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2 美
    魂武者的境界等级,大体分为五档。

    1魂卒,2魂士,3魂尉,4魂校,5魂将。

    每个境界中,又分为初期、中期、后期和巅峰,共四个阶段。

    值得注意的是,在第4境界等级的“魂校”段位中,又有更加细致的划分。晋级要求严格的令人发指,难度大的可怕。

    足以想象,“魂将”到底是怎样恐怖的存在。

    简而言之,被称为“关外第一魂将”的徐风华,几乎就相当于人类魂武者的天花板。

    她的确没有愧对自身的名字。

    风华,便是那风华绝代的风华。

    有这样一位母亲,也不知是荣陶陶的幸运还是不幸。

    “徐风华的儿子”。

    这几个字,陪伴了荣陶陶过往的成长岁月。

    威名赫赫的母亲,一直犹如大山一般压在荣陶陶的头顶,让他半刻都不能懈怠,不能丢了她的颜面,要时刻做出符合“徐风华儿子”的标准。

    无论荣陶陶做的如何出色,都是理所应当的。

    而当荣陶陶做的不好时,那才是真正的噩梦。

    风言风语、冷眼嘲笑,个中滋味,也只有荣陶陶自己知晓。

    然而,母亲刚诞下荣陶陶不到一年,便离他而去了。

    从记事起,荣陶陶就从未见过母亲“真人”,只能在家里的相册中、在教科书里,看到母亲的身影。

    整整15年,如果不是多方消息证实徐风华还活着、还守在龙河边塞的话,荣陶陶甚至认为母亲已经死了......

    “不错,看起来你有点自信。”荣海一脸慈爱的看着儿子,轻声开口道。

    荣陶陶颇为无奈的说道:“不自信咋办啊?总得争取啊!那啥,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就先感谢金主爸爸的支持吧~你准备举办比赛之类的?”

    荣远山笑着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荣陶陶一脸嫌弃的撇过头,迈步走向沙发,一边询问道:“行吧。对了,我师父呢?没和你一起来?”

    荣远山:“她有任务,忙。”

    荣陶陶差点气乐了,问一个忙一个,问一个忙一个?

    就我闲着没事呗?

    看到儿子懒洋洋的窝在沙发里的模样,荣远山突然想起了什么,面色稍稍有些古怪,道:“我听她说,1年前,你们俩分别那天,她曾打的你叫爸爸?”

    荣陶陶:“呃......”

    荣远山:“她归队后,可是揶揄了我很久。”

    荣陶陶面色一苦,想起了当年“认师作父”的时候,不由得嘴里嘟嘟囔囔:“我也不想那么叫她......”

    荣远山微微挑眉:“嗯?”

    荣陶陶瘪着嘴,小声嘀咕道:“但是...但是她打的实在是太疼了......”

    荣远山:???

    荣陶陶似乎是想起了师父的魔鬼面容,身体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手还下意识的揉了揉屁股。

    看得出来,荣远山并未真的生气,而是打趣道:“孩子,你长大了,已经15岁了,要懂得自尊自重。”

    荣陶陶当即就不乐意了:“你放...胡...乱讲!你乱讲!

    那一棍子又一棍子就往我屁股上抡,谁能受得了?”

    闻言,荣远山的脸上露出了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样。

    虽然父子俩谈论的问题有些古怪,但是在交流的氛围上,远比之前的尴尬气氛要好得多。

    毕竟,他与儿子分别了3年了。

    看到孩子淘气又嘴硬的模样,荣远山仿佛回到了3年前,与儿子熟悉、亲昵的时光。

    显然,荣远山并不在意两人交流什么,而是更享受这样融洽的氛围,他笑着开口说道:“相比于对我,你对你的师父似乎更加尊敬。我也的确3年没见到你了,也许是我打得少了吧?”

    “诶!此言差矣!”荣陶陶小手一挥,义正言辞,“你想啊,她打我,我才叫她爸爸,那是屈打成招!

