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40 事故
    夜晚时分,孙杏雨和李子毅夹风带雪、兴冲冲的返回了宿舍。

    尤其是孙杏雨,脸上那开心的笑容简直是抑制不住,怕是今晚做梦都能笑醒。

    看得出来,她特别喜欢自己的本命魂兽·雪夜惊。

    而当这对儿狗...金童玉女走进宿舍的时候,发现荣陶陶也没睡觉,他正穿着蓝白相间的棉睡衣,盘腿坐在下铺,和狗狗一起玩呢。

    “云云犬,快去!”荣陶陶手里拿着一个笔帽,扔向了宿舍中央的桌子。

    荣陶陶怀里的小奶狗,扑扇着两只云朵状的大耳朵,身体瞬间破碎成云雾,飘向了笔帽的方向。

    只不过由于实力不济,在半途中,云云犬不得不重新汇聚,变成了实体。

    但是云云犬显然找到了合适的方式,那两只云朵状的大耳朵,上下的扇动着,就像是两只小翅膀,还真的把它带着飞了起来。

    不出一秒钟,云云犬再次破碎成云雾,这一次,可算是落在了桌子上。

    只见云云犬的小嘴吊起了笔帽,扑扇着大耳朵,歪歪扭扭的向荣陶陶飞了过去。

    “哇!”孙杏雨看到这样的一幕,一颗少女心彻底扛不住了,快步上前,双手给云云犬托着小爪子,一路护送着小奶狗。

    然而孙杏雨的手不太老实,在护送过程中,她勾起了手指,轻轻挠了挠云云犬的小肚皮。

    云云犬当时就不乐意了,再次化身成云雾,卷着一个笔帽,飘回了荣陶陶的怀里。

    孙杏雨一脸的兴奋:“太可爱了叭!”

    “唔?”云云犬趴在荣陶陶的掌心中,歪了歪小脑袋,黑溜溜的眼珠看着孙杏雨,发现这个女孩又伸手探向自己,云云犬急忙破碎成雾,飘到了荣陶陶脑袋上汇聚成肉身,回到了自己的“狗窝”里。

    一旁,褪下大衣的李子毅,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这回可是名副其实了。”

    荣陶陶疑惑的看着李子毅,道:“啥?”

    “嘻嘻。”孙杏雨莞尔一笑,急忙转移话题,道,“淘淘,狗狗借我玩玩。”

    荣陶陶下意识的抬起眼睛,手在自己脑袋上摸了摸,抓住了小家伙,递给了孙杏雨:“你轻点,你们和本命魂兽相处的怎么样了?”

    孙杏雨小心翼翼的捧着云云犬,听到这样的询问,她好像是在炫耀似的,随着一阵阵魂力冲荡,她竟然直接将雪夜惊召唤了出来!

    很难想象,一个肩高两米五、头高三米开外的巨型生物,就这么突兀的出现在孙杏雨的身侧。

    雪夜惊一出现,就像是要把宿舍填满似的,它的体型实在是太大了。

    孙杏雨开心道:“我给它起名为‘踏雪’,它特别听话,对我可温柔了,又耐心又细心,我做错了它也不生气。”

    荣陶陶一手挡在脸前,忍受着扑面而来的阵阵寒气:“杏儿,快收了神通吧!”

    奶腿的,宿舍是百团关中为数不多温暖的地方,那浑身扩散着霜雪的雪夜惊刚一出现,宿舍里的温度便急剧下降。

    “奥奥,抱歉抱歉,你休息吧。”孙杏雨小手拍了拍雪夜惊的腹部,漆黑的大家伙终于消失了。

    刚进来的情侣无所谓,早早换了睡衣的荣陶陶可是吃不消,急忙把被子裹在了身上。

    看得出来,孙杏雨是真的喜欢云云犬。

    “嘤~嘤~”此时的她正皱着小鼻子,和云云犬的小鼻子触碰在一起,左右摇晃着脑袋,甚至还发出了逗小孩的鼻音。

    一旁,李子毅拿出了床底的洗漱用品,一边往外走,一边说道:“它叫什么?”

    荣陶陶:“云云犬。”

    李子毅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开门走了出去。

    荣陶陶挠了挠头,看向孙杏雨:“他那是什么表情?”

    孙杏雨撇了撇嘴,道:“不用理他,他给他的雪夜惊还起名黑龙驹呢,难听死了。

    后来我让他跟我一起取情侣名,那只雪夜惊就叫‘寻梅’了。

    踏雪寻梅,怎么样?是不是好有意境?”

    荣陶陶:???

    你就非得说后一句话?

    荣陶陶好气哦......

    他忍不住开口怼到:“寻梅?就是寻花呗?呵,我就知道他是个寻花问柳的人。”

    “诶!你这家伙!”孙杏雨转头看向了荣陶陶,对着他皱了皱小鼻子,一副不满的模样。

    “还我还我,我睡觉了。”荣陶陶把云云犬抢了回来,直接搂进了被窝里。

    以前“小手一揣,谁也不爱”的他,这回终于找到了一生的伴侣,荣陶陶当然要搂紧一点......

    ......

    第二天,清晨。

    三人组洗漱完毕,在一层餐厅吃过早餐,便背着书包来到了位于东街的石头房。

    一进门,其他几个学员早早就来了,而且同学们坐的位置也很特别,三人一列,第一列和第三列已经坐满了。

    中间留出来的第二列,明显是给荣陶陶三人的。

    座位也要按照小队来划分?

