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2 故事
    大队人马一路向北,冬日里的寒冷兴岭地区,白雪皑皑,森林密布,如果没有雪夜惊作为交通工具的话,恐怕还真的不好赶路。

    不,不对,现在是7月份,正是夏天。

    但却很容易让荣陶陶误以为是冬天。

    这里的温度,怕是有零下25、6度了,而且这还是炎炎夏日的温度,如果是冬天的话......

    荣陶陶打了个寒颤,他很难想象这里的冬天会是怎样一番光景。

    毫无疑问的是,越是向北、离雪境旋涡越近,温度就会越低。

    当大队兵马从一座深山老林中闯出来时,学生们纷纷露出了惊叹的模样。

    荣陶陶看到了一面墙,一面...高耸且宏伟的城墙。

    这城墙的厚度暂不知晓,但是看这样的高度,怕是得有17、8米!

    荣陶陶带着橙色的护目镜,运极目力,努力的想要看清楚这道雄关,古老的城墙呈东西走向,却是看不到尽头。

    乌暗的浓云笼罩在这片大地上,层层风雪,也将那蔓延不知多少里的城墙尽头掩盖其中。

    百余名骑兵放缓了速度,一步步向那前方的城墙走去,荣陶陶努力坐直了身体,从士兵小哥的背后露出了脑袋,抬眼看着那巨大城门上的字迹。

    三个大字龙飞凤舞、气势甚至要比这关卡更加雄浑。

    “百团关”。

    对于这段故事,荣陶陶并不陌生。

    历史课本上,着重描述了这场“雪夜之役”。

    这场战役的重要性是毋庸置疑的,它甚至决定了华夏的国土完整,也为华夏的魂武事业、奠定了最坚实的基础。

    那一夜,北方百余兵团同时发力,一夜之间,荡平北方,将这片土地上横行肆虐的雪境魂兽,驱赶向更北的位置。

    荣陶陶、包括在场的所有学生,以及后方存在的高中、大学、城镇,甚至是关内关外的国泰民安,这一切的一切之所以存在,都是先辈们在四十年前肝脑涂地、前赴后继的成果。

    在这个世界上,

    从来没有什么东西是本该属于你的,包括自由、财产,甚至是生命。

    只有那些你极力去争取的,和极力去守护的。

    泱泱华夏数千年历史,每个人的登场顺序并不由自身决定。

    显然,在40年前,在那魂兽大肆入侵、天空旋涡大肆开放的艰难岁月里,有些人登上了历史舞台、扛起了几近不堪承受的重担。

    他们用一次次冲锋的身影,和堆积如山的尸骸,守住了这北方大地。

    一年一年又一年,日月交替,历史向前。

    十五年前,荣陶陶呱呱坠地。

    十五年后,他伫立在这座雄关前,仰望着它的风骨,想象着当年的故事。

    只一眼,便胜过书本上的千言。

    而这里,才仅仅是第一道墙而已。

    “呵。”士兵轻夹马腹,荣陶陶急忙一手抓住了他的衣襟,从他的身侧露出脑袋,也看到了那巨大的城门向两侧开启。

    终于跨越了这道墙,出乎荣陶陶的意料,入目的,却是一座城镇,犹如古代城池一般。

    但这里是军营,并没有熙熙攘攘的街市景象。

    孩子们显然想参观参观这座城池,但大队一路向前,从南门直接冲向了北门。

    横跨了整座城池,当他们抵达北门的时候,大门已然敞开。

    荣陶陶眉头微皱,望着城门外那几近一望无际的茫茫雪原,他甚至都找不到一个合适的落脚点......

    对于关卡来说,这当然是极好的,无论有任何风吹草动,那些企图冲闯关卡的雪境魂兽,都会早早被发现,而对于在这里接受考核的孩子们来说,这样的地形不是很友好。

    学校给配置的物资之中,甚至只有睡袋,并没有帐篷。

    当然,即便是有帐篷,在这种地形中估计也扎不下来,大风吹过,什么都没了......

