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3 稀有魂槽
    翌日清晨。

    荣陶陶穿着蓝白相间的校服,站在了新丹溪第一中学的校门口。

    今天是初中毕业典礼。学校门前人头攒动,大都是家长带着孩子来的。

    倒不是学生们非得由家长接送,而是今天的日子太过特殊,毕业典礼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觉醒仪式。

    是否能觉醒魂槽,成为一名魂武者,当然能决定孩子们未来道路。

    世界各国经过不断的摸索、尝试,发现人类在15~16岁,是最容易觉醒、成为魂武者的年龄。

    华夏的过往数据表明,16岁左右的孩子,在外力的介入之下,有50%几率觉醒魂槽,这也就意味着,新丹溪一中这一届初三毕业的1000名学生中,大概会有500名学生成功觉醒。

    如果过早、或者过晚去引导孩子成为魂武者,不仅觉醒的几率大幅度降低,而且很可能会给孩子的身体造成一些无法愈合的伤害。

    而学生们觉醒魂槽的数量,也不是确定的。魂槽的数量,几乎可以与一个人的天赋画上等号。

    一般而言,孩子们大都能觉醒1~4颗魂槽。

    如果你能觉醒5颗魂槽,那么恭喜你,你的天赋超出常人,必然会被学校重点培养。

    如果你能觉醒6颗魂槽,那你家祖坟可能是冒青烟了......

    华夏每年的初中生毕业人数大概在1500万左右,大概也只有300人能觉醒6颗魂槽,这是什么几率?

    如果你能觉醒7颗魂槽...嗯,算了,你不能。

    全世界范围内,能觉醒7颗魂槽的,也是凤毛麟角,怕是两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当然,初始觉醒魂槽的数量,只代表了你的天赋,并不能决定你的一生。

    一般情况下,魂武者通过后天的刻苦训练,可以在原有觉醒魂槽数量的基础上,增加、开启1~3颗魂槽。

    至于具体能多开几个,那就得看命了。

    “记住,一会儿感受到魂力之后,千万不能泄气!”身旁,传来了一道女人的严肃声音。

    荣陶陶吓了一跳,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一个中年女子,正对着一个女孩絮絮叨叨的念着:“只要觉醒仪式没有停,你也不能停下来,要尽可能多的吸收魂力,让它一次次冲击你的身体......”

    荣陶陶看着女孩心不在焉的模样,将羡慕埋在心底,迈开脚步,走向了校门口。

    一路走来,各式各样的父母,各式各样的叮嘱声,偶尔还伴着孩子们的顶嘴声音:

    “你这孩子,注意力一定要集中!今天是决定你命运的一刻!我和你妈可都是魂武者,你要是觉醒不了,我这老脸还往哪放?”

    “行行行,我知道了......”

    “儿砸!别紧张!没关系!觉醒成功与否都无所谓!你永远是妈妈的好大儿!!!”

    荣陶陶顶着一头天然卷,双手插兜,慢悠悠的走进了校门。

    呵,小手一揣,我谁也不爱。

    好吧,也没人爱我......

    偌大的绿茵场上,荣陶陶轻车熟路的找到了自己班级的方阵位置,为了迎接这次毕业典礼,学校可是彩排了无数次。

    荣陶陶一屁股坐在了草坪上,他很确定这里是自己的位置,耳旁,却是传来了学生们的窃窃私语声:

    “诶,你听说了吗?松江魂武大学的招生办来人了。”

    “大学?大学来初中招什么人?不应该是魂武高中的招生办来人吗?”

    “谁知道呢,我也是听说。”

    “松江魂武也没有附属中学啊...怕不是奔着那个家伙来的吧?”

    “哦,对,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明显是奔着荣...嗯......”

