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8 代价
    洞窟中,可谓是一片狼藉,并且也没有郑天鹏团队的人了。

    “呵...呵......”李子毅怀抱长枪,支撑着地面,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一旁,陆芒却是坐在地上,面色极为难看,而他的小腿处,竟被一柄细剑给贯穿了。

    孙杏雨正在背包中搜寻药品,学校给配发的补给品中,有包扎伤口用的纱布和消炎药水。

    事实上,洞窟里还真有一个郑天鹏团队的人,但是她的身份很特殊,而且此时的她,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个人便是周婷。

    荣陶陶一眼就看出来了,周婷并没有参加战斗,她的身上根本没有打斗的痕迹。

    李子毅在歇息、孙杏雨在帮陆芒包扎伤口,仅剩的周婷,远远的站在一旁的角落里,面色黯然,不声不响。

    “回来了?”陆芒抬起头,看到了门口处走回来的荣陶陶,还想说什么,却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嘶......”

    “忍着点。”孙杏雨的动作干脆利落,显然很有经验,估计是经常处理伤口。

    “哼。”一声冷哼,李子毅转眼看向了荣陶陶,“还知道回来,那两个家伙都解决了?”

    荣陶陶点了点头,道:“刚才来了个熟人。”

    “谁?不会是徐太平吧?”孙杏雨扬起小脸,急忙问到,“你没事吧?1打3?”

    荣陶陶:“没有,没1打3,徐太平还打了一个......”

    众人:???

    荣陶陶道:“那小子有病,他告诉我,在他淘汰我之前,让我小心点,别被其他人淘汰了。”

    孙杏雨惊愕的张着小嘴,愣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这就是...爱吗?”

    荣陶陶:???

    一旁,周婷张了张嘴,但却还是没敢说话。

    待孙杏雨给陆芒包扎过后,荣陶陶示意了一下周婷的位置,道:“杏儿,你解决。”

    毕竟,周婷是孙杏雨的室友。

    孙杏雨一直在逃避这个问题,但此刻,却是没办法了。

    周婷背叛了众人么?当然,她选择了加入另外一方团队,选择了站在文莹的身侧。

    但是周婷在刚才的战斗中,并没有动手。

    不知道是心情复杂还是怎样,总之,她没有参战,在文莹追杀荣陶陶出了山洞之后,周婷就步步后退,最终贴在了墙根处,远离战场。

    孙杏雨稍显歉意的看着荣陶陶,道:“昨天是我安排的守夜人员和值岗时间,这是我的失误。”

    “这话就不对了,跟你没关系。”荣陶陶急忙开口说道,“世事无常,人心难测。”

    “你...你走吧,周婷。”孙杏雨突然开口说道。

    周婷:“我......”

    孙杏雨一脸的决绝:“带着你的那份物资,走吧,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

    周婷面色黯然,低垂着头,眼中闪烁着泪花。

    一滴滴眼泪往下掉,不知道是后悔还是怨恨,但无论如何,她的情绪渐渐的崩溃,最终背靠着墙壁,坐在地上,痛哭失声。

    年纪轻轻的孩子,到底不像成年人那般厚颜无耻。被利益蒙蔽了双眼的周婷,一个早上经历了数次变故与转折,终于还是扛不住了。

    孙杏雨面露不忍之色,犹豫了好半晌,待周婷的哭声渐小之时,开口道:“无论你有什么理由,你的行为摆在这里。离开这里,周婷,给你10秒钟的时间,否则,我会亲自动手。”

    看着不言不语、神情呆滞的周婷,孙杏雨再次开口道:“我是认真的,说到做到。”

    “我...我......我还是,退出吧,我...退出。”周婷小声说道。

    下一刻,一道身影,出现在了洞窟门口,一身雪地迷彩的士兵,大步向洞窟内走来。

    周婷是幸福的。

    坐在地上失魂落魄的她,被士兵小哥用公主抱的姿势,抱出了洞窟。

    看着一片狼藉的洞窟,荣陶陶深深的叹了口气,道:“主要责任在我,昨天不该收留他们这群人。”

