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2 闷声
    松江魂武大学校医院内,一间独立的病房中。

    “嗯......”躺在病床上的荣陶陶,迷迷糊糊的睁开双眼,看着那白色的天棚,好一阵儿,他的视线才有了一丝焦距。

    荣陶陶努力眨了眨眼睛,向右手上方看去,却是看到了输液架上正有一袋营养液,顺着输液管向下看来,自己的右手背上,还扎着针。

    发生了什么?

    荣陶陶有些迷茫,我为什么在输液?

    我之前...干什么来着,哦,对,战斗......

    思索间,荣陶陶又感觉一阵头晕目眩,他也清晰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眼前发黑”,这滋味...简直难以用语言形容,实在是太难受了。

    浑身乏力的荣陶陶,努力动了动左手,这才感觉到,自己的手掌,似乎正被什么人握着......

    荣陶陶缓缓的扭过头,却是看到了左手边,正有一个女人。

    她坐在床边,额头抵着左臂,趴伏在床沿小憩,而前探的右手中,还握着荣陶陶的手掌。

    嫂嫂?

    荣陶陶微微动了动手掌,想要把手从她的掌心中抽出来,但这一个轻微的动作,却是唤醒了杨春熙。

    “醒了?”杨春熙抬起头,面露欣喜之色,握着荣陶陶的手掌轻轻颤抖,似乎有些激动。

    “疼......”荣陶陶忍不住一阵龇牙咧嘴,这女人,是要把我的手给捏碎吗?

    杨春熙松开了手掌,却是探手向前,抚上了荣陶陶的侧脸:“怎么样?身体状态如何?”

    荣陶陶的脸皱成了小包子,仔仔细细的体会了一下,开口道:“好虚啊,我怎么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

    “嗯。”杨春熙的脸上带着温柔的笑意,声音轻柔,“你无意间吸收了一瓣莲花,能醒过来已经是万幸了,毕竟你的实力太低,驾驭不住这样等级的雪境至宝。”

    “雪境至宝?”荣陶陶眨了眨眼睛,突然想到了什么,急忙问道,“怎么样了?我们现在还在学校里吗?我们赶跑了雪境魂兽了吗?”

    “嗯,我们赶跑了入侵者。”杨春熙柔声说着,缓缓起身,手掌再次探前,轻轻揉了揉荣陶陶那一脑袋天然卷儿,顺势将枕头上方的云云犬捧了起来,放到了荣陶陶的胸膛上。

    “唔~”云云犬很小,却很乖巧、很懂事,似乎是知道自己的主人得了大病,平日里喜欢“踩奶”的它,再也不无所顾忌的蹦来蹦去了,而是小心翼翼的向前爬了两步。

    “唔~唔~”它凑到荣陶陶的脸边,粉嫩的小舌头舔着荣陶陶的脸蛋。

    “诶,痒。”荣陶陶嘿嘿一笑,见到自己的伙伴,心情也好了不少,他扭头看着杨春熙,道,“同学们都没事吧?”

    杨春熙的面色有些不自然,开口道:“和你一起逃出来的学生,都没事。”

    荣陶陶心头急转,询问道:“那徐太平呢?”

    闻言,杨春熙抿了抿嘴,开口道:“他走了。”

    荣陶陶:“走了!?”

    杨春熙:“嗯,失踪了,也许是和他的族人走了吧,那夜过后,再也没有了音讯。”

    “嗯......”荣陶陶消化了这样的消息,沉默良久,开口询问道,“徐太平为什么姓徐?和我母亲有关系吗?”

    杨春熙沉吟片刻,开口道:“有一点,他是被你母亲捡到,然后送给雪燃军的。通过多方面考量,雪燃军准备留下这个冰魂引幼崽,送到松柏镇抚养。”

    说到这里,杨春熙叹了口气:“徐太平这个名字,代表了一种希望。

    雪燃军真的希望,在人类社会长大的徐太平,能够成为人类军与雪境军沟通的桥梁,让连年战火的北方,有朝一日,能变为太平盛世。

    毕竟徐太平的种族特殊,地位超然,且拥有着智慧和一定的话语权。

    但想要这雪境之地一片太平,又何其难呢,人类军与雪境军的战斗贯穿了始终,从雪境旋涡绽放的那一刻起,直至现在,所谓的仇恨,不是那么轻易就能化解的。”

