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5 人·狗·花儿
    吃过饭,在斯华年的带领下,荣陶陶来到了演武场。

    值得一提的是,在徒步去演武场的过程中,荣陶陶倒是越走越顺,虽然脚步还有些虚浮,但估计要不了多久,就能调整好状态。

    当斯华年将荣陶陶送到演武场二楼的教室中时,魂班的学员们正在上课。

    是的,少年班已经入驻了演武场,无论是睡觉休息、还是日常授课、训练,统统都在演武场中。

    看得出来,学校对魂班的少年们很重视,起码比那些武班的重视很多。

    这其中恐怕也有荣陶陶身傍一瓣莲花的缘故,如果只是让荣陶陶自己搬过来居住的话,估计也不太好。

    有斯华年的莲花效果加成,作为掩护,荣陶陶无论怎么使用那一瓣罪莲,就都无所谓了。

    “咚咚。”斯华年敲了敲临时教室的门。

    由于教室是由一个小型活动室改的,所以与正常的教室不同,前后门上没有窗户,看不到里面的情况。

    “进。”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班级里上课的七小魂,也纷纷好奇的看向了门口,直到......

    直到他们看到了恶魔教师斯华年,以及被她身侧的荣陶陶。

    “呀!淘淘!”孙杏雨一声轻呼,小脸蛋上充满了欣喜的笑容,也顾不得讲台上的教师了,她直接站了起来,对着荣陶陶连连挥手。

    “诶?卷卷回来了!?”石兰坐在最后排,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她歪过身,急急忙忙的向门口处张望着,也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面庞。

    “呦呵?”李子毅歪着脑袋,看着门口,笑着说道,“这不是传说中的松江小睡魂么,舍得醒了?”

    “你就庆幸他醒了吧,要不然咱俩得难受一辈子,忘了你这一个月翻来覆去睡不着觉的时候了?”第二排,6芒坐着椅子后仰,椅子两条腿支着地面,6芒的脑袋也躺在了焦腾达的桌子上,歪头看着侧后方的李子毅。

    李子毅冷哼一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睡着?”

    的确,一个月前的那天晚上,荣陶陶就是依靠这两个人的肩膀,做的“弹射起步”装置。

    事实上,庆幸荣陶陶醒来的人有很多,比如樊梨花,再比如石家姐妹。

    那夜的战斗,无疑让剩下的几小魂凝聚力极大的增强,显然已经超出了同学的范畴,而是达到了生死战友的程度。

    “回来了好,哈哈,回来了好!”焦腾达一脸的喜气洋洋,咧着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想要站起身,却似乎意识到还在上课,硬生生压抑住了心中的想法。

    坐在第一排的樊梨花,张着小嘴,忍不住握紧了小拳头,甚至跺了跺脚,看得出来,平日里有些害羞的她,这次是真的激动了。

    任何一个人,做出莫名其妙的举动之时,大都是心情极为激动才导致的。

    毕竟,荣陶陶救了她的性命。

    如果说樊梨花是石楼石兰的“重生父母”的话,那么荣陶陶就是樊梨花的“再造爹娘”。

    嗯...很奇妙的形容,突然间长了两辈。

    “休息十分钟。”讲台上的陌生教师开口说道,估计也是被这一幕感染了,直接选择了下课。

    小班教学就是好,说下课就下课......

    教师说着,一边走向了门口,去和斯华年聊什么去了,教室内,也只剩下了八个小家伙。

    “芽儿呦~!兄弟,牛批大啦!哈哈!我还以为打更小桃是戏称,没想到你?是真神哇!”既然已经下课了,焦腾达也不再压抑自己的情绪,直接站起身来,跑向了荣陶陶。

    “诶?诶?你...我次奥......”从焦腾达跑过来的那一刻起,荣陶陶就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奈何他还是被焦腾达一把抱住了。

    拥抱倒是无所谓,关键是焦腾达前冲的势头不小,再加上荣陶陶身子骨本来就虚......

    其他几人面色一怔,印象中,本该耀武扬威、龙精虎猛的荣陶陶,此时真就像是个小废物,连站都站不稳,直接被焦腾达扑倒在地。

    “呀!你给我起来,臭香蕉,别把我们家卷卷儿压坏了!”石兰当时就不乐意了,迈开长腿,蹬蹬几步就来到了教室前方,一手拎着焦腾达的衣领,直接给他拽了起来。

    焦腾达知道自己闯祸了,一向言行举止比较得体的他,不该犯这种错误,但是他实在是太激动了一些......

    石兰拎开了焦腾达,她半跪在地,急忙将荣陶陶扶坐了起来。

    下一刻,让所有人没有想到的是,石兰突然伸出双臂,紧紧地抱住了荣陶陶。

    嗯,谁也别说谁~

    生死后的久别重逢,都是这幅熊样子。

    荣陶陶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内心却是有些不自然。

    焦腾达嘛,抱了也就抱了,但是石兰这个大妞儿......

    发育的也太好了一些,可惜了,不是我的菜。

    如果你用的是方天画戟的话,我高低把你列进我的女神名单里......

    “谢谢你,谢谢你卷卷儿,太好了,你没事。”耳边,传来了石兰细细碎碎的声音,他甚至感觉到石兰左右摇晃着脑袋,磨蹭着他的脸蛋。

    福利满满嗷~

    这是什么神仙班级,i了i了......

