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2 站起来了!
    “叮!”

    一声脆响!

    徐太平手执长剑,努力向上挑开眼前刺来的长戟,与此同时,他的身子一矮,一头扎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却是猛地抬脚,踹向了方天画戟的戟杆!

    原来,荣陶陶那方天画戟的戟尖被挑上去的时候,杆部自然而然的就向下转了。

    荣陶陶单手握住戟杆的中心点,顺着这股戟杆向下的力道,直接一脚踹在了戟杆上,甚至给它的旋转加了一把力!

    精巧,精妙!

    如此短的时间内,做出此等反应,完全不逊色于当初荣陶陶与斯华年比试时候的四两拨千斤!

    这得是多少次千锤百炼之下,才能存在的肌肉记忆?

    徐太平面色一怔,肩膀撞向前的他,被这长杆抽打的结结实实!

    但是荣陶陶那巨大的力道,却是被徐太平肩膀处包裹的丝丝魂力给抵消了。

    徐太平能在茫茫风雪中狩猎、在皑皑积雪之下隐藏自己,并不是因为他的魂法·雪境之心有多么高级,也不是他的魂力有多么充沛,而是因为他“雪境魂兽”的身份,

    作为魂兽的徐太平,在少年时期,身子骨相比于其他雪境魂兽更加脆弱,但毫无疑问的是,在魂力的层面,徐太平要比荣陶陶更强。

    戟杆化作长棍,重重抽打在徐太平的肩膀上时,徐太平几乎被定格在了雪中。

    也正是在这一刻,荣陶陶知道,必须以巧破力。

    万幸,徐太平不是斯华年,在斯华年绝对的力量面前,荣陶陶即便是有万般技巧,也抵不过“忘忧草”的一记脑瓜崩。

    看着眼前被打没了冲势的徐太平,荣陶陶再次借着戟杆被弹飞回来的力道,顺势而为,戟尖在风雪中画了一个半圆,重重砸了下来!

    下一刻,荣陶陶的面色却是凝重了起来。

    徐太平...并不打算硬抗了。

    而且,徐太平有着其他考核学员没有的优势,他在厚厚的积雪中,如履平地!

    与荣陶陶不同,徐太平的半截小腿并没有被积雪掩盖,他不仅脚踩在积雪之上,而且闪躲的速度也是极快。

    只见徐太平肩膀猛地一歪,井字形的战戟擦着他的身侧,重重砸在了雪地之中,一片雪花四溅......

    “死!”徐太平面目狰狞,闪躲的一瞬间,却是长剑横砍,直接抹向了荣陶陶的脖子!

    “呵呵。”荣陶陶猛地一弯腰,手执长戟,在地上画出了一个美妙的弧线,井字形战戟的侧面亮起,锋利的月牙利刃扫向了徐太平的小腿!

    戟尖所过之处,一片雪花飞舞......

    如果这不是一场生死战,这样的画面,该是有多美。

    同一时间,在茫茫风雪之中,隐隐传来了一道女性的嗓音:“荣陶陶?”

    鬼哭狼嚎般的凛冽寒风中,那女声若隐若现,荣陶陶只能判断对方大概的方位,但却根本看不到人影。

    一听到这声音,徐太平眼中的红芒更盛!

    他有着其他考核学员无法媲美的灵活性,在这厚厚的雪地中,竟然轻盈的跃起,躲过了荣陶陶扫来的方天画戟。

    护目镜后,荣陶陶眼眸炽热,怒声喊道:“要的就是你跳!”

    这一道声音,不仅是战吼,也是在回应风雪中的那道女性嗓音。

    由于徐太平之前手执长剑,竭尽全力横抹荣陶陶脖子的动作挥空,导致了此时徐太平跳起躲避进攻的同时,身体顺势在空中转了一圈。

    而荣陶陶横扫过去的方天画戟,也并未收招,他的身体同样在雪地中转了一圈,在这过程中,荣陶陶手中一松,方天画戟顺势向前脱落。

    就在战戟即将脱手的一刹那,荣陶陶一把抓住了戟杆的最末尾处!

    借着身体旋转的力道,荣陶陶猛地拎起戟杆,抡圆了一个几近满月的弧度,从后至前,重重的拍向了眼前的徐太平!

    说是“拍”,其实也并不是横着拍下来,那方天画戟是竖着落下来的,侧面那锋利的月牙刃,劈的就是徐太平的脑袋!

    即将落地的徐太平心中一寒,苍白的短发之下,是他那极度阴沉的面庞。

    不该跳,是徐太平从荣陶陶这里学到的第一课!

    脚下有根,才能站到最后。

    无处借力的徐太平,只能硬抗这抡圆的一戟,徐太平很确定,荣陶陶这一戟,必然是调动了尽可能多的魂力。

    即便是荣陶陶的魂力再怎么稀少,徐太平也不打算用性命做赌注。

    下一刻发生的一幕,却是出乎了荣陶陶的意料。

    只见徐太平突然一手伸出,惨白的手掌中,一阵旋涡转动。

    “呯”的一声!

    极速旋转的雪花,尚未形成雪球,便爆破开来。

    而徐太平的身影,在半空中,竟然硬生生的向后退去!?

    徐太平竟然把自己当做了炮弹,射了出去?

    如果不是两人有一定的距离,如果不是时间太短的话,荣陶陶相信,被那旋转的雪球爆破的,很可能是他自己。

    因为徐太平没有必要爆破空气,相比较之下,将荣陶陶“爆”出去才是更好的选择。

    果然,一寸长一寸强!

    我,

    荣陶陶,比你长!

