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7 再见
    第二天,中午时分。

    “好...好快......”寝室中,荣陶陶坐在办公桌前,口中小声嘀咕着,只感觉天地间冰雪属性的魂力不断的向体内涌入。

    卧槽这莲花瓣...卧槽这莲花瓣!?

    “晋级!魂卒·后期!”

    荣陶陶面色一喜,这也太舒服了叭......

    不愧是雪境至宝嗷~你哪里是什么罪莲,你怎么可能有罪?

    “动静小点儿。”对面的床铺上,酣然午睡的斯华年,缓缓的翻了个身,淡淡的开口道。

    呀~难受。

    荣陶陶很是无奈,实力嘛...斯华年当然是非常强,但是她毛病也是真的不少。

    不仅仅是荣陶陶,甚至连在演武馆内生活、学习的其他小魂,在休息的时候,统统都是连大气都不敢喘。

    石楼石兰算个屁的校园7凌,斯华年才是真恶霸!

    不过斯华年的规矩也是有明确界限的,午睡时刻,她只要求演武馆内安静,对于室外场地那打的热火朝天的学生们,斯华年从不做任何要求。

    当然,晚上10点半之后,无论馆内还是场外,必须静悄悄的,你们最好连呼吸都给我轻一点。

    荣陶陶恨恨的看着侧卧酣睡的斯华年,总觉得“恶霸”这两个词汇,还不足以形容她的罪孽。

    谁家大学生不是玩游戏到后半夜,下午1、2点才醒?

    而斯华年的存在,让一群15、6岁,精力极其旺盛的孩子,提前步入了养老生活,生活作息那叫一个规律、健康......

    不过也有一点好处,规律的作息,倒也规范了少年班学员们的在校生活,每天凌晨四点,大家统一起床训练,晚上十点半统一睡觉。

    课间没有打闹,走廊里永远静悄悄,军营也不过如此了吧?

    当然,演武馆没有夜间集结哨,谁要是敢玩一手夜间紧急集合,都不用学生们哀天怨地,斯华年怕是能第一个冲出去把吹哨的给宰了......

    “别盯着我看了,你也睡吧。”斯华年突然开口说道,吓了荣陶陶一跳。

    这妞儿脑袋后面长眼睛了?

    荣陶陶迟疑了一下,弱弱的拒绝道:“我还不满16周岁,你不能强行让我睡午觉。”

    斯华年转过身,歪头看着荣陶陶,道:“你体内的莲花瓣,分走了你身体部分的能量和营养,如果再不保证睡眠,你这个头,也别想长了。”

    荣陶陶:!!!

    “呵呵。”斯华年看着荣陶陶那一脸懵懵的模样,不由得笑了笑,再次合上了眼帘。

    荣陶陶傻傻的询问道:“你睡觉是为了长个?你都27了,还能长吗?”

    斯华年猛地睁开双眼,扑腾一下坐了起来:“好小子,胆儿是越来越肥了!”

    女人,无论多年轻,似乎都嫌自己岁数大?

    “诶,斯教,冷静......”荣陶陶吓得急忙起身,连连后退,坐在床上,眼前,是斯华年怒气冲冲、大步走来的模样。

    寝室对面,走廊的另一侧寝室中,三个同样睡不着觉的学员,正在修习魂力,却是听到了荣陶陶的叫喊声:“诶,轻点,斯教,疼......”

    斯华年:“闭嘴!”

    焦腾达和李子毅睁开双眼,一脸的惊愕,傻傻的看向了彼此。

    咔嚓。

    女寝的门突然打开了一道小缝,孙杏雨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好奇的探头探脑,看着无人的走廊,不一会儿,不由得瘪着小嘴,关上了门。

    她那一颗渴望吃瓜的心,从未安稳过。

    “发生什么了?”上铺趴着的石兰,急急忙忙探下脑袋询问道。

    孙杏雨默默的摇了摇头,生无可恋的坐在了椅子上,嘴里还嘟囔着什么“没吃到”、“又没吃到”......

    ......

    下午时分,一众学员出门去上课的时候,却是看到了在走廊里被罚站的荣陶陶。

    陆芒对荣陶陶露出了一个悲伤的眼神,抱紧了怀中的《语文》,快步路过了荣陶陶寝室门口,头也不回,急急忙忙的向教室走去。

    孙杏雨却是将自己的手机塞进了荣陶陶的兜里,这才去上课了。

    荣陶陶很是疑惑,她把手机给我干什么?

    几分钟后,“水果捞”群聊里,李子开口说话了:“桃儿,中午怎么啦~”

    这语气,这符号,一看就是孙杏雨拿李子毅的手机发的信息。

    荣陶陶想了想,手指不断的敲击着屏幕。

    杏儿:“李子,分手吧,我不爱你了。”

    小石榴:“已截图。”

    杏儿:“我人美声甜性格好,不是你等凡夫俗子能够拥有的女人。”

    香蕉:“已上传校内贴吧,请加大力度。”

    咣当!

    教室门突然被打开,孙杏雨眼睛里冒着火,冲向了楼梯东侧、门口罚站的键盘桃儿。

    荣陶陶急忙把手机扔了过去,孙杏雨不仅接住了手机,而且那小短腿...飞起来就是一脚!

    我躲~

    “呵呵。”楼梯口处,突然传来了一声轻笑。

    孙杏雨正鼓着小脸蛋儿,气呼呼的看着荣陶陶,听到这声笑,她急忙回头,不由得面色一红,道:“杨...杨教好!”