    “不,你询问了我们所有人的意见,这件事的责任,我们应该共同承担。”孙杏雨面色严肃,开口说道。

    一直以来,她都是爱笑爱闹的那一个,脸上也总是挂着甜美的笑容,而今天,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她就像是彻底变了个人。

    “这世界上最难算的,就是人心呀......”荣陶陶摇了摇头,弯腰捡起了一个保温杯,走向了陆芒,顺手递给了他。

    荣陶陶开口道:“我们团队里出现了一个吃里扒外的叛徒,但幸运的是,我们也收获了一个忠诚的队友。”

    陆芒接过了保温杯,动作小心的喝起了水,并没有回应什么。

    荣陶陶开口道:“你这伤,一时半会是好不了了,但是你放心,在你被淘汰之前,一定是我先被淘汰。”

    闻言,陆芒放下了水杯,淡淡的开口道:“我没看错人。”

    荣陶陶也来了兴致,靠着墙壁坐在了陆芒的身侧,道:“你和周婷一样,只认识了我们短短几天,而对方的人数占优,你为什么没有选择顺势而为?”

    陆芒手捧着保温杯,在受伤的情况下,拖着一条残腿的他,生存能力直线下降,这在考核之中可是一件致命的事。

    荣陶陶:“为什么这么坚定?你可以和周婷一样,置身事外。”

    陆芒面无表情,默默的开口道:“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你是有信仰人。”

    荣陶陶微微挑眉:“我可没说,我说的是坊间传闻,华夏民间公认的,来北方雪境当魂武者的人,都是有信仰的。”

    “嗯。”陆芒不置可否,继续道,“我调查了你,在网上找到了你的一些信息,虽然不多,但也不算难找。”

    荣陶陶:“......”

    陆芒抬起头,面色认真的看向荣陶陶:“抱歉,与你想象中的不同。

    相比于你本人来说,我可能更相信她的儿子,更相信她的后代应该具备某些品质。”

    “奶腿的,还挺诚实。”荣陶陶咧了咧嘴,直接起身走向了洞窟门口,准备当个看门小桃。

    伤心了,

    不想跟芒果再说话了。

    甚至还想用方天画戟削个芒果皮......

    徐风华,的确影响到了荣陶陶学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陆芒拖着一条残腿,在战斗力直线下降、最需要人帮助的时候,还敢如此说实话。

    看得出来,陆芒的确是认定了荣陶陶具备某些品质。

    否则的话,随随便便唬弄、哄骗一下荣陶陶就可以了,也许两人的关系会更好。

    李子毅和孙杏雨都默默无言,选择接纳郑天鹏团队,是所有人共同的决定,荣陶陶明确的征求过他们意见。

    而这场战斗,也是所有人共同的决定,在开始之前,荣陶陶也明确询问过所有人的意见。

    一切如孙杏雨所说,责任,应该共同承担。

    幸运的是,果盘四人组胜利了,留了下来,而且...还获得了一地的物资!

    这一堆堆的军粮、罐头、饼干,别说这几天了,再吃一个月都有富余。

    可惜,众人此时没有舔包的心情,李子毅和孙杏雨只是将这一堆堆的包裹收拾了起来,堆放在了墙角处。

    大战过后,洞窟中一片寂静。

    荣陶陶怀抱着方天画戟,斜斜的靠在洞窟门口,望着那茫茫一片风雪起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此时,仅仅是生存的第二天。

    刚刚初中毕业的学生们,真的没有想过,在短短的一天里,会发生这么多的故事。

    成长,的确是需要代价的。

    有些人伤身,有些人伤心。

    想到这里,荣陶陶转头看了一眼洞窟内,角落处,李子毅正揽着心情低落的孙杏雨,默默的安慰着她。

    希望小姐姐能尽快走出这阴霾吧,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日子还长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