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30 焦腾达
    突然之间,一个人的守夜,变成了三个人的活儿。

    对于姐姐石楼的执意加入,荣陶陶并未拒绝。

    毕竟人心隔肚皮,人家姐妹俩虽然借宿于此,但也同样要防人一手,尤其是在看到那墙角处堆积的物资包裹之后,石楼就更加不放心了。

    荣陶陶、焦腾达、石楼三人,围着篝火,小声的聊起了天来,了解着彼此的情况。

    荣陶陶当然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和两人说了一下与郑天鹏团队火并的前因后果,而且也说了,外面还有一个徐太平,正对这个洞窟虎视眈眈。

    哪成想,徐太平这个名字刚一说出来,却是让焦腾达和石楼都愣住了。

    荣陶陶:“怎么了?你们见过?”

    焦腾达的面色尴尬,笑了笑,道:“我刚才不是说,我的武器是在被魂兽追的时候丢的么。”

    荣陶陶:“啊。”

    焦腾达:“其实就是徐太平追的。”

    荣陶陶面色一怔:“徐太平在淘汰参赛学员?”

    对方不是今天心血来潮,淘汰了郑天鹏,而是一直在干这个活?

    而且看起来徐太平似乎也并没有违规?毕竟雪燃军战士们没有将他踢出局。

    焦腾达不自然的抹了抹鼻子,道:“那小子是真的恐怖,杀疯了一样,我碰到他的时候,还想要交涉一番,结果他直接对我动手了,多亏了石楼和石兰的帮助。”

    说着,焦腾达感激的看向了一旁的石楼。

    石楼轻轻的“嗯”了一声,姐妹俩与焦腾达并不是一个团队的,而且也明确拒绝过焦腾达。

    奈何焦腾达坚持不懈,就想抱大腿,被姐妹俩拒绝了之后,焦腾达也不碍眼,就一直跟在她俩后面,也在思考着该如何打动前方的两尊大神。

    姐妹俩并没有向同学动手的意思,便也就没理会这个远远跟在身后的家伙。

    正因为如此,落在队伍后方的焦腾达,被徐太平当成了捕猎目标。

    万幸,前方的石楼石兰发现了情况不对,思忖片刻,便选择帮助了焦腾达,将那个人型魂兽赶跑了,焦腾达这才得救。

    焦腾达虽然没有被淘汰、也没有受伤,但却结结实实的被徐太平揍了一顿。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祸得福,姐妹俩看到焦腾达那惨兮兮的可怜小模样,倒还真就让他跟着两人一起走了......

    听到这里,荣陶陶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善良的人还是多啊。

    明知道焦腾达是同期竞争学员,姐妹俩依旧选择了庇护焦腾达。

    又或者,她俩从来没有觉得焦腾达有资格与她们竞争吧。

    等等...石楼会不会认为,为同期学员提供帮助会有加分呢?这也是很有可能的,就像荣陶陶此时所做的这样。

    毕竟,荣陶陶上次看到姐妹俩的时候,两人迅猛的战斗风格,凌厉狠辣的攻势,明显是经过战火洗礼的,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

    荣陶陶嘿嘿一笑,看向了焦腾达,道:“为什么死皮赖脸跟在她俩身后呀,你看上人家啦?”

    焦腾达耸了耸肩膀,道:“我调查过她俩。”

    石楼那一双英挺的剑眉微微皱起,转头看向了焦腾达。

    焦腾达却是大大方方的笑了笑,道:“我调查了一些同期参赛学员,包括荣陶陶在内,事实上,当认出来孙杏雨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你荣陶陶一定会在洞窟内了。”

    荣陶陶微微挑眉,从学员集结到参赛,一共也才两天时间,这小子看起来是个有心人啊?

    面对荣陶陶的疑惑,焦腾达开口道:“至于我为什么选择跟随她俩......因为我是一个人来参赛的,我的室友并不怎么靠谱,这也让我失去了第一个组队的机会,而这姐妹俩,在长安城可是小有名气。”

    石楼冷冷的瞟了一眼焦腾达,在过去的两天时间内,她们对焦腾达的了解太少了,反而他对两人非常熟悉。

    这种感觉很不好。

    焦腾达推了推眼镜,看向了荣陶陶,道:“她俩一定会入选少年班的。”

    荣陶陶顿时来了兴致,道:“为什么?”

    焦腾达:“首先两人的实力在这里摆着,长安城最强初中生,战场上真刀真枪杀出来的名号。”

    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目光忍不住瞟了一眼石楼。

    焦腾达:“她们俩那3次‘见义勇为’的表彰也是真的,我觉得她俩不会对我这样的人动手,反而会帮助我。”

    焦腾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武艺不精,习武年头太少了,现在后悔得很呐......”

    荣陶陶:“然后呢?”

    焦腾达:“最重要的一点,她俩都有魂槽。”

    说着,焦腾达伸出手指,点了点额头处。

    荣陶陶:!!!

    看着荣陶陶的反应,焦腾达也点了点头:“所以她俩一定会进少年班的,即便是发挥的不好,松江魂武也必然会将这对开启了额头魂槽的双胞胎收入囊中。

    事实上,在考核刚刚开始的时候,我在你荣陶陶团队石家姐妹团队中,选择了很久,最终还是选了她俩。”

    荣陶陶有点难过,道:“所以,相比于我来说,在你的心中,她俩晋级的概率更高一些?”

