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9 云云犬?
    看到那匹雪夜惊自愿跟上去,杨春熙也就不再插手,转头看向其他几个未选择魂兽的学员,开口道:“焦腾达。”

    周围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干扰到焦腾达,老师下令的那一刻,他径直走向一匹雪夜惊。

    自从看到这20只魂兽之后,焦腾达的眼睛就没从这匹雪夜惊上移开过。

    万幸,没有人挑选它。

    万幸,这匹雪夜惊感受到了焦腾达的注视之后,也一直在看着他。

    杨春熙:“石楼。”

    “嘘~”石楼纤长的手指抵在舌底,对着那匹有点脾气、明显与众不同的雪夜惊吹了个响哨。

    “哒...哒...哒......”

    雪夜惊似乎有些躁动,马蹄不断的踩踏着雪地,作为一匹马状魂兽,竟然发出了肉食动物捕猎时候的危险声音:“噜......”

    “一起?”石楼目光炽热,看着那匹雪夜惊。

    而那匹雪夜惊,在众人的注视下,自顾自的走向了石楼。

    ......

    魂班的九名少年,除了没有选择魂兽的徐太平,以及选择了白云苍狗的荣陶陶之外,其他所有人,都选择了异色·雪夜惊。

    在士兵的组织下,众人赶往城池东南角的马场,一方面是看护学生们吸收本命魂兽,另一方面,也要教导学生们该如何与魂兽相处。

    学生们都选择了雪夜惊,教导的难度大幅度降低,只需要讲雪夜惊的习性就可以了,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以后相处的时候要注意什么。

    非常有趣的是,樊梨花那匹普通的雪夜惊,反而成为了“异色”。

    如果把樊梨花放在雪境大地中,她的雪夜惊就是最普通、最常见的。

    但是放在魂班里,樊梨花那通体雪白的雪夜惊,反而成为了稀有生物。

    众人跟随着士兵离去了,荣陶陶和徐太平却在杨春熙的带领下,走回了教室。

    只是,在开门进入教室之前,徐太平看着门边站军姿的陆芒,开口道:“你差点跌入深渊。”

    陆芒根本没有任何反应,目不斜视,只是静静地望着眼前的古代城池。

    事实上,陆芒没有挑衅的意思,年少的他,也的确在不恰当的时候说出了不该说的话。

    他只是......比在场的所有人,更加迫切的渴望实力。

    荣陶陶曾对他说过:“我们千辛万苦、几经辗转来到这茫茫雪原,不是为了来被淘汰的。”

    这句话,陆芒很认可。

    他横跨了半个华夏,来到这冰天雪地,不是为了来屈居人下的。

    看到陆芒没有任何反应,徐太平便走进了石屋内。

    荣陶陶明显感觉到了怀中白云苍狗的不同。

    虽然这个小家伙不怎么畏惧风雪,但是它显然更喜欢温暖。

    自从进了屋之后,白云苍狗明显活泼了不少,在荣陶陶的怀中探头探脑的,黑溜溜的小眼睛四处张望着。

    徐太平看着走上讲台的杨春熙,开口道:“如果你同意我俩融合,早晚有一天,我会让陆芒成为一头人型魂兽。”

    杨春熙还没等说话,荣陶陶率先开口了,道:“差不多得了昂!注意态度,怎么跟我嫂子说话呢?”

    徐太平面色阴沉,猛地转头看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没啥事,倒是他怀中的白云苍狗吓得不轻,一直是实体的它,突然再次破碎成云雾了。

    看到这样的一幕,徐太平张了张嘴,但却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转过了头,避免再吓到那小家伙。

    荣陶陶好一阵安抚,胆小的白云苍狗这才稳定了下来,它蜷缩在荣陶陶的怀中,“呜呜”的叫着。

    杨春熙开口道:“今天没有授课内容,明早八点半,在这里集合,到时候会有教师来带你们。”

    说着,杨春熙从讲台下方拿出了两个书包:“上来领你们的学习用品。”

    “杨教,能不能把我存放在演武馆更衣室里的私人物品拿过来呀?”荣陶陶走上前去,开口询问道。

    私人物品?

    有啥?除了衣服就是手机呗?

    杨春熙双指叠起,轻轻弹了一下荣陶陶的脑门:“这里是军营,你们不允许使用手机,等开学后,回学校再说吧。”

    “行吧。”荣陶陶咧了咧嘴,拎着书包走了下来,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荣陶陶迫不及待的打开了书包,里面有一些书本,文具也是配置齐全。

    《雪境魂兽大全》、《语文》、《基础雪境魂技的理解与应用》、《本命魂兽的一生》、《近现代史(魂武篇)》、《俄语基础入门》......

    荣陶陶:???

    其他的荣陶陶都能理解,但是这《俄语基础入门》是什么意思?

    我当一个魂武学员,还得会俄语?