    荣陶陶和热情的焦腾达打了个招呼,迈步上前,却是发现小书桌的右上角,竟然有名字。

    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从后到前,三个座位,分别是李子毅、孙杏雨......

    奶腿的!

    荣陶陶心态炸了,自己的座位竟然在第一排!正中间!老师眼皮底下!

    哪个倒霉催的给排的座?

    这日子还怎么过?

    嗯...不过整个教室里,满打满算才9个学生,坐哪好像都差不多?

    不断自我安慰的荣陶陶,拎着书包不情不愿的坐了下来,左右看了看。

    他看到了左侧座位上,正拿着书籍、安静阅读的乖乖女樊梨花,也看到了右边放空大脑、不知道在想什么的陆芒。

    “都到齐了?”教室门打开,杨春熙穿着一件长款的灰色针织衫走了进来,长发披肩,脸上还带着明媚的笑容,散发着该死的魅力。

    她走到了讲台上,伸手示意了一下教室周围、墙上悬挂的金色灯笼,道:“给你们个任务,谁率先学会魂技·莹灯纸笼,谁就当魂班的班长。”

    学生们纷纷仰头,观瞧着四面摆放、悬挂着的纸灯笼。

    它的构造很像是孔明灯,一层薄纸的包裹之中,里面有星星点点的莹芒不断闪烁着。

    樊梨花微微皱眉,道:“老师,莹灯纸笼可是白灯纸笼的进阶型魂技。”

    “嗯。”杨春熙笑着点了点头,道,“我知道难度很大,但你们是天才,不是么?

    对你们的要求,就该比其他学生更高。”

    闻言,樊梨花乖巧的点了点头。

    杨春熙满意的笑了笑,道:“我是你们的文化课教师,你们书包里的所有教材、所有科目,都是我教。一会儿,会有实践课教师来这里领......”

    杨春熙话音未落,门口就响起了敲门声。

    杨春熙开口道:“进!”

    教室门打开,一个身材高挑、穿着白色练功服的女人走了进来。

    她嘴角含笑,目光打量着房中的众人,迈开长腿,走向了讲台。

    荣陶陶坐在第一排正中间,右后方,传来了焦腾达欣喜的声音:“格老子滴,赚了赚了,这是松魂四礼·糖呀!

    百大名师,排名第87位!”

    荣陶陶好奇的看向了焦腾达,道:“什么排名?”

    焦腾达探前了身子,兴奋的小声说道:“华夏院校教师排名,她位列87把交椅。”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道:“怎么才87?”

    这回轮到焦腾达一脸懵逼了。

    才?

    什么叫“才”87?

    华夏有多少学校你知道吗?又有多少名师你知道吗?

    荣陶陶转过头,好奇的“太极老大爷”斯华年走上讲台。

    而斯华年那一双美眸,也看向了荣陶陶,确切的说,是荣陶陶脑袋顶上的云云犬。

    杨春熙笑着对斯华年点了点头,道:“一会儿把书本放在教室就可以,今天白天是实践课,晚上7点上文化课。”

    说着,杨春熙向后退开一步,道:“斯教,领人吧。”

    站在讲台上的斯华年,低头看着荣陶陶,那一双带着笑意的眼睛,看的荣陶陶头皮发麻,他急忙低下了头,心中忍不住嘀嘀咕咕着:好家伙,这气场......

    “樊梨花。”斯华年终于放过了荣陶陶,转眼看向了1排1座的乖巧女孩。

    “到。”樊梨花的声音软软糯糯的,急忙站了起来。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看向了樊梨花后方,道,“石楼、石兰。”

    “到!”

    “到!”姐妹俩的声音铿锵有力,急忙站了起来,那身高和气场跟樊梨花一对比,真就是大学生VS小学生......画风很是奇特。

    “你们三个,1分钟内,选好兵器,百团关北门集合。”

    话音刚落,石家姐妹面色一变。

    1分钟?而且还是北门?

    三人组匆匆忙忙的转身向教室外跑去,也顾不得精挑细选,在门口的兵器架上,拿了自己惯用的武器,急急忙忙的出了门。

    “唏律律~”

    “唏律律......”

    门外,也响起了雪夜惊的嘶鸣声,显然,三人组不得不用这种方式赶路了。

    “回见。”斯华年笑着对杨春熙点了点头,背着手,真像是练太极老大爷,优哉游哉的走了出去。

    当她走下讲台,路过荣陶陶的身后,一道故意伪装出来的轻柔嗓音,传入了荣陶陶的耳朵:“算你逃过这一劫,好好祈祷吧,以后可千万别落我手里。”

    荣陶陶缩了缩脖子,没敢搭茬。

    杨春熙笑了笑,无奈的摇了摇头,目送着斯华年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她走后,荣陶陶顿时松了口气。

    万幸!

    自己的实践课教师不是这个斯华年,要不然还不得被她玩死?

    如果再给荣陶陶一次机会,

    他保证,一定不去验证她穿没穿秋裤了!!!

    焦腾达好奇的探过身来,小声询问道:“怎么?有故事?”

    荣陶陶的笑容有些勉强,哭的心都有了,开口道:“不,不是故事,是事故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