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1 资格
    一身装备齐全的荣陶陶,腿侧绑着生存刀,手中拎着方天画戟,迅速下了一楼。

    刚好看到了在演武馆门口处,正和一名教师聊天的杨春熙。

    荣陶陶快步走了过去,一手揣进兜里,拿出了一堆巧克力,统统塞进了杨春熙的风衣兜里。

    杨春熙:“......”

    看着杨春熙那鼓鼓囊囊的大衣兜,荣陶陶也是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杨春熙一脸嗔怪的说道:“怎么不放在更衣柜里。”

    “啊,生存嘛...不得合作共赢么,我寻思一会儿找几个顺眼的,打打关系。”荣陶陶笑着说道。

    “小心思倒是不少。”杨春熙顺口说了一句,问道,“我不是让你什么都不用带么?”

    荣陶陶说道:“诶,你还真别说,多亏我带了,刚才还送了李烈一块巧克力呢。”

    “嗯?”杨春熙诧异的看着荣陶陶,道,“谁?”

    荣陶陶:“李烈,李老师。”

    杨春熙:???

    小伙子,你路子挺野啊?

    认识的都是精英?

    满打满算,你来松江魂武也才两天,烟酒糖茶已经认了一半了?

    看着嫂嫂那诧异的模样,荣陶陶一手揉着脑袋,再次露出了憨憨的笑容:“诶呀诶呀,也不行!

    昨天我查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资料,那叫一个藏龙卧虎!

    我还差着远呢,任重道远啊!”

    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团队,单单是排的上号的,就有“岁寒三友”、“松魂四礼”、“雪境四季”一说。

    这还仅仅是排的上号的,那些没能“入编”的,更是强者无数!

    首先,这里是华夏最高等学府之一,师资力量极为雄厚,这是必然的。

    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让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水平如此之高的根本原因,是因为这里靠着“一墙”。

    近些年来,雪境大地发生的战斗,林林总总上百余次!

    和平,是一时的。

    战争,才是这里的主旋律。

    有相当一批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都是国家专门指派而来的,这就是正儿八经的政策倾斜。

    那些实力极强的教师,来这里可不仅仅是教学授课,在关键时刻,他们是会冲向前线的魂武战士!

    为师,传道受业。

    为武,戍边守疆。

    他们的职业不是军人,但却是守护华夏北方阵线的后备力量。

    独特的地理原因,造就了松江魂武大学强者如林。

    随便拽出来一个有头有脸的教师,再配上仨瓜俩枣,估计就能另起炉灶,再开一所魂武大学......

    荣陶陶也是在昨天顺藤摸瓜,通过“四礼”,找到了很多强者。

    而他也是昨天才知道,嫂嫂是一个天才,一个恐怖到极致的天才。

    杨春熙,就是松魂四季里的“春”,也是唯一一个大学刚刚毕业两年,就被特聘回本校当教师的青年魂武者。

    在松魂教师团队中,她是当之无愧的青年军领头羊。

    难怪哥哥荣阳能看得上她,真应了那句老话:鱼找鱼,虾找虾。

    但在荣陶陶面前,杨春熙显然没有表现出任何强者的气势,她只是面带嗔怪之色,道:“兜里还有巧克力么,都拿出来。”

    荣陶陶余光看到了陆芒从二楼走下来,他随手从兜里拿出一块巧克力,扔了过去,道:“吃,稳赚,不亏!”

    陆芒下意识的接住,虽然话不多,但行动却很干脆,扒开包装直接吃了起来。

    一边吃着,一边还拿着半截巧克力,对荣陶陶举手示意了一下。

    荣陶陶听着杨春熙的话语,将剩余的巧克力都交了出去,这才对一旁的陌生教师点头笑了笑,迈步走了出去。

    “荣阳的弟弟。”女教师看着荣陶陶走出去的背影,微笑着说道。

    “嗯。”杨春熙明白对方是什么意思,对方只是没有明确说“徐风华的儿子”罢了,问出来的效果是一样的。

    女教师轻声道:“带他们少年班的可都是顶级教师,看得出来,学校很重视少年班这个项目。”

    “嗯。”杨春熙却有些欲言又止,“少年班的教师实力是没的挑的,必然能保障这些孩子的生命安全,但是这些教师的性格......”

    女教师笑着看向了杨春熙:“担心授课效果的话,你就向学校申请,带这孩子呗?”

    杨春熙默默的点了点头,希望能通过吧。

    荣阳把淘淘交给了我,当然不能出半点差错。

    更何况......

    杨春熙看着荣陶陶离去的背影,心中轻轻的叹了口气。

    她真的挺喜欢这个有点淘气的孩子。

    ......

    20分钟后,百名中学生在演武场门前整齐列队,在教师的带领下,众人走出了学校的北门,也看到了一匹匹高头大马、和那站在雪夜惊身侧、身着白色雪地迷彩的士兵们。

    松江魂武大学能邀请来北方雪燃军团为孩子们保驾护航,也正是因为学校与雪燃军团联系紧密的缘故。

    一头又一头雪白色泽的巨大马匹,用那一双双深海蓝般深邃的眼眸,默默的注视着这群懵懂的孩子们。

    一阵阵的风霜自雪夜惊的身上传出,扩散开来,上百雪夜惊组成的骑兵团队,真的是气势如虹,美得一塌糊涂......