    此时此刻,荣陶陶和石兰的内心活动完全是不一样的。

    事实上,荣陶陶还没有真正意识到,他活着出现、健康出现在众人眼前,对石家姐妹意味着什么。

    那一夜,石家姐妹被天葬雪陨波及、被炸的七荤八素,而后被雪笼草趁虚而入,将她们拖向了松树林。

    那一夜,樊梨花豁出性命,以命换命,将石家姐妹救了出来。

    问题,出现在随后发生的故事上。

    那个用性命换回石家姐妹的樊梨花,却是被荣陶陶给救了出来。

    化身为“喷气机”的荣陶陶,以肉身作为炮弹,一往无前,一头扎向了雪笼草,让雪笼草本已经吃进嘴里的美食,硬生生又给吐了出来。

    这一手花里胡哨的逆天改命,的确是惊呆了一众人。

    也正因为此,以身涉险、却也久久不醒的荣陶陶,成为了石家姐妹彻夜难眠的原因。

    石家姐妹不是天性薄凉、自私自利的人,相反,迟迟未归的荣陶陶犹如一块巨石,压在两人的胸口,甚至让她们喘不过气来。

    整整一个月,未醒来的荣陶陶什么都不知晓,但对于石家姐妹、甚至是对于其他几小魂来说,这样的日子难受的要命。

    刚才,那教师突然宣布下课,也正是因为看到这死气沉沉的课堂,突然有了一丝“生机”。

    人们总说,时间会抚平一切伤口,但如果有良药,也就不需要时间来作祟了。

    此时此刻,荣陶陶这个人,就是少年班-魂班全体成员的良药。

    “汪!汪汪!”云云犬突然从荣陶陶的身体里飘了出来,横趴在他的脑袋上,对下方的石兰“嘤嘤狂吠”。

    汰!

    大胆妖女!

    你想要勒死我主人不成?

    但凡我要是有一点点攻击力,我就咬死你!

    诶呀,好气哦~

    云云犬跳上了石兰的头顶,使劲儿的上下跳着,但似乎没什么效果,它那点体重,根本就踩不疼她......

    被死死环着脖子的荣陶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老...老师,还是...上...上课吧......”

    “行了!”门外,正在和教师聊天的斯华年看到这一幕,不由得开口训斥一声,但语气并不严厉,反而很是温和,看得出来,斯华年很能理解学员们此时的心情。

    但斯华年还是开口道:“都回座位吧,平复一下心情,淘淘还在养伤阶段,你们都注意点儿,这段时间,先把他当成一个玻璃制品,记得轻拿轻放。”

    在斯华年的催促下,教室中恢复了秩序。

    即将入座的荣陶陶,却是发现,这个由活动室改成的教室中,只有八个小书桌。

    第一排是两个单人小桌,一个坐着樊梨花,另外一个是空着的,显然是给荣陶陶留着的。

    又是第一排!?

    又在老师的眼皮子底下!?

    荣陶陶难受的很,坐在地上,转头看向了门外:“宿舍床按照成绩顺序优先挑选,班级座位也应该是吧?”

    代课教师也是笑了,道:“一共就8个学员,坐哪不一样?”

    本该是“9”个学员,现在改成了“8”个学员,但荣陶陶所说的话语,教室里的所有人都没有什么反应。

    他们没反应,荣陶陶也没有反应。

    荣陶陶早就想明白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生命中的过客这么多,习惯了就好。嗯,应该是这样的。

    “我不管,我第二,樊梨花选完就是我选。”荣陶陶突如其来的撒娇,差点闪了斯华年的腰......

    夭寿了!

    这一天,威风凛凛的上将军,突然想起来自己还未满16周岁......

    一旁,樊梨花小声道:“我...我让给你,我让你第一个选。”

    “后排靠窗,仰望星空偷吃零食翻窗早退VIp休闲专座。”荣陶陶接连对着石楼打了两个响指,“啪~啪~”

    看着荣陶陶的动作,斯华年努了努嘴,却没有出声。

    教导这小子这么长时间了,哪见过他打响指?明显是学她昨天在病床旁唤醒他的动作。

    不愧是天才学员呢,学东西真快呢!

    嗯...就是学的有点杂......

    石楼也是有点懵,除了“偷吃零食”这一项之外,荣陶陶一句话把她的日常生活全都归纳总结了。

    区别在于,她看不到星空,只能看到漆黑的夜色与茫茫风雪,而且,她也不是在享受窗外的景色,过去一个月那沉重的心情,她不可能享受得了任何夜色。

    石兰二话不说,直接起身,抱着书站了起来。

    斯华年看到这一幕,便也开口道:“既然按照成绩选择,你们就重新选吧。”

    然而其他人并没有重选,石楼最后也做到了第一排。

    荣陶陶一屁股坐在了主角该坐的位置上,轻轻地舒了口气。

    舒服了~

    他左右看了看,这小型活动室改成的临时教室真的不错,旁边还有插座呢。

    明天搞个插线板、热水壶,再把收发室里的电热毯拿来,给云云犬搭个睡觉的窝。

    以后在这教室里煮些热水,泡点枸杞、放俩红枣、扔俩桂圆、再加点红糖,这小营养不就上来了么?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荣陶陶发现自己不是来上大学、习武艺、学知识的。

    他终于明白自己是干什么的了!

    养人、养狗、养花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