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7 少年班?
    士兵在礼堂中讲的东西,荣陶陶虽然没有仔细听,但大概也清楚内容,无非就是什么适应好身份的转换、严格控制自己的行为之类的。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军官终于讲完了“课”,并示意学生们有任何疑问,可以现在举手提问,他会当场作出解答。

    然而就在这一环节,一名教师走到了荣陶陶所在的7班座位处:“荣陶陶、李子毅、孙杏雨。”

    “诶?”荣陶陶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名教师,正站在过道处,对着三人招手。

    孙杏雨眨着漂亮的大眼睛,一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尖,道:“叫我们?”

    “对,你们仨过来,校长有事儿找你们。”教师和颜悦色的说道。

    荣陶陶没说什么,直接站了起来,迈步走向了教师的方向。

    看得出来,学校已经等不及了,士兵完成授课的第一时间,就把这仨人叫走了。

    由于荣陶陶是最后一个进来的,而且在觉醒的过程中,荣陶陶又没有多余的精力去观察其他同学,所以他并不知晓别人都觉醒了多少星槽,不过......

    既然教师叫他们三个,那另外两个的资质应该也很不错吧?

    荣陶陶不知道别人,但是孙杏雨和李子毅可是知道荣陶陶有多强!

    毕竟,这可是新丹溪一中站到最后的男人......

    三人组的离场,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骚动,士兵们也没说什么,已经授课完毕了,他们只是来帮助学生觉醒的,而不是来抢人的。

    今天的新丹溪一中,来了一批重点高校的招生教师,士兵们心里都清楚,这些人都是干什么来的。

    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时候到了!看看谁能给学生开出来最为优渥的条件吧!

    对于魂武学生来说,国家是以3人组的形式组合匹配的,未来,魂武学员无论是参加实践课,亦或者是执行任务、参加比赛,都会以3人组的形式共同行动。

    而荣陶陶、孙杏雨、李子毅,这三位天之骄子,刚好凑成一支小队,甚至连队友都不用补了,直接齐活!

    再加上三人有着同窗三年的默契,简直不要太完美!

    说真的,如果招生教师们看中几人的资质还好,但如果是看中同窗三年的默契的话...嗯,那他们可是想瞎了心了。

    孙杏雨和李子毅一定很有默契,但是荣陶陶和这对儿狗...嗯,金童玉女,可是没有半点默契。

    荣陶陶属于小手一揣,谁都不爱的那种。

    那俩属于“雨下整夜,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的那种,仨人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三人组在教师的带领下,出了礼堂,直接上了二楼,来到了一间教师办公室。

    荣陶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本以为会有很多高中对他抛出橄榄枝,毕竟他的天赋摆在这里,但是......

    让荣陶陶万万没想到的是,偌大的办公室中只有3个人?

    而且其中有一个,竟然还?是个亲人!?

    荣陶陶的亲哥,荣阳?

    “嚯~”荣陶陶刚走进办公室,看到那熟悉的面孔后,直接就是一个后仰,“这不是那谁吗?”

    看到自家弟弟如此浮夸的动作,荣阳也是颇为无奈,他的工作的确很忙,最近几年,他又被部队委以重任,回家的机会越来越少,的确没有尽到当哥哥的责任。

    荣陶陶虽然对着荣阳贴脸输出,但是心思却很是活泛。

    荣阳怎么和一个女人坐的这么近?难道有情况!?

    一年不见,给我带了个嫂子回来?

    “咳咳。”轻咳声传来,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

    孙杏雨笑盈盈的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点头:“董校长好~”

    “呵呵,好,好。”董校长坐在办公桌后,推了推厚厚的镜片,一脸的欣慰,顺手示意了一下坐在对面沙发上的一对儿青年男女,道,“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来自松江魂武大学的招生办教师,杨春熙女士......”

    话语落下,房间里的三个小家伙都愣住了。

    他们心里很清楚,应该是被叫来与招生办教师见面交流,但是远超出三人意料的是,这个招生办教师,竟然是个大学教师?

    而且还不是普通大学,是松江魂武大学!?

