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4 幸福生活?
    荣陶陶是被饿醒的。

    嗯,就很神奇。

    曾经饿昏过去是他,现在饿醒的也是他......

    无论如何,荣陶陶未来应该就是“饿货”的代名词了。

    荣陶陶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毕竟当他睁开双眼,向右上方看去的时候,那里依旧挂着一个输液袋。

    画面犹如他之前醒来的那次,简直一模一样。不过床边的座位上,倒是换了个人。

    不再是那个紧紧握着他手掌的杨春熙了,而是翘着二郎腿,双臂环在身前、低头瞌睡的斯华年。

    “斯教?”荣陶陶尝试着轻声呼唤道。

    “嗯?”斯华年猛地睁开双眼,瞬间清醒过来。

    看到醒来的荣陶陶,斯华年也站起身来,迈步向一旁的卫浴间走去:“拔了吧,我饿了。”

    呀~舒服!痛快!

    跟同病相怜的人在一起就是好!

    荣陶陶就是被饿醒的,他还没开口呢,斯华年就已经要去吃饭了......

    卫浴间中,传来了阵阵水流声,斯华年一边洗着脸,趁着间隙开口说着:“快一个月了,你也该出院了。”

    荣陶陶的呼吸微微一滞:“你说啥!?上次咱俩聊完天,我睡了一个月!?”

    “呵。”斯华年一声嗤笑,在洗漱台上拆开了一个一次性牙刷,开口道,“咱俩聊天是昨晚的事儿,从你昏迷到昨夜醒来,过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

    回去之后,你要好好感谢你嫂子,虽然你没什么大病,但她依旧守护了你一个月。”

    荣陶陶傻傻的看着斯华年,努了努嘴,半天没说出一个字。

    斯华年开口道:“这次入侵事件过后,学校的教师回来了不少,梅校长看杨春熙这段时间心神不定、不宜授课,便给她放假了。”

    荣陶陶心里难受的很,一个月?那我得耽误多少修行啊!?

    九瓣莲花?雪境至宝?

    什么狗屁花花,让我睡了一个月!?

    荣陶陶当即点开了内视魂图,却是忍不住眼神瞪大。

    魂法:雪境之心·二星中阶?

    奥...对,好像昏迷之前,的确有这个提示来着。

    近一个月的时间没修炼,荣陶陶依旧是一个小小魂卒,而且停留在魂卒中期这一段位上。

    徒手格斗·二星高阶,方天戟精通,四星·高阶,刀法精通,一星·巅峰......这些武艺也是半点没动,昏迷前什么样,现在就什么样。

    倒是潜力值,竟然有“2”点。

    吸收九瓣莲花的时候,给了荣陶陶1点潜力值,多出来的1点是哪来的?

    对了!

    斯华年昨夜说过,我是解决这次危机的大功臣!虽然是无意的,但也夺走了冰魂引的九瓣莲花,间接的削弱了对方实力。

    这1点潜力值,应该是松江魂武大学危机解除之后奖励给自己的。

    “愣着干什么,你不饿?”大饿鬼走出了卫浴间,一边刷着牙,一边看着病床上的小饿鬼。

    嗯...谁都别装,到底饿不饿,彼此心里都有数......

    “饿!饿!”荣陶陶开口说着,拔下了针管,一手按着手背上的胶布努力起身,浑身乏力的他,双脚落地,想要站起身来,却是脚下一软,向前扑倒而去。

    斯华年眼疾手快,一手急忙扶住了荣陶陶的肩膀,开口道:“你还得适应一段时间,身体会慢慢恢复的,以后多吃一点,营养跟上来就好了。”

    荣陶陶一手扶着墙壁,小心翼翼的挪开脚步。

    而在他的脸前,云云犬扑扇着大耳朵,飞在半空中,一双黑溜溜的小眼睛,好奇的看着荣陶陶:“汪~”

    它不仅在用耳朵飞,那四条小短腿也在来回扑腾着,甚至在半空中模拟出了走路的模样,仿佛在教导荣陶陶该怎么行走......

    荣陶陶一阵面红耳赤:“你...你再骂?”

    云云犬:“汪汪~”

    斯华年:“噗...哈哈哈哈哈哈......”

    荣陶陶抹了抹喷在脸蛋上的牙膏沫,一脸幽怨的看着斯华年,不愧是松魂教师,果然是成熟稳重呢~

    ......

    洗漱完毕、美美洗了一个热水澡的荣陶陶,换上了校医院提供的新衣物,被斯华年拎着,“飞”往了学校食堂。

    看得出来,斯华年是真的饿了。

    而在出了校医院的那一刻,荣陶陶也是忍不住一阵感慨。

    天,依旧是黑的。

    风依旧在刮,只是风力低了不少。

    视线中,一些魂武学员还在清雪,没有人使用魂技清雪,估计这种劳动也算是修行的一种。

    从位于学校东部的校医院,来到中部的食堂,这一路上,荣陶陶看到了一片熟悉的景象。

    没有坍塌的楼房,没有坑坑洼洼的地面,甚至...没有任何不同的地方。

    仿佛,那一场战斗,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松江魂武大学遭到如此严重的破坏,一个月的时间,应该很难修缮完整,这也许是魂技的功劳吧。

