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17 开眼
    翌日,清晨6点半。

    早早起床的荣陶陶,此时正满身大汗的在校园中跑步,从他额头上的汗水来看,他应该已经跑了很久了。

    荣陶陶也没想到,经过了昨天的旅途劳顿,他竟然还能起这么早。

    一方面是生物钟的原因,另一方面...荣陶陶总觉得是昨夜松江魂武提供的夜宵有问题!

    虽然送来的是盒饭,但是那饭菜真的很可口,而且饭菜中似乎加了什么佐料,早上起床的荣陶陶,竟然有种精神百倍的感觉。

    哪怕是坐一天的车,第二天起来也可能腰酸腿疼呢,更别提荣陶陶在雪夜惊上颠簸了8个小时。

    荣陶陶准备一会儿去食堂,再去尝尝松江魂武的早餐,再去印证一下他们在饭菜中是否加了药......

    此时正值七月,本该是大学生放假的时候,但由于地域的特殊性,校园中有很多学生并未离校,而是选择在此继续修炼魂法·雪境之心。

    这天早上,荣陶陶算是把学校跑了个遍,也算是初步熟悉了一下学校环境。

    尤其是在学校东南角的马场,荣陶陶驻足许久。

    看着那一排排又大又白的雪夜惊,荣陶陶心里这个羡慕呦~

    别人家初中毕业的孩子,都去找自己的本命魂兽了,然而自己却是被嫂子拽来了松江魂武,初中毕业典礼已经过去1天了,也不知道自己的本命魂兽到底在哪......

    会是雪夜惊么?

    毫无疑问,雪夜惊那威武且唯美的外观,极通人性且温顺的特点,让荣陶陶很是喜欢,他很愿意与一匹雪夜惊共度余生,用自己的爆炸天赋,带领自己的“真命天马”闯荡这个世界。

    然而,父亲却与他有个约定,说要给他提供一次获得云巅本命魂兽的机会。

    思索间,荣陶陶跑到了学校北面的体育场,他奔跑的脚步再次放缓。

    上一圈跑到这里的时候,魂武体育馆外,训练的人很多,但并没有比试的,而此时,在馆外的水泥格斗场地里,已经有很多学生在切磋武艺了。

    积雪覆盖的道路,和那干干净净的水泥场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荣陶陶也认识到了一个事实...这些室外演武场地,怕不是要天天打扫。

    就这样,一个跌跌撞撞的英勇小黄铜,悄悄咪咪的站在路边,观看起了松江魂武大学生的日常比试切磋。

    足足40块场地上,有八块场地被占据了,部分场地更是一片风雪弥漫,看的荣陶陶羡慕不已。

    其中,更是有一块场地边缘,有好几个学生在围观。

    对于日常的切磋来说,这应该是很稀有的一幕,想来,那场地中对练的学生,必然技艺高超。

    寒风吹过,雪花飘扬。

    那华丽的大刀裹着风霜,劈穿了层层风雪,与那同样撕风破雪的大刀撞在一起......

    等等?

    荣陶陶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儿,这俩人的技艺的确不错,而且长的一模一样,应该是双胞胎姐妹,但是她俩怎么不用魂技呢?是学校的比试规定么?

    不对呀,其他场地的学生们,都是用魂技了,几乎个个脚下都带有打着旋的风雪,缠绕着学生们的身体、盘旋而上,像是小型的雪龙卷一般。

    荣陶陶知道这个魂技,其名为“雪舞”。

    这种魂技便是被魂武学者参破、写入教科书的雪境魂技之一。

    也就是说,学生们不需要在体内镶嵌魂珠,他们可以直接学习,并使用这种魂技。

    魂技·雪舞,可以一定幅度上增加魂武者的移动速度,也算是雪境魂武者的必学的基础魂技之一。

    “诶,小鬼。”身旁,传来了一道颇具磁性的女嗓,自带着一股慵懒的感觉。

    “嗯?”荣陶陶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袭白衣的女性。

    在这冰天雪地里,她竟然穿着广场老大爷版本的太极服。

    而这套白色的太极服,配合上她那迷人的面庞,的确是有点“仙气飘飘”的感觉。

    而且,从她那窈窕的身段来看,她...嗯,应该是没穿棉裤?

    可了不得,碰到大神了!

    荣陶陶的态度很好,开口道:“老师,你好。”

    对方看起来27、8岁的样子,应该是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

    在这平均温度零下24度的松江魂武中,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

    穿的越少,越牛批!

    穿的少的只有两种人,一种是傻子,另外一种就是强者。

    无论哪种,都牛批......

    而看这女人仙气飘飘的气质,荣陶陶并不认为对方是傻子。

    这也表明,对方的魂法·雪境之心,等级绝对不低!

    “松柏镇偷跑出来的高中生?”女人双手负后,长发披肩,用审视的眼神看着荣陶陶。

    “我是...来参加少年班考核的。”荣陶陶急忙回应道。

    松柏镇?

    好像是距离松江魂武城最近的高中小镇,也是重点高中,毕竟在这种大环境下,学校建的越靠北,冰雪属性的魂力就越浓郁。

    “哦?”女人微微挑眉,似乎想起了什么,这才轻轻颔首,却见她从那宽大的袖口里探出手来,那白嫩的手掌上,似乎还有什么东西。

    荣陶陶愣了一下,

    两颗小淘气糖果?