    荣陶陶默默的点了点头,没想到,徐太平还有这样一段故事。

    杨春熙继续道:“最终,他还是走了。他到底还是个雪境魂兽,看来,我们无法用人类的思维去揣摩他的想法。

    哪怕是自幼在人类社会长大,接受的都是人类社会的教育,但自从他知道自己是冰魂引一族的那一刻起,他似乎每天都在加深对种族的认同感与归属感。说起来,我也有些责任吧,那夜,我就在他的眼前,亲手杀死了他的族人。

    但我并不后悔,重来一次的话,我依旧会手刃那入侵者。”

    荣陶陶知道杨春熙为什么说这些,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所以徐太平恨我的母亲,确切的说,是恨每一个雪燃军战士。”

    “也许吧。”

    荣陶陶抿了抿嘴,在他认知中,很难理解人类为什么还继续抚养徐太平,有朝一日,他真的会成为双方的桥梁么?真的会让这如坠永夜的北方雪境,变成太平盛世么?

    “不说他了。”杨春熙调整了一下情绪,一脸歉意的说道,“淘淘,我真的很抱歉,没有保护好你。”

    听到这句话,荣陶陶的面色有些古怪,他跟杨春熙想的根本就不是一个问题,他开口道:“我本以为,松江魂武大学应该很安全?怎么还会出现这种事?”

    荣陶陶一边开口说道,左手按在了脸侧的云云犬身上,让淘气的小奶狗停止了舔他脸蛋的行为。

    “这里本该很安全。”杨春熙的话语中满是无奈,“16年一遇的暴风雪,带来了16年一遇的战争。

    人类对雪境魂兽的评价、认知还停留在当年,它们不同了,隐匿在雪境旋涡中的它们,真的成长了太多太多,精心策划了这一场入侵。”

    杨春熙继续道:“事实上,不仅仅是松江魂城,在那第三关,以及更南方的松柏镇,也都是战争区域,我们只是这场大战役的一个组成部分。

    松柏镇一直有军方驻守,再加上入侵松柏镇的雪境魂兽,是三支入侵军团中最弱的一支,所以并无大碍。它们估计也只是想牵扯兵力,制造骚乱罢了。

    三墙范围内,最外墙的第三关,战斗最为惨烈,已经惨烈到我们难以想象的程度,16年的策划,他们的确是有备而来的。即便如此,位于三墙驻守的人类军团,准备的非常充分,但我们松江魂武大学......”

    “没有人会想到,雪境魂兽如此有组织、有纪律,在暴风雪环境的夜空之上,飞越了足足数百公里,中途没有一丝一毫的暴露,直抵松江魂城。”杨春熙说着,却是微微转头,看向了病房门的方向。

    “咔嚓。”房门打开,一个身穿白色练功服、浑身上下飘着仙气儿的女人,迈步走了进来。

    “斯教。”杨春熙开口道。

    “我来吧。”斯华年开口说道。

    “那就麻烦斯教了。”杨春熙轻轻颔首,站直身子,神色复杂的看了荣陶陶一眼。

    只见杨春熙微微俯身,柔唇轻轻的印在了荣陶陶的额头上,轻声道:“抱歉,淘淘,以后,我会一直守在你身边。”

    在一名教师的眼神注视下,被另外一个教师亲额头,荣陶陶的确有点尴尬。

    好在杨春熙的嘴唇只是轻轻地印了印,便转身离去了。

    荣陶陶寻着杨春熙的背影,暗暗出神,眼前却是晃过了一只手掌。

    “啪~”只见斯华年伸手挡在荣陶陶眼前,上下晃了晃,顺势打了个响指,“小鬼,醒醒。”

    “啊。”荣陶陶回过神来,精神有些恍惚,一副不太聪明的样子。

    斯华年甩了甩手,从她那宽大的衣袖中,落下了几枚小淘气糖果。

    她一边扒着糖纸,一边坐在了椅子上,开口说着:“感觉怎么样?”

    荣陶陶:“还行...唔......”

    荣陶陶刚刚回应,却是被斯华年硬生生的塞进嘴里一颗方糖。

    斯华年随口说道:“含着。”

    荣陶陶:“......”

    她说得倒也贴切,以荣陶陶现在这状态,怕是连咀嚼都费力。

    斯华年继续扒着糖纸,将方糖放在了床边的柜子上,对着云云犬打了个响指“啪~”。

    只见斯华年微微歪头,示意了一下柜子上的糖果。

    云云犬当时就忘了荣陶陶,它扑扇着大耳朵,欢天喜地的飞了过去。

    荣陶陶:“......”

