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5 果农与蛇
    徐太平可能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脚步,亦或者是他走的时候,只是象征性的找回面子、放放狠话而已。

    总而言之,这一夜,众人睡得香甜,直至天光大亮,都没有任何人来打扰。

    早上7时,大家差不多也都起来了,荣陶陶昨夜值班是在1~3点档,觉睡的稀碎,整个人昏昏沉沉的,脑袋有点懵。

    在这种环境下,即便是有人守夜,荣陶陶也时刻警惕,根本睡不安稳。

    “哎......”此时的荣陶陶正站在洞口,忍不住叹了口气,还是家里的大床好,不用提心吊胆的。

    “快来,淘淘,吃饭啦!”身后,传来了孙杏雨的声音。

    荣陶陶弯下腰,一手抓起了两口白白的积雪,顺手吃了两口,当即精神了不少,他一边“呸呸呸”着,一边走向洞内。

    军粮可真是个好东西,尤其是在这冰天雪地里,自热的羊肉抓饭,再配上一盒猪肉罐头,呀~活活美死!

    但气氛诡异的是,洞窟中,除了众人吃饭的声音,没有人说话。

    谁都不傻,尤其是荣陶陶团队众人,也都知道,吃了这顿饭之后,郑天鹏的团队也是时候该离去了。

    昨夜,两支团队已经约定好了,郑天鹏团队只能在这里借宿一夜。

    荣陶陶看着专心吃饭、且异常沉默的郑天鹏团队众人,他还在想着一会儿该怎么开口送客,此时,自家团队的周婷却是突然开口了:“杏雨。”

    “诶?”孙杏雨手里拿着保温杯,正在小口抿着热水,看着身旁狼吞虎咽的李子毅。

    听到室友的召唤,她转过头,一脸探寻的看向了周婷。

    周婷的面色有些尴尬,开口道:“我看咱们两支团队配合的挺好的,昨夜他们就帮我们分担了值夜任务。”

    听到这句话,狼吞虎咽的李子毅停下了扒饭的动作,手里握着军粮饭袋,转眼看向了周婷。

    周婷笑了笑,似乎是越说越有底气:“人多力量大嘛,我想着,要不要让他们留下来,我们共同渡过难关。”

    一时间,所有人都停了下来。

    荣陶陶眉头微皱,心中念头急转。

    不对劲儿!

    要知道,在昨天收留郑天鹏团队的时候,荣陶陶还特意回头询问队员们的意思。

    孙杏雨说了一句“洞窟地方大”,意思很明显,愿意收留对方。

    但是这个周婷可是当了鸵鸟,她那拒绝的意味非常明确!

    是什么让她在一夜之间改变了心思?

    突然就想要这支新来的队伍留下来了?

    周婷是和谁一组值岗的?

    我想想,凌晨5~7点档,周婷是和对方团队的......文莹一组!

    荣陶陶忍不住转过头,看向了篝火对面的文莹,此时女孩手里拿着压缩饼干,正一脸满意的模样,看着周婷微微点头。

    卧槽......

    周婷这是被收买了?文莹许诺给周婷什么了?

    看文莹昨天那被惯坏的表现,估计也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吧,应该是不缺资源。

    陆芒突然开口道:“我们的人数够了,另外,约定就是约定。”

    在荣陶陶的团队中,陆芒显然和周婷是同一“档次”的。

    荣陶陶、孙杏雨、李子毅这三人有着三年的同窗情谊,但是陆芒和周婷,都是这两天才认识的室友。

    他们俩能和这支团队组在一起,运气的因素占据了大部分。

    一向沉默的陆芒,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态度表达的非常明确,而且也将自己和周婷完全区分了开来。

    “兄弟,别这么说,情况有变嘛。”对方团队的领头羊郑天鹏突然开口说话了,脸上带着笑容,态度依旧像昨天那样友好,但似乎并不打算完成约定了。

    郑天鹏继续道:“这个洞窟这么大,完全能容得下我们所有人,再让我们出去寻找其他的落脚点,我们又得在外面寻上好久。”

    “对呗!”

    “是啊!人呐,最好还是善良点比较好,不能眼睁睁看别人受罪啊......”

    郑天鹏团队中,传来了几道声音。

    而郑天鹏,也是转头看向了荣陶陶,道:“昨夜,我们的配合真的很好,今天我们再进一步细化一下各个队员该承担的责任。

    我想,我们一定能舒舒服服的活过未来几天的。”

    文莹也说话了,在一旁帮腔道:“洞窟这么大,完全能容得下我们两支团队,谁也没必要再出去顶风冒雪。

    你不要那么小气,就像昨夜一样,都是一句话的事儿。”

    “哈哈。”郑天鹏笑了笑,看着荣陶陶,道,“的确是一句话的事儿,这里这么大,多一支团队也足够容下,没必要总想着昨夜的约定,毕竟我们找到了更好的合作方式。”

    “是啊是啊,举手之劳。”

    “这洞窟从来都不是谁的家。”

    “兄弟,我们队长姿态放的这么低,你也没必要一直端着,容易出事!”

