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6 晋4星!
    徐太平一手打掉了荣陶陶架在肩膀的手肘,黑着一张脸走了出去。

    而荣陶陶却是身体一僵!

    因为在徐太平那苍白的手掌,不小心碰到了荣陶陶的手。

    就在两人肌肤接触的一刹那,荣陶陶的脑海中,竟然浮现出了一堆信息!

    “发现魂兽:雪境·冰魂引(普通级,潜力值:6颗星)。

    魂珠魂技:

    1,雪感:通过魂力在体内走出特殊的路线,刺激头部,发散出特殊的精神能力,连接目标,与对方进行心灵交流。(普通级,潜力值:6颗星)

    是否吸收为本命魂兽?”

    荣陶陶:???

    我的天,潜力值6颗星?已经赶上我了?

    1普通,2优良,3精英,4大师,5王者,6传说,7史诗,8神话。

    徐太平成年之后,他的终极形态竟然是个传说级的魂兽?

    不,不对,这还不是他的终极形态。

    随着他的身体进一步成长,他的潜力值上限会不会再次增加?

    内视魂图给出的信息,仅仅是徐太平纸面上的实力。

    荣陶陶很清楚,徐太平能学习雪境之心、以及其他雪境魂技。

    冰魂引与其他雪境魂兽最大的区别,是智慧,是潜力,更是可怕的学习能力!

    此时的徐太平显然还是成长时期,还处于最低段位的普通级,就已经能淘汰那么多同龄人类学员了。

    再给他几年,怕不是要上天?

    那些觉醒了1魂槽、2魂槽的学生们,就该找徐太平这种神级魂兽,提高自身的潜力啊......

    要不我就勉为其难,收了他当本命魂兽?

    哎...可惜了,徐太平不是一个美丽的冰魂引小姐姐,否则的话,荣陶陶高低追出去要个微信。

    “考核通过!加入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魂班,奖励潜力值1点。目前可用潜力值:1。”

    正当荣陶陶琢磨着要不要去找徐太平要个微信的时候,脑海中,又传来了一则信息。

    荣陶陶一直处于错愕状态,前面的人都走光了,而荣陶陶还傻傻的站在门口。

    杨春熙发现了荣陶陶不对劲儿,开口道:“淘淘,怎么了?”

    “啊...啊!没事没事!”荣陶陶急忙回过神来,心中却是大喜过望!

    原来潜力值是这么获得的。

    成功考入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就有潜力值奖励,按照这种奖励方式......

    要不我退学?然后再考?

    尝试着跟内视魂图卡卡BUG?

    呃......

    玩笑归玩笑,考入顶级魂武大学的少年班,荣陶陶当然不可能冒着傻气去赌骚操作,即便是嫂子大人再怎么惯着他,学校也不可能惯着他。

    荣陶陶一边向外走,一边打开了自己的内视魂图。

    “人物:荣陶陶。

    本命魂兽:无。

    一、魂力:魂卒·初期(潜力值:6颗星)

    二、魂法:雪境之心·一星初阶(潜力值:6颗星)

    三、魂技:无。

    四、武艺:

    1、徒手格斗,二星高阶(潜力值:4颗星)

    2、方天戟精通,三星·已满(潜力值:3颗星)。

    五、可用潜力值:1。”

    这还用想?

    荣陶陶尝试着用意识,选择1点可用潜力值,加在了“方天戟精通”上面。

    成了!

    内视魂图上立刻变成了“方天戟精通,三星巅峰(潜力值:4颗星)。”

    嗯?

    好像感觉哪里不对。

    三星·已满,应该是比三星·巅峰的更高层次。

    我怎么提高了潜力值上限,反而把我的即战力给降低了?

    荣陶陶百思不得其解,转身返回了石屋。

    杨春熙正在和教师们探讨着什么,发现刚出去的荣陶陶又折返了回来,早就发现荣陶陶异样的她,急忙问道:“到底怎么了?淘淘?哪里不舒服么?”

    “不,不是,我拿我的方天画戟。”荣陶陶急忙说道。

    杨春熙笑着询问道:“你还不够累?”

    荣陶陶的脑袋摇成了拨浪鼓:“不行,离开它一分一秒,我都受不了。”

    杨春熙:“......”

    那你还找什么女朋友啊?

    跟你的方天画戟过一辈子去呗?

    荣陶陶顺手拿起了靠在墙边的方天画戟,一地的包都没心思舔,拎着方天画戟向外走去。

    “晋级!方天戟精通,四星初阶(潜力值:4颗星)。”

    “呃?”荣陶陶眨了眨眼睛,差点被内视魂图给玩坏了......

    这就...成了?

    爽快!

    真·摸一下就晋级嗷~

    在同龄人中,应该没有谁,武艺能达到4星的标准了吧?

    ......

