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3 试试?
    众人一路向东北方行走着,经过了足足两个小时的艰难前行,终于看到了雪林边缘。

    “哎,可算是看到树林了。”孙杏雨瘪着小嘴,不满的嘟嘟囔囔着。

    虽然话这样说,但是孙杏雨明显有了动力,小队众人的速度又加快了一些。

    荣陶陶脚踩着厚厚的积雪,发出了“吱嘎吱嘎”的声响,警惕的打量着四周。

    之前的两个小时,在茫茫雪原之上,没有发现任何魂兽。

    但是这里作为社会历练者、学员训练的场所,必然是有魂兽的,只不过那些魂兽不会靠近城墙的位置,也不会将身影暴露在茫茫雪原之中。

    那些驻守二墙的士兵们,会精挑细选一些低等级的魂兽,放入二墙之南~一墙之北的区域内,这也是国家为雪境魂武者所提供的有限的帮助之一。

    荣陶陶等人此时距离一墙足够远,又有一片雪林在此,其中很可能会出现一些低等级的雪境魂兽。

    只要配合得好,荣陶陶等人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

    士兵们故意放进来的生物,大都在普通级~优良级。

    与其说社会历练者是来这里杀魂兽、训练技艺的,倒不如说他们是来这里修炼魂法·雪境之心的。

    你想要与更高等级的魂兽比试?想要训练技艺、想要杀魂珠,养家糊口?

    统统给我滚去星野旋涡,华夏大地上到处都有,那里的设施更完善,保护措施更齐全!

    和平年代中,雪境是距离战场最近的地方!

    一墙之外,还算是魂武者的修行之地。但是二墙之外,那可就是雪海尸山,并不是你玩闹的地方。

    “诶,你们看呀,那边是不是有一个小山洞?”众人在雪林中小心翼翼的寻找了好久,孙杏雨的声音突然传来,她一手指着一处小小的山包,那里明显有个洞穴。

    荣陶陶看了一眼孙杏雨示意的方向,开口道:“这种天然的栖息之所,理应有魂兽在此落脚,准备战斗吧。”

    后方的孙杏雨当即走了出来,要说组队战斗,她和李子毅才是真的默契。

    荣陶陶看了孙杏雨一眼,倒也没说什么,两人修习的都是家传枪法·孙家枪,配合起来当然更好。

    小队众人二三分组,并未选择直接进入那小小的天然洞穴,而是悄悄的摸了上去,率先观察着四周。

    但是除了持续不断的寒风,与那簌簌坠落的松上积雪之外,周围的环境似乎没有什么异常的。

    围着小山包打量了一大圈的几人,迅速在洞窟前汇合,准备进去一探究竟。

    就在孙杏雨和李子毅准备率先摸进去的时候,在那漆黑的洞穴之中,突然亮起了两道猩红色的光芒。

    孙杏雨下意识的一手挡在李子毅身前,带着他迅速向后退去,与此同时,她另一只手握长枪,指向了洞窟中那两道猩红色的光芒,做出了战斗的姿势。

    李子毅:“......”

    尬住!

    到底是谁更爱谁,似乎在此刻已经有了分晓?

    “滚。”

    众人身体紧绷,已经准备好战斗了,但是...但是其中突然冒出来了一句中文,却是让所有人都愣住了。

    “什...什么人?”孙杏雨明显有些卡壳,这样的一幕,显然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滚!”

    那道冰冷的声音再次传来,李子毅当时就怒了。

    “你再说一遍!?”李子毅止住了后退的步伐,面色愠怒,对着黑暗洞穴中的红色光芒说道。

    缓缓地,那两道猩红色的光芒愈发的接近,直到...直到那人影走到洞口,众人才看清楚了对方的模样。

    没有帽子,没有手套,没有护目镜。

    他只是穿着不得不穿的雪地迷彩,露着一张惨白的脸,原本在黑暗中那猩红色眼眸,在明亮的环境下,也彻底暗淡了下来。

    竟然是徐太平!?

    他早于所有人,率先离开了城墙的位置,没想到,他竟然也进了这座山林,选择在此落脚。

    “我说......”徐太平目光直视着最前方的孙杏雨,开口道,“滚。”

    “你!”李子毅作势上前,却被前方的孙杏雨手肘撑住,极力的向后推搡着。

    看着面色阴沉的李子毅,徐太平那一张惨白的脸上,同样阴沉的可怕,握着手中那还在滴血的长剑,一字一句:“滚远点。”

    果然,

    曾经陆芒担心的一幕发生了。

    徐太平作为雪境大地的主人之一,并没有合作的想法,不仅如此,他甚至可能会选择淘汰其他学员。

    荣陶陶三人组与徐太平起码有一面之缘,而且当时的带队教师杨春熙,似乎与徐太平也有些交集,却是没想到,徐太平的态度竟然如此恶劣。

    作为这支小队的领头羊,且孙杏雨又是他的队友兼同学......

