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3 桃养人
    “我...我不知道,我就是无意间扑住了它,它应该也很喜欢我吧。”荣陶陶开口说道,声音却是越来越小,显得很不自信。

    这种话,斯华年当然也不可能相信。

    九瓣莲花是什么?

    那可是雪境最顶级的宝物!

    冰魂引作为雪境魂兽,必然要比作为人类的荣陶陶,更能获取九瓣莲花的青睐。

    斯华年:“它是自己融入你身体里的?”

    荣陶陶连连点头:“嗯嗯。”

    无奈之下,斯华年只能努力的寻找理由:“估计是这瓣莲花遭受重创,随便找了一个人,寻求补给吧。”

    闻言,荣陶陶急忙道:“它钻进我体内之后,我直接就被掏空了......”

    “不,那是莲花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常态,我刚才也只是胡乱猜测而已,毕竟我找不到什么合适的理由。”斯华年摇了摇头,无奈道,“也许,你真的很特殊吧。”

    荣陶陶:“呃......”

    斯华年:“它也的确应该成为你的奖励,听你的同伴说,当时你不畏生死,去解救同伴,这才被雪笼草抽飞到演武场边缘的。”

    说到这里,斯华年的眉头终于舒展开来,伸出手,奖励似的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道:“我教导你的时间也不算短了,但一次又一次,你总能给我交出一份惊艳的成绩单。”

    这样的孩子,斯华年真的很难对他有更高的要求了。

    魂将的儿子就应该如此么?就应该为了同伴而出生入死么?

    不,完全不是。

    这一切都无关于魂将。

    在真正的危急关头,趋势荣陶陶做出任何决定的,绝对无关于魂将,而只关于他自己。

    荣陶陶一个独立的个体,有思想、有灵魂、有选择的独立个体。

    在那一刻,他不是任何人的儿子,他只是荣陶陶,一个勇敢的伙伴,一个忠诚的战友。

    荣陶陶有点不好意思,直接转移了话题,弱弱的询问道:“老师,我该怎么运用这一瓣莲花呢?我能感觉到它现在就在我的体内转悠,但是和它无法取得联系。”

    “以你现阶段的实力,是很难操控它的。”斯华年想了想,组织了一下语言,“你先把它当成一种本命魂兽,当然,这样的类比是不恰当的,但为了更好理解,你先这样想。”

    说着,斯华年示意了一下一旁的云云犬,道:“白云苍狗很弱小,性格胆小而怯懦,愿意与你捆绑在一起,和你共同成长,并全身心的依赖你。

    但是这片莲花不同,它是雪境中的终极宝物,能力无比强大。此时的你别说运用它了,甚至它都不应该留在你的体内,什么时候自顾自的飞走也不一定......”

    荣陶陶瘪着嘴,进了我的手,还想飞?

    惯得它!

    斯华年:“万幸,九瓣莲花与本命魂兽有本质上的不同,不会渐渐同化你,将你变成一头人型魂兽。只是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你都无法运用它。”

    荣陶陶:“具体得等到什么时候?”

    斯华年:“也许是魂尉吧,我就是魂尉阶段吸收的一瓣莲花,那个时候它很配合我。

    当然,雪境万物各有特性,我的这一瓣莲花,作用是防御、守心,所以它的性子比较淡然,远不如你的那一瓣莲花脾气火爆。

    具体什么时候能真正的运用莲花,还是得看你自己。”

    荣陶陶:“奥...行吧。”

    斯华年突然开口道:“你很饿。”

    荣陶陶愣了一下:“啊?啊!”

    斯华年:“身体虚弱,四肢乏力。”

    荣陶陶:“啊......”

    斯华年:“心悸。”

    荣陶陶:“这个...暂时还没有。”

    斯华年突然笑了,那迷人的笑容中,竟然带着丝丝同情与怜悯:“低血糖的大部分症状,你慢慢都会体验到的。”

    荣陶陶:???

