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3 认与不认
    让荣陶陶万万没想到的是,狂风暴雪一旦刮起来,仿佛无休止似的。

    这似乎是在给这群新生一个下马威,让他们清楚地知晓,雪境之地,不是你们随随便便就能来的,哪怕是一墙之外,生存下来也并不容易。

    极端恶劣的天气,打乱了荣陶陶和焦腾达的所有计划。

    包括石楼石兰姐妹俩,也都被困在了这洞窟之中。

    没办法,众人也只能在洞窟中休息,没有人愿意和自己的生命开玩笑,更何况,在外面的茫茫风雪中,还藏着一个虎视眈眈的徐太平。

    当然,荣陶陶也趁着机会,尝试着与两条大腿打好关系。

    石兰对待荣陶陶的态度依旧很好,而姐姐石楼,自从凌晨时分接荣陶陶回来之后,她的态度也改变了不少,起码不再绷着一张脸了。

    心中的戒备可能尚未消散,但对于荣陶陶这样的武者,姐姐石楼似乎是很欣赏,毕竟凌晨时分,荣陶陶的所作所为她都看在眼里。

    而且,荣陶陶能从茫茫一片风雪中,安然无恙的回来,这也足够证明荣陶陶的实力。

    如果说那天在演武场上,荣陶陶敢与斯华年对阵,表现出的是勇气的话,那么今天,他则是展现出来了真正的实力。

    直至夜晚时分,让所有人意想不到的情况发生了。

    洞窟中休息的士兵们,似乎是通过隐形耳机,接到了什么命令,他们纷纷站了起来,吓得洞窟中的学员们连大气都不敢喘,纷纷好奇的看着士兵们。

    “任务有变,松江魂武大学原定考核七天的任务目标,缩短为3天。”一个士兵开口说着,顺势低头看了看表,道,“再过1个小时就是24点,安全存货这最后1小时,我们将护送你们回去。”

    荣陶陶等人顿时有点懵。

    而焦腾达、石楼石兰姐妹俩,听到这样的话语,面色顿时变了。

    如果说荣陶陶团队有足够的成绩,进入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的话,那么他们三个人,在过去的三天时间里,似乎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成绩!?

    “考核时间缩短了一大半?为什么呀?”妹妹石兰心急口快,急忙询问道。

    士兵想了想,开口说道:“雪境之地的天气反复无常,经过校方和军方的专业人士推断,这场暴风雪,只会越来越强。

    学员们的生命安全是第一位的,所以临时做出此项决定。”

    说着,士兵看向了荣陶陶,道:“即便是放任你们在这种危险的环境中考核,你们应该也会和今天一样,只能待在这洞窟之中,无法行动。”

    荣陶陶:“......”

    话是这样说,但你为啥看着我说?

    连你都看出来,我是这支团队的领袖了么?

    嗯......

    荣陶陶抓了抓自己的天然卷,看起来,我的气质还不错?

    焦腾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有些无奈的妹妹石兰,开口安慰道:“天灾人祸,的确是没办法。

    这种级别的暴风雪,会将很多魂兽送到地球中,即便是我们在一墙,北面还有两道墙阻拦,但也可能会有一些强大的魂兽混进这里。

    我们连本命魂兽都没有,更别提面对那些生物了。”

    “哼,那个徐太平不也是高品质魂兽么?小卷卷能杀得他丢盔卸甲,我也能!”石兰瘪着小嘴,不满的说道。

    荣陶陶急忙开口说道:“那个徐太平的确是高品质魂兽,但冰魂引一族和人类差不多,有着相当漫长的发展阶段。

    他还是少年期,虽然品质上限极高,但是目前级别却很低,而且他的专属魂技还不是进攻型魂技......”

    “诶?你这是在维护徐太平?”石兰愣了一下,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荣陶陶,好半晌,她突然笑出声来,“嘻嘻,你俩不会是打出感情了吧?”

    荣陶陶挠了挠头,却是转头看向了孙杏雨,道:“快,你俩能成为好闺蜜。”

    孙杏雨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怎么?”

    荣陶陶:“你们俩的心中都燃烧着熊熊的八卦之火!”

    团队中的众人吵吵闹闹,而一直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陆芒,却是深深的松了口气。

    这个时候结束考核,仅对于陆芒来说,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陆芒是伤员,拖着一条伤腿,行动不便,而且在原本的团队计划中,他们是要出去狩猎的,陆芒要么看家,要么就是跟出去拖后腿,而且必须要其他人保护。

    所以士兵带来的消息,真的是救了陆芒了,谁知道受人保护、拖团队后腿会不会给扣分?

    相比之下,焦腾达倒是想开了。

    融入到了吵吵闹闹的氛围之中,估计焦腾达也是想明白了,他这三天可谓是毫无建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大神团队,正准备好好的施展拳脚,但考核却是戛然而止。

    焦腾达想的很明白,自己估计是考不上了,行吧,就当来增加生活阅历了。

    讲道理,这雪原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的确很危险!

