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1 惊变
    一夜无话,只是在凌晨4点左右的时候,这被冰雪覆盖的大地上,突然刮起了阵阵狂风。

    一山的松柏被大风吹的东摇西晃,一层层的风雪在荣陶陶的眼前呼啸而过,本该蒙蒙亮的天空,也是阴暗的可怕。

    在大自然面前,人类的确是太过渺小了。

    如此恶劣的天气,别说出去狩猎了,那就等同于出去送死。

    “别走了吧,太危险了。”荣陶陶转头看向了石楼。

    女孩同样在望着外面风雪席卷的可怕景象,耳边听着鬼哭狼嚎的狂风声音,她也有些犹豫了。

    荣陶陶继续劝道:“这种大风大雪,你从洞口走出去10米,就可能分不清东南西北,找不到回来的路了。

    每年冬天,在各个小村落里,总有几个找不到家、冻死在外面的人。

    第二天,风雪停下之后,人们发现那些走丢的人,其实就躺在家门口几米外的雪地里。”

    石楼默默的点了点头,虽然她的武艺强悍,但毕竟还没有本命魂兽,雪境之心的等级很低,不可能在这种级别的狂风暴雪中生存太久。

    “荣陶陶。”焦腾达突然开口道。

    荣陶陶:“啊?”

    焦腾达凑到荣陶陶身边,开口道:“我们洞窟内有7个学员,代表了外面起码有7个雪燃军士兵,你可以把他们叫进来,躲避一下风雪。”

    荣陶陶愣了一下,听着焦腾达的提议,内心也活泛了起来。

    焦腾达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小声道:“这种举动很可能会是加分选项,即便不是,我们与雪燃军士兵处好关系,也是有百利无一害。

    他们的雪境之心再怎么高,也没人愿意暴露在这种天气下。”

    荣陶陶默默的看着焦腾达,开口道:“你的心思不少啊?”

    焦腾达笑了笑,道:“今天这种天气,我们根本不可能出去,所以,总得找一些方式,将我们的团队与其他团队区分开来。”

    荣陶陶点了点头:“行,就这么办。”

    一边想着,荣陶陶迈步上前,站在洞窟门口,大声喊道:“雪燃军!?能听到我说话嘛,雪燃军?都进来吧,我们当你们不存在就行了!”

    荣陶陶的大吼声,被淹没在了一片呼号的寒风中,没有半点回应。

    之前荣陶陶团队和郑天鹏团队火并的时候,雪燃军出现的倒是快,也许是因为风雪的原因,阻碍了声音?

    又喊了几次,荣陶陶无功而返,他转头看向了焦腾达,道:“要不咱俩火并一下试试?他们应该会出现。”

    焦腾达下意识的向后退开了一步......

    “呃......”荣陶陶挠了挠头,又看了一眼跃跃欲试的石楼,他突然发现,这似乎不是一个好主意。

    打出火气怎么办?

    更何况,己方团队明明是出于好心,但却要用这种方式把雪燃军骗进来?似乎有些不妥。

    荣陶陶开口道:“要不...你去找个绳子?那些战士最多也就在雪林那边,离咱们应该不远,我出去喊一喊,不离洞窟太远,他们爱来不来。”

    当初,郑天鹏就是想把他往密林中吸引,荣陶陶对这里的地形还算熟悉。

    “要得。”焦腾达思索片刻,便点了点头,不经意间暴露了一句乡音,转身走向了洞窟内。

    十分钟后,焦腾达拿着系在一起的衣物走了出来,但和他一起走出来的,还有李子毅。

    焦腾达回去的时候,李子毅已经醒了。

    而对于众人的计划,李子毅没有异议,但却要执意前来。

    显然,荣陶陶即将迈入这茫茫风雪之中,而“绳子”的另一端,会在焦腾达和石楼的手中。

    李子毅出来的原因,就是要把绳子握在自己手里。

    焦腾达聪慧至极,当然清楚李子毅为什么跟出来,但是他并没有说什么。

    当荣陶陶看到李子毅的时候,也是咧嘴笑了笑。

    这个家伙和自己怼了整整三年,虽然嘴硬,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很关心我的嘛......

    荣陶陶在身上绑好了绳索,戴上了护目镜,手里拿着方天画戟,对着众人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迈步走向了那茫茫风雪。

    嚯~

    真特么冷!

    荣陶陶刚一走出洞窟口,就被狂风吹得向右侧一歪,脚步有些踉跄。

    这大雪已经不单单是淹没脚踝了,已经淹没了荣陶陶的半截小腿了。

    然而,就在荣陶陶迈步走出来的那一刻,在洞窟的正上方,在那一片大雪覆盖的洞窟顶处,一只惨败的手掌,突然破雪而出。

    洞窟顶处的正上方,在那皑皑白雪之下,竟然还躺着一个人!?

    只见那惨白的手掌随意的抹了抹,雪中,露出了一张更加惨白的面庞,那一双猩红色的眼睛,在这茫茫风雪构成的灰白色环境中,显得如此慑人。

    “雪燃军,能听到我说话嘛?”荣陶陶一手掩着口鼻,透过指缝,大声的呼喊着,奈何耳边呼啸的狂风犹如鬼哭狼嚎一般,将荣陶陶的呼喊声淹没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而就在荣陶陶的背后,斜上方,那洞窟顶部原本躺在雪里的人,缓缓的跪坐了起来,那猩红色的眼睛,幽幽的注视着四处呼喊的荣陶陶。

    下一刻,那人影突然身子一矮,趴在了雪中,巧妙地与风雪环境融为一体。

    如此极端恶劣的情况之下,人类的视线本就受阻,更何况那人所处的位置,是荣陶陶的视野盲区。

    荣陶陶来来回回的大声喊着,但却没有得到半点回应。

    不应该呀?

