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8 嫂嫂?
    孙杏雨和李子毅被校长留了下来,由于两人并没有确定参加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所以等待他们的,将是一批又一批重点高中的招生办教师。

    至于荣陶陶嘛......

    他直接被荣阳和杨春熙带走了。

    跟在两人身旁,荣陶陶愈发的感觉不对劲儿,毕竟荣阳和杨春熙看起来很是亲昵,而且不像是假装的。

    “小脑袋瓜里在想什么呢?”荣阳揽着荣陶陶的肩膀,带着自家弟弟向校外走去,顺手揉了揉那一头天然卷。

    嗯...手感不错~

    事实上,兄弟俩都是天然卷,只是因为荣阳入伍之后,将头发理成了干净利落的圆寸,所以他也揉不到自己那软趴趴的自来卷了。

    话说回来,摸自己脑袋,哪有摸别人脑袋舒服?

    荣陶陶恶狠狠的用肩膀撞开了荣阳。

    荣阳的身高足有一米八五,而年仅15岁、还在发育的荣陶陶,比哥哥荣阳矮了半头,就很难受。

    荣阳笑看着荣陶陶,也不在意自己被撞,而是继续询问道:“问你话呢?一路上这么安静,这可不是你的性格,在想什么?没什么想要和我说的?”

    “啊。”荣陶陶咧了咧嘴,道,“想歌词呢。”

    荣阳的另一侧,杨春熙顿时来了兴致,好奇的询问道:“什么歌呀?”

    荣陶陶歪头看着荣阳,一开口就是经典老歌:“你说过两天来看我,一等就是一年多......”

    荣阳:“......”

    “噗......”杨春熙微微一愣,紧接着,像是被戳中了笑点,看着荣阳吃瘪的模样,她一边忍不住笑,一边帮荣陶陶补出了下半句,“365个日子不好过,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杨春熙的歌声中是带着笑的,虽然有一点点跑调,但却有一种奇特的美妙感觉。

    “呦呵?”荣陶陶听着杨春熙的歌声,开口道,“年纪不大,会的歌挺老啊?”

    杨春熙面容微微一僵,这是你这个岁数应该说的话?

    颤栗吧!

    少年的火力一旦开启,怼的就是整个世界!

    荣阳轻轻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道:“对杨老师说话要尊敬一些。”

    哪成想,一旁的杨春熙反应了过来,嗔怪似的看了荣阳一眼,道:“淘淘在夸我年轻呢。”

    荣陶陶:???

    诶呦?原来我情商这么高的?

    “重新认识一下吧。”杨春熙随手将荣阳拽开,一手亲昵的揽住了荣陶陶的肩膀,道,“以后在学校里,你就叫我杨老师,私下里,你可以叫我姐姐。”

    荣陶陶微微仰头,好奇的看着温柔靓丽的杨春熙,道:“哪种姐姐?从我这里论的,还是从我哥那论的?”

    杨春熙的面色微红,但却大大方方的说道:“嗯,我和你哥在处朋友。”

    果然!

    荣陶陶心中暗暗点头,两人一路以来的状态亲昵,并未有任何遮遮掩掩,荣陶陶早就已经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所以...嫂子?”荣陶陶眨了眨眼睛。

    看到荣陶陶那好奇的小模样,杨春熙终于还是没忍住,对他下黑手了!

    她那纤纤玉手,缓缓上抬,终于还是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

    事实上,自从杨春熙第一眼看到荣陶陶的时候起,她就一直想摸一摸这头天然卷了!

    终于!

    摸到了!\u000b

    啧...舒服了!

    “领了证以后再这么叫吧。”一旁,荣阳开口说了一句。

    荣陶陶撇开脑袋,与杨春熙拉开了距离,看向了荣阳,道:“你们什么时候处的呀?”

    荣阳:“一年前。”

    哇,这狗贼!!

    荣陶陶心态当时就炸了!

    他一手指着荣阳,开口道:“你不是工作忙吗!?你有时间处对象,没时间回家看我!?”

    “其实......”杨春熙突然开口,解释了一句,“你哥和我也是在工作中认识的。”

    荣陶陶:“......”

    “喏,初次见面,这是嫂子送你的礼物。”杨春熙从精美的包包里拿出了一个方盒,递向了荣陶陶。

    相比于荣阳的“严谨”,杨春熙反而是大方的以“嫂子”自居了,看得出来,她对两人此时的关系、包括未来,都很有信心。

    “这是啥?手机?”荣陶陶拿着盒子,左右看了看,稻谷C8500?

    杨春熙看着荣陶陶,轻声道:“我的手机号已经存在里面了,以后入学了,有任何生活和学习上的困难,可以随时找我。”

    “哥!是我误会你了!”荣陶陶突然看向了荣阳。

    “嗯?怎么?”荣阳不解的询问道。

    荣陶陶:“老爸3年见我一回,你差不多1年见我一次。

    你这是知道没人照顾我,所以来了个一劳永逸,混进了学校内部,直接给我找了个教师嫂子,看管我的学习生活?”

    荣阳挠了挠头,那神态,竟然和荣陶陶有几分神似:“呃.....”

    荣陶陶:“人家姑娘还没过门呢,你就给她下任务、上枷锁了,你还是个人呐?”

