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10 雪夜惊
    9点40分,新丹溪海浪机场。

    一对儿衣着时尚的青年男女走进了机场,眼神四处瞟着,似乎是在寻找什么人。

    “诶!那边!”孙杏雨环着李子毅的胳膊,一手指向了一个方向。

    当她看到远处的杨春熙对二人点头示意之时,孙杏雨忍不住点着脚尖摆了摆手:“老师好~”

    青春少女的活泼模样,引来了周围人的注视。

    孙杏雨急忙闭嘴,却是忍不住吐了一下舌头,闷头拽着李子毅向教师的方向走去。

    眼看着两个小家伙迅速走来,杨春熙也忍不住嘴角含笑,理了理过肩的长发,转头看向了荣陶陶,道:“走吧,人齐了。”

    “啊。”荣陶陶正无聊的翘着脚,听到这话,背着书包站了起来。

    书包里装的不是书,而是生活用品,当然,最重要的,便是毛衣、棉裤、羽绒服了。

    此时的荣陶陶才刚刚觉醒,虽然魂槽很多,但是身上的魂力并不雄厚,无法达到御寒的效果。

    更何况,此时的荣陶陶尚未修习魂法——雪境之心,所以也没有多少在低温、严寒环境中生存的资本,必须依靠衣物保暖。

    随着孙杏雨和李子毅来到身旁,杨春熙好奇的询问道:“你们两个来的?父母没有送你们?”

    “嘻嘻。”孙杏雨笑着说道,“我爸忙,我妈说她受不了离别的场面,自从昨晚吃了饭,今天早晨干脆就没见我俩,东西都是我俩自己收拾的。”

    杨春熙笑着摇了摇头,她当然知道孙家的情况,也没再追问,直接带着三个小家伙走向了魂武者专用的登机口。

    ......

    晌午时分,一行四人抵达了爱辉市郊。

    虽然时值七月盛夏,但走出机场的那一刻,荣陶陶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在机场的卫生间中,荣陶陶等人已经换上了冬季的衣服,但即便如此,这股冷流依旧给众人带来了特殊的体验。

    孙杏雨和李子毅,竟然连羽绒服都是情侣款式的,实在是太狗了......

    两人穿着白色的羽绒服,倒是孙杏雨戴了一个红色的棉帽,让她更显得可爱俏皮。

    愈发接近兴岭地区,温度也是逐渐降低。

    原因,自是因为在华夏与俄联邦交界河上方绽放的雪境旋涡。

    在杨春熙的带领下,三人组搭上了出租车,一路向北,来到了爱辉市最北方,松江魂武大学的联络点。

    这个联络点,有一个有趣的名字:松魂驿站。

    三个小家伙像极了好奇宝宝,跟随着杨春熙走进了一个办公大院,那颇具气势的大院建筑,甚至让荣陶陶联想到了气派的法院大楼。

    “诶,诶!”孙杏雨稍显兴奋的小声喊着,用胳膊肘碰了碰身旁的李子毅,向着东北方向努了努嘴。

    李子毅顺眼望去,也是眼前一亮。

    在办公楼一侧,正伫立着一匹高头大马,浑身雪白,没有一丝杂毛,周身还向外扩散着一圈圈的寒气,洒下了一片片的冰霜。

    这也太酷了吧!

    果然,亲眼看到的,和网络上看到的图片完全不同呢!

    “雪夜惊可是华夏雪境战士的标配哦!”孙杏雨那美丽的大眼睛灼灼的望着白马,嘴里轻声的喃喃着。

    别看雪夜惊只是第二等级·优良级的魂兽,但由于其不错的智慧、温顺的性格,以及认主的特性,所以被华夏北方军团钦点成为了“本命军兽”。

    也就是说,当你看到雪夜惊的时候,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一定是北方“雪燃军团”。

    雪,风雪的雪。

    燃,燃烧的燃。

    孙杏雨一脸欣羡的看着雪夜惊,而李子毅,却是默默的看着孙杏雨的侧脸。

    良久,李子毅轻声道:“你喜欢的话,我们就用雪夜惊当做本命魂兽。”

    国家指定的北方正规军本命魂兽,必然是经过层层筛选、严格考究的,拿来当作本命魂兽,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如果你们想要,进入了松江魂武之后,学校可以为你们提供上好的雪夜惊哦。”一旁,杨春熙走了回来,显然已经与联络点的工作人员交涉完毕了。

    “上好的雪夜惊?”孙杏雨眨了眨眼睛,看向了杨春熙。

    “嗯,尽管雪夜惊都是优良级的生物,但是身体发育却不尽相同。和人类一样,有的身强体壮、有的相对瘦小一些,这也导致了它们在身体素质上会有一定的区别。”

    杨春熙继续开口解释道,“松江魂武大学有专门相马的教师,通过学校来选择本命魂兽的话,不会有错的。”

    说话间,几个工作人员就牵着四匹雪白色的骏马走了过来。

    杨春熙接过了其中一匹雪夜惊的缰绳,翻身而上,低头看着三个小家伙,道:“你们平时的课业繁重,也没有机会接触马匹,今天,当做是考核你们的学习、适应能力了。”

    出乎杨春熙的意料,孙杏雨和李子毅轻车熟路的骑上了高头大马,没有半点胆怯与不适。

    杨春熙明显愣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两人所修习的武器都是“孙家枪”,又想起了孙杏雨的魂武者父母,便也没再说什么。

    而一旁的荣陶陶......

    他努力仰着头,看着走到自己面前的巨大家伙,是真的有点不适应。

    此时此刻,他的脑袋里只有两个词:

    真大!

    真白!

    这匹雪夜惊的背部距离地面起码得有两米,再加上它那又大又长的脖子和头颅,真的是压迫感十足!