    荣陶陶盘腿坐在地上,手肘拄着膝盖,手掌撑着脸蛋,目光呆滞的看着绿草地,对周围的声音置若罔闻。

    他已经习惯了被人议论,当然,他并没有多优秀、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成绩,一切的一切,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那个响亮的名头——徐风华的儿子。

    讲道理,荣陶陶已经习惯把别人说的话当耳旁风了,如果他刚才仔细听听的话,说不定还会好奇的询问一番。

    上午八点半,毕业典礼终于开始了。

    一堆繁琐的环节过后,孩子们终于挺到了最后。主席台上,校长大人一手拿着演讲稿,一手推了推厚厚的眼镜,开始了最后一个环节的演讲。

    荣陶陶和绝大多数学生一样,左耳听、右耳冒,原本满怀期待、精神奕奕的学生们,都快被校长的经文给念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神游天外的荣陶陶,被巨大且热烈的掌声唤醒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荣陶陶,急忙跟着鼓掌。

    一抬头,荣陶陶发现校长大人念完了,正在挥手致意,荣陶陶鼓掌声更大了一些......

    主席台上,校长落座后,一名军装男子在主持人的引导下,走到了话筒前。

    一时间,偌大的绿茵场上,迅速安静了下来。

    “各位同学注意!”

    这一嗓子中气十足,学生们更加精神了。

    军装男子继续道:“你们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你们也期待着这一天!在觉醒仪式开始前,我说几点,请你们仔细听好!”

    “第一!”军装男子竖起一根手指,“对于操场上50%的学生来说,一会儿的觉醒环节,会让你们的身体产生一些不适。

    对于可以觉醒的人,我没什么好说的,听从引导即可。

    而对于那些无法觉醒的人来说,此次我们引导魂力进入你们的体内、冲击你们的血脉,会给你们的身体造成一些影响。”

    绿茵场上依旧鸦雀无声,军装男子面色极为严肃,开口道:“请你们信任我们,我们这支部队是经过严格的培训、层层考核、筛选出来的专业导魂战士。

    我们保证,一定会保障你们的生命安全。那些无法觉醒、被魂力冲击血脉而身体不适的人,经过1~2天的休息,你们的身体会恢复如常,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军装男子在台上说着,同一时间,在主席台后方,一队队士兵已经走了出来,一时间,寂静的绿茵场上,隐隐有些躁动了起来。

    “安静!”军装男子的声调高了不少,维持着现场秩序,“如果我们的导魂战士认定你无法觉醒魂槽,或者觉醒魂槽数量已经到达身体极限,他们会强制叫停本次觉醒,并带你离开这块场地,请你们配合,不要做出任何过激的举动。”

    “最后强调一遍!扰乱觉醒仪式秩序,是重罪!无论你是家长、还是学生,请你们保持克制。”

    话音刚落,荣陶陶的面前,已经有一个高大士兵站立着了。

    荣陶陶仰头看了看士兵的脸,对方神情肃穆,看起来让人很是心安。

    偌大的绿茵场上极为安静,因为...每一名毕业学生的面前,都伫立着一名士兵。

    由于人数过多,士兵们又要保证一定的距离,有些学生都站到塑胶跑道外,快怼到小树林那边去了......

    也难怪全市初中院校得分开日期举办毕业典礼,要是全赶在一天,这得需要多少战士啊?

    普通的魂武战士可不行,这些士兵,可都是专业培训出来的导魂者。

    “全体学员!立正!”

    荣陶陶急忙立正站好,而眼前的士兵,却是盘腿坐了下去。

    荣陶陶低眼看了看士兵,却只看到了作训帽檐。

    “全体都有!开始!”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在参加本次毕业典礼之前,学校给学生们看过数次觉醒仪式视频,他的心中早有准备。

    只见面前的士兵,双手分别按在绿草皮上,一丝丝魂力释放而出。

    作为导魂者的士兵,其所散发出来的魂力,完全是肉眼不可见的。

    但此时的绿茵场,却变成了飘摇的绿色海洋!