    “嗯,去上课吧。”杨春熙笑着开口道。

    “奥。”孙杏雨悻悻的点了点头,又忍不住白了荣陶陶一眼,这才转身走向了教室。

    杨春熙迈步走了上来,而在她的身后,还跟随着一个高大的身影。

    荣陶陶忍不住使劲儿眨了眨眼睛。

    荣阳!?

    却是见到荣阳面色有些复杂,眼神中透露着的更多的是关心,他站在楼梯口,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荣陶陶。

    “走吧,我们找个地方聊聊天。”杨春熙似乎意识到了气氛有点不对,忍不住开口说道。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啊,我在这罚站呢。”

    杨春熙:“惹斯教生气了?”

    荣陶陶嘿嘿一笑,道:“嘿嘿,扰她午睡了。”

    “去吧。”寝室门后,突然传来了斯华年那慵懒的声线,看得出来,她倒是很给杨春熙面子。

    荣陶陶迈步向前,荣阳也伸出了手臂,搭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轻轻的抱了抱荣陶陶。

    可算是找到一个对自身力量有清晰认知的魂武者了!

    自从经历了病房醒来,手掌差点被杨春熙给捏碎了之后,荣陶陶对杨春熙这一级别的魂武者,一直都有点心理阴影。

    他倒是不怕斯华年的惩罚,毕竟她下手有轻重,但却害怕那些深爱之下的激动反应。

    “才4个月,你进步了,见我的次数越来越频了。”荣陶陶用肩膀撞了撞荣阳,仰脸看着那神情复杂的哥哥。

    说实话,但凡荣陶陶能耍点小性子、委屈诉苦之类的,荣阳的心里还能好受一些,但荣陶陶......

    “妈妈怎么样了?学校的老师都没有三墙外的消息。”荣陶陶突然开口询问道。

    “我也不清楚,但应该没事。”荣阳的话语温和,轻声道,“北方的战事趋于平稳,如果她出了意外,则很难平稳,所以,她应该没事。”

    “奥,你也没有资格去三墙外吗?”荣陶陶一脸的可惜,“你是什么级别,是魂尉还是魂校?”

    荣阳:“与实力无关,我隶属的部队,工作范围不在三墙外,除非上级命令,我没有可能拿到跨越三墙的通行证。”

    荣陶陶蛇随棍上,急忙问道:“你是什么部队的?工作范畴是什么呀?能说吗?”

    荣阳想了又想,一边揽着荣陶陶的肩膀下楼,一边开口道:“这个世界上,有一类特殊的魂武罪犯,名为偷猎者。”

    荣陶陶:“这个我知道!”

    荣阳点了点头,道:“你可以把我理解成魂武部队中的魂警,追缉偷猎者的那种。”

    闻言,荣陶陶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荣陶陶很清楚,荣阳的工作任务不可能如此简单,哥哥可能只是说了个大概。

    如果是普通的“魂警”,那么荣阳不可能忙到这种程度,所谓的“部队魂警”,其所追缉的罪犯,也不可能是荣陶陶那夜遇到的那几个歪瓜裂枣。

    斯华年曾经透露过,偷猎者这种职业,有很多团体已经是成规模的了,也许荣阳的主要工作任务是这个?

    转移了话题的荣阳,复杂的神情渐渐变成了赞叹:“虽然只有四个月,但我听春熙说,你已经是一名魂卒·中期的魂武者了。”

    “不不不,是魂卒·后期哦。”荣陶陶非常难得的展现出了幼稚的一面,炫耀似的说道。

    “魂卒后期?从觉醒到现在,仅仅四个月?”荣阳一脸的欣喜,感叹道,“你的确比我的天赋高。”

    荣陶陶突然勾了勾小手。

    荣阳有些好奇,俯下身来、附耳倾听。

    荣陶陶小声道:“天赋不天赋什么的先放在一边,那九瓣莲花是真滴牛批!”

    “语言。”身后,杨春熙突然开口说道,她一手按住了荣陶陶的脑袋。

    说出来荣陶陶可能不信,在他昏睡的那一个月里,这一脑袋天然卷儿,还是杨春熙给他理的发。

    “尽早晋升魂士,开启第二顺位的额头魂槽,我就可以一直陪着你。”荣阳开口说着,从兜里拿出了一枚亮晶晶的魂珠,塞进了荣陶陶的手里。

    荣陶陶忍不住眨了眨眼睛,先别管内视魂图里传来的信息,荣阳说什么?

    一直陪着我?我裂开了呀!你早干什么去了?

    再过一阵,我就打算对大薇同学下手了,你非得在这个时候给我在一起?那不耽误我早恋嘛?

    “我们之间就没有秘密了呗?”荣陶陶说着,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杨春熙。

    他可是不愿意听自家哥哥和嫂子的甜言蜜语,奶腿的,一个孙杏雨和李子毅就已经够了,荣陶陶吃不下更多的狗粮了。

    荣阳摇了摇头,道:“不,这世界上没有读心类的精神魂技。我们只是能做到实时沟通。

    以后,你在学业上遇到任何难题,修行上遇到什么困难,又或者是想要求助,可以随时联系我。”

    荣陶陶:“就是脑袋里内置了一个卫星电话?”

    荣阳:“......”

    我愚蠢的弟弟,这种宝贵的魂珠魂技,怎么可能是卫星电话能比的......

    这魂技的功能,远不止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