    你不打我,我就叫你爸爸,这是心甘情愿!这俩性质能一样么?

    她可能血赚,但你一定不亏!”

    荣远山:???

    荣陶陶看着父亲颇为无语的模样,开口道:“诶呀,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更何况她教了我整整2年呢,叫一声就叫一声呗......”

    嘴里说着,荣陶陶的脑海中,也想起了之前痛苦训练的日子。

    魔鬼师父还是挺给面子的,教导他的时候,从来没打过他的脸,棍子全都是冲着屁股去的......

    毕竟严师出高徒嘛!

    打就打了,荣陶陶能忍!

    无他,皮厚!

    也正是这样的严格与严厉,让荣陶陶的战斗动作标准的可怕,更是给他的战斗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废话!不标准不行啊,但凡动作错一点、哪怕是发力点稍微有错,那上来就是一棍子......

    直至一年前的那个夜晚,荣陶陶告别了自己的魔鬼师父,开始独自苦修战斗技艺。

    当然,不是荣陶陶背叛师门了,而是师父大人被队伍召回,没时间教他了。

    初中一年级和二年级。整整两年的训练、学习生涯,让荣陶陶对师父的情感很深,但是...师父走的很干脆,甚至连头都没回。

    那天晚上,荣陶陶点了外卖,含泪吃了一顿羊肉串。

    嗯,贼香。

    真是一番“师慈徒孝”的心酸离别场面......

    思索间,荣陶陶又揉了揉自己的屁股,一想到她,他就觉得屁股隐隐作痛。

    这边的荣陶陶胡思乱想着,而那边的荣远山......

    看着儿子坐在沙发上不说话,荣远山抬手看了看手表,也不再追问下去,而是开口道:“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睡吧,养足精神,明天好好发挥。”

    闻言,荣陶陶回过神来,看向了走向房门口的父亲,他张了张嘴,却是没能说出来什么。

    这就走了?

    这告别,还真是干净利落,跟师父的风格一模一样呢~

    三年没见,回来就待10分钟?

    啥意思?

    在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象征性的露露面?

    嗯,也不对,起码确定了我未来的魂武者道路,还答应给我一次融合云巅魂兽的机会。

    行吧。

    荣陶陶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看着父亲走到大门外,挥手告别的模样,荣陶陶感觉有点胸闷。

    哎,心疼自己。

    荣陶陶不太确定自己的父亲是干什么的,好像是某部队的,但干的却是保镖的活儿。

    而且,荣陶陶并不知道父亲的部队具体保护的是谁,据师父说,好像是一个很强大的魂武者。

    问题来了,强大的魂武者,还需要人保护?

    会不会是位高权重的那一种?

    老爸回来之后,开口就是要给儿子提供云巅魂兽,那可都是极为稀有的魂兽!

    唯有北极圈范围内的天空旋涡生产!

    抓捕难度暂且不提,云巅星球的危险程度高的可怕,而且人类魂武者极易迷失在云巅之中,能不能活着走出来都是问题。

    更何况,北极圈内充斥着世界各国的势力,也有各式各样的不法分子存在,那片区域,简直就是混乱的代名词。

    “咚。”

    房门轻轻关上,荣远山走的干脆,家里又剩下了荣陶陶一人。

    荣陶陶苦恼的抓了抓头发,迅速掏出了手机,点开了“没饱吧”外卖。

    传统手艺不能丢!

    继“师慈徒孝”之后,是时候上演“父慈子孝”了。

    烧烤!

    羊肉串!点!狂点!拉满!

    为了庆祝离别,今天的目标:含泪吃三十串!

    爆炒花蚬、烤鳕鱼、蜜汁鸡翅、猪脆骨......哇!活活美死!

    离别?

    呵呵!

    如果每一次离别都是羊肉味儿的,谁还会讨厌离别呢?

    也许,嗯...羊会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