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6 天时地利
    一天的课程很快结束了,其他几小魂的心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

    荣陶陶感觉到,这些人对自己的态度更好了一些,嗯...李子除外。

    对荣陶陶更好的外在表现之下,内心也包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敬佩、认可等等。

    此时此刻,荣陶陶和樊梨花的地位是差不多的,而且更有趣的是,樊梨花无比感激这个救了自己性命的家伙,这也就导致了荣陶陶的地位有些超然。

    具体超然到什么程度?

    超然到......他居然不跟学员们住在一个寝室里!

    魂班的教室在二楼走廊西侧,宿舍设置在了二楼走廊东侧。

    斯华年单独一个休息室,在她房间的对面,两个寝室分别给了魂班少年居住。

    一个男寝、一个女寝,都是四张床铺,上床下桌,内部的装修条件,远比学生宿舍好得多。

    下课后,荣陶陶理所当然的跟着几个男生回寝了,正想着这几个家伙给自己留的哪张床铺的时候,却是看到对面的房门打开,斯华年走了出来。

    “斯教!”

    “斯教!”一众学员急忙站住,规规矩矩的开口打招呼。

    荣陶陶微微一愣,你看那高冷的李子毅,叫的多甜?再看那沉默的6芒,叫的多大声......这不符合常理呀?

    自己不在的这段日子里,魂班这几个少年,到底是被斯华年给虐待成什么样了?

    “嗯。”斯华年随意的发出了一道鼻音,却是抬手打了个响指“啪~”

    看到荣陶陶眼神望来,斯华年顺势指了指身后的房间,道:“你住我屋里。”

    荣陶陶:???

    也就是在这一刻,几乎所有的魂班学员,都对荣陶陶投来了怜悯的眼神。

    “我...为什么...呃,你说啥?”荣陶陶反应了好一阵儿,脑袋的确是有点卡壳。

    斜靠着门框的斯华年却是微微侧身,给荣陶陶让出了一条路,顺势对着几个学员道:“都回去吧,练武趁早,晚上准时熄灯。”

    没了,刚才的尊敬没了,团结和有爱也莫得了。

    听到斯华年的话语,几名少年匆忙回寝,连头都没回。

    荣陶陶站在门口,傻傻的看着斯华年,憋了好半天,才说出了一句话:“老师,我好歹也快16岁了,不宜与女教师同居......”

    “好话到你嘴里也变了味儿。”斯华年冷哼一声,上前一步,一脚将荣陶陶踹进了房间中。

    荣陶陶跌跌撞撞的进门,也看到了内部的装潢。

    严格来说,演武场有一半以上是重建的,估计这间房就是重建之一。

    房间很大,怕是得有6o平米。

    门口正对着的就是沙发、茶几和绿植,围着这片小区域,还放着衣架、绿植等等,倒是很有办公室的模样。

    荣陶陶扭头向右侧看去,房间内侧更像是生活区。

    那边有两张床,相隔的距离倒是很远,一个靠窗,一个靠着走廊一侧的墙壁。

    床铺中间,并排摆放着两个办公桌,只是其中一个上面有电脑,另外一个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零食。

    “放零食桌子收拾一下,以后你就用那个。”斯华年开口说着,关上了门,来到沙发前,一屁股坐了下来。

    荣陶陶抿了抿嘴,道:“我为什么不能和男生一寝?”

    斯华年耸了耸肩膀,手掌一挥,一瓣泛着青绿色光芒的莲花瓣悄然出现,在她那纤细的指缝间轻盈飞舞着。

    荣陶陶挠了挠头,道:“早晚都会知道的,不是么?跟我这些出生入死的战友,也没必要隐藏?”

    斯华年却是并没有反驳荣陶陶,只是开口道:“暂时先听从学校的安排,我也是奉命行事,你以为我愿意跟你这个小鬼住一寝?”

    “我还不愿意跟宿管大妈住一寝室呢~”荣陶陶嘟嘟囔囔的说道。

    斯华年:???

    严格意义上来讲,斯华年还真就是“宿管大妈”。

    只不过,她配不上这么神圣的称呼,毕竟她气质上差了太多了,又长着一副倾国倾城的嘴脸......

    荣陶陶来到办公桌前,开始收拾零食,从那种类丰富的零食之中,挑出了一个个揉成团的糖纸,还有一些小食品包装袋。

    荣陶陶:“以后吃完了直接扔垃圾桶里。”

    斯华年一脸的不耐烦,坐在沙发上,探前身子,将指缝间游走的莲花瓣扔进了白瓷杯中。

    霎时间,白瓷杯子里就飘出了淡淡的霜雾,斯华年拾着杯子,仰头喝了一口冰碴,“咔哧咔哧”的咀嚼着。

    画面有些神奇。

    “对了,斯教,我一直有个疑问。”

    斯华年:“嗯。”

    荣陶陶:“你说,它的名字是九瓣莲花,意味着一共有九瓣呗?”

