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01 活在教科书里的女人
    夏夜。

    明月高悬。

    松江省,新丹溪市。

    一幢居民楼的天台上,正有一个少年,手持一柄沉重的方天画戟,刻苦的训练着。

    寂静的夜色中,清冷的月光照在他的身上,为他那稍显单薄的身影轮廓洒下了一抹广寒清辉。

    执戟伴明月,对影成三人。

    “新丹溪弯了几个弯,小鱼儿蹦上船咱们不稀罕。捞月亮张网补星光,给爷爷下酒喝一碗家乡......”

    天台围栏旁,一部手机嗡嗡作响,童音铃声传了出来。

    “呵......”少年喘着粗气,动作微微一停,拎着沉重的方天画戟走向了围栏处。

    “到时间了。”荣陶陶看着手机上的“23:59”,顺手关闭了闹铃。

    嗯,到时间了,该睡觉了。

    滴答,滴答。

    汗水流淌过他的面庞,落在地上,发出了细微的声响。

    荣陶陶满足的叹了口气,刻苦训练后那疲惫的感觉,让他的内心感到无比充实。

    他转过身,背倚着围栏,将长戟揽在怀中,仰头看着夜空中暗淡的星辰。

    明天,就是觉醒的日子了。

    应该...会成功吧?

    没问题,绝对没问题,毕竟...你可是徐风华的儿子。

    荣陶陶揉了揉自己的脑袋,那湿漉漉的天然卷像极了乱糟糟的狗窝。

    一头天然卷之下,那张稍显稚嫩的脸,竟然显得有点萌?

    歇了一阵,荣陶陶拎着沉重的方天画戟,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了天台楼道。

    下了一层楼,来到17层,打开墙壁上的消防栓门,从里面拿出钥匙,打开了自己的家门。

    荣陶陶随手将方天画戟靠在门口衣架上,一边抹着湿漉漉的面庞,一边换着拖鞋,动作却是微微一滞。

    他急忙抬起头,看向客厅沙发。

    月色之下,稍显漆黑的客厅中,正有一个身影,端坐在沙发上,默默的看着门口方向。

    一时间,两人大眼瞪小眼,画面有些奇特。

    荣陶陶并未惊慌,但脑袋上已经浮现出了很多问号。

    好家伙,夜闯民宅?

    现在的歹徒都这么猖狂吗?

    这是在我家里没搜到值钱的东西,赖着不走了?

    留下来干什么?

    贴脸输出?

    当面骂我穷?

    “淘淘。”沙发上,那漆黑的身影缓缓开口。

    而这中年男子的低沉嗓音,对于荣陶陶来说,陌生而又熟悉。

    “呀哈?”荣陶陶下意识的揉了揉自己的天然卷。

    不是歹人?竟然是亲人?

    爸爸!?

    荣陶陶顺手打开了客厅的灯,歪着脑袋,看向了沙发上那一身西装革履,颇为英俊的中年男子。

    荣陶陶不由得眨了眨眼睛,道:“呦呵?这是谁呀?还真是稀客呢!”

    一开口,就是老阴阳家了。

    男子的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对着荣陶陶歉意的笑了笑,道:“刚才,我看你训练的刻苦,就没有打扰你。”

    荣陶陶撇了撇嘴,哼了一声,道:“关于‘不打扰’这一点,你做得很好,你上次打扰我,还是三年前?”

    荣远山颇为无奈的开口道:“爸爸忙。”

    “嗯嗯,忙点好,忙点好,男人嘛,要以事业为重!”荣陶陶嘟嘟囔囔的说着,趿着拖鞋,走向了卫浴间,“孩子什么的,都是意外。哎,都怪当时年少、被爱情冲昏了头......”

    荣远山:“......”

    荣远山眼睁睁的看着儿子荣陶陶走进卫浴间,而后,听到了里面传来花洒的声音。

    荣远山犹豫片刻,还是走向了卫浴间,肩膀靠着门框,隔着房门,开口道:“明天就是你初中的毕业典礼了。”

    门后,伴着花洒水流声,传来了荣陶陶懒洋洋的回应:“啊,怎么了?”

    荣远山说道:“不出意外的话,你应该能成功开启魂武者生涯。”

    荣陶陶:“这可不一定,觉醒成功的几率可是一半一半呢。”

    荣远山笑了笑,道:“大数据是对于全人类来说的。

    魂武者家庭不同,你妈和我都是魂武者,你的身体里流淌着魂武者的血液,你会成功觉醒成为一名魂武者的。”

    荣远山想了想,似乎是为了给儿子一些信心,继续开口道:“你的哥哥也是魂武者,你知道的。”

    哪成想,卫浴间中,传来了荣陶陶的嘀咕声:“哦,对,我怎么把这茬给忘了,我不仅有个爸爸,我还有个亲哥呢。”

    荣远山:“......”

    卫浴间中,荣陶陶一脸难受的砸了咂嘴,奶腿的......

    我?有爸爸,有妈妈,还有一个大8岁的亲哥哥,但是这一天天的,我怎么活的像个孤儿似的?

