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8 英雄?
    松江魂武食堂,二层教师食堂内。

    荣陶陶和哥哥嫂嫂坐在小饭桌前,他是大快朵颐、犹如风卷残云,而哥哥和嫂子只是一人拿着一杯热茶,静静的看着荣陶陶,甚至都没拿筷笼里的筷子。

    “慢点吃,慢点。”杨春熙开口说着,一手抓住了荣陶陶拿着筷子的手掌,柔声道,“嘴里的食物咀嚼一下。”

    “唔唔!”荣陶陶捧着一碗米饭,对着四盘菜肴痛下杀手,在嫂嫂的劝说之下,他好歹停了停。

    什么?你说中午刚吃完饭,这才是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点?

    呵呵,不存在的。

    对于此时的荣陶陶来说,饿,已然是他的生活常态了。

    区别在于,是能容忍的那种饿,还是眼前发黑、头脑昏眩的那种饿。

    斯糖糖有一点做得很好,虽然在熄灯之后,必须保持安静,但是昨夜荣陶陶饿的难受,起来偷吃小零食的时候,斯华年明显被吵到了,但是她并没有说任何话语,而是放任了荣陶陶的行为。

    果然,同病相怜的饿货,是最能理解彼此的。

    当荣陶陶扒开第二个泡芙包装袋的时候,早早刷完牙睡觉的斯华年,也忍不住起床了......

    荣阳看着狼吞虎咽的荣陶陶,开口说道:“那魂珠你要保管好,很难找到适合你等级的精神类魂珠,毕竟你的魂法等级还比较低。”

    “嗯嗯。”荣陶陶连连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杨春熙。

    杨春熙心中一软,松开了手掌,荣陶陶的筷子当时就插进了一片锅包肉里......

    精神类的魂珠本就珍贵,能拥有此等特殊的魂技的,也大都是智慧型种族,不会轻易的以身犯险,大都会保护好种族的幼崽,所以徐太平以幼崽形态出现在雪燃军的面前,才如此的珍贵。

    幼崽,意味着魂技等级较低,也意味着低段位的荣陶陶也可以使用。

    事实上,荣阳已经做好了打算,当荣陶陶可以镶嵌这个魂珠之后,他也会引爆自己脑袋里的原有的精神类魂珠,与荣陶陶镶嵌同一种魂珠。

    精神类的魂技也分为很多种,兄弟俩血脉相连,在世界的规则之下,可以做到无障碍沟通,但与此同时,额头处镶嵌的魂珠,也必须是同一种类的。

    荣阳提供给荣陶陶的魂珠,名为:雪玉石魂珠。

    很美丽的名字,同样也来自一种无比美丽的雪境魂兽:雪玉石。

    与其说是魂兽,倒不如说是物品,因为雪玉石不属于动物或植物,它就像是一块雪色的玉石。

    它们深藏在雪境星球的地底,虽然实力低下,但却异常稀有,毕竟...它们算是天然形成的,而且又什么自保手段,被任何雪境魂兽发现,也只有被嚼碎的命运。

    这也代表着,雪玉石这种魂兽,几乎不可能出现在地球上。

    而这次极致的天黑、规模十数年一见的暴风雪,真的是把太多太多不可思议的魂兽,吹到了地球上。

    也正因为如此,这已经持续了一个月之久的狂风暴雪夜,对人类而言是巨大的考验,对魂兽大军而言是巨大的机会,而对偷猎者们来说...却是一场声势浩大的狂欢之夜!

    荣陶陶根本想象不到,此时哥哥荣阳能出现在他面前,到底有多么艰难。

    荣阳看着狼吞虎咽的荣陶陶,却是欲言又止,他抬手看了看表,又看了看身侧的杨春熙。

    杨春熙轻轻的叹了口气,微微探身,在他的脸蛋上印了印:“安心去吧,我会加倍努力保护他的。”

    “你做的已经很好了。”荣阳急忙说道,也看到了荣陶陶突然间停下来的进餐动作,和那黑溜溜的眼珠。

    “我得走了。”荣阳无奈的开口说道。

    荣陶陶点了点头:“你小心点啊,月黑风高、天黑路滑......”

    荣阳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的笑容,听着弟弟那嘟嘟囔囔的声音,但也只能无奈的起身。

    “你去送送他呀,我得吃一会儿呢,不用管我。”荣陶陶看向了杨春熙,眨了眨眼睛。

    杨春熙迟疑了一下,同样站起身来......

    10分钟后,杨春熙一身寒气赶了回来,只是她陪荣陶陶吃过饭之后,却是开口提议道:“我们去那边的汉堡店,给斯华年带一些食物。”

    “奥。”荣陶陶也没多想,人际交往什么的,杨春熙想的还是比较多的,斯华年现在是荣陶陶的室友、兼主管教师、兼莲花导师、兼宿管大妈。

    只是,当两人来到二楼汉堡店的时候,荣陶陶却是发现了一个不得了的东西。

    就在汉堡店旁边的咖啡店里,在那相同的靠窗位置,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安静的坐在座位上。

    高凌薇?