    杨春熙的面色稍稍有些古怪,她越是接触荣陶陶,就越发现这小子有点皮......

    看来...以后在那冰天雪地中的校园生活,会很有趣呢。

    ......

    在哥哥和嫂子的带领下,荣陶陶吃了一顿烤肉大餐,一方面是庆祝重逢,另一方面也是庆祝他觉醒了6颗魂槽。

    大餐过后,尽情享受亲情的荣陶陶,在两人的陪伴下理了发,脑袋两侧的头发稍微剪短了一些,保留了上面的天然卷,看起来帅气了不少。

    直至下午时分,三人这才回家。

    依旧是17层楼,依旧是开启消防栓,荣陶陶轻车熟路的拿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和杨春熙聊着:“你知道他的本名吗?”

    杨春熙和荣陶陶聊了一路了,通过烤肉大餐的收买,两人的关系迅速拉近,对于这个性格开朗、很是顽皮的少年,杨春熙的心中很是喜爱。

    嗯...可能,更多的是爱屋及乌吧。

    听到荣陶陶的询问,杨春熙也是愣了一下,诧异的询问道:“不是叫荣阳?”

    荣陶陶打开了门,一边换着拖鞋,一边说道:“啊,原来是叫荣阳,自打我出生之后,他就改名叫荣阳阳了。”

    “哦?”杨春熙微笑着转过头,看向了荣阳,“你可没和我说过哦。”

    “呵呵。”荣阳歉意的笑了笑,道,“我八岁之前,一直是叫荣阳的,叫的习惯了,口头上也就没改。自从淘淘出生了以后,我母亲想给我俩取个有关联的名字。

    她在诗经里面找到了‘君子陶陶’、‘君子阳阳’这样的句子,就给弟弟取了个荣陶陶,顺便也给我的名字后面多加了个‘阳’。”

    杨春熙:“这名字是什么意思呢?”

    荣陶陶已经走进了厨房,烧上了水,一边回应道:“她可能是希望我们快乐吧。”

    说着,荣陶陶从厨房里冒出头,看向了荣阳,道:“你快乐吗?”

    如此简单却直击灵魂的拷问,荣阳硬是没回答上来......

    杨春熙很明白,眼前这个家庭并不是普通家庭。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生离死别”。

    目前,荣陶陶接触到的所有关于母亲的知识,都是初中历史课本上的,或者是网络上的一些信息,但实际上......

    当荣陶陶知道她母亲的故事全貌的话,恐怕就不会像现在这般了。

    倒不是说历史课本上说的是错的,只不过是并未写全罢了。

    而荣阳的工作性质,显然已经到达了能够了解“全部故事”的层面,但是能看出来,他并没有向弟弟解释过什么。

    杨春熙更明白,此次,荣陶陶毅然决然的选择了参加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的考核,很可能是受到了母亲因素的影响。

    也不知道,在未来,当他真正见到自己的母亲、知晓一切之后,会有怎样的反应。

    想到这里,杨春熙抿了抿嘴唇,开口转移了话题:“你哥只有这一天的假,马上就要走了,你的入学事宜我帮你办,明天,你就和我一起北上,去松江魂武吧。”

    荣陶陶端着一壶热水,顺手拿了两个杯,来到了客厅中,将茶杯放在了茶几上,一边给两人倒水,一边打趣道:“你就这么确定我能进松江魂武?那可是一等一的院校。”

    对于荣阳马上要离去的消息,荣陶陶置若罔闻。

    不是他没听到,而是...他已经习惯了。

    烤肉也吃了,头发也理了,荣阳还在某个角落里、陪自己共同经历了觉醒仪式......

    够了,

    对于荣陶陶来说,真的足够了。

    虽然荣陶陶嘴上阴阳怪气,没少怼荣阳,但是内心中,他早就已经满足了。

    他并不是一个贪得无厌的人。

    华夏有句俗语: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荣陶陶家里不穷,但是缺少家人陪伴,常年独自生活的他,相比于其他同龄人,似乎更懂事一些。

    当然,这其中的确有魔鬼师父那两年棍棒教育的成果。

    棍棒底下出孝子嘛......

    孩子总不听话、不懂事怎么办?

    就!是!他!吗!揍!得!少!呗!

    杨春熙笑语盈盈的看着荣陶陶,道:“当然,我很确定你能进入松江魂武大学,毕竟你可是......”

    说到这里,杨春熙话语一停,伸手接过了荣陶陶递来的热水,那意味不言而喻。

    “有道理!”荣陶陶将另外一杯热水放在了荣阳的面前,道,“我可是杨春熙的叔叔!”

    杨春熙正端着水杯在唇边吹着,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愣住了:“嗯?”

    荣陶陶咧了咧嘴:“咱俩以后用古代称呼!我叫你嫂嫂,你叫我叔叔!”

    啧啧...有内味了!

    进入松江魂武之后,

    如果嫂子也像魔鬼师父那样惨无人道的对我......

    我就当着她的面改名叫荣松松!

    心中想着,荣陶陶下意识的伸手摸了摸屁股。

    卧槽!不行!

    代入感太强了!

    我已经改名叫荣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