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4 桃养人
    夜幕降临,茫茫雪林之中,一阵阵的寒风呼啸,卷起层层风雪,颇有一种鬼哭狼嚎的感觉。

    洞窟之外,漆黑且寒冷。

    洞窟之内,却是另一番景象。

    若大的洞窟之内,五人小组早已经点燃了篝火,跳动的火光不仅给这里带来了光亮,也带来了温暖。

    而在那篝火之上,还架着一个小锅,里面煮着蘑菇肉丝汤。

    无论是小锅还是汤,都是学校给配置的物资,尤其是那军粮汤,飘香四溢,让人闻着直流口水。

    一整天,徐太平都没有来,现在入夜了,荣陶陶当然是更加警惕。

    他怀中抱着方天画戟,身体斜斜的依靠在洞窟门口,一边吸收着冰雪属性的魂力,尝试着提高自己的魂法境界,一方面也在暗暗地警惕外面的环境。

    篝火旁,孙杏雨依偎在李子毅的怀中,正在说着什么悄悄话。

    而孙杏雨的室友周婷,总是时不时的偷瞄着两人,眼中充满了羡慕。

    “荣陶陶。”

    “嗯?”荣陶陶转过头来,也看到了手执长剑的陆芒。

    陆芒:“分配守夜时间吧,我们还要在这里生存7天,必须要轮岗值守,保证队内所有人员的体力和精力。”

    “嗯......”荣陶陶点了点头,这也是他必须组建团队、寻求合作共赢的原因。

    夜里的林海雪原,远比白日里的林海雪原更加可怕。

    “我俩守第一岗。”洞窟深处,传来了李子毅那特有的公鸭嗓。

    荣陶陶听着难受的要命,道:“我说,你能不能快点发育,实在不行就先把嗓子发育好,真是白瞎你这张脸了。”

    “皇帝不急太监急。”李子毅一声冷哼,顺手紧了紧怀中的“爱妃”......

    卧槽?

    这小子嘴炮功夫见长啊?

    荣陶陶刚要说什么,却是听到远处的林中传来一道呼喊声:“前面有人吗?”

    荣陶陶和身侧的陆芒对视了一眼,纷纷握紧了手中的武器。

    与此同时,洞窟内的三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太好了!太棒了!”伴随着一阵欣喜的声音传来,几道人影拿着手电筒,快步走向了这闪烁着火光的洞窟。

    “你们好,你们好!见到同类的感觉实在是太开心了!”一个学生大步上前,即便是他脸上带着大大的护目镜,都能看出来他那无比激动的神情。

    他的脸并没有因为激动而泛红,反而是脸蛋煞白,身体哆哆嗦嗦的,看起来被冻得不轻。

    荣陶陶默不作声,打量着几个从风雪中走来的学员,心中念头急转......

    “我们可以在这里落脚吗?外面的风太大、太冷了,天又这么黑,这样下去,我们很容易遭受魂兽的袭击。”学员拉下了护目镜,一脸恳求的看着陆芒。

    荣陶陶是斜靠在洞窟门口的,此时的陆芒,站的是“C”位。

    对方团队共有6人,显然是和荣陶陶的团队一样,是合作求生的。

    “同学,让我们在这里落脚吧,帮帮忙。”后方几人中,也传来了一道恳求的话语。

    陆芒转头看向了荣陶陶,荣陶陶却是耸了耸肩膀,转头看向了洞窟内。

    这一刻,站在篝火旁暗暗观察事态的周婷,却是当起了鸵鸟,错开了荣陶陶的目光,没有说话。

    在这种极其特殊的环境之下,没有什么“不置可否”这一说,周婷没有点头,没有任何表示,就已经代表了内心里的抗拒。

    对于这群中学生来说,这样的考核方式,也的确令人感到为难。

    一方面,他们不得不合作求生,而另一方面,参加考核的所有学员,全都是竞争对手。

    孙杏雨和李子毅对视了一眼,这才转头对着荣陶陶道:“洞窟空间很大,嗯...你决定吧。”

    “行不行你倒是给句话啊!?冻死了都要!”一道女声传了出来,很是不耐烦,却是被身旁的人拽了一下,当即闭上了嘴。

    形式比人强,此时,新来的团队路途劳顿,站都快站不住了,更别提什么战斗、抢夺洞窟了。

    他们也是实在没办法,看到火光,就相当于看到了希望,没有犹豫的寻上前来。

    已经没有退路的他们,根本就没有心思考虑荣陶陶团队是否会对他们不利。

    荣陶陶向洞窟内歪了歪头,道:“歇歇吧,但是有些话要说在前面,我们只收留你们一夜,我们的团队人数足够了,明天早上,你们得启程另寻落脚点。”

    “哼,还真把这当你家了......”女孩撇了撇嘴,声音不小,迈步就往前走。

    天之骄子们,显然都是有性格的。

    更何况,这是一群尚未踏入社会的孩子们,如果再加上是被家里宠坏的话,那么他们嘴里说出来什么话都不稀奇。

    当然,别说是不懂事的孩子了,这个奇葩的世界里,成年巨婴也不少,总有一些烂人,把别人的帮助和施舍当成是应该的。

    荣陶陶从来都是一个吃软不吃硬的人,他一手拿着方天画戟,遥遥指向了那声音传来的方向,“不住,你可以走。”

    前方的男学员快步上前,哆哆嗦嗦的手掌,搭在了方天画戟的戟杆上,轻轻向下压了压:“诶,哥们,误会误会,我们这是被冻傻了,身体都快被冻透了。

    走了一天的路,各个急头白脸的,抱歉抱歉,明早就走,我们明早就走......”