    对于这支刚刚组建而成的小队,荣陶陶的每一个举动,都很可能在同伴的心中留下芥蒂,队伍的心如果散了,那就真的不好带了。

    荣陶陶还想与这支团队共度未来7天的时光,只有合作才能共赢。

    所以在这一刻,他的态度就很关键了。

    荣陶陶开口道:“会说话吗?九年的义务教育都让你掺着大米粥喝了?”

    徐太平猛地转头看向了荣陶陶,奇异的是,即便是在明亮的环境之下,他那本已经黯淡下去的眼眸,竟然再次泛起了微微红光。

    “淘淘!”孙杏雨是真的苦恼,按下葫芦起了瓢,对于她来说,被骂两句就骂两句呗,她不在乎,她只想大家一起晋级,别出意外。

    而对于荣陶陶和李子毅来说,可不是这样的,自己人可不能被这样欺负!

    新成员陆芒、周婷也都默不作声,观望着事态的发展。

    荣陶陶却是一把扔下了背上的书包,握紧了手中的方天画戟,目光灼灼的看向了徐太平:“试试?”

    橙色的半透明护目镜下,是那一双跃跃欲试的双眼。

    如果说之前荣陶陶只是用话语怼过去的话,那么现在,荣陶陶就是在邀战了!

    正面刚徐太平!?

    后方,周婷看着长剑滴血的徐太平,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了起来,这么刺激的吗?

    徐太平可是魂兽,而且是拥有魂技的!

    但问题是...徐太平的专属魂技是“雪感”,也就是与其他人心灵交流的魂技,并不是输出类型的魂技。

    他倒是能像人类一样,修习其他雪境魂技,但造物主给了冰魂引一族超高的智慧和学习能力,却也同时给他们关闭了一扇窗。

    在青少年时期,冰魂引一族与人类没有什么区别,都有着极其漫长的成长阶段,在雪境旋涡之中,尚未成熟的冰魂引一族就是其他雪境魂兽的美味餐肴。

    徐太平显然还处于少年期,所学的魂技,最多也就是低等级的辅助类型魂技。仅从武艺上来讲,荣陶陶自认不弱于同年龄段的任何人。

    斯华年我都敢怼,差你一个徐太平了?

    荣陶陶与徐太平就这样灼灼对视,场面彻底安静了下来,后方的周婷,甚至有些不知所措。

    每一秒钟的寂静,都显得极为漫长。

    直到...直到陆芒握紧了手中的长剑,迈步上前。

    荣陶陶已经表现了自己的态度,也许陆芒很满意、又或者他有其他考虑,本该观望的他,话语不多,行动却是干净利落!

    卧槽!

    周婷都懵了,原来不说话的那个,才是最狠的!

    陆芒的举动,同样出乎了荣陶陶的意料。

    毕竟在最开始的时候,陆芒是第一个担心徐太平会对同期学员动手的人。

    而此时,陆芒才是先动手的那一个!

    果然,当一个人能想到某一方面的问题,甚至是认真提出来的时候,这个人的内心中,可能也存有这样的特质。

    “10秒。”徐太平突然开口,对着荣陶陶一字一句的说道。

    陆芒脚下一停,藏在护目镜后的双眼不知道在思索什么,但却没有再次向前。

    徐太平转身走进了洞窟,几秒钟之后,他拎着一只不大不小的雪兔走了出来。

    只是出来之后,他没再理会众人,只是自顾自的向深林中走去。

    荣陶陶突然开口:“徐太平。”

    徐太平脚步一停,身体未动,脑袋却是转过来了大半,颇有一种“鹰顾狼视”的感觉。

    这种动作出现在类人型生物上,真的有些惊悚!

    徐太平阴声道:“怎么?真想试试?”

    荣陶陶:“我从未想过要把你赶出落脚点,我们要的是道歉。”

    但凡对方把“滚”换成“离开”,哪怕是以正常的态度与人交涉,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呵呵。”徐太平一声冷笑,“夜里注意安全。”

    话音刚落,徐太平转头既走,速度奇快,冲进了雪林深处。

    荣陶陶从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的人,他手中方天画戟一转,直接插在了洞穴门口。

    他对着那迅速远走的身影说道:“恭候!奉陪!”

    在荣陶陶说话的时候,沉默的陆芒已经与他擦身而过,不声不响,率先走进了洞穴。

    后方的周婷忍不住一阵头皮发麻,这尼玛...我混进来的到底是个什么队伍?

    一个比一个刚!?

    和这些人在一起,早晚得出事吧?

    ...

    20点两联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