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18 强者的世界
    当荣陶陶拿着方天画戟,屁颠屁颠的从演武馆内走出来的时候,顿时引起了许多学生的注意。

    如果说那对儿双胞胎姐妹还很具有迷惑性,气场强大到足以以冒充大学生的话,那么对于荣陶陶,学生们打眼一看,就知道这还是个中学生。

    荣陶陶的技艺是自己训练出来的,之前有师父的时候,也经常对练,但也只是止步于“训练”的层面。

    而那两个手持华丽大刀的女孩,恐怕是从真正的战场上厮杀出来的,和荣陶陶并不是一路人。

    荣陶陶像极了迷路的小黄铜,拎着长两米多的沉重方天画戟,跌跌撞撞的闯入了成年武者的训练场。

    当学生们看到荣陶陶拎着战戟,走向斯华年老师那块场地的时候,顿时,场面就爆炸了!

    什么情况?

    斯华年老师今天又要殴打小朋友了?

    又到了喜闻乐见的“去他吗的魂武梦”环节?

    斯华年,可以说是北方雪境高中生的噩梦,她从不吝啬展现自己的实力,送那些跑来这里的高中生们回家。

    松江魂武大学,显然是华夏雪境魂武学生心中的圣地,每一年,总会有高中尚未毕业的孩子,在家长的带领下,赶来这里“朝圣”。

    松江魂武大学为了鼓励这些有梦想的孩子们,也给了相关的政策:只要你能表明真实身份,拿得出来高中学生证,就可以免费进来参观。

    当然,学生参观是允许的,但是家长嘛...就得在校门口接待室里等着了。

    毫无疑问,高中生们在看过那宏伟的教学楼、图书馆、马场过后,最终会来到演武场,近距离观看大学学长学姐们的战斗。

    而斯华年,作为演武场的管理教师,当然是常年泡在这里,所以,她送走了不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的孩子们。

    虐菜,很可能是她的恶趣味之一。

    ......

    荣陶陶刚刚站在斯华年的正对面,就已经有几个大学生围上来了,而且看这架势,围上来的学生们越来越多。

    他们看向荣陶陶的眼神,大都充满了怜悯。

    荣陶陶忍不住挠了挠头,这些人都是什么眼神?他们......

    一位学长忍不住一脸坏笑,开口道:“诶!小朋友,知道你要挑战的是谁吗?”

    荣陶陶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远处飘着仙气儿的斯老师,又看了看场边幸灾乐祸的学长,不明所以的摇了摇头。

    学长开口道:“斯华年老师,松魂四礼之一·糖,AKA松魂忘忧草。”

    荣陶陶顿时一脸懵逼。

    这都是些什么玩意,花里胡哨的......

    一个正规的大学教师,怎么还有江湖贺号呢?

    不过她的名字倒是极美。

    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

    “《忘忧草》听过吗?算了,你这个年纪,估计也没听过。”

    荣陶陶顿时不乐意了,别的我可能不行,听歌你算是碰到对手了!

    在没有人陪伴的岁月里,荣陶陶听的歌,贯穿了整个华夏的音乐史。

    瞧谁不起呢?

    荣陶陶当即开口道:“吾乃新丹溪一中第一猛男荣陶陶,AKA校内广播站人形小喇叭!”

    众学生:“......”

    只听到学长问道:“呦呵?那《忘忧草》怎么唱?”

    荣陶陶当然没有大展歌喉的想法,他只是自顾自的小声哼哼着......

    “让软弱的我们懂得残忍,狠狠面对人生每次寒冷......”

    荣陶陶刚哼第一句,他就停了下来,一脸怪异的转头看向了斯华年。

    她刚才还给自己小淘气方糖来着,那妥妥的就是表达善意,难道这一切都是假象?

    她要干什么?

    她会把我的腿打折吗?

    女人的残忍程度,果然是和颜值成正比的吗?

    “闭嘴。”对面,斯华年笑着瞪了那个多嘴的男生一眼,那个学长急忙后退几步,躲到了围观众学生的身后。

    一阵哄笑声也传了出来,给这一片冰天雪地,增添了一丝欢乐气息。

    “轻点呀~斯教!”

    “斯教!别留手!请务必给他一个完整的童年!就像你当年蹂躏我那样!”

    荣陶陶:“......”

    听着周围人的话语,荣陶陶提起了十二分精神,他本以为大学老师会对他轻拿轻放,但是看周围学生的模样,这名教师...似乎很残忍?

    围观的学生们越来越多,他们都已经准备好了。

    美好的一天,从虐菜开始!

    此时,那两个中学生双胞胎姐妹,也悄悄的凑了上来,好奇的打量着这一场特殊的战斗,心中也带着一丝丝诧异。

    我们姐妹俩在那边拼了好久的刀了,都没能吸引来教师的注意,这个小天然卷,何德何能,与大学教师对练?