    被斯华年拎在手里的荣陶陶,看着校园内的景象,竟然感觉到了一丝不真实。

    没有残垣断壁、更没有所谓的满目疮痍。

    整个学校展现出来的状态,与斯华年和他交谈的方式一样,似乎都在刻意的淡化着什么。

    食堂的位置,看不到教学楼,但却能看到街道南侧伫立的三座图书馆。

    按照那一夜声音传来的方位,这三座图书馆,怕是和教学楼一样,都被砸成了一片废墟,但现在,那三座建筑却是完好无损,依旧伫立在那里。

    是的,松江魂武赶走了入侵者,守护住了家园,但是起码荣陶陶知道的,在教学楼中,那些在5楼、6楼上晚课的学员,应该有很多遇难了。

    那撑着半截身体、趴在荣陶陶身上痛苦求救的学员......那凄惨的画面还历历在目。

    敏锐的斯华年感受到了荣陶陶情绪低落,但是她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荣陶陶进了餐厅,迅速上了二层,点了餐,默默地吃饭。

    出乎意料的是,师徒俩安静进餐的时候,餐厅内的厨师大叔,穿着白色的厨师服,从后厨走了出来,来到了两人的桌旁。

    荣陶陶手中的筷子一顿,好奇的扭过头,看向了厨师大叔。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眼睛有点小,面色很是和善,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一手轻轻的按在了荣陶陶的肩膀上:“荣陶陶同学,以后不必和斯教吃一样的菜品,你喜欢什么就点什么,叔叔给你做。”

    “啊?”荣陶陶有点惊讶,也有些疑惑。

    “你可是松江魂武的英雄。”厨师大叔轻轻的拍了拍荣陶陶的肩膀。

    “英雄,我是...英雄么?”荣陶陶傻傻的询问道。

    “当然。”厨师大叔点了点头,他的眼睛不大,但目光确很真诚,“那一夜,每一个努力活下来的人,每一个竭尽全力、帮助他人活下来的人,都是英雄。”

    荣陶陶抿了抿嘴,心中微动,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厨师大叔:“我知道你的身体遭受重创、急需调养,学校也特意交代过,让我给你制作特殊的饭菜,有幸能帮助到你,尽我的一份力,这也是我的荣幸。”

    “谢谢。”荣陶陶低下头,再次扒起了饭菜。

    他不太确定自己是否配得上这样的称呼。

    自从踏入这雪境之地以来,这里的凶险程度,一次又一次的超出了荣陶陶的意料范围。

    从最开始的考核时间缩短,到百团关培训计划搁浅,再到风起、天黑,直至松江魂武大学遭到魂兽入侵......

    而此时此刻,厨师大叔所说的话语,他对英雄的定义...竟是每一个努力活下来的人。

    也许,不同的区域评判标准有所不同吧。

    在这漫天风雪的雪境之地,用力活着,就已经是最大的英勇了。

    “以后,想吃什么,直接点就可以,各种菜系都可以。”厨师大叔似乎是胸有成竹,又或者这里的厨师团队的确藏龙卧虎,对各样菜系都很拿手。

    荣陶陶轻轻的“嗯”了一声,道:“好的,谢谢大叔,大叔贵姓?”

    “高旭。”大叔的小眼睛眯着,一脸的和善,“我有一个儿子叫高辰,星辰的辰,说不定明年会和你成为校友。”

    提起他的儿子,即便只是一个名字,他的脸上都带着无尽的自豪感。

    荣陶陶放下了手中的筷子,再次仰起头,看向了高大叔,迟疑半晌,似乎好不容易鼓足勇气,才询问道:“你...亲身经历了这一切,知道这雪境大地如此凶险,依旧要让他考松江魂武么?”

    “不,不是我让的,是他立志要考的。”厨师高大叔咧嘴笑着,满脸的自豪,手掌重重的按了按荣陶陶的肩膀,道,“每一个立志来到雪境的魂武者,都是有信仰的人,不是么?”

    荣陶陶错愕半晌,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轻轻地点了点头:“嗯...是吧。”

    路,依旧是那条路。

    只是有太多的人,忘记了当初自己为什么走上这条路。

    怀揣着九瓣莲花·罪莲的荣陶陶,当然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雪境大地,他更知道,自己距离梦想,愈发的接近了。

    “喏。”斯华年筷子夹着一块红烧鸡翅,放到了荣陶陶的盘中,“看来,你很喜欢吃这个。”

    回过神来的荣陶陶,不由得有些错愕。

    昔日里,那个对他“心狠手辣”的斯糖糖,似乎对他更好了一些,也更体贴了一些。

    荣陶陶当然知道,从自己盘子中送出去食物这种行为,对于一个“饿鬼”来说,有多么的困难。

    这...这不是我的斯华年!

    她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好?她是被嫂子附身了吗?

    还是我在那场战斗中的表现,彻底征服了这个眼光极高、异常挑剔的严厉教师?

    我的乖乖,那我也太没正事了叭?高凌薇的事儿还没谱呢,倒是先把斯糖糖给攻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