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20 松魂四礼
    等了一天的荣陶陶,硬是没等来斯华年通过好友申请,倒是在晚上的时候,接到了嫂子的电话。

    “嫂嫂好呀~”

    “明早八点,学校演武馆门前集合?好的,我知道了。”

    “那需要准备什么吗?用不用多带几件衣服?带点水、食物之类的?”

    “奥?带着一颗谦卑的心就可以了么...嗯......”

    “嫂嫂,你说的话好有哲理啊,我......诶?挂了?”

    荣陶陶放下了手机,忍不住撇了撇嘴,她好忙呦,五句话都不让说全。

    ......

    翌日,清晨,吃过早餐的荣陶陶和陆芒,穿好了厚厚的羽绒服,来到了演武馆。

    两人都很明确的知晓,他们的考核地点是在一墙之外,所以...在演武馆集合、而非是在校门口集合的话,很可能在这里就会有一场淘汰赛?

    虽然嫂嫂说,让荣陶陶带着一颗谦卑的心来就可以了,但是荣陶陶依旧在昨晚的时候,去商店买了一堆巧克力,嗯,纵享丝滑的那种。

    这天早晨,演武馆门前可谓是人头攒动,年轻的面孔上,兴奋、忐忑等等情绪一览无余。

    荣陶陶算了算,差不多得有将近100名初中毕业生,直到杨春熙走到演武馆前的石阶上,场地才安静了下来。

    她穿着一袭米色风衣,大敞四开的风衣中,是一件薄薄的白色羊毛衫,气质绝对没得说,但也的确有点美丽冻人的意思。

    寒风吹拂着她那漆黑的长发,看的荣陶陶忍不住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

    “注意。”

    杨春熙淡淡的话语声,穿透了层层风雪,最终让这片演武场鸦雀无声,即便是远处室外演武场上切磋的学生们,也都纷纷停了下来。

    她开口道:“欢迎你们参加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的入学考核,在你们来之前,应该也了解了我们的考核地点,一墙之北。”

    看着那一张张乖巧且又安静的面庞,杨春熙微微颔首,道:“考核地点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学校给每一名考核学员都配置了一个看护人。

    为了你们的安全着想,松江魂武大学与本地守卫军团联系,请来了一百名雪燃军士兵。”

    “哇喔!”

    “啧啧......”一阵啧啧轻叹的声音传来,孩子们似乎很兴奋、心中悬着的巨石也落了下来。

    杨春熙:“当你们迈出第一道墙的那一刻起,你们能依赖的,就只有雪燃军了,所以,我希望你们能配合他们的工作。

    当然,一般情况下,守护在暗处的雪燃军士兵,是不会干涉你们的考核的,但是如果涉及到生命安危的问题,他们的命令,你们必须无条件执行。

    如果你们不听从士兵的指挥,很可能会对你们的魂武者生涯带来极大的麻烦。”

    杨春熙目光扫过全场,面色认真而严肃:“松江魂武有这样的底气,也有这样的能力,一旦发现某位考核学员不配合工作,你不仅会被松江魂武踢回去,同时,你报考的魂武高中,也会拒收你们入学。”

    如此严厉的惩罚制度,这群中学生当然也认识到了问题的严肃性。

    杨春熙:“100名考核学员,来自天南地北,不夸张的说,你们都是天赋异禀的人,但是天赋,并不意味着所有。

    本次的考核标准,不对你们公布。

    你们唯一知道的,就是考核内容。”

    学生们的耳朵顿时竖了起来,目光紧盯着台阶上那个决定他们命运的松魂教师。

    杨春熙:“一墙之北,二墙之南。在这个区域内,生存7天。”

    “卧槽......”

    “生存!?7天!?不是杀个低级魂兽就回来吗?”

    “还尼玛杀魂兽呢,冻都冻死了吧?”

    杨春熙竖起一根手指,台阶之下再次安静了下来:“雪燃军士兵会尽可能的保障你们的生命安全。另外,可以中途退出,没有时间要求,只需要和雪燃军士兵示意即可,他们会带你回来。”

    说着,杨春熙手指在空中划了半圈,示意着所有人:“按照男女性别,分开列队,各成两个纵队,进演武场内领取生存物质和装备。”

    一阵混乱过后,荣陶陶跟着大部队,向演武馆内走去。

    杨春熙一边看着学生往里进,一边开口道:“学校会提供柜子,把你们的所有私人物品放进更衣室的柜子中,出来的时候,着装统一,并且不允许私藏任何个人物品,违者直接返乡。”

    荣陶陶摸了摸兜里的巧克力,难受的要命。

    还想着能补充能量呢,结果这条路都给断了。

    关键是巧克力好贵的......