    一旁,传来了杨春熙的话语声:“雪境旋涡就开在龙河之上,雪境魂武者的修行地点距离俄联邦很近。

    近些年来,由于雪境大肆产生暴风雪的缘故,我们与龙河对面的俄联邦已经是某种形式上的命运共同体,交流合作已经是常态。

    而且,你身为松江魂武大学的少年班学员,要摆正心态,要对自己的要求更高,假如你这辈子都用不到这门语言,那就权当是提高自己学习语言的能力了。”

    “奥......”荣陶陶抬起头,不知何时,杨春熙已经站在他的桌前了,可能是荣陶陶拿着《俄语基础入门》看了太久,被杨春熙发现了吧。

    看着荣陶陶那乖巧的小模样,杨春熙实在是忍不住,再次伸出手,揉了揉他那一脑袋天然卷。

    呀~舒服了~

    她继续开口说道:“大疆魂武那边,由于临近中亚,俄语也是必修课,而且大疆魂武学生要学的小语种更多。”

    “嗯嗯......”荣陶陶点了点头,询问道,“别说文化课了,你跟我说说,这只小狗喜欢吃什么呀?我没手机,也查不了资料。”

    杨春熙伸出了手,摊平手掌。

    “唔?”白云苍狗好奇的歪了歪脑袋,努力的伸长脖子,嗅了嗅杨春熙的指尖。

    下一刻,唰......

    白云苍狗突然破碎成云雾,一丝丝肉眼可见的雾气飘散了出去,在杨春熙的掌心中迅速汇聚,再次变成了肉身。

    荣陶陶:???

    这就叛变了?

    好家伙,我刚把你吸收为本命魂兽,你这说走就走?

    小姐姐的手比我的嫩呗?

    杨春熙伸出一根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小奶狗的脑袋,道:“本命魂兽以魂力为食,不需要真正的食物,所以你不用担心,只要你的体内有魂力,它就不会饿。

    但是等你回校之后,可以尝试着去超市买一些零食,看看它喜欢什么。

    虽然它可以用特殊的魂技改变形态,但是你看......”

    说着,杨春熙手指捏住了小奶狗的舌头,轻轻的向外一拽。

    杨春熙:“在身体正常的状态下,它是可以进食的,找到它喜欢的食物,也可以培养你们俩的感情。”

    “诶,别给我拽坏了。”荣陶陶这个心疼呦,急忙从杨春熙手里抢回了小奶狗,拨了拨它因为害怕而不敢收回去的粉嫩小舌,一脸不满的看着杨春熙。

    “呵呵。”杨春熙哑然失笑,开口道,“有了本命魂兽,你吸收魂力、修习魂法的速度会极大幅度的提高,怕它饿到的话,现在你就可以吸收魂力了。”

    荣陶陶:“奥,需要把它收回身体里么?”

    “不。”杨春熙摇了摇头,解释道,“它已经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不过...这个家伙虽然胆小,但是好奇心看起来很重,不愿意回到你的身体里。

    一般的本命魂兽在有了主人之后,更愿意待在人类的身体中,对于魂兽来说,魂武者的身体就像是家,它们会有一种归属感。”

    “无所谓,想在外面就在外面。”荣陶陶笑呵呵的看着白云苍狗,“它开心就行,只不过......”

    杨春熙:“怎么?”

    荣陶陶挠了挠头:“我以后只能用一只手了,另外一只手得抱着它。”

    “这还不简单。”杨春熙俯下身,一手拎起了小奶狗,直接放在了荣陶陶那一头天然卷儿上。

    荣陶陶保持脑袋不动,抬起眼睛,努力向上看去。

    小家伙扒着荣陶陶的头顶,低头向下望来......

    可惜了,

    双方都看了个寂寞,谁也没看着谁。

    “嗯,不错不错。”杨春熙满意的点了点头,荣陶陶这一头天然卷儿,不就是现成的狗窝么?

    本就巴掌大的小奶狗,在荣陶陶的脑袋上自转了两圈,似乎很满意这里的舒适度,它摇晃着层层云朵状的小尾巴,自顾自的趴伏了下来。

    这样的一幕的确很治愈人心,杨春熙也忘了刚才在教室外发生的不愉快,笑着说道:“加油吧,随着你们俩的契合度越来越高,随着它的实力越来越强,你就可以使用它的魂技了。”

    “哦?”荣陶陶眼前一亮,道,“我也可以化身为云雾,千变万化么?”

    一旁,传来了徐太平的冷笑声:“呵呵,十年后吧。”

    杨春熙:“不一定非的是千变万化,你们俩现在已经是一个整体了。在你的帮助下,白云苍狗的潜力有了极大的提升。

    未来,白云苍狗的魂技,不一定会进化成什么样呢。

    嗯...华夏很少有拿白云苍狗作为本命魂兽的魂武者,毕竟这小家伙太过稀有,太难捕捉了。

    我这两天就帮你问问,看看能不能找到你的前辈。”

    哦呦?狗狗很难捕捉吗?

    杨春熙竟然都不知道有谁的本命魂兽是白云苍狗?那这个小家伙得多稀有啊?

    哇,爸爸,是我错怪宁了呢!

    荣陶陶心中一喜,道:“好嘞~”

    杨春熙:“给它起个名吧,这也是增进感情的方法之一。”

    荣陶陶苦思半晌,看着杨春熙,试探道:“云云犬?”

    杨春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