武器。”

    这一个酒嗝,打在了陆芒的心坎上,此刻的他,已经开始怀疑网络资料的真实性了。

    虽然陆芒嘴上没说什么,但是心里已经炸开锅了:“这瘪三真的是我师父?夜壶水切得七荤八素,自己也拎伐清,哪能来教......”

    看到三个小家伙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李烈撸起袖子,看了看表,道:“时间够不够?要不给你们15分钟吧......”

    陆芒和焦腾达对视了一眼,急忙起身向门口走去,徐太平也默默的跟了上去。

    “走了,春熙。”李烈笑着对着身侧的杨春熙打了个招呼,迈步走下讲台,路过荣陶陶的时候,突然伸出了手掌。

    云云犬一看事情不对,急忙破碎成了云雾。

    李烈那宽厚的手掌,透过一层云雾,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揉那一头天然卷儿,醉醺醺的说道:“好好努力。”

    说着,他这才摇摇晃晃的向外走去。

    荣陶陶:“......”

    直至李烈离去,荣陶陶才迫不及待的看向了杨春熙,道:“我上次见李老师,他也不这样呀?大早上的还喝酒?”

    “嗯。”杨春熙轻轻的叹了口气,却是没解释什么。

    孙杏雨显然发现了杨春熙不愿意解释,便开口询问道:“老师,我们仨的带队教师呢?”

    杨春熙:“快到了,等会儿吧。”

    哪成想,这一等,就是1个小时。

    正当荣陶陶无聊的翻着《近现代史》的时候,石头教室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了。

    一个穿着格子衬衫、休闲长裤的男子,一身的霜雪,迈步走了进来。

    荣陶陶吓了一跳,还以为碰到自己初中数学老师了呢!

    这冰天雪地的,你竟然穿衬衫?

    李烈实力强不强?强得都没边儿了,人家还穿着羽绒服、围着厚厚的大围脖呢!

    这衬衫男的存在,简直就是对雪境的挑衅。

    “真是受够了。”衬衫男子捋了捋分头,打理了一下头上的雪花,迈步前来,却并没有上讲台,而是随意的拽了一把椅子,一屁股坐了上去。

    杨春熙急忙站好,态度颇为恭敬:“夏老师。”

    “嗯。”衬衫男随意的摆了摆手,深深的叹了口气,“哎......”

    荣陶陶不由得啧啧称奇,斯华年和李烈都是名声在外的人,但是杨春熙与两人接触的时候,都是以同事的角度交流的,而对待这个男子,杨春熙却是显得尤为恭敬。

    夏老师......

    荣陶陶眉头微皱,眼前男子的形象,与网络资料上的图片无限融合。

    这是松魂四季·夏!?

    夏方然?

    松江魂武是真的下了血本,给少年班当代课老师的,统统都是威名赫赫的大神!

    夏方然身材中等,37、8岁的样子,面色不是很好看,看起来心情很不好。

    杨春熙询问道:“怎么了,夏老师?”

    “别提了。”夏方然“啧”了一声,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我带了几组大四的学生,在二墙之北起早贪黑、摸爬滚打了小半年。

    一个比一个不让我省心,一个比一个差!

    昨天晚上,最后一批大四学生因为配合失误,差点死在雪原,气得我心脏病都快犯了,我把他们统统留级了,延迟毕业,让他们滚回去重读大四。”

    荣陶陶三人组面面相觑,这个老师...看起来有点严厉。

    夏方然面色不善的看着三人,道:“本以为我能歇两天,学校突然通知我来再带一批学生,而且还是刚刚毕业的初中生!

    我真是受够了,生产队的驴也没有这么祸害的啊?”

    “呵呵。”杨春熙掩嘴窃笑,却是感受到了夏方然那不善的目光,她急忙忍住了笑,微微低下了头。

    这一副小女生的姿态,荣陶陶还是第一次见。

    杨春熙,不会是夏方然的学生吧?

    夏方然的确是被气的不轻,显然想要说什么,但可能顾虑到还有孩子在场,不想驳了杨春熙的面子,也就没有训斥杨春熙。

    他嘴里嘟嘟囔囔着:“不行,我得回去找老梅头问问,一天都不让我歇!

    我还真就不信了!这么大个松江魂武大学,一个老师都没有了?”