    这个大学教师表达善意的方式倒是特别,毕竟不是每个成年人都随身备着糖果......

    荣陶陶一脸的乖巧,伸手将糖拿了过来。

    他没有什么特殊的想法,别人给脸,他就兜着呗。

    “给我留一个。”女人转头看向了演武场,随意的说了一句。

    荣陶陶:“......”

    荣陶陶又把其中一颗糖果放回了她的掌心上。

    紧接着,他打开了包装,连带着包裹方糖的糯米纸,直接扔进了嘴里。

    而身旁飘着仙气儿的女人,却是目不转睛的看着演武场上的比斗,一手碾开了包装纸,将糖果塞进了嘴里,顺便将包装纸扔给了荣陶陶。

    荣陶陶一阵手忙脚乱,急忙抓住空中凌乱的包装纸,这才开口询问道:“老师,你叫什么名字呀,教几年级的?”

    “如果你成功入学的话,我可能会教你。”极具磁性的嗓音传来,听得荣陶陶也是“仙气飘飘儿”......

    太有特点了!

    就这嗓子,要是来一首《一生所爱》,荣陶陶能当场变猴,披甲执棍,驾云西去......

    不行,得跟她处好关系,让她给我录个手机铃声!

    也是没谁了。

    别人看到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都想的是这么从教师身上学两手魂技,而荣陶陶却在想着手机铃声......

    “她俩是和你一起来的?”女教师微微扬头,用下巴点了点不远处演武场上的双胞胎姐妹。

    “不是,我不认识她们。”荣陶陶摇了摇头。

    “那她俩应该就是你们一届的。”女教师的眼眸中带着一丝赞赏之意,看着演武场上的刀光剑影,似乎很满意参加少年班考核的学员质量。

    “她俩是初中生?”荣陶陶明显愣了一下,嘴里含着糖,转头看向了那对儿双胞胎。

    可能是青春期女孩发育的早吧,所以荣陶陶没有第一时间看出来,他还以为这俩妞儿是大学生呢,难怪她俩一直没有使用魂技,真是没想到......

    分辨魂武者的方式,并不只是看对方的身体发育状况,主要还是看气质。

    显然,演武场上的两人具备寻常初中生所不具备的气质,那迅猛的攻势,凌厉的眼神,以及那强大的战斗气势,完全将荣陶陶骗了过去。

    如果她俩真的是初中生,那一定是常年“杀”出来的,否则的话,不会如此以假乱真。

    “咔嚓,咔嚓。”

    女教师咬碎了口中的方糖,看着场上的比试,不由得接连点头,并未掩饰内心的赞赏:“不错,很好。”

    “老师,我也很不错的。”荣陶陶弱弱的开口说道。

    “哦?”女教师转过头来,饶有兴味的看着荣陶陶,道,“你去试试?”

    “呃......”荣陶陶抓了抓一脑袋天然卷,面色为难,“我没带武器,我还不会用魂技制造雪制器具,我...我现在连本命魂兽都没有呢。”

    “呵呵。”女教师点头笑了笑,表示理解。

    荣陶陶有点难受,要不然,就去和那对儿双胞胎姐妹比试比试拳脚功夫?

    荣陶陶对自己的拳脚功夫也是很有自信的,而且那内视魂图里的段位等级,也明确写着“二星高阶”。

    “那就别打扰她俩了。”女教师说了一句话,让刚刚跃跃欲试的荣陶陶,放弃了心中的想法。

    “你叫什么名字?”女教师笑看着荣陶陶,对于这个男孩,她同样很欣赏。

    在场的学生们都能看得出来,那对儿双胞胎的战斗水平很高,荣陶陶能说出来“我也不差”这种话,起码心态很不错。

    女教师并不认为荣陶陶在吹牛,毕竟,能特招过来参加少年班考核的学员,可都是天才中的天才。

    荣陶陶回答道:“荣陶陶。”

    “嗯?”女教师的眼眸微微瞪大,一瞬间,她的脸色就变了,之前那云淡风轻的面庞,也稍稍严肃了下来。

    荣陶陶意识到了对方在想什么,事实上,在他的成长时光中,总能遇到这样的情况。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个人,是她的儿子。”荣陶陶耸了耸肩膀,大大方方的承认了。

    女教师微微低头,双目直视着荣陶陶的双眼,仿佛是想要从荣陶陶的眼中看出什么似的。

    几秒钟之后,她伸出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去演武馆内,找看门的学生,要一把你擅长的兵器,就说是斯老师让你去的。”

    但凡换成其他人,荣陶陶早就撇过头了,但是...这一刻,他怂了,没敢拒绝对方的魔爪。

    有时候,这一头天然卷倒是累赘,总有人想摸。

    斯姓教师微微歪头,示意了一下不远处的一块空闲场地,道:“我在那里等你。”

    荣陶陶:“哦。”

    对于这个未来可能成为他导师的人,荣陶陶并不敢拒绝,只能“哦”了她一下。

    行吧!

    小刀划屁股!今天,我就让松魂大学的教师开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