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6 金童玉女
    思索之中,荣陶陶感觉自己被扶住了肩膀,向场外走去。

    看着眼前这个迷迷糊糊的小家伙,士兵的心中满是感慨,也充满了成就感,他开口道:“你要清楚的记得你开启魂槽的顺序,这对你来说很重要。”

    的确,魂槽不是随意镶嵌的。

    当你是魂卒的时候,只能利用1颗魂槽,也正是第1顺序开启的魂槽。

    魂士期,可以再增加2个可利用的魂槽,也必须是你第二、三个顺位开启的魂槽。

    魂尉期,又会新增3个可利用魂槽,依次后排。

    在这个人们普遍开启1~4魂槽的魂武世界中,绝大多数人,到达魂尉期之后,基本上就能利用起来全身所有的魂槽了。

    但荣陶陶不同,魂尉期共计可以利用6颗魂槽,这显然是不够的,毕竟随着魂武者的成长,在初始魂槽数量的基础上,还会增加1~3个。

    “啊...啊!”荣陶陶回过神来,急忙回应着,然后对士兵说道,“谢谢你啊,真的很感谢。”

    “不用,这是我的工作,也是我的荣幸。”士兵笑着点了点头,相比于半小时前,此时的士兵轻松了不少,态度也好了很多。

    荣陶陶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努力转过头,目光搜寻着绿茵场,却是没有找到半个人影,倒是主席台上有一群大佬刚刚起身,看来是要转场。

    士兵似乎意识到了荣陶陶在想什么,他开口道:“你是最后一个,站的最久的那个。”

    说着,士兵半扶半架着荣陶陶的肩膀,走向了教学楼。

    操场上魂力充足且混乱,并不适合这群刚刚觉醒的孩子们驻留,场地是必须要换的,此时此刻,觉醒失败的孩子们已经被部队的医疗营帐收留,而那些觉醒的孩子们,却是在短暂的平静之后,被送往了教学楼的大礼堂中。

    在那里,军官还有很多事情要叮嘱,对于这群刚刚觉醒、成为魂武者的孩子们来说,他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一节“思想品德课”。

    起码有人要给他们一个下马威,让他们知道身份上的转变,到底意味着什么。

    成为一名魂武者后,你在普通人面前,已经变成了“神”,甚至可以轻易的主宰普通人的生死。

    也正因为此,这个世界对魂武者的限制更多,在法律层面、道德层面上的要求,也对魂武者更为严苛,起码华夏大地是这样的。

    而不出意外的话,这样的思想品德课,也会贯穿这群孩子的高中、大学生涯始终。

    ......

    当士兵架着荣陶陶,一手推开了礼堂大门时,所有人的目光都望了过来。

    不服、恍然、羡慕、嫉妒......

    各式各样的目光,落在荣陶陶的身上,让荣陶陶的头皮一阵发麻。

    原本安静的礼堂内,顿时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

    “我就知道是他!”

    “呵呵,不服不行啊,毕竟人家有个好妈。”

    “这个畜生,我在这坐了快20分钟了,他才进来......”

    “淘淘牛逼!!!是男人就坚持半小时!”

    伴随着一道口哨声响起,一声大喊响彻礼堂,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在礼堂中立岗的士兵纷纷转头望去,对那孩子怒目而视。

    少年顿时低下头、埋着脸,连大气都不敢喘。

    “哈哈!”

    “哈哈哈哈哈!”虽然学生们怀揣着各式各样的心情,在这样的一幕过后,也都哄笑了起来。

    荣陶陶歪着脑袋看向了自己班的同学,不出意外,是班级里最淘气的家伙。

    能有资格坐进这礼堂,当然意味着对方也成为了一名魂武者,只是不知道,他觉醒了几个魂槽。

    而荣陶陶的眼神,却是不可避免的看到了李文身旁的一对儿情侣。

    说是金童玉女也不为过。

    短发俏丽、有着一双漂亮大眼睛的孙杏雨,以及那面色严肃,颇为英俊的李子毅。

    这俩人,喂了同学们快三年的狗粮了!

    班里、甚至是全学年都知道这对儿青梅竹马,两人在日常的学习生活中,可以说是形影不离。

    讲道理,但凡女厕所让男的进的话,荣陶陶相信在下课的时候,陪孙杏雨去厕所的会是李子毅......

    李子毅话不多,虽然长得很英俊,但每天都臭着一张脸,一副不好相与的模样,初中整整三年,也没见他周围有什么朋友。

    孙杏雨就好多了,人缘特别好,她的性格很开朗,爱笑爱闹,非常受欢迎。

    荣陶陶不止一次听同学们在背后议论,说孙杏雨被猪拱了,但谁让人家是一家人呢,早早就绑一起了。

    事实证明,能打败早恋的,唯有青梅!

    如果青梅竹马还不够,那就再加上一个娃娃亲!

    校方、班任曾经多次找过孙杏雨的家长,但后来,校方就很少管这俩人了,只要两人别太过分,班任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看得出来,这必然是人家父母授意的。

    早恋?