    呦呵?

    这话倒是有点意思哈?

    荣陶陶不由得加快了扒饭速度......

    “呼噜呼噜......”在众目睽睽之下,荣陶陶扒完了军粮袋里的饭,抹了抹嘴,道,“举手之劳这样的词汇,只有我们团队能说,只有施舍一方能说,乞求一方是不配说的。”

    郑天鹏脸上的笑容迅速收敛,文莹的面色也僵硬了下来。

    郑天鹏开口道:“哥们,你没必要这么说话。”

    “必须得这么说呀。”荣陶陶随手扔掉了手中的军粮袋,道,“你这么慷他人之慨,得让你的贱内和犬子们都知道啊?”

    说着,荣陶陶微微歪头,示意了一下对面的文莹...以及郑天鹏团队的一众人。

    郑天鹏那迅速收敛的笑容,渐渐阴沉了下来。

    荣陶陶笑着说道:“生气啦?这就对喽!说话得找准自身的定位。”

    郑天鹏猛地站起身,沉声道:“你在教我做事?”

    呼啦啦......

    洞窟中的人都站了起来。

    荣陶陶同样站起身,撇了撇嘴:“确切的说,是你教我做了事。今天你能不守约定,要跟我合作共赢,明天你就能守约定了?”

    荣陶陶很确定自己的判断,他更知道,如果就这样灰溜溜的带着众人离开,他的团队,也就该散了。

    更重要的是,荣陶陶练的是方天画戟,突出了一个霸道强势,他练得可不是匕首。

    人练器,

    器,同样练人。

    一个人的武艺走的是什么路子,在客观层面上,或多或少也会影响到一个人的处世态度。

    说着,荣陶陶转头看向了周婷,道:“愣着干啥呀,快过去吧。”

    周婷面色有些难堪,张了张嘴,却是没能说出来什么。

    “婷婷,过来!”文莹是真的刚,冲着荣陶陶的脸说了一句。

    在孙杏雨惊愕眼神的注视下,周婷低着头,走向了郑天鹏的团队。

    三天的室友,毕竟不是三年的室友。

    “诶,说真的。”荣陶陶对着文莹说道,“我不知道在2个小时内,你是怎么策反周婷的。

    尤其是在昨夜,她可是我们团队中唯一一个明确表示,不收留你们团队的人。

    总之,我有句话得送给你,她今天能摇摆到你的队伍,明天,也能摇摆到别人的队伍。”

    周婷本就苍白的脸色,更加惨白了......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郑天鹏突然开口,打断了荣陶陶的话语,继续道,“我想合作互惠,但看来你铁了心、一条路走到黑。”

    荣陶陶接过了陆芒递来的方天画戟,道:“嗯,我这个人,只认武装火并,不认和平演变。

    你要是个散客,我还真就能接纳你,问题是...你可是带着旅游团来的。

    你今天能说出这话来,明天那些不听话的、你看不顺眼的,一个个都得被你踹出洞窟。”

    闻言,面色阴沉的郑天鹏突然就笑了:“倒也是个明白人,我们有7个,你们只有4个,你们现在离开洞窟,我保证没人会动你们,也许你们在外面还能找到生存的机会。”

    文莹厉声道:“对,赶紧滚,最好在外面找上三天三夜的落脚点,冻死在外面,尝尝那是什么滋味!”

    舒服了,文莹彻底舒服了。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文莹也就不藏了。

    她终于说出了内心的真实想法,心情可谓是无比的通畅......

    荣陶陶擦了擦方天画戟的戟杆,转头看向了李子毅,道:“走么?”

    “呵。”李子毅一声冷笑,颠了颠手中的长枪,意味很明显。

    一旁,孙杏雨同样握紧了长枪,脚下是那被打翻的保温杯。

    荣陶陶转眼看向了沉默的陆芒,微微挑眉。

    陆芒的反手向背后探去,握紧了肩膀处的剑柄。

    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看向了郑天鹏:“你以为我们是四个人?”

    郑天鹏微微眯起了眼睛,顺手接过身后同伴递来的大刀:“嗯?”

    荣陶陶左脚一崩,右脚猛地一蹬身后的墙壁,整个人犹如炸弹一般轰向对方团队:“我?今天就告诉告诉你,什么叫果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