    进入馆内,男女分两侧进入了各自的更衣室,里面已经有教师等待了。

    荣陶陶领取了一把柜子钥匙,领了一套主体呈白色的雪地迷彩服,棉帽、手套、军靴、背包等待一应俱全,他甚至还领了一个滑雪似的护目镜。

    松江魂武还真是财大气粗,装备尺码齐全,要什么有什么,跟自选商店似的,关键是还不用交钱。

    荣陶陶迅速换好了衣服,在教师的指引下,跟着学生们走出更衣室,走上了二楼。

    荣陶陶一边走着,一边翻看着那巨大登山包里给配置的东西。

    食物、水、药品、小锅、睡袋...诶,这是啥?

    燃烧棒?估计是求援时候用的吧?

    荣陶陶一边阅读着燃烧棒的使用方式,耳边却传来了“叮叮当当”的声音。

    荣陶陶抬起头,顿时嘴巴张成了“O”型。

    这简直就是个大型军用品商店啊,此时,正有学生在实验武器趁不趁手。

    由于考核的目标是魂武学生,所以,房间内部除了常规武器之外,足足摆放了20个兵器架,各种武器,应有尽有。

    昨天早上,荣陶陶还来这里要过方天画戟呢,却是没想到,内部别有洞天,储货量如此充足。

    魂武世界中,有50%的人能觉醒成为魂武者,所以整个华夏社会的习武之风是毋庸置疑的。

    尤其是对于这些孩子来说,当他们看到兵器的时候,那真叫一个双眼放光。

    在教师的推荐下,荣陶陶选了一个户外生存的小型刀具,而后便奔着兵器架去了。

    目标直指方天画戟。

    上百兵刃整齐排列,唯独那方天画戟,是如此的诱人。

    荣陶陶刚刚走到兵器架旁,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昨天,是你和华年切磋的?”

    荣陶陶愣了一下,转过身来,却只是看到了对方的胸膛。

    荣陶陶努力仰起头,看到了一张相貌普通的国字脸。

    这个男人,怕不是一直在方天画戟这里等我呢吧?

    荣陶陶点头道:“老师你好,是,是我和她打的。”

    荣陶陶倒是有自知之明,他心里清楚,对方应该不会对“荣陶陶”感兴趣,能让对方在这里等着的,一定是荣陶陶的名头:徐风华的儿子。

    这样的一幕,贯穿了荣陶陶的成长岁月始终,他已经习惯了。

    说着,荣陶陶一手揉了揉脑袋,脸上露出了憨憨的笑容:“嗯...嘿嘿,我没打过她。”

    男子:“......”

    你要是打得过她,那才是真出事了。

    中年男子:“听说你在她手下过了两个回合,倒是新鲜事。你学到什么了?”

    呦呵,很会说话嘛?

    想看魂将的儿子就说嘛,还真给双方找个台阶下?

    荣陶陶面色古怪,道:“差距太大,根本不是一个重量级的,没学到啥。我一不留神,她就把我拎起来了......哦,对!学到了!”

    男子:“嗯?”

    荣陶陶面色恍然,开口道:“我现在《忘忧草》唱的贼溜!”

    男子:“......”

    荣陶陶从兜里掏了掏,拿出了一块巧克力,递给了男教师,道:“老师贵姓呀?”

    男子明显愣了一下,这孩子...倒是不怕生?

    “老师你拿着吧,考核不让私藏东西,我的巧克力都白买了。

    我必须在走出演武馆之前统统处理掉,你要是不拿着,就相当于变相的送我回家。”荣陶陶抬起手,将巧克力送到了男教师的胸前。

    明目张胆的的贿赂!

    看得周围同学一愣一愣的!

    “呵,小鬼,有点意思。”男子那宽厚的大手接过巧克力,道,“我帮你转送给华年,她喜欢吃甜食。”

    “诶,怎么抠搜的呢~一点都不大气!”荣陶陶从兜里又掏出来一块巧克力,塞进了老师的大手中,“你俩都有,都有!”

    男子怔怔的看着荣陶陶,下一刻,却是哑然失笑。

    荣陶陶忍不住心中一动。

    如此相貌平平的一张国字脸,但是当他笑起来的时候,竟然是如此的洒脱。

    中男人的魅力值都快被他点满了......

    此时此刻,荣陶陶的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二十年后,我也要成为这样的男人!

    众目睽睽之下,男子还真就把巧克力接了,似乎并不在乎其他人的看法,更不在乎任何影响。

    他甚至大大方方的说了一句:“我也是这届少年班的教师之一,好好考试吧。”

    荣陶陶急忙问道:“老师,你叫什么呀?”

    “李烈。”中年男子随口说着,便转身离去了。

    李烈?

    名字倒是很好记,很...卧槽!我滴妈耶!

    李烈!

    在荣陶陶的脑海中,中年男子那平平无奇的面庞,与昨天手机上查的网络资料图像无限融合。

    松魂四礼之一,烟酒糖茶中的酒!

    他竟然主动在这里等我?这......

    有了李烈,还要别人干什么啊?

    斯华年?

    呵呵,批年!

    从此以后,我就是李烈的人辣!

    当然,斯华年要是通过好友申请、再送我两块小淘气的话,我也不是不能跟她......

    毕竟那糖是真的好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