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6 伤人桃
    呼......

    荣陶陶那方天画戟有着长度优势,率先一扫,郑天鹏团队7人组急忙后撤。

    几乎在同一时间,洞穴门口处,闪现出来了两道人影,但是他们并没有戴棉帽,而是作训帽,而且他们的手臂上,也挂着“雪”字臂章。

    雪燃军团!?

    两名士兵突然出现,让炸裂开来的场面迅速偃旗息鼓!

    在这一瞬间,刚刚要战成一团的学生,硬生生的止住了战斗动作。

    但是...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其中一名士兵只是摆了摆手,道:“考核过程中,雪燃军不会对学员的行为进行干预,你们继续。”

    众人:???

    那他们来干什么?保护学员的生命安全么?洞外面看不清楚?

    估计如果有人要是失去战斗能力了,就会被强制带走,退出考核吧?

    “咚!”

    一声闷响!

    荣陶陶反应最快,士兵话音刚落,荣陶陶便一手拄着方天画戟,整个人在地上转了小半圈,一记鞭腿扫向郑天鹏的面门。

    郑天鹏的反应显然慢了半拍,右手持刀匆忙挡在身前。

    一脚!

    郑天鹏被踹的一个踉跄,为了保持身体平衡,不得不向后退开。

    荣陶陶的力气并没有达到斯华年的地步,根本不可能一脚把郑天鹏踹那么远。

    只是因为事发突然,郑天鹏失去了身体平衡,所以才主动的步步后退,努力让自己不要摔倒在地。

    也正因为如此,郑天鹏“蹬蹬蹬”退了好几步,眼前却是那冲出了人堆,急速冲来的荣陶陶。

    郑天鹏一看事情不对,身体惯性让他很难守住平衡,他索性直接转身,向外跑去。

    弯腰前行,显然比后仰倒退的姿势好很多。看得出来,郑天鹏准备重整旗鼓,在洞外一战了。

    荣陶陶风一般的跑出洞口,对着两个士兵大喊着:“借过借过!”

    桃桃我今天不养人,只伤人!

    荣陶陶路过两名士兵的时候,这俩士兵面色平静,甚至微微侧身,给他让出了一条路。

    画面竟然有些喜感。

    而在荣陶陶的身后,文莹面色阴厉,同样冲了出来......

    前冲的荣陶陶微微转头,看到了身后那同样执刀前冲的文莹,他顿时心生一计,渐渐放缓了速度,准备引鱼上钩。

    前方,那领跑的郑天鹏,显然有着极为明确的战术思路,他的目标就是前方不远处的密林!

    郑天鹏打得一手好算盘,势必要把战场开在自己的主场。

    相比于郑天鹏使用的战刀来说,荣陶陶的方天画戟又重又长,在那茂密的雪林之中,处处受阻,并不好施展技艺。

    而郑天鹏也认为,自己把荣陶陶引出来,那么洞窟之中,自己剩余的6名同伴,去围攻荣陶陶团队的其余3名队员,应该是非常稳妥的。

    但是郑天鹏万万没想到,文莹对荣陶陶的仇恨值似乎有点高,竟然也追了出来。

    荣陶陶刻意放缓的脚步,终于引来了一条小鱼儿。

    就在两人前后距离差多不3米的时候,荣陶陶猛地一个急刹车,身体转了过来。

    荣陶陶那微微弓起、前倾的身体,倒退着在雪地里滑了不足一米,在脚跟处垒起了不高不矮的积雪。

    荣陶陶再次运用方天画戟的长度优势,一戟从后至前,抡出了一抡半月,化戟为棍!

    那沉重的方天画戟自上而下,重重砸向了文莹。

    文莹那阴厉的面容猛的一僵,继而豁然色变,本以为可以从后方偷袭,占尽优势的她,突然发现了自己的长度劣势!

    优势劣势,在一瞬间被扭转!

    但是文莹不是授课教师,她可没有心思去夸奖荣陶陶,在她的心中,已经开始问候荣陶陶的家人了!

    以荣陶陶的母亲为半径,在其十八代亲属的范围内尽情的挑选着名称......

    尽管文莹也刹车了,但这里是雪地、而非水泥地,每个人对身体的掌控能力都有或多或少的降低。

    文莹连踏数步,让自己停下的同时,也努力转弯,企图躲避。

    但是荣陶陶是谁呀?

    他多阴呐......

    荣陶陶转身的那一刻,两人的距离就不足3米,文莹完全暴露在荣陶陶的打击范围内,而文莹手中的战刀,此刻却显得那样的短。

    荣陶陶很长,特别长!