    没心没肺的妹妹石兰,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现,但是姐姐石楼,却是无奈的很,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哎......”

    这一声叹息,让气氛热烈的洞窟,迅速安静了下来。

    荣陶陶知晓,石家姐妹的能力是毋庸置疑的,奈何人生不如意事常八九,这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风雪,很可能会影响她一生的命运。

    坐在地上的焦腾达,身子微微后仰,双手撑着后方的地面,似乎是不经意间的动作,轻轻按了一下荣陶陶的军靴。

    “嗯?”荣陶陶歪头看向焦腾达。

    却发现焦腾达对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了一下角落里堆积着的物资。

    荣陶陶微微皱眉,联想到此时低头叹息的石楼,他立刻明白了焦腾达的意思。

    姐妹俩空有一身本事,奈何天公不作美。

    在仅剩的一个小时内,在不可能出去屠戮魂兽的前提之下,如果姐妹俩想要进入松江魂武少年班,留给她们俩的唯一途径,就是“杀人越货”了!

    角落里堆积如山的物资,很可能都是“分”。

    “诶呀,姐!振作起来,你看你唉声叹气的怂样子,大不了我们三年后再来雪境嘛。”妹妹石兰挪了挪屁股,蹭到了姐姐身旁。

    石兰伸手揽住了石楼的肩膀,继续道:“再说了,进少年班有什么好,连高中生联赛都参加不了。咱们少了多少荣誉?奖金?魂珠?

    等三年后,咱俩拿着全国冠军再来参加松江魂武,他们保准儿会收咱们哒!

    你看今年高中生联赛的参赛学员们,哪怕是连决赛圈都没进的,都有一堆堆的高校抢呢。”

    “呵呵。”石楼哑然失笑,脑袋轻轻撞了撞妹妹石兰的侧脸,几乎是在瞬间便退去了那颓然的模样,反而变得潇洒得很,“行,那咱俩就再等三年,拿冠军奖杯当敲门砖。”

    闻言,荣陶陶眼前一亮。

    妹砸,有着一股子豪情壮志,真是不得了!

    焦腾达却只是默默的向后退开,背脊靠着墙壁,静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他自认为已经是仁至义尽了,虽然刚刚加入团队,但是该说的该做的、该提醒的,他都做到了,剩下的一个小时,无论发生什么,他只是不想遭殃。

    “不过走之前,咱俩是不是得把心愿了结一下?”石兰话锋一转,那一双狭长的美目,看向了荣陶陶。

    一双英气的剑眉之下,是那跃跃欲试的眼神。

    孙杏雨和李子毅纷纷面色一僵,而荣陶陶......

    他只是伸手探后,抓住了靠在墙上的方天画戟,有了焦腾达之前的提醒,荣陶陶显然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

    “现在就算了,还是等回去之后吧。”姐姐石楼笑了笑,看向了荣陶陶,“明后天,演武场,咱们约个时间。我和兰兰在这里再待两天,这么远跑到雪境之地,也得逛逛这松魂小镇。”

    对于成绩取之有道,更是没有半点歪心思!

    大气!胸襟!

    荣陶陶万万没想到,有一天,他会将这样的形容词按在一个女孩的头上。

    都是15、6的孩子,都是天赋爆炸的学员,哪个不是心高气傲?哪个又甘愿屈居人下?

    尽管荣陶陶团队之前收留了他们,但是见利忘义的人还少么?

    “我不好,你也别想好”这类人,又何其多?

    郑天鹏团队一伙人想鸠占鹊巢,孙杏雨的室友周婷吃里扒外,短短的几天时间里,荣陶陶经历了太多太多了。

    而在最后的节骨眼上,一堆堆的分数就堆在墙角,毫无疑问,这关系到洞窟中学员未来的命运。姐妹俩还有最后一搏的机会!

    面对此等诱惑,石家姐妹给出的态度,的确是没得挑。

    似乎是因为考核将至,石楼放下了心中的戒备,整个人也“活”了过来,恢复了本性。

    她摘下了乳白色的棉帽,伸手理了理凌乱的短发,狭长的双目中不再是充满戒备的冰冷,换上了那熊熊燃烧的战斗欲:“约定后天早上,我们演武场见,意下如何?”

    荣陶陶松开了方天画戟的戟杆,双指叠起,“啪”的一声,弹了一下戟杆:“我练的可是方天画戟。”

    石楼和石兰的动作出奇的一致,甚至连反应都一模一样,均是微微挑眉,嘴角微扬:“哦?”

    荣陶陶咧嘴笑了笑:“我荣陶陶这辈子,只认父,不认输。”

    石楼·石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