    “下马。”

    思索间,荣陶陶突然听到了士兵小哥的话语。

    荣陶陶并未犹豫,急忙下马,却是听到了身后“咔嚓咔嚓”的声响。

    学生们急忙回头望去,却是看到那宽厚的城门缓缓关闭!

    “咚!”

    伴随着一声闷响,城门重重闭合。

    一时间,高耸的城墙之下,只剩下了百名学生和百名士兵。

    唰唰唰......

    士兵们胯下的白色骏马悄然消失,化作一丝丝魂力,融入了他们的身体之中。

    场面安静的可怕,士兵们无人发言,学生们有些不知所措。

    终于,一个队长模样的士兵开口说道:“想要回到这座城池内,只有两种方式。

    第一:退出考核,向你的看护人报告即可。

    第二:7天后,这城门会敞开,欢迎你们回家。”

    士兵队长的声音响彻在城墙脚下,伴随着茫茫风雪声:“考核目标,生存7日。现在,考核开始!”

    荣陶陶向前走了数步,四处打量的同时,感受着雪的厚度。

    雪夜惊在雪原之上可以如履平地,是因为它特殊的魂技,但是荣陶陶此时没有魂技,那积雪已经淹没了他的脚踝,这样的环境,必然会干扰他的发挥。

    看到了熟悉的人,荣陶陶高高的抬起手,对着对方勾了勾手。

    荣陶陶对自身的定位很清晰,作为一名连本命魂兽都没有的初级·魂卒,稀少的魂力帮不了他太多的忙。

    荣陶陶能够仰仗的,就只有自身的技艺。

    生存都成问题的荣陶陶,必须找到合作伙伴,对于现阶段的他来说,并没有独自生存的资本,唯有合作,才能共赢。

    穿着厚厚雪地迷彩的陆芒,被遮住了那一身竹竿身材,看到荣陶陶招手示意,他并未犹豫,便走了过来。

    显然,陆芒也不是什么中二少年,并未幻想着一人在此生存7天。

    很快,城墙下的学生们三三两两,聚在一起。

    而就在此时,一个孤独的身影,迈开了脚步,一步步向风雪中走去。

    他并非孤身一人,在他的身后远处,有一名守护他的士兵,而且还是那个刚才发号施令的士兵队长。

    一众学生纷纷愕然,那个人是谁?

    这么有勇气?

    是真牛批,还是真愚蠢!?

    荣陶陶看着那孤独的背影,却是陷入了沉思。

    因为那个学生,有着一头标志性的白色短发。

    荣陶陶知道他是谁!

    徐太平!

    纯粹的魂兽,而且还是高智商的冰魂引一族!

    对于人类来说,这里不适宜生存,但是对于徐太平来说,起码在一墙的范围内,这应该就是他的后花园。

    荣陶陶抿了抿嘴,转头看向了陆芒,道:“那小子很适应在雪原中生存,简言之,我们可以抱大腿,但我和他也只有一面之缘,并不熟。你怎么想?”

    陆芒问道:“什么叫很适合在雪原中生存。”

    荣陶陶凑到陆芒耳边,开口道:“他是一种极为特殊的雪境魂兽,呈人形,而且有不亚于人类的智慧,甚至可以修习魂法、魂技。”

    陆芒明显愣了一下,进而面色凝重,迟疑了两三秒钟,道:“我们是否会有危险。”

    “嗯......”荣陶陶思索半晌,默默的点了点头,的确有这个概率。

    尽管周围有士兵守护,但是徐太平如果想要进入松江魂武大学,想要取得好名次的话,他完全可以凭借主场优势,对其他学生发难,只要不致死应该就可以。

    本次考核,松江魂武大学不仅没有说考核的标准,甚至都没有说什么考核规则。

    大自然的淘汰是一方面,学员之间相互淘汰,当然也可能会发生。

    这个险,还是别冒。

    “淘淘。”身后,传来了一道娇俏的嗓音。

    荣陶陶转头望去,看到了两女一男。

    孙杏雨、李子毅,以及一个不认识的女孩。

    孙杏雨带着红色的棉帽、红色的手套,绚丽彩色的护目镜挡住了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但是声音却很有辨识度。

    她身旁的女孩身形娇小,大号的护目镜同样是彩色的,暂时看不清面容。

    “这个是我的室友,周婷。”孙杏雨开口介绍着,“我们一起呀?”