    荣陶陶愣了一下,没有跟随嫂嫂进汉堡店,而是向前走了两步,眉头也是紧皱。

    熟悉的座位上,熟悉的身影,她双手捧着一个纸杯,翘着二郎腿,目光却是稍稍有些呆滞,似是在暗暗出神。

    而在她的小桌对面,那里本该还有一个身影,而此时却是空空荡荡。

    她的闺蜜甘琳呢?那个喜欢撸狗的小姐姐呢?

    荣陶陶心中一沉,这样的画面,尤其是加上高凌薇那望着空座位默默发呆的眼神,再联想到松江魂武大学被魂兽入侵的那夜......

    荣陶陶的心中有了一丝不妙的预感。

    他犹豫了好一会儿,看着那一动不动、化作石像的高凌薇...最终,荣陶陶还是迈步走了进去。

    人是进来了,站在小桌前的荣陶陶,当然引起了高凌薇的注意,但问题是,荣陶陶却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

    这个曾经自信到光芒万丈、神采飞扬的女孩,此时在荣陶陶的眼中,却是显得有些落寞。

    高凌薇静静地看着荣陶陶,而荣陶陶心情沉重,不知道该说什么。

    两人之间的气氛,有些压抑。

    荣陶陶:“你......”

    “呦~打更小桃~”身侧,突然传来了一道轻呼声。

    荣陶陶面色一僵,猛地转头望去,却是看到了一只美丽的长腿小姐姐!

    甘琳!?

    荣陶陶那僵硬下来的面色,瞬间变得欣喜不已!

    还有意外收获!?

    说实话,荣陶陶和甘琳也就只有几面之缘,甚至连普通朋友都算不上,充其量就是个点头之交。也就是说,荣陶陶和甘琳没有什么私人情感。

    但是在刚才,荣陶陶已经脑补出了甘琳在魂兽入侵夜中的死亡,而此时,小姐姐手里端着餐盘小食和咖啡,就这么活生生的站在荣陶陶面前,他当然有些惊喜!

    高凌薇很敏感、也很聪慧。

    想到荣陶陶刚才那难以启齿、一脸凝重的模样,再看到此时他惊喜万分的样子,顿时,高凌薇明白了荣陶陶的心路历程。

    一瞬间,高凌薇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而且那笑容是那样的真诚。

    “又遇见了呢,这次又是来要签名的嘛?”甘琳嘻嘻一笑,却是没有回到自己的座位,而是将餐盘放下,随手拽了一个椅子过来,和高凌薇坐在了一起,“快坐。”

    荣陶陶想了想,还是坐了下来,有些疑惑的看着甘琳:“你们下午没课么,这么悠闲?”

    现在可不是午饭的时间,已经下午两点多了。

    甘琳回应道:“才训练完,累的都吃不进去饭了,还是薯条好吃。对了,你伤势好啦?”

    荣陶陶:“啊?你怎么知道?”

    甘琳嘻嘻一笑,拾起一根薯条,蘸着番茄酱:“前一阵儿,学校评选了年度百名优秀学员,你们少年班这一届,只有两人上榜,其中一个就是你,还有一个叫樊梨花的女孩。”

    荣陶陶:“百名优秀学员?”

    “对呀!”甘琳连连点头,解释道,“就是在一个月前的三城之役中、在咱们松江魂武大学战争区域内,表现最好的一百名学员。”

    16年一遇的雪境魂兽入侵,如此规模庞大的战役,有了自己的名字:三城之役。

    一城为第三墙城池,一城为松柏城镇,还有一城,便是松江魂城。

    而在松江魂城中,战斗最主要的地点,便是松江魂武大学了。

    说到这里,甘琳面露感慨之色:“松江魂武伤亡惨重,气氛压抑到了极点,学校通过表彰百名学员,也顺便举办了一次誓师大会,安抚、鼓励学员。

    那次大会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才好,气氛很凝重,与其说是表彰会,倒不如说是一场悼念会。”

    高凌薇突然开口道:“可惜你没能参加,那样独特的经历,对我们的内心成长会很有帮助。”

    “诶,大薇,怎么和我们英雄说话呢~说话像老师似的。”甘琳一脸的不满,用手肘怼了怼高凌薇的胳膊,这才看向了荣陶陶,道,“你不知道这事儿么?”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我昨天才清醒过来,刚刚出院......”

    “奥,好可怜。”甘琳用怜悯的眼神看着荣陶陶,却是突然转移了话题,“对了,狗狗给我看看,我都想它了。”

    荣陶陶:“......”

    不是说我是英雄吗?英雄昨天刚刚出院,你却要看狗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