    呵呵,的确很早。

    那要从我们俩穿开裆裤的时候说起......

    思索之间,荣陶陶在士兵的指引下,来到了本班级同学的座位处,路过李文的时候,还击了个掌。

    有趣的是,当荣陶陶路过李子毅的时候,听到了对方一声冷哼。

    “哼。”看着眼前走过的荣陶陶,李子毅发出了一道不轻不重的鼻音。

    “啪!”孙杏雨右手一巴掌拍在了李子毅的大腿上,不满的看了李子毅一眼,她的左手伸出,按在了荣陶陶的手臂上,微微用力,将荣陶陶向前推着,制止了一次可能会出现的小冲突。

    荣陶陶和李子毅有一点过节。

    嗯...好吧,事实上,很多同学都和李子毅有过节,毕竟孙杏雨那么漂亮,性格那么好,却是早早的名花有主。

    但荣陶陶与其他同学不同,他和李子毅的过节,大都是在切磋、比试上的。

    这也是荣陶陶对自身方天戟技艺不自信的原因之一,他用方天戟打败的,大都是李子毅这样的人。

    3星·已满到底是什么水平?

    作为初中生的李子毅,显然不是一块很好的试金石。

    荣陶陶看了一眼臭脸的李子毅,又低头看了看搭在自己手臂上、孙杏雨那白嫩的小手,他撇了撇嘴,没说什么,迈步前行,坐在了一个空座上。

    其实孙杏雨身旁就是空座,但是荣陶陶依旧前行,隔着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相比于孙杏雨来说,荣陶陶更希望挨着李子毅坐,荣陶陶的武艺在同龄人中还算可以,但却远不及他嘴上的功夫......

    如果,能在这千人大礼堂中,把李子毅怼疯的话,应该会很有趣吧?

    台上,依旧是之前那位主管觉醒仪式的军官。

    相比于校长、教师等人,士兵的话语,孩子们明显更能听得进去。

    而荣陶陶...不可避免的,思绪再一次起飞了,这个内视魂图,到底是个什么东东?

    虽然荣陶陶刚成为一名魂武者,但是他很确定,这个所谓的“内视魂图”可不是谁都有的!

    初中三年,荣陶陶不仅在学习人类社会的知识,也接触、学习了很多关于魂武方面的知识。学校在这一点做得很好,全面培养,毕竟,在毕业的时候,会有50%左右的学生会成为魂武者。

    如果人人都有“内视魂图”的话,为什么荣陶陶从未听说过这东西?

    想到这里,荣陶陶更不敢声张了。

    俗话说得好,闷声发大财!目前来看,这玩意对我有利无害。

    起码它一出现,就指着我鼻子告诉我:方天戟,天赋,你没有!

    荣陶陶有点坐不住了,很想上网搜一搜“内视魂图”,然而......为了今天的觉醒仪式,荣陶陶没带手机,兜里就揣了几块钱,留着回去坐公交车。

    事实上,荣陶陶有手机也不怎么用,主要是他不知道该联系谁,手机在他的手里,差不多就是个闹钟。

    他算是把所有的精力、所有的陪伴都给予了方天画戟。

    结果......

    方天戟今天狠狠的给了荣陶陶一戟,心都快扎透了。

    渣戟!

    三年!整整三年!

    我连女孩的小手手都没牵过,天天就哄你了,结果你就是这么对我的?

    “呃~”想到这里,荣陶陶一手捂着心脏,悲伤的低下了头。

    身侧,

    隔着一个空座,孙杏雨转头望了过来,那美丽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好奇的看着荣陶陶,关切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么?”

    “呃?”荣陶陶抬起头,看到了孙杏雨那关切的模样。

    说实话,荣陶陶和孙杏雨并不是很熟,荣陶陶和她说的话,甚至都没有和李子毅说得多,毕竟荣陶陶和李子毅切磋比试的时候,垃圾话那都是一堆一堆的往外冒......

    此时,不过是小姑娘心地善良罢了,再加上众人刚刚觉醒,很可能会出现差错,所以孙杏雨才会如此关切。

    视线中,一只手突然揽住了孙杏雨的肩膀。

    只见李子毅身体靠后,揽住了孙杏雨,同时歪着脑袋,面无表情的看着荣陶陶:“有病就去治。”

    听到了那难听的公鸭嗓,荣陶陶突然有一种牙酸肉疼的感觉。

    李子毅显然是在变声期,而且正处于那种不是很好听的阶段。

    那一头漆黑的短发,干净且英俊的面容,高大强健的体格,显然与他的嗓音并不匹配......

    荣陶陶咧了咧嘴,转头看向了台上的教官,嘴里嘟囔了一句:“挺俊一个小伙子,哎...可惜了,就非得长一张嘴......”

    这回轮到李子毅一脸难受了,小小年纪,突然觉得肝有点疼......

    “讨厌!”孙杏雨白了荣陶陶一眼,小声说道,“不许这么说我家子毅。”

    荣陶陶一手捂着心脏,再次悲伤的低下了头:“嘶......”

    好,好快的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