    斯华年扔进自己嘴里一块糖,这才心满意足的舒了口气,一边“咯嘣咯嘣”的咀嚼着,一边说道:“你现在还不知道,你参与了一场十数年一遇的大规模战斗。”

    荣陶陶微微挑眉,道:“会被记入教科书吗?”

    斯华年点了点头,非常肯定的说道:“一定会,这场战斗突如其来,对后人的警醒作用很大,事实证明,雪境魂兽在进化。

    在过去数十年的时间里,大大小小的战斗数以千计,没有一次例外,只要我们守住三面墙,就能守住一切,但这次战斗显然不同。

    绝大多数凶残暴虐的雪境魂兽,是没有什么耐心的,也很难做到团结一致。进入地球的一刹那,它们目光所及之处,都是进攻目标。

    它们本不可能压抑住心中的嗜血、破坏的欲望。

    也不知道是否有高人指点,各种各样的雪境魂兽竟然团结在了一起。

    它们纪律严明,在鸟类魂兽的帮助下,飞跃了足足数百公里,降临在松江魂城,而且...更可怕的是,第三墙、松柏镇以及松江魂城,三方战斗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打响的。

    人类的确应该重新评估雪境魂兽,它们不再是之前那个只知道冲击墙壁、冲击关卡的魂兽军团了。”

    荣陶陶含着糖果,心中微微骇然。

    所以松江魂武大学的大批量教师们去了北方三面墙壁守卫,所以大本营才这般空虚。雪境大军那数十年来的战斗方式,突然改变,的确是个大问题!

    真的会有高人指点么?

    内部的叛徒?还是其他心怀叵测的国家在暗中作祟?

    斯华年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得冷哼了一声:“松魂四礼,原本留一个驻守校园就够了,但是这16年来,雪境军显然准备很充足,史诗级的雪行僧就像是不要钱似的,甚至还......”

    说到这里,斯华年看向了荣陶陶,道:“你立了大功。”

    荣陶陶:“我?”

    “嗯,咔哧,咔哧......”斯华年咬碎了口中的糖果,点了点头,“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你都解决了一次巨大的危机。”

    说着,斯华年手掌摊平,在那白嫩的掌心之上,一瓣莲花悄然浮现。

    它闪烁着淡淡的莹芒,娇嫩的花瓣轻轻旋转着,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斯华年:“它是雪境至宝,无比珍贵。它足以将雪境魂兽、雪境魂武者的战斗实力,提高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荣陶陶的目光有些呆滞,又看到了熟悉的东西!

    那夜,就是它,把自己搞昏死过去的!

    斯华年:“而且,你的那一瓣莲花与我的不同。

    你的莲花瓣,应该是九瓣莲花之中,代表着进攻、输出的那一片花瓣。”

    荣陶陶心中错愕,九瓣莲花,每一瓣的作用还不同?

    斯华年将手背搭在荣陶陶的胸膛上,任由掌心上的莲花瓣轻盈飞舞,她沉声道:“告诉我,你是怎么夺走本属于那冰魂引的一瓣莲花的?”

    荣陶陶:“我......”

    荣陶陶话音未落,胸前突然一阵魂力涌动,属于他的那一瓣莲花,竟然自顾自的飘了出来。

    斯华年吓了一跳,急忙攥紧手掌,将自己的莲花瓣收入体内,生怕两瓣莲花触碰在一起。

    似乎是感觉到同类消失了,荣陶陶胸前浮现的莲花瓣,也偃旗息鼓,自顾自的融入了荣陶陶的体内。

    斯华年眉头紧皱,道:“冰魂引将这一瓣莲花运用自如,掌控度极高,这代表了此件雪境至宝对拥有者的肯定,它们之间必然有契约。

    从那冰魂引的战斗过程来看,拥有者与九瓣莲花已经处于高度契合的状态,显然捆绑在了一起。

    你是用什么样的方法,在极短时间内,拿走本属于对方的莲花的?”

    荣陶陶的喉结一阵蠕动,我...我......我说我有内视魂图,你信吗?

    我说我现在动动小手,连你的花瓣也能夺走,你信吗?

    不,你不可能信,因为你没有机会相信。

    我荣陶陶这辈子,不可能告诉任何人内视魂图的存在......

    我滴乖乖,闷声发了大财了!

    雪境至宝·九瓣莲花!

    这名字...还真是越听越好听呢。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