    徐太平后退的身影迅速落地,没有在雪中踩下丝毫脚印,身体顺势向后退去,短短五米之遥,徐太平的身影已经若隐若现,下一刻,他那鬼魅的身影,就已经藏进了茫茫风雪之中。

    荣陶陶迅速收回方天画戟,双手紧握,顺着之前女声传来的方向,大声喊道:“小心,徐太平!”

    “你往我这边来!”石楼极力的呼喊之下,荣陶陶警惕着四周,缓缓的迈开了脚步。

    阴冷的声音,再次浮现在了荣陶陶的脑海中:“这只是第三天,还有四天,荣陶陶。”

    脑海里只有声音,目光所及之处,却只有茫茫风雪,看不到半点鬼影。

    荣陶陶咧嘴一笑,道:“四天?呵,给你四年又能如何?”

    事实证明,

    天台叫父,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了。

    自师父走后,荣陶陶已经站起来了!!!

    这一次,回应荣陶陶的只有阵阵寒风,再没有了徐太平的声音。

    远处,系着衣物绳索的石楼,手中拿着战刃,没等多久,那一双狭长的美目微微眯起。

    一片灰暗的世界里,漫天风雪席卷之下。

    隐隐的,一道人影从雪中走来,手中的方天画戟,似乎在印证着那人的身份。

    石楼眉毛微挑,开口询问道:“徐太平来了?”

    “嗯,进去再说。”荣陶陶点了点头。

    顺着石楼腰间系着的衣物绳索,两人戒备四周,找到了正确的方向,走回了洞窟。

    然而,在洞窟门口处,荣陶陶不仅看到了焦腾达那欣喜的模样,更看到了5、6个雪燃军士兵,静静靠着墙壁的模样。

    这些士兵的眼神,默默的盯着荣陶陶,不言不语。

    荣陶陶对着几人摆了摆手,道:“呦呵,都在呐,快进屋,屋里暖和。别堵着门口,真要是有什么魂兽杀进来,你们堵在门口,干扰考核进程,就算是违反纪律啦。”

    士兵们面色各异,内心颇为复杂,荣陶陶此次出去,就是出于好心,为了叫他们进洞窟休息,避避风寒。

    荣陶陶出去了,正因为如此,他受到了徐太平的追杀。

    而士兵们,却不得不销声匿迹,在荣陶陶没有明确说“退赛”之前,他们不能出现。不仅不能出现,而且还不能给半点提示。

    按理来说,青春期的孩子,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不说大吵大闹,心里也总会有些怨言,然而,荣陶陶的表现......

    小伙子,明事理,好修养!

    随着荣陶陶进入洞窟,身后的风雪中,渐渐浮现出一道人影,正是专门保护荣陶陶的士兵小哥,也是当初与荣陶陶共乘一骑的年轻战士。

    面对着几个学员全身戒备的模样,士兵小哥口中吐出了一丝白雾,对着荣陶陶点了点头。

    非常难得的,身为雪燃军的士兵小哥,竟然夸奖了荣陶陶一句,而且还是由衷的赞叹:“好武艺。”

    “嘿嘿。”荣陶陶挠了挠头,露出了一脸憨憨的笑容,被夸的有点不好意思。

    要知道,雪燃军一个个的就像是木头似的,自从学员进入考核之后,就没人说过话。

    而士兵小哥的这句赞美,也是让洞窟内的其他学员对荣陶陶微微侧目。

    “进去,去最里面,我们当你们不存在。”荣陶陶急忙招呼着,几名雪燃军战士立刻远离了洞窟门口。

    “你可吓死我啦!”出现这样的事故,孙杏雨一直站在门口翘首以盼,随着士兵们离去,孙杏雨一手抓住了荣陶陶的胳膊,顺势抬起一脚......

    荣陶陶吓了一跳,一手抓住了她扫向屁股的小短腿,道:“你干什么?”

    孙杏雨眨了眨眼睛,认真的说道:“踹你呀,让你惹我担心。”

    荣陶陶松开了她的小短腿,道:“那应该是拥抱啊,怎么踹人呢?”

    一旁,李子毅哼了一声,道:“踹你一脚怎么了?身子骨这么金贵?”

    卧槽?

    荣陶陶一脸懵懵的看着李子毅:“她踹你,你是心甘情愿,她踹我...那我能乐意吗?

    她又不是我对象,再说了,我也不可能找腿这么短的对象......”

    孙杏雨:???

    “喂。”

    荣陶陶面色一凝,猛地转头看向洞窟之外。

    一众人看到这样的一幕,纷纷身体紧绷,面色紧张了起来。

    几米之外,渐渐浮现出了一道模糊的身影,一道话语声,隐隐传了过来:“别再出来了,会死的。”

    荣陶陶却是笑了,看着外面伫立在风雪中的模糊身影,重复着徐太平的话语:“我的魂力、魂法、魂技都高于你,这里是我真正的主场,你已经死了~”

    在众人的视线中,伫立于风雪中的身影突然颤抖了起来,显然是被气的不轻。

    要知道,那身影本就模糊,但在这种情况下,学员们依旧能看出来对方身体颤抖,可想而知对方到底得被气成了什么熊样......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给杏儿道个歉,我放你进来呀?”

    那身影并无回应。

    荣陶陶身子一歪,斜斜的靠在了洞口墙壁上:“篝火,暖洋洋的睡袋,羊肉扒饭、红烧肉罐头、香喷喷的肉汤,呀~活活美死~

    这种天气,傻子才在外面冻得跟孙子似的呐~”

    洞窟深处,几个围在篝火旁,浑身霜雪的士兵们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