    极力扭转劣势的文莹,到底还是双手撑起了战刀,挡在自己的头顶。

    “呯!”

    一声重响,钢铁碰撞的声音有些刺耳。

    文莹只感觉手臂发麻,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

    荣陶陶这一击,可不是匆忙慌乱的一击,而是蓄谋已久!

    那又长又重的方天画戟,可是抡出了一个半月弧,才落下来的,当然有着巨大的力量加持!

    本就在努力调整姿势、企图刹车的文莹,被这一记势大力沉的重戟砸的一个趔趄,脚下一轻,竟然仰躺了下去,一屁股坐在了雪地里!

    她最后的倔强,只是双手死死的握着战刀,抵抗着那已经被压到了脸前的方天画戟。

    而她眼前的荣陶陶,却一直是身体弓起、双腿弓起的动作。

    “停!你还敢杀了我吗!?杀人啦!杀人啦!”文莹大声尖叫着,企图寻求雪燃军团士兵的帮助,“快来人救我!杀人啦!!!”

    “嘿~”荣陶陶咧了咧嘴,一声冷笑,马步变弓步,那执戟前刺的动作,标准的令人发指!

    即便是一旁观战的雪燃军团,也都是眼前一亮。

    只见荣陶陶那突然前刺的方天画戟,目标却直指文莹头顶前方的雪地。

    要知道,方天画戟可是“井”字形的。

    战戟一侧的月牙形利刃,死死卡着文莹手中的刀刃,直接将那战刀带了出去!

    姿势、位置、发力点,统统被荣陶陶占据绝对的上风,文莹甚至连像样的抵抗都做不出来,坐在雪地里的她,只能任由荣陶陶逞凶。

    战刀被半月牙刃带走,她那本该执刀的双手,也被带着向后扬去,连带着,她坐在雪地里的姿势,也变成了向后仰躺。

    什么叫门户大开!

    荣陶陶顺着前刺的动作,根本没有收力,而是直接前扑了下去!

    面对着门户大开的文莹,荣陶陶果断亮肘!

    电光火石之间,那一记重重的肘击,恶狠狠的落在了文莹的下颚处!

    行云流水,赏心悦目!

    荣陶陶根本没有给任何人反应的机会!

    动作之间的衔接,甚至没有半点停顿......

    “咚!”

    一声闷响,雪燃军团的迷彩服,救了文莹一命。

    为了保暖,学员们穿着的雪地迷彩很厚,所以荣陶陶那一记肘击,相当于垫了个“拳套”。

    即便如此,在如此重击之下,文莹也是脑袋一懵。

    万万没想到,人生中第一个扑进她怀里的,不是命中的白马王子,而是一只伤人的桃儿......

    荣陶陶当然不可能给对方任何机会,他左手猛地一撑雪地,支起来的身体,只为了右肘拥有足够的空间,再次砸下!

    说实话,如果没有厚厚的雪地迷彩,文莹可能受苦还少一些,一击即晕的话,就没有后面的多次肘击了。

    荣陶陶的动作迅猛且沉重!

    “咚!”

    又是一声闷响!

    听得人胆战心惊!

    文莹睁着浑浑噩噩的双眼,剧痛自下颚处传来,视线也变得模糊不堪,双手胡乱的推搡着,试图做最后的挣扎:“停...停下...杀人......”

    荣陶陶左手强硬的拨开她那挡在脸前、却又无力抵抗的手臂,右手再次亮肘!

    “咚!”

    文莹:“杀......”

    “咚!”

    文莹:“救...救......”

    “咚!”

    文莹:“......”

    “停。”不远处,传来了一道男子的嗓音。

    荣陶陶左手抓住戟杆,再次撑起身体,仰起头,看到了远处走来的一名士兵。

    确定是雪燃军的命令之后,荣陶陶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

    脚下,文莹的面部红肿,嘴角破裂,鲜血直流,已经彻底被打昏死过去了。

    什么叫稳准狠?什么叫干净利落!?

    “荣!陶!陶!”远处的林中,传来了郑天鹏的怒吼声。

    荣陶陶转过身,笑着对远处的郑天鹏摆了摆手:“你贱内的武艺,有些许的潦草。”

    “噗...咳咳......”雪燃军团战士刚刚扛起来昏死过去的女学员,听到荣陶陶这句话,差点笑出声来......

    超高的素养让士兵没笑,但却是憋得不轻,忍不住咳嗽出声来。

    ...

    求点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