    夏方然越说越气,最后竟然站了起来,直接向门外走去。

    荣陶陶疑惑的眨了眨眼睛,啥意思?

    不教了?罢工?

    “诶!诶!老师!”杨春熙急急忙忙的追了出去,“这几个孩子只能你带,别人带不了!我向学校申请了三次,每次都被驳回了。”

    杨春熙的速度奇快,大长腿发挥出了百分百的实力,急忙追上去,一把拽住了夏方然的胳膊:“再说了,梅校长现在也不在学校。”

    “卧槽!惯的他!”夏方然面色愠怒,“他还有脸休假?”

    杨春熙急忙解释道:“不是不是,他在三墙呢,我去那边申请了三次了,前两次他还见我,最后一次连见都没见我......”

    “啊?”听到这句话,夏方然停下了脚步。

    她悄声道:“少年班可是松江魂武新办的大项目,准备了这么久,不容有失,所以学校才特意派您来的。这几个孩子天赋极强,而且......”

    说着,杨春熙对着荣陶陶的方向歪了歪头,小声道:“荣陶陶,那个女人的儿子。”

    “嗯?”夏方然微微挑眉,显然,学员的身份出乎了夏方然的意料。

    在整个华夏关外地区,“那个女人”可不是随随便便的指某一个人,也只有那“关外第一魂将”有这样的资格,被人们统一口径。

    夏方然明显愣了一下,道:“徐?”

    小半年都在二墙之外,尽心尽力带大学毕业生的夏方然,消息很是闭塞,对外面发生的一切都知之甚少。

    “对。”杨春熙连拉带拽,将夏方然拽回了教室,继续道,“而且松江魂武大学能拿得出手的、使用方天画戟的教师,就您一人。”

    成年人的世界,有些时候,就是要个台阶。

    而杨春熙给出来的已经不是台阶了,而是滑梯......

    夏方然这才仔细的打量起了这三个小家伙,也看到了荣陶陶脑袋顶上趴着的云云犬,道:“嗯,本命魂兽倒是稀有。”

    杨春熙急忙解释道:“荣陶陶在本次考核中拿到了第二名的成绩,是第二顺位挑选本命魂兽的。”

    言外之意,荣陶陶的稀有本命魂兽是自己争取来的。

    但这样的解释很苍白,毕竟,云巅·白云苍狗是荣陶陶的父亲,荣远山提供给学校的。

    “哈?排第一挑了什么本命魂兽?”夏方然好奇的询问道。

    杨春熙笑了笑,道:“第一名什么都没挑,在考核过程中,第一名遇到了一匹雪夜惊,双方同生共死、并许下了约定。。

    面对我们提供的本命魂兽,排名第一的学员没怎么挑,而是遵循了曾经与魂兽的约定。”

    “哦?不错!不错!”夏方然颇为赞赏,连连点头,示意了一下孙杏雨、李子毅两人,道,“他俩谁是第一名?”

    杨春熙面色尴尬,道:“第一名没在这个队,被斯年华带走了。”

    “嗯。”夏方然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只是迈步走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身体坐直,仰头看着来到面前的夏方然。

    哪成想,夏方然劈头盖脸就是一句话:“你为什么没拿第一?”

    荣陶陶:“我......”

    夏方然:“嗯?为什么?”

    荣陶陶:“呃......”

    夏方然:“拿上你的武器,去演武场!”

    “好,好的。”荣陶陶急忙起身,向教室外跑去,夏方然的两句灵魂拷问,问的荣陶陶头皮发麻!

    荣陶陶跌跌撞撞的跑出去后,夏方然走到了孙杏雨的面前,劈头盖脸又是一句:“你为什么没拿第一?”

    孙杏雨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小脸蛋上写满了疑惑。

    夏方然:“为什么?”

    孙杏雨瘪着嘴,低下了头,小声道:“对,对不起。”

    “一个半月,我教你一个半月,9月1号开学的时候,给我挑翻那个第一。”

    孙杏雨鼓足勇气,大声喊道:“是!”

    夏方然:“拿武器,去演武场!”

    孙杏雨急忙起身,小短腿扑腾着向外跑去。

    夏方然迈步向前,来到了李子毅的面前:“你为什么没拿第一?”

    李子毅当即起身,掉头就跑......

    夏方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