    听着特有的词汇和歉意的话语,荣陶陶咧了咧嘴,放下了方天画戟。

    洞口处的鱼贯而入,向着那火光闪烁的洞窟中快步走去。

    “杏儿。”荣陶陶突然开口道。

    “啊?”孙杏雨正看着几人围在火堆旁取暖,听到荣陶陶的话语,转头望去。

    荣陶陶:“和他们谈谈轮岗守夜的事儿,既然在这里住了,今夜的安危,大家得共同承担。”

    “奥。”孙杏雨接下了这个任务。

    显然,在荣陶陶的五人团队中,孙杏雨应该属于最会“说话”的了,最适合充当外交人员。

    李子毅开口道:“叫全名,少起外号。”

    荣陶陶这个难受呦,他是发现了,李子毅不怎么说话,但凡说话,要么是保护孙杏雨,要么就是怼荣陶陶。

    李子毅的嘴,好像就为了这两件事才长的?

    荣陶陶:“李子闭嘴!”

    李子毅:???

    得,不仅孙杏雨有外号了,李子毅也未能幸免。

    “那你是什么呀?呵呵。”孙杏雨掩嘴窃笑,那青春甜美的模样让洞窟内的气氛回暖了不少。

    秀色可餐,赏心悦目。

    那红色的棉帽之下,孙杏雨漂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道:“你是桃儿?”

    荣陶陶:“......”

    孙杏雨突然眼前一亮,指着陆芒道:“你是芒果!”

    陆芒的面色微微一僵。

    他是锋芒的芒,不是芒果的...呃,好吧,的确是。

    “那你是啥?”孙杏雨看向了周婷,小脑瓜里努力的想着词汇。

    周婷尴尬的抽了抽嘴角。

    荣陶陶适时的解了围,道:“周婷是万万没想到,大老远跑到这冰天雪地来,跟果盘组了一队。”

    周婷默默的低下了头,肩膀忍不住有些颤抖,似乎憋笑憋得很辛苦。

    “哇,好暖和。”另外一个团队中,那个女生终于露出了真容,摘下了护目镜的她,目光却是盯着架在火上煮沸的汤,自顾自的拿起了一旁的杯子,给自己舀了一杯汤。

    这样的一幕,当然被所有人都看在了眼里。

    洞口处,陆芒面无表情,荣陶陶却是微微眯了迷眼睛。

    “都喝点吧,暖暖身子。”孙杏雨回过神来,没有什么过多的表示,便开口招呼道。

    对方团队其他几人,这才纷纷放下书包,从包里找杯子。

    洞口处,陆芒转过身来,望向了外面那一片漆黑的风雪树林,突然开口道:“自古都是桃养人,杏伤人,李子树下埋死人。”

    荣陶陶明显愣住了。

    啥玩意?

    这小子话虽然不多,但却一套一套的,还挺有文学素养?

    荣陶陶一脸怪异的看向陆芒,道:“我养人?谁说的?”

    陆芒:“自古常言。”

    荣陶陶:“自古常言指引我去养人?

    啧啧,我还以为我这辈子找不到女朋友呢,要是这么说的话......

    我将来起码得有俩女朋友,家里一个,外面再养一个。

    谨遵老祖宗遗训,奉旨找小三~简直完美!”

    陆芒轻面无表情的瞥了荣陶陶一眼,确实发现了双方的思维不在一个层面上,他没有反驳,只是淡淡的开口道:“祝你成功。”

    荣陶陶笑着露出了一口白牙,对陆芒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哥们,你好,我叫郑天鹏。”身后,传来了一道男性嗓音,正是之前走在队伍前方,和荣陶陶交涉的那个学员。

    荣陶陶转过身,看着对方递来的手掌,也伸手握了上去。

    即便是两人都带着手套,但荣陶陶明显感觉到了对方手掌的冰冷。

    “谢谢你让我们借宿这里。”郑天鹏态度很好,笑着说道。

    “啊,没事。”荣陶陶随意的点了点头。

    郑天鹏:“孙杏雨同学已经分配好了,我们两边一人出一个人,从晚9点钟开始,两小时一换岗。”

    荣陶陶微微歪头,视线掠过郑天鹏的肩膀,看到了孙杏雨,便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孙杏雨这个安排非常合理,双方各出一个,相互照应,也相互监督。

    “刚才我们队员文莹态度不好,今天过得实在是太艰苦了,哥们多理解、多包涵。”郑天鹏笑着说道。

    荣陶陶随意的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隐约中,荣陶陶感觉到有目光注视,他转头望去,却是刚好看到那个叫做文莹的女孩,手里拿着杯子,转头移开视线的模样。

    郑天鹏走后,陆芒横跨一步,凑到荣陶陶身侧,轻声道:“为什么平添烦恼,答应收留他们?心善?”

    荣陶陶:“学校并未给出任何考核标准,你觉得,在这种特殊时刻,收留这几个学员、给他们提供庇护,学校会不会给咱们团队的人加分?”

    陆芒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此时此刻,守护在暗处的士兵们,最少也有11个,他们当然都会见识到这一幕。

    荣陶陶小队收留、庇护人类同胞的举动,有相当大概率会是加分选项。

    当然,如果这是加分项的话,那么在白天的时候,队员无心插柳,徐太平在误会中离去,就不知道是加分还是减分了。

    只是希望士兵们心中有所判断吧。

    毕竟,荣陶陶说的很明确:他们从未想把徐太平赶出落脚点,只是需要一个道歉。

    陆芒默默的看着荣陶陶,道:“我以为你是一个真诚友好、心地善良的人。”

    荣陶陶:“你要是这么说,那我也不跟你犟。”

    陆芒:“......”

    ...

    后面还有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