    难道他比我俩还强?

    姐妹俩虽然年轻,但是对于自己的成长履历,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她们甚至可以自信的拍着胸脯说:80%以上的大学生,都没有我们俩实战经验丰富!

    因为这俩人来自华夏内陆地区,三秦大地。

    而她们的家乡位置,刚好处于一个星野旋涡旁。

    初中三年,还没有成为魂武者的她们,就已经在父母的守护下,与低等级的星野魂兽战斗了。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星野魂武者的成长环境,比雪境魂武者的成长环境好了百倍不止!

    她们家乡旁的星野旋涡,华夏军是进入旋涡中驻守的,而且华夏军会特意放出来低等级的魂兽,供社会魂武者进行历练。

    姐妹俩常年与星野魂兽谈笑风生,

    比那些懵懂无知的初中毕业生们,高到不知道哪里去了......

    “把你该有的实力都展现出来就好,不要有太多压力。”场地上,斯华年开口说道,那慵懒的声线显得有些温柔,让周围深知她残忍程度的学生们大跌眼镜。

    这是什么情况?

    糖吃多了么,斯老师今天心情这么好?

    学生们当然不会知道,荣陶陶作为少年班考核学员,与那些偷偷溜出来参观学校的中学生不一样。

    学生们更不知道,在斯华年的心中,她要考核的学员,并不是荣陶陶,而是...徐风华的儿子!

    满怀期待的斯华年,双手一甩,那宽大的雪白衣袖中,一阵雪花弥漫,下一刻,两柄由雪花拼凑而成的白色大刀,迅速探出了衣袖,并且还“长”出了锋利的雪刃。

    荣陶陶单手执戟,负在背后,开口道:“打小朋友还用得着双刀?”

    闻言,斯华年微微挑眉,面对着气场如此强大的自己,对方没有胆怯!

    初生牛犊不怕虎么?

    不仅没有胆怯,这个小鬼甚至有点小聪明,竟然用语言来干扰对手。

    嗯,战术不错,有点意思。

    斯华年却也没说什么,只是随意的将一把刀扔在了地上。

    失去了魂力的支撑,那由雪花拼凑的战刃,迅速瓦解,在寒风的吹拂之下,飘散开来,如梦似幻。

    荣陶陶身体微微弓起,等待对手发难。

    这样的表现,当然算是开始的信号。

    斯华年大踏步前行,没什么精妙的步伐,也没什么身体晃动,就是径直走向荣陶陶。

    而荣陶陶,包括他身后的那些在场边围观的学生们,纷纷向后倒退了数步。

    一股股的寒流迎面而来,荣陶陶被冻得瑟瑟发抖。

    我滴妈耶,这是什么啊?

    荣陶陶小脸煞白,身体打着寒颤,嘴却是硬的很:“殴打小朋友,堂堂教师还用魂力压迫?”

    斯华年虽然面色不变,但心中却是一喜:不错!真真没有半点胆怯!

    他身体哆嗦,那是在寒风下不可抑制的自然反应,但他说出来的话,却依旧在干扰对手。

    斯华年饶有兴味的看着荣陶陶,却也非常配合的收敛了一些气势。

    荣陶陶立刻改变战斗思路,倒退数步的他,脚下一跺,不退反进,猛地执戟上前。

    荣陶陶一个弓步扎得很稳,借着方天画戟的长度优势,距离斯华年两米开外,便直接刺向了对方的胸膛。

    “叮!”

    一声脆响,斯华年手起刀落,雪色的战刃自上而下,磕在了那冰凉的戟尖上。

    如此巨大的力道,让荣陶陶连对抗的资格都没有。

    荣陶陶弓步刺出的长戟,那戟尖直接被磕在了地上,斯华年刚好一脚踩在方天画戟那“井”字形上,并且也未停下前进的脚步!

    下一刻,她的另一只脚,已经踩在了戟杆上。

    看得出来,她刻意收敛了力量,否则的话,荣陶陶手中的方天画戟必然会脱手,也必然会被她踩在地上。

    又一步,她仍在长长的方天画戟上迈步前行!

    荣陶陶双足猛地用力,再次不退反进!

    一招一式,都出乎了围观学生们的意料。

    只见荣陶陶双手极力握住方天画戟,甚至用肩膀扛住了戟杆,迈步上前,猛地向上一送!

    这是一个典型的“杠杆撬巨石”动作!

    在斯华年有意收敛力量的前提下,精妙的杠杆原理顿时起了作用。

    荣陶陶使出了吃奶得劲儿,终于得到了一丝回报!那双脚踩在戟杆上的斯华年,竟然被向后推飞了出去。

    斯华年微微挑眉,顺势一个后空翻,而她那右手中的雪刃,却是猛地甩向了荣陶陶!

    “嘶......”

    “呀!”

    “卧槽!”