    “嗯。”斯华年点了点头,“这件至宝的名称是从雪境魂兽那边传来的,事实上,我们并不清楚一共有几瓣莲花。你手中的莲花,是我们目前确定的,出现在这世上的第三瓣莲花。”

    荣陶陶微微挑眉,道:“你一瓣,我一瓣,还有一瓣出现的莲花在哪里?”

    斯华年笑了笑,道:“你猜?”

    荣陶陶:“......”

    斯华年开口道:“你在这里打过更,知道这里的规矩。”

    荣陶陶撇了撇嘴,什么演武场的规矩,不就是你的规矩么?

    心中暗暗腹诽着,荣陶陶嘴上却是说道:“啊,放心,我不会打扰你休息的。对了,我看教室里只有八张书桌,魂班不准备加人了?”

    斯华年摇了摇头:“学校暂时没有这个打算,以后会不会从武班抽上来人,就不知道了。对于你们魂班这次在危机中的表现,学校很满意,恐怕...也很难有你们同龄人够资格进入魂班。”

    荣陶陶:“那三人组咋办?6芒和焦腾达就两个人?”

    斯华年:“特殊时期,魂班统一授课、统一教学。其他的学生倒是好办,你的方天戟技艺得单找教师,估计他也快来了。”

    荣陶陶心中一动,道:“谁?夏方然教师吗?”

    “也只有他是顶级的方天戟教师了,别人...怕是教不了你?”斯华年说到这里,嘴角噙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连关外冠军那么骄傲的人,可都说教不了你呢。”

    “啊,哈哈。”荣陶陶挠了挠头,露出了一脸憨憨的笑容。

    斯华年冷哼了一声:“实力不高,武艺倒是不低。”

    “对了,斯教!”荣陶陶突然想到了什么,他快步来到沙发前,一脸乖巧的坐了下来。

    “怎么?”斯华年身体后仰、坐靠着沙发,手臂搭在沙发屏上,歪着脑袋看向了荣陶陶,不知道这个小家伙又要起什么幺蛾子。

    荣陶陶小声道:“那个...我,嗯...吸收了九瓣莲花之后,感觉...总之我睡了一个月后,感觉自己的魂法等级提高了不少。”

    “是这样的,莲花瓣给你带来困扰的同时,也会一定幅度增加你的魂法修为,当初我吸收的时候也是如此。”斯华年点了点头。

    荣陶陶面色一喜,道:“我可以学新的魂技了!”

    “嗯。”斯华年似乎也被他的喜悦感染了,回应道,“等你的教师来了,统统都会教你的。”

    “诶呀,你教我呗!”荣陶陶急忙说道,对于实力的提高,他已经等不及了,“夏老师那授课风格,简直跟玄学大师似的,全靠自己悟。听懂掌声!”

    斯华年笑盈盈的看着荣陶陶:“哦?”

    荣陶陶想起了当初在百团关当旁听模特的日子,继续道:“你不一样呀,你是一勺勺舀起饭菜往学生嘴里喂,又体贴又细心又负责任,听你的课,舒服得很。”

    斯华年的面色变得有些古怪,道:“你这不是挺会说话么,小嘴像抹了蜜似的,那天怎么没留住高凌薇?”

    荣陶陶:“......”

    这个恶毒的女人,就非得往我心里扎?

    看着荣陶陶一脸不忿的模样,斯华年有些忍俊不禁,一手按在了荣陶陶的脑袋上,笑着揉了揉:“说吧,想学什么?”

    荣陶陶当即回过神来,追女孩什么的,哪有学魂技有意思?

    他将那开口道:“所有你会的,所有我能学的!”

    对于荣陶陶的话语,一项眼光挑剔、要求严格的斯华年,却是没有半点质疑。

    从最开始演武场的初遇,到雪夜里力战偷猎者的上将军,再到此刻身傍一瓣莲花的小饿鬼......

    师徒二人满打满算才认识了不到4个月,其中还包括荣陶陶昏睡的1个月,但让斯华年自己都无法相信的是,她已经开始信任这个孩子了。

    斯华年伸出手掌,在那掌心浅浅的纹路之上,突兀的浮现出了一层霜雪,下一刻,片片雪花汇聚、点点莹芒飞舞开来。

    只不过,那被激活的、幸福快乐的雪花,却不再是呈现出白色光芒,而是金色的光芒。

    雪境魂技·莹灯纸笼!

    白灯纸笼的进阶版本,光亮更足,照射范围更大,持续时间更久,也更加美丽。

    斯华年淡淡的开口道:“你们杨教曾说过,谁先学会莹灯纸笼,就当这魂班的班长,你想当么?”

    荣陶陶的目光,却是透过那飘摇飞舞的莹灯纸笼,看向了斯华年的面庞。

    很好!很完美!

    我要是不把你一身的技艺掏空,都对不起和你在一起同居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