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81 那夜
    气势恢宏的冰柱大阵,完美的克制那从天而坠的天葬雪陨,而就在夜空中传来的阵阵轰鸣声中,一个少年的声音传了过来:“嫂...杨...杨春熙......”

    杨春熙心中一惊,急忙转头望去,却是看到远处,一个手执方天画戟,面色极为僵硬的少年,似乎是在强提起精神,从茫茫夜色中倒飞而来,硬生生砸向了那粗大的冰柱。

    而在少年的身体周围,似乎隐隐还有一片散发着奇异光芒的莲花,犹如蝴蝶般缠绕飞舞。

    好看,却不中用。

    之前霸道的青莲花瓣,在荣陶陶的身体周围,就像是一个可有可无的装饰品,没有半点效果。

    而在倒飞的荣陶陶面前,一头野兽夹风带雪,急速奔驰:“吼!!!”

    下一刻,那凶悍异常、似狼似犬的雪白生物,身体猛地一僵,充满了野性的兽瞳之中,闪烁着诡异的光芒,前冲的身体突然停了下来。

    “停...停......”杨春熙心中一惊,眼中光芒闪烁,看着那兽瞳,口中轻声呢喃着。

    与此同时,杨春熙的身影急速前冲,一把捞向了荣陶陶。

    “呃......”被杨春熙揽入怀中的荣陶陶,忍不住一声嘶吟,嫂嫂的怀抱即便是再怎么柔软,冲势之下,荣陶陶依旧被撞得生疼。

    “阿会拉博时!”霜佳人突然开口喊道。

    连带着,三个因为忌惮杨春熙,而统统闭眼的霜佳人,猛地睁眼向荣陶陶的方向望去。

    确切的说,她们的视线,锁定在了荣陶陶身前飘荡的那一瓣莲花之上!

    呼......

    狂风再起,极速旋转的雪龙卷,瞬间将杨春熙和荣陶陶掀翻了出去。

    杨春熙咬着牙,紧紧地抱着荣陶陶不肯松手,一身的霜雪扩散,雪雾防御罩将两人牢牢的庇护其中。

    与斯华年对垒的霜佳人们,直接放弃了对冰魂引尸体的抢夺,迅速冲向了荣陶陶!

    她们快,但是一个趁火打劫的家伙却是更快!

    身傍一瓣莲花,却无法应用的荣陶陶,显然成为了所有雪境魂兽眼中的肥肉。

    冰柱大阵的边缘,一个粗大的冰柱之中,突然窜出了一条长蛇,只见那长蛇通体由冰晶制成、闪烁着莹莹光芒,张开了晶莹剔透的大嘴,猛地撕咬向了荣陶陶!

    查洱的冰柱的确抵挡住了天葬雪陨这种天灾级别的魂技,但与此同时,那粗大的冰柱,也给一部分魂兽提供了栖息之所。

    雪境之地,当真是凶险无比!

    “咔嚓”一声脆响!

    杨春熙手起剑落,那凌厉的攻势,甚至直接劈碎了长蛇那晶莹剔透的头颅!

    “呃......”荣陶陶强撑着浑浑噩噩的双眼,自从被杨春熙揽入怀中之后,他感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淘淘,你......”杨春熙的话语中满是震惊,看着他身前飘荡的莲花瓣,甚至不知道该从何问起。

    所有人都在疑惑,冰魂引的莲花瓣飘去了哪里,现在人们才发现,竟然被一个孩子拐跑了!?

    “我撑不住了。”荣陶陶的身体虚弱,声音更是虚弱。

    他今晚虽然经历了很多,甚至在松林经历了生死时刻,但是在接触到莲花之前,他还是有一定的战斗力的,而现在......

    杨春熙显然意识到了花瓣带给荣陶陶的不良反应,很难想象,一身肃杀之气的她,说话竟然是这样的轻柔:“睡吧,我守着你。”

    恍惚之中,荣陶陶看到了衣衫破烂的李烈、头发凌乱的斯华年、以及那戴着墨镜的查洱,悉数守护在了杨春熙的身前。

    松魂四礼其三:酒·糖·茶。

    终于找到避风港的荣陶陶,心中大定,随着体内一股股极度饥饿的感觉传来,他眼前一黑,彻底昏了过去。

    嗯...说出来人们可能不信,荣陶陶不是因为受伤昏过去的,而是饿昏过去的......

    ......

    松魂四礼之三,包括松魂四季之春,统统守在荣陶陶身旁,四人身上传来的气势与威压是实打实的。

    按照常理来说,不会有人愿意去挑衅这样一支“顶级松魂阵容”,但是......

    但是这群雪境魂兽就像是疯了一样!

    从雪地里、从夜空中,从冰柱内,一个又一个雪境魂兽疯狂的冲向这支“松魂天团”,是真的不要命!