    华夏国度内,超一流魂武学校只有四座:帝都魂武,魔都魂武,大疆魂武和松江魂武。

    前两个学校牛批是必然的,一个坐落于政治中心,一个坐落于经济中心,资源摆在那里。

    而后两座魂武大学,却是占据了“地利”这一条件。

    在华夏大地上,85%以上的国土,天空中绽放的旋涡背后,都是星野大地。

    而那剩下的15%,就是被最西北的大疆省,以及最东北的松江省给瓜分了。

    在华夏地图的“鸡尾”位置上,有一小部分国土,其天空中绽放的旋涡之中,存在的是熔岩大地。

    而在华夏地图的“鸡冠”位置上,同样有一小部分国土,其天空旋涡的背后,是冰雪大地。

    也正是因为这两片地区的特殊性,国家大力扶持当地的魂武事业,从国家部队培养、学员教育,再到公职人员培训等等。

    松江魂武大学,自然而然的成为了华夏顶级魂武学府之一。

    荣陶陶心中一动,难怪对方这么大面子,能在一群重点高中的招生教师中杀出重围,率先约见三人......

    这是要让我直接上大学?

    哇,厉害了!

    以后有吹牛皮的资本了!

    你们家的孩子再优秀,跳个一级、两级也就差不多了吧?

    你看看我!直接跳高中!

    初中毕业,保送大学!

    “你们好。”坐在沙发上的杨春熙起身相迎,笑着对几个小家伙点了点头,伸手探向了荣陶陶。

    荣陶陶仔细的打量着杨老师,心中啧啧惊叹着......

    啧...这淡黄的长裙!

    啧...这蓬松的头发!

    诶...她还要牵我手么?

    不好,大事不妙!我要中计!

    “淘淘,礼貌。”一旁,荣阳突然开口说话,但是声音并不严肃,反而很是温和。

    荣陶陶压下了戏精的心,看着面前“准嫂子”的手,还是伸手和对方握了握,并且很给面子的上下摆了摆。

    杨春熙的面色优雅从容,并未有什么尴尬之色,只是笑着与另外两个小鬼一一握手:“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杨春熙,是松江魂武大学的教师,此次前来,是希望你们能加入松江魂武大学。”

    开门见山?不错,我喜欢,不过,看她这么年轻,应该是刚刚参加工作。

    荣陶陶心中想着,一脸好奇的看向了荣阳。

    荣阳却是一副鼻观口、口关心的模样,除了提醒自家弟弟礼貌之外,就再没说过话。

    “杨老师,我的梦想就是考上松江魂武大学,可是...可是我们才初中毕业呀?”孙杏雨看着眼前美丽优雅的女教师,心中羡慕的很,小嘴也不由得甜了起来。

    “嗯。”杨春熙微微颔首,开口说道,“今年是2010年,是我们学校建校的40周年,在这一年,学校研究了一个很不错的项目,希望你们能参加。”

    孙杏雨好奇的询问道:“什么项目?”

    “少年班。”杨春熙看着女孩乖巧可人的模样,忍不住心生喜爱,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松江魂武大学少年班。”

    闻言,荣陶陶眼前一亮!

    最顶级的魂武高校开办少年班?第一届?向自己抛来了橄榄枝?

    哪怕是各个重点魂武高中的师资力量再怎么强大,那和松江魂武怎么比?

    根本就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

    而且,这种形式的少年班,应该网罗的都是天才少年学员,学校绝对会重点培养。

    杨春熙后退一步,上上下下的打量着三个小家伙,道:“你们的身体条件都很不错,在你们来之前,我也和校长了解了一下你们的情况,符合我们的报考条件。”

    李子毅敏锐的抓住了一点:报考!

    不是直接招收,而是需要考核!

    李子毅故意低沉着嗓音,开口道:“具体考核什么?”

    杨春熙颇为赞赏的看了李子毅一眼,开口道:“考试地点,设在一墙之北,具体考试内容...待定。”

    “一墙之北!?”孙杏雨一听,整个人都不好了。

    通往雪境星球的天空旋涡,开在松江省的最北部,也正是华夏与俄联邦的交界处。

    而在那里,伫立着三道巍峨高耸的城墙。

    第三道墙,就是所谓的最前线,那里有华夏最为精锐的部队驻守。

    向南推进50公里,则是第二道墙,那里同样有士兵驻守。

    再向南50公里,就是第一道墙了。

    一墙以南,才会有人类正常生活的痕迹。

    而在一墙之北,终日白雪皑皑、寒风呼啸,并且那里会有一些低等级的雪境魂兽存在。

    这些魂兽可能是被暴风雪吹进来的,也可能是由士兵们层层筛选,故意把一部分雪境生物从二墙外放进来的。

    总而言之,对于普通的社会魂武者、在校魂武学员来说,那里可以是训练场地,也可以是战场。

    既然考试地点设在第一道墙的北面......