    更可怕的是,它们竟然和身旁的士兵一样,一动不动,像极了雕塑。

    由此可见,雪夜惊这种生物,是真的适合成为人类的本命魂兽。

    在士兵长官的安排下,学生们纷纷站到了一个士兵的身侧。

    荣陶陶跟着队伍分配,来到了一名战士小哥的面前,很意外,他看起来很年轻,甚至可能不满20岁?

    年纪这么小,就已经是一名雪燃军团战士了吗?

    荣陶陶仔仔细细的记下了这张脸,这可是关乎于他的生命安全,不出意外的话,未来的十天,就是这名士兵在暗中保护自己了。

    士兵小哥有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很有特点,很好记。

    然而士兵不被允许有任何动作,虽然感受到了荣陶陶那灼热的目光,但是他依旧目视前方,没有半点反应。

    “所有人听令!上马!”一声令下,士兵们纷纷翻身上马,留下了一个个学生不知所措的站在原地。

    马上,年轻的战士俯下身来,对着荣陶陶伸出了手,开口道:“脚踩上马镫。”

    相比于他的动作来说,他那黑底白字的臂章,更加引人注目。

    那是一个大大的“雪”字。

    而由于那臂章的底色是黑色的,所以也成为了雪地迷彩上唯一显眼的颜色。

    “奥。”荣陶陶拎着方天画戟,一手拽着士兵的手掌,翻身上马。

    随着大队开拔,荣陶陶一手握着战戟,一手抓着前方士兵的衣襟,小声道:“你当兵几年了啊?”

    士兵的雪地迷彩上只有臂章,没有肩章,荣陶陶不好分辨他的入伍年限。

    听到这句话,士兵开口道:“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

    完了,小哥误会了,以为我看人家年轻,担心他实力不强。

    碎裂的马蹄声“蹬蹬”作响,雪夜惊即便是进入了山林,面对着那厚厚的积雪,也像是如履平地一般,在特殊的魂技支撑之下,他们的马蹄根本不会没入雪中。

    荣陶陶缩着脑袋,躲在士兵的背后,开口道:“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想问,加入雪燃军团有什么条件。”

    小哥回答道:“我是松江军校毕业的,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松江军校来我们高中招人,我就加入了。毕业后,便进入了雪燃军团。”

    “奥...要提前批次录取么?”荣陶陶小声嘀咕着,“那雪燃军团应该也招收松江魂武大学的学生吧?”

    “当然,只要各方面条件符合。”

    看得出来,士兵小哥对向往雪燃军团的学生很友好,愿意答疑。

    事实也的确如此,松江魂武大学的学生,有相当一部分在毕业之后加入了雪燃军团。

    甚至现在,一些尚未毕业的松魂学生,就已经在学校的组织下,去雪燃军团方“实习”了。

    荣陶陶抿了抿嘴,道:“要符合什么条件、达到什么水平,才能去三墙立岗呀?”

    闻言,士兵小哥却没有第一时间给出答案。

    此次,学生们考核的地点只是一墙之北,这还需要每个人都配一名贴身保镖呢。

    想要去最北面那第三面墙的话......

    小哥突然开口问道:“你为什么想去那里?想去三墙?”

    “呃。”荣陶陶磕巴了一下,道,“初中历史书上学了龙河之役,我想去见识见识。”

    士兵:“那里并不对外开放,不允许参观。”

    荣陶陶:“所以我才问,入伍之后,要达到什么实力水平,才有资格去三墙立岗呀?”

    士兵沉默半晌,道:“我并不清楚,但我想...起码,也得是魂尉,才有资格吧。”

    闻言,荣陶陶默默地点了点头。

    魂卒、魂士、魂尉、魂校、魂将。

    魂尉,已经意味着华夏精英部队的水准了,这样的要求不可谓不高。

    举个简单的例子,之前荣陶陶特意上网查询的、那个使用方天画戟的高三学员高凌薇,刚刚率队在全国高中生大赛上获得了季军。

    毫无疑问,高凌薇就是整个华夏高中毕业生范围内,顶级战力的代表性人物。

    而她目前的段位,是魂士巅峰。

    华夏每年每届的高中学员何其多?

    在身体素质爆炸成长的岁月里,经过了足足三年的刻苦训练,最终站在金字塔尖的那一小部分学生,所交出来的答卷,仅仅也只是第二等级·魂士巅峰。

    足以想象,想要成为一名魂尉,到底是有多难。

    尤其是对于一个魂卒期的孩子来说,这毫无疑问是一件非常遥远的事情。

    有相当多一部分人,甚至一辈子都卡在魂士巅峰,穷尽一生,都无法迈入魂尉的门槛,这是很现实的事情。

    幸运的是,荣陶陶的资质很不错,初始觉醒6魂槽,绝对是天之骄子。

    更加幸运的是,荣陶陶有一张神秘的内视魂图。虽然他还没搞懂这东西的具体操作方式,但是看起来,它似乎能给他的职业生涯带来一些帮助。

    荣陶陶收拾了一下心情,一步一步走吧,先通过了这次考核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