    斯华年:“知道我为什么天天吃糖了么?知道我为什么每日让你去打饭,每一顿都分量极大了么?”

    荣陶陶:“因为这一瓣莲花?”

    “对,所谓的松魂四礼·糖这一称号,就是拜这一瓣莲花所赐。

    我不是真的患有低血糖,我只是有这一疾病的外在表现症状。”斯华年再次从袖中拿出了一块小淘气,扒开糖纸,二指夹着糖果,送到了荣陶陶的嘴边。

    荣陶陶:“谢谢老师。”

    斯华年:“别谢我,小家伙。我只是感到幸运,遇到了一个同病相怜的人。”

    荣陶陶:“......”

    斯华年自己也吃了一枚方糖,继续道:“九瓣莲花,会给你带来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超高速度的吸收魂力、修行魂法,且有莲花瓣自身存在的功能、魂技帮助你战斗。

    但与此同时,它存在于你的体内,也会吸收你的身体营养,为其自身作为给养。

    未来的你,食量会很大,糖也不能离手,而且......

    每次战斗前,你最好吃得饱饱的,在战斗中,哪怕是一次心悸,一次短暂的晕眩...总之,无论怎样形式的小意外,都可能会让你丢了性命。”

    荣陶陶一听那“超高速吸收魂力、修行魂法”,顿时什么都忘了,他嘿嘿一笑,道:“不就是吃嘛,我家不穷。”

    斯华年却是笑了,看着眼前天真懵懂的孩子,忍不住摇头笑道:“希望你以后也这么想。”

    荣陶陶仔细回想了一下入学以来给斯华年“进货”的时光,嗯...好像,她吃得的确有点多?

    呀~

    我好歹也是堂堂魂将的儿子,不至于饿死街头吧?

    魂将归来,发现自家儿子面黄肌瘦,沦落街头乞讨,当即一声令下!十万将士拍马赶到松江魂城,一人给荣陶陶一个硬币......

    这可就是十万块钱,能吃好久呢~

    对了,我的母亲......

    荣陶陶心中一紧,如此恐怖级别、计划周密的入侵行动,她......

    荣陶陶急忙询问道:“斯教,我母亲她?”

    听到荣陶陶的询问,斯华年坐直了身子,开口道:“不清楚。三墙外的战斗,我们也只是知道大概信息,并不知晓具体情况。

    那里的战况的确非常惨烈,不过,这个世界上能伤害你母亲的人很少,她应该不会有事。”

    荣陶陶沉吟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以后,你搬来演武馆居住。”斯华年突然开口说道。

    荣陶陶:“我都这幅熊样子了,你还让我给你打更?”

    “呵呵。”斯华年有些忍俊不禁,看着可怜巴巴的荣陶陶,轻笑道,“我已经给你安排好了宿舍,确切的说,你们少年班-魂班的学员,统统都已经搬来演武场居住了。”

    荣陶陶:“哦?为什么?”

    斯华年开口道:“知道我为什么被学校死死的按在演武馆,强令我当演武场的主管教师么?”

    荣陶陶:“你武艺高超,能指点学员进步呗?”

    斯华年:“知道为什么你在演武馆吸收魂力、修行魂法的速度更快么?而且时灵时不灵?”

    荣陶陶回过神来,忍不住眼前一亮,道:“因为你的那一瓣莲花?”

    “对。”斯华年轻轻颔首,“当我修习魂力的时候,以我为中心,在一定范围内,所有的生物,都会享受莲花瓣带来的福利。

    你之前问我的,为何在演武场中的修行速度时快时慢,正因如此。

    你修习魂力速度加快,是因为我在修行,福泽了整个演武场地。

    你修习魂力速度减慢,变回正常状态,是因为我停止了修行,仅此而已。

    并不是你说的什么演武场地下设有阵法。”

    荣陶陶:!!!

    斯华年能做到这般,那也就意味着...同样拥有九瓣莲花的荣陶陶,此时也可以泽被苍生!

    芽儿呦~

    我不愧是桃子,这次是真的要“养人”了?

