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9 昨日重现
    第二天,似乎就要这样过去。

    众人在洞窟中休息了一天,大家吃得饱、穿得暖,烤着篝火,倒也安闲自在。

    陆芒静静地养伤,孙杏雨的状态也恢复了不少,也许是一直陪伴在左右的李子毅的功劳吧。

    又到了晚上守夜的时候,这次,却是只能单人守夜了。

    为了照顾受伤的陆芒,孙杏雨安排了他值第一班岗。

    晚上9~11时就这样过去,在陆芒的呼唤下,孙杏雨起来准备值第二班岗。

    然而就在夜里12点多的时候,又有几个人,夹风带雪,来到了这个洞窟......

    “你好!有人吗?”

    又是一道男性嗓音,态度很友好,声音中也充满了惊喜。

    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昨日重现。

    孙杏雨怀中揽着长枪,伫立在门口,那红色棉帽之下,一双美丽的大眼睛,静静的看着来人。

    她的脸上,再也没有了昨日的热情。

    “你好?”身材较矮的男生走上前来,脸蛋被冻得通红,却是尽力的露出微笑,孙杏雨却能听到对方牙齿打颤的声音。

    孙杏雨抿了抿嘴,却也看到了男孩身后几步之外,有两个高挑的身影。

    三个人......

    “同学不用为难,如果不方便,我们这就离去。”男孩突然说出了这么一句话,让孙杏雨的心更加犹豫了。

    踟蹰半晌,孙杏雨到底还是转身向洞窟内走去,道:“你们等一下。”

    走进洞窟内,孙杏雨开口道:“淘淘。”

    “啊。”睡的迷迷糊糊的荣陶陶,忍不住打了个哈欠,道,“3点了?该我了?”

    孙杏雨的声音,也让本就睡的不沉的李子毅、陆芒纷纷醒了过来。

    孙杏雨:“外面来了3个同学,显然是要借宿。”

    荣陶陶揉了揉眼睛,嘟嘟囔囔的说道:“不接团。”

    洞窟口处,努力听着内部声音的男学员,大声喊道:“我们是散客。”

    荣陶陶:“......”

    外面这嘴皮子不错呀?这种话都能接上?

    荣陶陶:“多少人?”

    孙杏雨撇着小嘴:“三个人,从体型上来看,好像还有两个女生。”

    诶呦我的杏儿呀,这跟男女有啥关系啊?

    都是魂武考核学员,跟社会上那些正常的娇柔少女不一样,该打该杀也不耽误啊......

    “兰兰,回来!”门外,还真就传来了一道清丽的女性嗓音。

    “呀!真的是卷卷!”被称为兰兰的女孩速度很快,已经走进了洞窟,并且对着荣陶陶兴奋的招了招手。

    随着情况发生,洞窟内的人都站了起来。

    而一手搭在方天画戟上的荣陶陶,听到对方的称呼,却是有点错愕。

    卷卷?

    啥意思?

    荣陶陶一手指着自己的鼻子:“你喊我?”

    荣陶陶可是带着棉帽睡的,完全看不出来一头天然卷,对方是怎么知道的?

    “对呀,卷卷,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你,真是有缘!”女孩的开心不似作伪,她摘下了彩色的护目镜,露出了一双狭长眼眸。

    嚯~

    这一双丹凤眼,再加上那微微上挑的剑眉,让她显得英气勃勃。

    如果此时她不是笑着说话,应该会显得很凌厉吧。

    荣陶陶看了足足2秒钟,这才想起来,这不是那谁嘛......

    那个那个...那天早晨在演武场上对练的女孩之一。

    几天前,就在荣陶陶被斯华年老师殴打的那天清晨,有一对儿双胞胎少女,在一旁的室外演武场上凶猛对练,引来了很多人的围观。

    糟糕!

    荣陶陶突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他自认为武艺不差,而且孙杏雨和李子毅的武艺,他也是心中有底的。

    但是荣陶陶可是亲眼见过这对儿双胞胎女孩的对战,她俩可不是闹着玩的!

    荣陶陶最开始把她们当成了大学生,一方面是她们发育的确实是有点早,另外一方面,她们那凶悍、迅猛且凌厉的攻势,真的很难让人觉得这是两个初中毕业的学生。

    行家一出手,就知有没有。

    陆芒此时拖着一条残腿,战斗力直线下降,真要是起冲突,或者对方有什么歹心的话,那可就好玩了。

    思索间,另外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也走了进来,不过,看她的意思,是要把自己的双胞胎姐妹拽回去。

    但是在外面不要紧,一进来,女孩便看到了墙角处堆积着的一堆堆包裹。

    霎时间,后进来的女孩看向了荣陶陶,指着角落处的物资包裹,道:“这就是你们只接散客的理由?这是家黑店?”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如果我说,我们昨天晚上,好心好意的收留了一支团队,而在今天早上,他们企图鸠占鹊巢,占领这个落脚点的话...你们信么?”