    “一不叫你忧来呀~二不叫你愁~”

    在雪燃军士兵的带领下,荣陶陶哼着小曲儿,满脸的开心,走进一幢石质建筑。

    这潜力点加的,荣陶陶的确是不忧不愁了,舒服得很呀~

    眼前的宿舍楼,并不是给士兵们住的,看起来像是接待社会历练者的。

    当荣陶陶进来的时候,在门口也看到了一些装扮随意的社会人士。估计也是因为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所以这些人统统都被招了回来。

    他们不仅被召了回来,看他们的意思,似乎是还不让在此地逗留,估计是都要被清理出百团关。

    当然,这一切跟荣陶陶都没什么关系,他上了好几层楼,直至士兵将荣陶陶带到房间门前,荣陶陶盯着门上的门牌号好一阵,这才推开了404的大门。

    这里是一个八人间,显然和松江魂武大学的宿舍条件没法比。

    这宿舍的床铺是上下床的那种,房间内的装潢也很简单,床铺分列两侧,中间有一张大桌子。

    大门正对面的是一面窗户,窗户右侧是洗漱台,出乎荣陶陶的意料,左侧竟然有个独立的卫浴间。

    当他走进来的时候,李子毅正在铺床,而那独立的卫浴间里面,还传来了花洒的声音。

    想来,应该是孙杏雨在洗澡。

    不愧是404,果然没有让荣陶陶失望......

    “以后咱俩去外面的公共卫生间,屋里的独立卫浴间留给杏雨。”李子毅一边铺着床,头也不抬的说道。

    “啊,行。”荣陶陶直接答应了李子毅的提议,毕竟孙杏雨是女孩,让她方便一些也没什么。

    不过...如果每个寝室都是八人床铺的话,那魂班的九名学员,4男1兽一寝,4女一寝不是很好么?

    分小组住寝的话,是不是意味着小队成员的身份已经绑定了呢?

    荣陶陶一边想着,一边看了看床铺。

    李子毅正在房间内侧的上铺铺床,下铺已经铺好了,显然,小两口已经预定了床位。

    荣陶陶当然没有和他们住对面的打算,他直接选了个斜对角,距离这对儿狗男女最远的床铺,一屁股坐在了木板上。

    李子毅开口道:“床下有配发的沐浴、洗漱用品,出门左拐,公共卫生间旁边就是浴室。”

    荣陶陶看着居家好男人李子毅,忍不住哼了一声,道:“催什么催,我歇会儿。”

    说话间,卫浴间的花洒声音没了,几分钟后,孙杏雨穿着又宽又大的蓝色棉睡衣走了出来。

    显然,这睡衣显然也是宿舍给配置的,蓝白相间,像病号服似的,孙杏雨那小短腿根本撑不起来这大号睡衣。

    不过孙杏雨小脸红扑扑的,倒是没有半点生病的意思。

    “脏死啦,赶紧去洗澡去。”孙杏雨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短发,对着荣陶陶皱了皱鼻子。

    “我真的是......”荣陶陶一脸的难受,弯下腰,抽出床底下的洗脸盆就往外走。

    他走后,孙杏雨和李子毅对视了一眼,忍不住笑出声来:“还行,比想象中的要听话哦。”

    李子毅一脸认真的给孙杏雨铺床,抹平褶皱,一边说道:“而且他不会随处大小便,晚上也不会乱叫。”

    孙杏雨:“......”

    李子毅终于铺好了床,翻身而下:“关键是他还不掉毛。”

    “你啊。”孙杏雨踹了李子毅一脚,“以后注意点,别说出去,别把他惹急了。”

    “哼。”李子毅抽出了床底的洗脸盆,道,“我怕他?”

    孙杏雨撇了撇嘴,看着嘴硬的李子毅,道:“揍了你三年,你是真的挨揍没够......”

    李子毅面色一窘,端着洗脸盆走了出去:“你快睡吧,我马上回来。”

    练武人的事儿,怎么能叫挨揍呢?

    “诶?你衣服都没换,就给我铺床......”

    李子毅回手带上了门:“洗过手了。”

    “哦。”孙杏雨爬上了上铺,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李子毅知道她爱睡软的,借用了其他没人的床铺好几个床垫。

    “唔......”孙杏雨舒舒服服的抻了抻小胳膊小腿,抱着李子毅特意多给她配的一个枕头,悄声嘀咕道,“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样的本命魂兽呢?”

    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疲惫的孙杏雨渐渐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过了多久,睡梦中的她,听到了某个人走进了寝室,那人显然心情极佳,嘴里还哼着小曲儿:“一不叫你忧来呀~二不叫你愁......”

    孙杏雨翻了个身,小短腿骑着被子,迷迷糊糊的嘟囔着,似乎是梦话:“淘淘别吵,别人都睡觉了,住宅里不让养...养...唔......城管会把你抓走的...抓......”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仰头看着孙杏雨的床铺,一脸的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