    不是养小三,而是养整个演武场的人?

    这还怕吃穷么?我收门票不就得了?

    想要事半功倍吗?想要成神吗?请来演武场修行!

    这里有加速修行BuFF!门票只收8块8,外加每人进贡一包糖,不过分吧?

    “淘淘。”

    “嗯?”荣陶陶转眼看向了斯华年,却是发现,她的表情竟然前所未有的严肃。

    斯华年:“记着,你现在不一样了,一定要摆正自己的心态。”

    看着斯华年如此郑重的模样,荣陶陶也是轻轻点头,道:“嗯,我有一件雪境至宝。”

    “是的,你有一件雪境至宝。”斯华年严肃道,“而且,现在的你还很弱小,也无法运用这件至宝来保护自身。

    从你拥有这瓣莲花的那一刻起,你就已经是所有人觊觎的对象了。

    尽管你获得这瓣莲花的时候,战斗场面比较混乱,但依旧有一部分人看到了那一幕,学校已经挨个找过他们了,但是...一切都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荣陶陶抿了抿嘴唇,心思也复杂了起来。

    斯华年:“这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晚有一天,那些有心人会知晓,一个弱小的魂卒,拥有一件人们梦寐以求的雪境至宝。

    以你现在的实力,你所拥有的莲花瓣,对于那些图谋不轨的人来说,就是唾手可得的。

    他们只需要一个机会,所以...未来的你,一定要小心谨慎,不要给任何人可趁之机。

    九瓣莲花是无价之宝,此时的你无法操控它、转让它。所以,获取你体内莲花的唯一方式,就是杀了你。”

    荣陶陶明白了问题的严重性,同样面色严肃,开口道:“我会好好待在演武场的,谢谢斯教。”

    “好,你懂得怀璧其罪的道理就足够了。”斯华年轻轻地叹了口气,道,“待在演武场,我会时刻保护好你,但这不是最终的解决方案,唯有你变得强大起来,才能守护住这瓣莲花。”

    荣陶陶重重的点了点头:“嗯!”

    斯华年那一双眸子静静地望着荣陶陶,开口道:“未来,我对你会更加严格。”

    荣陶陶耸了耸肩膀,道:“我皮厚。”

    听着荣陶陶的回应,斯华年那颇为严肃的面容上,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突然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这个孩子有点潇洒。

    明确知晓问题严重性的荣陶陶,却没有丝毫的惊慌、更没有半点胆怯。

    那洒脱的模样,不是这个年纪的孩子应该具备的。

    早在荣陶陶与偷猎者竭力拼杀的那一夜,斯华年的心中就对他有一个极高的评价:

    “逆不惶馁,危不惊惧,胸有激雷而面如平湖者,可拜上将军!”

    无论是天赋,还是强大的内心,他似乎具备了一切应有的条件。

    斯华年静静地看着荣陶陶,这就是在这一瞬间,她看到的不再是关外第一魂将的儿子,而是一颗冉冉升起的将星。

    沉默良久,她缓缓地伸出手,盖在了荣陶陶的脸上,手指向下滑动,合上了荣陶陶的双眼。

    荣陶陶有点懵,聊得好好的,我怎么突然就“死不瞑目”了?

    “休息吧,上将军。”斯华年轻声说道。

    荣陶陶心中一动,这称呼......

    他不知道在这短短的一刻间,斯华年想了多少,但是这一称号,从松魂四礼·糖的口中说出来,对于荣陶陶这个小小魂卒来说,分量极重!

    斯华年身体靠后,坐在椅子上,翘起了二郎腿,静静的守在荣陶陶床边,也静静的看着床上那被迫睡觉的荣陶陶。

    荣陶陶的身体虚弱,很快就睡了过去,而斯华年的眼神闪烁,心思也再次飘远......

    希望,我能不负这四年的执教时光,护你这几年无恙。

    也希望...多年以后,你会成为这北方寒夜里,最璀璨的那一颗将星......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