    大腿,是相对的。

    眼睁睁看了自家男友与荣陶陶打了三年,孙杏雨当然知道荣陶陶的战斗水平如何。

    在这冰天雪地里,身处陌生的环境中,孙杏雨、李子毅、荣陶陶三人的三年同窗生涯,让他们的关系在突然之间就变得牢不可破了。

    陆芒:“认识?”

    荣陶陶:“同班同学。”

    “嗯。”陆芒轻轻的嗯了一声,不知道想些什么,没再开口。

    荣陶陶示意了一下陆芒,道:“我室友,陆芒,走,我们先走。”

    5人小队,应该差不多了。

    看着五人组脱离了城墙根大部队,有五名士兵也集合在了一起,远远的吊在了几人的身后。

    荣陶陶歪头看向了李子毅,道:“你室友呢?”

    话音刚落,荣陶陶便恍然大悟:“啊...也对,你这性格也交不下来什么室友。”

    李子毅的声音和这风雪一样冰寒:“你的话太多了。”

    孙杏雨:“诶呀,都什么时候了,你俩就别互相怼了呀,快说说我们的生存思路吧。”

    荣陶陶:“雪林能遮挡风雪,可能也会有些天然洞穴。”

    孙杏雨急忙道:“但很可能林中会有栖息的魂兽。”

    荣陶陶解释道:“我们必须找一个遮挡风雪的地点落脚,进入雪林也是必须的,甚至我们总要去面对雪境魂兽的。”

    荣陶陶抿了抿嘴,继续道:“否则的话,我们直接在城墙根下面,挖个地洞,靠着学校给的补给生存就可以了,那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但是那样的表现,很难让我们通过考核,更别提进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了。”

    荣陶陶的思路非常清晰,目标很是明确。

    一席话语落下,小队众人没人开口,似乎认可了荣陶陶的判断。

    不知不觉间,荣陶陶似乎成为了“小队长”。

    5人小队在雪原中缓慢前行,荣陶陶从背包中拿出了指南针,脚下也加快了速度,道:“我们加快点速度吧,天亮之前,必须找到雪林、或者是其他合适的落脚点,否则的话,今夜我们就可能交代在这里。”

    陆芒淡淡的开口道:“你对自己的实力很自信。”

    荣陶陶咧嘴笑了笑,道:“你们都是在爱辉城落脚,然后骑上雪夜惊,赶来松江魂武大学的吧?”

    陆芒没有回应,一旁的周婷却是点了点头:“是。”

    荣陶陶开口道:“我们都一样,顶着刺骨的寒风,在雪夜惊的背脊上颠簸了八个小时......”

    说着,荣陶陶转头看向了陆芒,道:“我们千辛万苦、几经辗转,可不是为了来这里被淘汰的。”

    闻言,陆芒的嘴角微微扬起。

    藏在护目镜后的一双眼睛,静静的看着荣陶陶。

    这一刻,陆芒似乎明白,荣陶陶能有幸接受斯华年提点的原因了。

    这个世界很大,大到足以装得下各式各样的人。

    陆芒相信,当一个人问另一个人,为什么从繁华的上沪城来雪境、并且旁敲侧击对方的信仰之时......

    提问者本身,就一定具备其所询问的某项特质。

    只是两人初见,交浅言浅,并未就此话题展开。

    小队众人加快速度,跟上了荣陶陶的脚步,陆芒默默的看着荣陶陶的背影,握紧了手中的长剑。

    所以...你的故事,又是什么呢?

    ...

    感谢各位书友的支持,成绩不错,明日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