    土地上那不长不短的绿草,竟然荡漾出了一圈圈波纹,最终,从操场的左半场到右半场,竟然吹荡出了“风吹麦浪”的效果,画面颇为美丽。

    那些被隔在学校大门外,苦苦等待的学生家长们,纷纷拿着手机,拍摄着美丽的一幕,那些手机镜头,也纷纷对准了自家的孩子。

    此时此刻,荣陶陶...只感觉有什么东西从手边汇入。

    是的,不是从脚下的草坪而来,而是从自然垂下的左手指尖处涌入。

    那是一丝暖流,一丝......

    “嘶......”荣陶陶猛然间倒吸了一口凉气,原本还很享受这一丝丝温暖的触感,突然间,在那丝暖流经过他的左手腕之时,它没由来的暴躁了起来!

    荣陶陶瞪大了双眼,只感觉自己的左手腕好像要爆炸似的,伴随着极度的肿胀、疼痛的感觉。

    扩大...扩大...再扩大!

    原本温顺的魂力,突然变成了暴躁不堪的野蛮人,在荣陶陶的左手腕处放肆逞凶、不断的扩大着自己的地盘,直至...直至......

    一个虚幻的小小旋涡,浮出了荣陶陶的手腕。

    短短不到20秒钟,荣陶陶的脑门上已经浮现出了一层冷汗,极度肿胀的疼痛终于过去,那一丝暖流再次变得温顺了起来,自顾自的在荣陶陶的体内流动着。

    “嗯?”随着这一丝魂力的涌动,荣陶陶面前的士兵不由得眼前一亮!

    导魂者,可是个精妙的职业,其具体“做工”的精细程度,绝对不逊色于工匠大师。

    作为先驱者,士兵会引导魂力进入学生们的体内,尝试着带领学生觉醒,但绝不是把孩子们“灌醒”!

    他只负责引导,负责保护学生的身体,负责持续不断的为这一丝魂力提供前行的动力,但士兵绝对不能去引领这一丝魂力前进的方向!

    无数次的实验表明,每一位魂武者,都有自己特定的开启魂槽位置,人为介入、试图强行开启某处魂槽的话,只会适得其反,甚至被觉醒者会付出惨痛的代价。

    目前来说,人体可开启的魂槽位置,共有14处,分别是:额头,双眼,胸膛,双肩,双肘,双腕,双膝和双脚踝。

    而每一个位置的魂槽,可是能镶嵌专属种类魂技的!

    比如说胸膛处的魂槽,全身防御类的魂技,大都只能镶嵌在胸膛位置。这就是此类魂技专属的魂槽位置,其他的位置根本镶嵌不上!

    要知道,大多数人觉醒过后,其魂槽位置大都开启在手腕、脚踝、肩膀、膝盖等处。

    毕竟绝大多数人只能觉醒1~4个魂槽。

    在全身14处可供开启魂槽中,最难开启的,就是额头处的魂槽,其次是双眼位置,然后是胸膛位置。

    而此时,士兵眼前一亮,正是刚刚发生的一幕!

    原本,士兵按照正规流程,用薄薄一层魂力覆盖荣陶陶全身,等待片刻,只感觉到荣陶陶指尖处的魂力钻了进去。

    那时,士兵并未觉得有何特殊,毕竟绝大多数人觉醒之时,魂力都是从手、脚处率先进入体内的。

    但现在,当荣陶陶的左手腕被开启了第一个魂槽之后,这一丝魂力自顾自的向上流去了。

    那一丝魂力游过了手肘位置,游过了肩膀位置,爬过了太阳穴,丝毫不停留,直奔额头而去!

    士兵当即提起十二分精神,务必确保眼前的少年开启额头处的魂槽!

    额头处的魂槽不仅是最难开启的,其专属魂技更是尤为可怕的!

    额头魂槽位......

    镶嵌的可都是精神类、心灵类的魂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