    抛开所有东西来讲,即便是荣陶陶想要退赛,士兵们也应该在第一时间出来呀?

    当然,荣陶陶是不敢喊“退赛”这两个字的,那是和自己的命运开玩笑。

    荣陶陶继续向前走着,前行的身体几乎成了45度角,而在后方,双手握紧绳索的李子毅,却是眼睁睁的看着荣陶陶的身影,消失在了茫茫风雪之中。

    让所有人惊愕的是,在短短的十几秒钟之后,李子毅突然间向后退了一步!

    手中那系起来的衣物绳索,竟然断了!?

    李子毅豁然色变,石楼下意识的握紧了手中的大刀,但眼前的茫茫风雪,却是遮挡了众人的所有视线。

    狂风作作,鬼哭狼嚎,听得众人的心彻底沉入谷底。

    焦腾达弯腰,拾起了地上的衣物绳索,不断的往回拽着。

    而在那绳索的尽头,却是看到了完好无损的衣袖。

    完好无损?

    当初用衣物串联、系成绳索的时候,众人可是反复确认,再三系紧,这种“死扣”怎么可能会松?

    “快!石楼,快出去把他找回来。”焦腾达顾不得许多,甚至不待石楼同意,便将绳索系上了石楼的腰间。

    显然,在焦腾达的意识中,石楼要比李子毅实力更强。

    石楼微微皱眉,沉吟片刻,但却并没有拒绝。

    而在外面那一片茫茫风雪中,身体呈45度角前行的荣陶陶,很明显感觉到了背后的拉拽力突然一卸。

    荣陶陶眉头紧皱,急忙转过头,一手抓住了身上依旧捆绑衣物绳索,微微向后一拽。

    另外一侧,传来了一股力量。

    “奶腿的李子毅,什么时候了,跟我开这种玩笑!?”荣陶陶差点骂娘,他再次拽了拽衣物,发现风雪之中,另一端绳索的力道很大,似乎刚才的一切都只是李子毅的失误。

    “雪燃军!我走不了太远!就在这告诉你们,我们今天不出去,你们也进洞窟吧!洞窟地方很大,我们互不干涉。”荣陶陶说着,一手拽着衣物绳索,顺着绳索的力道折返了回去。

    一层层的风雪将他的护目镜都快遮住了,返回之时,那来时的路,甚至都看不到半点脚步的痕迹。

    要知道,荣陶陶来时的脚印极深,半截小腿都被雪地淹没了,可是这一眨眼,就只能看到几步之内的脚印了,再向前,便什么都没有了。

    荣陶陶用力抓着衣物绳索,不断向前,顺着那力道与指引的方向,在这凛冽刺骨的寒风中,一步步走了回去。

    随着荣陶陶不断的拉扯衣物绳索,迈步前行,在五米之外,他隐隐看到了一个背影。

    荣陶陶:!!!

    一瞬间,荣陶陶只感觉汗毛直立!

    人影!?

    牵着绳索的另外一头!?

    这种级别的风雪中,谁都无法辨别方向,对方在把我往哪里引?

    荣陶陶急忙低头,却是找不到半点脚印。

    风雪,的确会在短时间内淹没人类的脚印,让人们找不到来时的路,但是那忽隐忽现的人影,就在五米之外!

    风雪再怎么大,也不可能在顷刻间淹没对方的脚印。

    这代表了对方根本没有脚印!

    踏雪而行!?

    魂技·雪踏?

    荣陶陶猛地停住脚步,前方牵引着他前行的身影,在这力道之下,也停下了脚步。

    呼......

    寒风呼啸,层层风雪宛如小刀,刮得荣陶陶脸蛋生疼。

    前方,那人影缓缓的转身,即便是对方的身影若隐若现,但是那一双猩红色的眼眸,所释放出来的幽幽光芒,却是落在了荣陶陶的脸上。

    徐!太!平!

    “我和你说过,要注意安全。”呼号的狂风中,一道清晰的话语声,印在了荣陶陶的脑海中。

    荣陶陶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喊雪燃军的时候,对方并不出现了,原来...在洞窟周围、甚至就在自己的身后,有一名狩猎者潜伏!

    士兵们是不允许干扰考核过程的,除非荣陶陶此时大喊一声“退赛”,士兵们应该才会出现。

    “我的魂力、我的魂法、我的魂技都强于你!”

    徐太平阴声说着,眼中红芒大盛,他猛地抽出长剑,冲向了荣陶陶:“现在才是我真正的主场,你已经死了!”

    荣陶陶手执方天画戟,看着雪中迅速放大的鬼影,他直接扎下了一个弓步,没有丝毫退缩,更没有丝毫的慌乱!

    备战,御敌!

    戟出如龙,戟尖上裹着的丝丝魂力,穿透了层层风雪,一往无前!

    人练器,器亦练人!

    我荣陶陶拿得可是方天画戟!

    赢,

    我站着赢!

    输......

    我怎么可能会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