    显然,松江魂武的入学考试并不是笔试!

    对于这些刚刚初中毕业、从未真正上过战场的孩子们来说,这样的考核,的确是残酷了一些。

    “自愿,不必勉强。”杨春熙微笑着说道,那笑容是如此的明媚,并不像是一个从凛冽寒冬中、夹风带雪走出来的人。

    荣陶陶微微歪着脑袋,看着眼前笑容温柔的女教师,心中暗暗的想着:这个小姐姐...有点暖哦?

    杨春熙继续道:“你们可以回去和家人商量一番,今晚八点前给我答复,我会把电话号码留给你们,如果晚八点之后,没能接到你们的电话,我就当做你们放弃了这次考核。”

    荣陶陶直接开口道:“不用打电话了,我参加。”

    “哦?”杨春熙微微挑眉,眼神似有似无的扫了荣阳一眼,道,“你不和亲朋好友商量商量么?”

    “我莫得家人。”荣陶陶挠了挠一头天然卷,嘟嘟囔囔的补了一句,“也莫得朋友。”

    一旁,孙杏雨看向了荣陶陶,微微瘪嘴,礼貌性的献上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荣阳:“......”

    闻言,杨春熙有些忍俊不禁,道:“据我了解可不是这样哦。

    还是和他们商量商量吧,毕竟你进入了松江魂武之后,大概率会成为一名雪境魂武者,修习的也是雪境魂法、雪境魂技。

    这样的决定,会影响你的一生。更何况......”

    荣陶陶:“何况什么?”

    杨春熙微微弯腰,屈起手指,笑着敲了敲荣陶陶的脑袋:“更何况,我还没说考核奖励,没说授课计划,没说很多很多情况。”

    这样的神态举动,似乎并不像是一个初次见面的教师,反而像是一个长辈对晚辈的嗔怪与叮嘱。

    荣陶陶退后一步,直接开口道:“不用说了,我决定了,参加松江魂武少年班的入学考核。”

    “嗯?”杨春熙心中更加诧异了,询问道,“你连考核奖励都不好奇么?”

    荣陶陶随意的摆了摆手,一副洒脱到极致的模样:“你们是最顶级的魂武大学,奖励什么的,只要你能拿得出手,我保证接着。”

    杨春熙一脸无语的看着荣陶陶,几秒钟之后,却又转头看向了荣阳:“你俩性格差距很大。”

    荣阳依旧是一副鼻观口、口关心的模样,犹如老僧入定。

    听到这句话,反倒是孙杏雨和李子毅愣住了,听杨老师这意思,这个一直沉默的男子是荣陶陶的家人?

    难怪,刚进来的时候,荣陶陶反应那么大。

    不过,他俩长得可是不怎么像。

    两个小家伙胡思乱想着,而在一旁,荣陶陶的心中却是叹了口气。

    实际上...能进入一墙以北考核,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最大的奖励了。

    这也许是他长这么大以来,距离她最近的一次了。

    人们都知道,

    一墙以南,灯火阑珊。

    二墙以南,危机边缘。

    三墙以南,雪海尸山。

    但荣陶陶更知道的是,在那第三面墙之外,再向北,有一条很宽很宽的大河。

    那是两国的界河,名为“龙河”。

    那条河,从天空中巨大的雪境旋涡正下方流淌而过。

    那里是最为凶险的地方,在那皑皑白雪之下,不知掩埋了多少忠魂枯骨。

    也就是在那条被冰封的河流之上,曾发生过一次被载入了史书的悲壮战役:龙河之役。

    荣陶陶几乎可以把那一页历史书通篇背诵下来。

    那页书上,印有一张黑白图像,那是母亲入伍后,日常训练的照片。

    而荣陶陶仿佛能透过这张书页,看到她孤身一人,伫立于茫茫风雪之中,仰望天空巨大漩涡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