    一阵惊呼声传来,斯华年的身体在空中翻转后跃,无处借力,此时用这样的方式,给自己争取落地的时间,这是无可厚非的。

    但是......你这极速旋转的雪刃,是奔着杀人去的!?

    荣陶陶根本来不及反应,身体自然而然所做出来的动作,引领着他的战斗。

    长期苦练、与师父对战的成果,在这一刻展现的淋漓尽致!

    荣陶陶双手和肩膀扛着长杆,身体猛地向一侧迈开脚步,同时双手握住长杆,斜着挡在了身前!

    “噗......”

    极速旋转的雪刃,到底还是撞在了荣陶陶身前的长杆上。

    但是在触碰戟杆的一刹那,雪刃便破碎成为了片片雪花。

    斯华年的确进攻了,但也留手了,那雪刃一触即碎、并不是奔着杀人去的。

    破碎开来的雪花,当即糊了荣陶陶一脸......

    正当所有人以为斯华年会平稳落地的时候,被风雪糊了一脸的荣陶陶,在被“物理致盲”的情况之下,凭借着脑海中的记忆,预判着斯华年的落点处,猛地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投掷了出去!

    名为方天画戟,实则是井字形标枪!

    华夏有句老话,

    来而不往,非礼也!

    刚刚落地的斯华年,不由得美眸一亮,眼前正是那飞刺而来的长戟!

    人落,刀也落。

    当她双足触地的一刹那,手中再次拼凑出了一柄雪刃,劈砍而下。

    简直是神乎其神!

    雪刃的落点精准无比,她的力道控制极为精妙,直直刺来的长戟,被雪刃轻轻一磕,竟在空中一个旋转,竖了过来。

    而斯华年面对着眼前竖着的长戟,猛地一脚踹了出去!

    目标直指荣陶陶!

    抹开了眼前雪的荣陶陶,面对着竖着飞来、且来势汹汹的方天画戟,他“蹬蹬蹬”向后连退三步。

    看准时机!

    荣陶陶一手捞住了方天画戟的戟杆,整个人顺势后退、旋转了起来。

    颇具那“四两破千金”的精髓!

    只见荣陶陶卸力的手法颇为巧妙,握着方天画戟,顺着它那巨大的冲力,带着长戟再退三步,而后竟在原地转了一圈。

    冰凉的戟尖在水泥地面上画了个圈,发出了刺耳的声响,甚至磨出了点点星火。

    “我去?这个留声机有点东西的!”

    “兄弟,不是留声机,是小喇叭......”

    “啧...还是太吃亏了,身体属性被全方面碾压。”

    “对,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哇!好快!”

    荣陶陶刚刚拖着长戟,转了一圈,好不容易稳住身形,然而当他再次企图直面斯华年的时候......

    一张白皙的脸蛋,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挡住了他的整个世界,两人鼻尖之间的距离,甚至不足10厘米......

    荣陶陶吓了一跳!你是鬼吗!?什么时候过来的?

    另外,以两人此时这种面对面的姿势,荣陶陶手中那扫了足有一圈的长戟,必然会打到她呀?

    她是怎么闪躲开的,而且一点声音都没有!?

    慌乱之下,荣陶陶下意识的向后退去,但却脚下一绊,失去了平衡。

    但没关系,他还有一只脚、以及那戟尖点地的方天画戟可以支撑他的身体平衡,然而......

    斯华年右手猛地一拽,不知何时,她手中的雪刃,已经变成了雪色长鞭。

    让荣陶陶失去身体平衡的,正是那缠绕在他脚踝上的雪鞭。

    “诶?诶?”荣陶陶一边喊着,被长鞭捆绑脚踝的他,身体被倒着拎了起来。

    荣陶陶倒悬在半空中,一手执戟点着地面,控制着自己不要来回摇晃,而在他的眼前,正是斯华年的小腿。

    “不错。”斯华年那沙沙的声线中,带着一丝赞赏,“能和我走上两个回合。”

    结束了吗?

    应该结束了......

    周围的学生们面色各异,他们没有看到预想中的单方面蹂躏,这让他们有点难受。

    这是一场实力相差极其悬殊的战斗,两人完全不是一个重量级的选手。

    一个中学生,竟然能和大学教师打的有来有回,哪怕仅有短短2个回合,但也算是让人感到惊艳了!

    而荣陶陶,并没有在意周围学长学姐们的看法,他甚至没有理会斯华年的赞扬。

    既然考核结束了,那么他的小脑袋里,已经在想另外一个问题了。

    她那宽松的太极服下,到底穿没穿棉裤?

    终于,荣陶陶伸出了手!

    他轻轻捏了捏斯华年的小腿......

    果然,她没穿棉裤!

    不仅没穿棉裤,根据手感,她可能连秋裤都没穿?

    这就是强者的世界吗?

    i了i了......

    然而强如斯华年,此时也是脑袋一懵。

    发...发生了什么?

    这小鬼...是不是摸我小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