    焦腾达:“你也会进少年班的。”

    荣陶陶:“为什么?”

    焦腾达却是笑了,再次用手指点了点额头,那意味不言而喻,道:“不是么?”

    荣陶陶同样笑了,道:“如果我能进,也不是因为额头魂槽进的,而是因为成绩进的。”

    说着,荣陶陶示意了一下洞窟角落处那一堆物资。

    这句话说出口,一旁,石楼那一双狭长的眼眸闪过一丝异彩。

    她欣赏这样自信的人,更欣赏那个在演武场上与斯华年对战的人。

    她知道,初出茅庐的小子敢对阵斯华年,那需要多么大的勇气。

    只是可惜了,石楼尚未上前邀战、未等将荣陶陶斩于马下,他就被斯华年一膝盖踢成了虾米,然后被斯华年当成了围脖,绕在脖子上扛走了......

    “嗯。”焦腾达点了点头,道,“如果你想要更好的成绩,我劝你还是别再浪费物资了。”

    荣陶陶顿时愣住了:“什么?”

    焦腾达推了推眼镜,道:“美味的羊肉扒饭、热腾腾的肉汤......安逸得很?”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他在说啥?

    焦腾达:“学校可没有给考核标准,没有明确的加分、扣分选项。所以,我们要好好的考虑,怎样才能在这么多考核学员中脱颖而出。”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跟上了焦腾达的思路,“继续。”

    焦腾达:“虽然没有考核标准,但学校发放的物资是相同分量的。”

    话已至此,荣陶陶已经明白了焦腾达的意思。

    焦腾达拿起了身侧的木棍,拢了拢眼前的篝火:“七天后,所有人返回城墙。

    面对一个吃光了物资的学员,以及一个剩下半包物资的学员,你觉得学校会要哪一个?”

    荣陶陶沉吟片刻,道:“我的物资很多。”

    焦腾达:“如果你刚才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你有正当的理由获得了这堆物资,这代表了你的分数很多,所以...别再吃你手上的分了。”

    荣陶陶:“身体是本钱,必要的营养摄入是必须的。”

    焦腾达:“学校不是让你来享受的,保证身体状态,也许一天一顿就足够应对各种状况了,另外,相比于物资来说,我们更应该杀戮魂兽,吃魂兽的肉。”

    篝火跳动,映衬着焦腾达认真思考的面庞:“否则的话,学校也没必要将考核地点设在这里。”

    荣陶陶默默的看着焦腾达,半晌,开口道:“我们是竞争对手,你不应该告诉我这些。”

    焦腾达转过头,对着荣陶陶露出了友好的笑容:“想要加入你的团队,总得有些诚意。”

    荣陶陶看着焦腾达那真诚的面庞,也是摇头笑了笑,道:“哪里人?”

    焦腾达:“川蜀。”

    荣陶陶稍稍惊讶:“普通话说得真好,聊半天了,半点口音没听出来。”

    焦腾达笑了笑,却是转头看向了石楼,道:“谢谢你们姐妹俩救我一命。”

    石楼却是随意的挥了挥手,潇洒得很:“小事。”

    焦腾达再次看向了荣陶陶,道:“争取一下她俩吧。”

    荣陶陶:“啊?”

    焦腾达:“如果安之一隅,打定主意在这洞窟里待到考核结束,你们的人手足够,但如果想要外出杀魂兽,人手显然是不够的。

    虽然被放进一墙之内的魂兽等级较低,但也有群居魂兽。

    而且你们面对的,很可能不止是魂兽,也许还有其他学员团队,起码徐太平还在盯着你们。”

    说着,焦腾达轻轻的叹了口气:“更何况,你们还有一个伤员,他不仅不是战斗力,而且还会拖累人去保护他。除非,你把伤员......”

    “不。”荣陶陶一口否决,“我这人的字典里,没有卸磨杀驴这一说。”

    远处,传来了陆芒那幽幽的话语声:“我不是驴。”

    众人:“......”

    还没睡呢?

    耳朵一直竖着呢?说话声音这么小都能听到?

    不想打扰众人休息的荣陶陶,当即起身,道:“走,去洞口守着。”

    说着,荣陶陶走向了干柴堆,并示意焦腾达在篝火里拿些引燃的木头。

    石楼并没有受人照顾的习惯,她同样迈开长腿,走向了干柴堆。

    此时,思索片刻的荣陶陶已经有了判断。

    相比于让姐妹俩这两条大腿去庇护别人,倒不如邀请她们加入自己的团队,似乎更好一些?

    从石家姐妹过去两天对焦腾达的态度、以及所作所为来看,这俩人似乎是比较理想的队友人选?

    心中打定主意,荣陶陶一脸期待的看向了身旁抱柴的石楼。

    石楼明白荣陶陶的意思,她的确对荣陶陶感兴趣,但相比于成为队友来说,她更希望与荣陶陶在演武场中相遇。

    石楼轻轻地摇了摇头,道:“我们明天就走。”

    诶呀......

    荣陶陶有点难受,大腿要走呀,他还没抱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