    一圈圈冰寒气息,自它的身体向外扩散着,夹杂着一丝丝冰霜碎屑,让荣陶陶更觉得寒冷刺骨。

    “噜......”似乎是感觉到了有一个小家伙在打量自己,雪夜惊低下头,将脑袋探向了荣陶陶的怀中。

    “唔......”荣陶陶是真的没想过,如此庞然大物竟然这般温顺,他下意识的伸手抱住了那冰冷的大脑袋,顺势摸了摸那雪白的鬃毛。

    我滴妈耶,

    你是用巧克力洗的澡么?这么丝滑!?

    荣陶陶越摸越舒服,下一刻,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发现魂兽:雪境·雪夜惊(优良级,潜力值:3颗星)。

    魂珠魂技:

    1,雪冲:用魂力包裹足部,大力踩踏地面,使身体向前方冲撞一段距离。(普通级)

    2,雪踏:用魂力包裹足部,可在雪地环境中活动自如。(优良级)

    是否吸收为本命魂兽?”

    荣陶陶:???

    一旁的工作人员心疼的要命,这孩子不知道发什么愣,手上却是一直没停,这是要把我们的雪夜惊给撸秃?

    然而...然而这匹雪夜惊一副非常享受的模样,那一双深海蓝色泽的巨大眼眸,舒服的眯了起来,大脑袋在荣陶陶的怀中左右蹭了蹭。

    那可爱的模样,和它的体型完全不符......

    荣陶陶当然选择不吸收,这是学校的财产,并不是野生的。

    松魂驿站的专用马匹,几乎相当于人类社会的“导盲犬”,是专门给荣陶陶这样没有准备的年轻人骑乘的。

    这种雪夜惊可是学校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训练出来的,并不允许私自带走。

    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荣陶陶脑海中回想着刚才突然冒出来的讯息,一脚踩着马镫,终于翻身上马。

    翻身上马的那一刻,荣陶陶忍不住又打了一个哆嗦。

    呼......

    冰霜环绕之下,荣陶陶吐了一口白雾,不太自然的挪了挪身体。

    嗯,有点冻屁股......

    “虽然你们昨天才觉醒魂槽,但体内还是有些魂力的。”杨春熙开口说道,“尽量调动你们体内的魂力,包裹身体,会有御寒的效果。”

    杨春熙说的轻巧,荣陶陶差点就信了!

    杨春熙那种级别的魂力,当然有御寒的效果。相当于在冰天雪地中裹了八层棉被。

    但是其他三人的魂力...相当于在身上裹了一层报纸,有屁用?主要还得靠身上的羽绒服。

    “走吧。”杨春熙用鞋跟轻轻磕了一下马腹,而其他三人胯下的白马有着非常不错的智慧,根本不需要主人的命令,自行跟着杨春熙向外走去。

    出了学校驿站,马匹的速度明显加快了,荣陶陶也在努力适应着雪夜惊的身体起伏。

    是的,荣陶陶根本不需要操控马匹,不需要控制方向、调节速度,这一切雪夜惊已经自己完成了,荣陶陶能做的,只有适应身下的这个巨大魂兽。

    “越往北走,距离天空旋涡越近,魂力就越充足,你们可以尝试着吸收魂力。”杨春熙一马当先,转头对着身后的三人开口说着。

    “你们暂时没有本命魂兽,吸收魂力的速度会很慢,所以要合理分配你们的魂力包裹全身,这一路,中途休息次数很少。”

    寒风在耳边呼啸而过,荣陶陶一手掩着口鼻,握着缰绳的手也缩进了羽绒服的袖口里。

    “杨老师!我们大概要骑多久呀?”孙杏雨大声询问道。

    “休息时间1小时,骑行时间约8小时。”杨春熙回应道。

    “8个小时......”虽然孙杏雨心里已经有了准备,但一想到要骑八小时,她心里有点犯怵。

    杨春熙:“放心吧,雪夜惊会选择在适当的时刻分出魂力,帮你们御寒。”

    荣陶陶捂着口鼻,大声喊道:“能不能让它现在就帮帮我!?”

    杨春熙看着身后,笑着白了荣陶陶一眼,道:“距离下一个驿站有240公里,距离松江魂武大学有470公里,四个小时后,我们进下个驿站休息,顺便更换坐骑。”

    荣陶陶:“雪夜惊时速60公里,平均续航4小时?”

    平均时速60公里,可不是简单的在平地上跑。

    越往北,山地越多、林地越多,再加上常年积雪、低温严寒等恶劣条件。

    雪夜惊能够保持这样的速度,简直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根本不是地球上的马匹能够媲美的。

    想来,应该是那个优良级魂技·雪踏的功劳。

    “想跑的话,它能跑一整天。但它们是我们的伙伴,不能那样对待它们。”杨春熙扭头说着,“在行进的过程中,你们可以尝试着修习魂法:雪境之心。

    越往北走,魂力中掺杂的雪境气息就更多,用特殊属性的魂力贯穿你们的身体,感受风雪的力量。”

    “我感受到啦!”荣陶陶一开口,吓了其他三人一跳!

    这么快就修习成功了?

    荣陶陶捂着嘴,脸蛋被寒风吹的通红,大声喊着:“我现在已经被风雪贯穿了,我已经被冻透了!”

    杨春熙笑看着荣陶陶,眼神中带着一丝玩味,道:“嗯,不错,再坚持四小时,巩固一下。”

    荣陶陶:“......”

    这...这么狠的嘛!?

    荣陶陶看着前方的杨春熙,随着雪夜惊的奔跑,她那一头漆黑的长发,在空中肆意的飘荡着,仿佛摆动着优美的旋律。

    行吧,你长得美,你说的都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