    两个女孩明显愣了一下,那个冒冒失失、最先进来的“兰兰”,由于已经拽下了护目镜,所以能看得清表情。

    兰兰有些惊讶,接着却是笑了起来,道:“所以你们胜利了!把那些不知好歹的家伙们都踹出去了,对吗?”

    荣陶陶点了点头:“如果你们相信的话。”

    “相信。”后方,那个身材较矮的男生走了进来。

    荣陶陶:“哦?为什么?”

    男生:“可能是你挺有眼缘的吧,模样挺乖巧的,看起来不像是撒谎。”

    荣陶陶一脸懵懵哒:“我用你夸我啊?”

    男生嘿嘿一笑:“缘,妙不可言。”

    荣陶陶几人面面相觑,他还是看到了孙杏雨那稍稍复杂的表情。

    孙杏雨到底还是善良,即便是刚刚经过了一场恶战,她依旧愿意做出内心中认为正确的选择。

    荣陶陶又看了看李子毅,以及不再表态的陆芒,他开口道:“怎么说?你们也是借宿一夜,明早就走?”

    男生摘下了护目镜,出乎意料,那护目镜后,还有一个眼镜,由于温度差的关系,此时那眼镜片上,已经蒙上了一层霜。

    荣陶陶当时就不乐意了,你跟我在这“缘”你妹呢?

    你刚才看见我了吗?

    只见男生一边擦着眼镜片,一边开口道:“我们可是散客,我不知道你们这支团队是否有减员,但现在,你们显然是人手不够,而且还有伤员。

    我想,我可以加入你的团队。”

    孙杏雨面色一怔,好奇道:“我们团队有伤员?”

    男生笑了笑,可能是摘下眼镜的缘故,所以眯着眼睛,示意了一下还裹在睡袋里的陆芒,道:“他受伤了,不是么?”

    说着,男生终于戴上了眼镜,看着洞窟内的众人,道:“我们可是外来者,而且还是竞争者,你们三个站起身、拿着武器才是正常的反应。

    而这个依旧躺在睡袋里的人,似乎行动有些不便,应该是个伤员,今早双方团队厮杀的时候受的伤?”

    “呦呵,你这小平头也有点意思哈?”兰兰似乎发现了新大陆一样,一脸惊讶的看着眼镜男。

    这样的表现,似乎是在侧面印证,他们的确是散客,起码兰兰对这个男生还不够熟悉。

    男生看着面色凝重的陆芒,道:“看他的表情,我似乎猜对了。”

    荣陶陶抿了抿嘴,这个小伙子看起来观察能力很不错,也很善于思考,有点东西。

    他微微扬头,示意了一下男生,道:“你的武器呢。”

    男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被魂兽追杀的时候,跑丢了。”

    荣陶陶不置可否:“你的团队呢?”

    男生有点尴尬:“我倒是想有团队......”

    “哼,赖在我们屁股后面两天了,赶也赶不走,膏药一样。”兰兰撇着嘴说道。

    “兰兰。”一旁,并未摘下护目镜的女孩声音严厉,轻声呵斥了一句。

    荣陶陶却是笑了,道:“怎么,想抱大腿,人家姐妹俩不收你?”

    男生尴尬的笑了笑,道:“我叫焦腾达,你呢?”

    “荣陶陶。”荣陶陶随意的说着,眼神再次看向了李子毅和孙杏雨。

    在孙杏雨点头过后,荣陶陶说道:“你们找个地方打地铺吧,焦腾达是吧,咱俩守夜,也不出洞窟了,就在这守着。”

    说着,荣陶陶开口道:“杏儿,你不用守了,先睡吧。”

    “卷卷,我叫石兰。”名为兰兰的高挑少女,显然性格活泼开朗,一手揽住了身旁的女孩,道,“这是我姐姐,石楼。”

    石楼,石兰?

    楼兰?

    不错,好名!

    荣陶陶对着两人友好的点头,相比于外向的石兰来说,石楼显然更安静一些。

    姐姐石楼好像也没有解除内心的戒备,只是默默的摘下了护目镜和棉帽,露出了和妹妹石兰一样英气勃勃的脸:“兰兰你先睡吧,我和他们一起守夜。”

    石兰放下了书包,道:“可是我睡不着啊,有点兴奋!你不兴奋吗?”

    石楼:“......”

    石兰一脸喜色的看向荣陶陶,道:“你不知道,那天早上,看到你和老师对战之后,我们俩都想和你过两手呢!”

    荣陶陶:“呃......”

    石兰随即无奈的叹了口气,道:“可惜了,还没等和你切磋切磋,你就被那个女老师踹成了小虾米,诶呀,这个惨呦~”

    荣陶陶没好气的说道:“您能闭嘴睡觉嘛?”

    石兰一手捂住了小嘴:“嘿嘿~”

    荣陶陶一脸的难受,奶腿的,心态有点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