    荣远山迟疑了一下,开口道:“你哥...嗯,也忙。”

    荣陶陶:“......”

    “淘淘。”荣远山岔开了话题,开口道,“你知道,你觉醒了之后,要与一种魂兽融合,才能成为一名真正的魂武者,你选好自己的本命魂兽了么?”

    咔嚓。

    卫浴间的门打开,荣陶陶已经淋浴完毕,换好了干净清爽的短袖短裤,他的手里拿着毛巾,擦着湿漉漉的脑袋。

    荣陶陶仰头看着门口的父亲,道:“我会选什么魂兽,你心里有数。”

    荣远山看着儿子稚嫩的面庞,笑道:“我只是明确一下,你未来想走哪一条路。

    你知道的,与魂兽融合了之后,你就拥有所谓的魂属性了,这会决定你未来的成长路线。”

    荣陶陶点点头,正面回应道:“雪境魂兽。”

    “雪境?”荣远山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说道,“华夏85%以上的国土面积,连接的异星球都是‘星野星球’。

    毫无疑问,我们国家对星野属性的魂武者能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照顾。

    无论是从魂法、还是从魂技上来说,我们对‘星野属性’研究的更加透彻。

    更何况......”

    看着儿子不说话,荣远山继续劝说道:“雪境魂武者面对星野魂武者的时候,在属性上会被极大的克制,你选择雪境魂兽成为你的本命魂兽的话......

    这条路,嗯,会很艰难。”

    荣陶陶轻轻的点了点头,似乎很明白自己选择的是怎样的道路。

    但是荣陶陶并未退缩,也未改变,而是开口道:“历史书上说,我妈就在雪境,在华夏最东北的龙河之上,戍边守疆,不是么?

    如果我的本命魂兽是雪境生物的话,我修习雪境之心,会是事半功倍的。

    想要见她,我起码得在恶劣的低温、暴雪环境下生存下来。”

    听到这句话,荣远山的沉默了下来。

    徐风华,他的妻子,荣陶陶的母亲。

    她的确伫立在华夏最北的那一片冰天雪地之中,十年如一日的守护着那一方土地,也保护着她背后的华夏大地。

    但是,一切如荣远山所说,雪境魂武者,天生被星野魂武者克制。

    这世界共有九种魂武属性,也分别对应了九颗星球:

    雪境、荒漠、熔岩、萤森。

    雷腾、星野、虚空、云巅,以及海洋(地球)。

    这九种属性之中,有部分属性相互克制,而在华夏大地上,绝大多数魂武者都是星野魂武者。

    一个星野属性的魂技,击打在雪境魂武者的身体上,那会产出远超于魂技本身的伤害量。

    荣远山看着儿子已经下定决心的模样,他想了又想,开口道:“与云巅生物融合怎么样?成为一名云巅魂武者?”

    闻言,荣陶陶眼前一亮!

    云巅魂兽?

    那可是极为稀有的魂兽!

    荣远山继续道:“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属性的魂技克制云巅魂武者。

    而且,你向往着雪境区域,向往你的,嗯...母亲。

    云巅魂武者也可以修习雪境之心,同样可以使用雪境魂技。可以让你在严寒低温的环境中生存。”

    荣陶陶一脸懵懵的看着父亲,开口道:“云巅星球...华夏大地可没有联通那颗星球的通道,想要去云巅星球,你得从北极圈的天空旋涡进入?”

    看着荣陶陶的模样,荣远山宠溺的笑了笑,那温热的大手,按在了儿子的脑袋上,揉了揉那一头软软的天然卷。

    荣远山开口道:“当做是对你疏于照顾的补偿吧。”

    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突然一把抓住了荣远山的手掌,开口就是两个字:“爸爸!”

    荣远山:“......”

    荣陶陶一脸的乖巧,小嘴那叫一个甜:“爸爸~好爸爸!”

    这也太?真实了吧?

    荣远山突然有点不适应,嘴角尴尬的抽了抽,道:“我不会将云巅魂兽就这么轻易的送给你,我可以为你提供机会,至于是否能抓住,还得看你自己。”

    荣陶陶愣了一下,提供机会?是要我与其他人比试么?

    那就来呗!?

    想到这里,荣陶陶的眼神,下意识的看向了房门口处。

    荣远山微微侧身,同样转头望了过去。

    当他看到靠在衣架旁的方天画戟时,心中不由得暗暗叹了口气。

    虽然荣远山三年未曾回家,但是暗中保护儿子的人,却是将儿子成长岁月中的种种,统统都告诉了荣远山。

    荣远山知道,在楼顶那偌大的天台中,每一个角落,都洒满了儿子的汗水。

    自信,

    源自于每一个月夜繁星陪伴的夜晚。

    源自于那一颗孤独的、却又滚烫的、野蛮成长的心。

    荣远山同样知道,自己的儿子为何如此坚持。

    他想要见见那狠心离去的母亲,

    他想要见一见,那个活在历史教科书里的女人。

    那个于十数年前,主宰了龙河之役,以血肉之身、筑起边塞城墙的传奇魂武者。

    关外第一魂将:徐风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