    荣陶陶身上缭绕的那一瓣莲花,必然是罪魁祸首。

    就是这样一件至宝,让一众雪境魂兽前赴后继,一个个都已经杀红了眼,九瓣莲花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一些。

    但凡荣陶陶能把九瓣莲花收入身体内,也绝对不会招来越来越多的魂兽围攻。

    不过这样的围攻,也有一些好处。

    雪境魂兽们贪婪的面目一览无遗,这样一来,演武场范围内的其他学员,反倒是安全了,再没有魂兽理会那些废墟中躲避的学生了......

    “战!”李烈一声暴喝,衣衫破烂,甚至遍体鳞伤的他,手中的巨斧再次轮了出来。

    猛地向前方一甩!

    那巨型斧钺,却并没有呈直线飞出去,而是急速旋转着,竟然围绕着小队众人,画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圆圈?肃清了周围的一切魑魅魍魉。

    这到底是进攻类魂技,还是防守类魂技?

    杨春熙怀抱着荣陶陶,一双美眸中流光溢彩,那动人心魂的眼神扫遍全场,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睥睨众生姿态。

    视线所及之处,任何雪境魂兽的动作都有一丝僵滞。

    在这种秒生秒死的战场上,动作是有一丝一毫的停滞,那就回丢掉性命。

    尤其当你的敌人,是松魂四礼的时候。

    斯华年杀疯了!

    真的杀疯了,直至最后,甚至已经分不清她到底是在守护荣陶陶,还是在泄愤......

    面对之前拥有九瓣莲花的冰魂引,斯华年唯唯诺诺,而面对没有九瓣莲花的其他雪境魂兽,斯华年重拳出击!

    简直就?像是一个战神一样......

    白衣所过之处,一片腥风血雨。

    更恐怖的是,松魂四礼·茶先生,没有过多的参与进攻,而是果断退居辅助位,不断的给酒·糖两人叠BuFF,零敲碎打着两人偶尔没照顾到的雪境魂兽。

    这四人组之间配合,宛若一台精密的杀戮机器,不仅气势惊人,战绩更是惊人!

    绝大多数的雪境魂兽,都是残忍的、嗜血的、暴虐的,但即便如此,趋利避害的天性也还藏在野兽的基因中。

    当一群又一群的雪境魂兽死在“松魂天团”的脚下之时,雪境魂兽们的攻势,终于有了一丝停滞......

    就在场面一度混乱的时候,演武场的极远处,在边缘地带,一道高大的身影,默默的站在了一个白发少年身后。

    “哥哥说,他精心策划的一切,今夜获取的一切,都不及今天遇到了你,年轻的族人。”

    徐太平的呼吸微微一滞,急忙转过头。

    不知何时,他的身后,站立着一道高大的身影,同样苍白的长发,同样泛红的眸子,而在他的肩膀上,还扛着之前那个冰魂引青年的尸体。

    “一个特殊的族人,一个在人类社会长大的、迷失的族人。”冰魂引缓缓的伸出手掌,动作不疾不徐,仿佛对混乱的战场毫无感觉。

    那惨白的手掌,轻轻的按在了徐太平的短发上,他轻声道:“头发留长一些,会更顺眼。”

    “你......”徐太平欲言又止,目光锁定在来者肩膀上的冰魂引尸体上。

    来者说,这个冰魂引青年是他的哥哥。

    但他就像是一个冷血动物一样,肩膀扛着哥哥的尸体,脸上却是面无表情,甚至有些淡漠。

    “他临死前,在脑海中与我说了很多。”说着,冰魂引拾着徐太平的手掌,轻轻的握住,“告诉我,人类为什么没有杀了你。”

    徐太平的面色有些僵硬,堪堪道:“他们希望...我能成为人类与雪境魂兽之间沟通的桥梁。”

    “桥梁?呵呵。”冰魂引嗤笑一声,转眼看向了极远处那混乱的战场,也看到了演武场上一地的尸体,“双方,还可能存在桥梁么?”

    徐太平默不作声,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应,这一夜,他经历了太多,也承受了太多。

    冰魂引直视着徐太平那红色的眼眸:“你认为呢?”

    徐太平迟疑片刻,开口道:“我...我也想成为人类与雪境的桥梁,所以我才来到了松江魂武。”

    “哦?”徐太平的回应,显然是出乎了冰魂引的意料,他的面色更加冰冷了一些,“所以,你是人类,还是雪境魂兽?”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徐太平不断的摇着头,一句灵魂拷问,让这个一夜之间、情绪大起大落的徐太平,彻底崩溃了。

    徐太平眼眶泛红,口中喃喃自语着:“他们屠了我的全族,但他们也抚养我长大。我认为你们是入侵者,但在内心中,我又认为你是我的族人。我不知道,我不...我......”

    冰魂引一手按住了徐太平的脑袋,制止了他不断摇头的动作,也让徐太平的眼眸,直视着他的双眼,一字一句道:“很复杂,很扭曲。”

    “是!我就是这样一个扭曲的人!我从小到大一直都是扭曲的活着!我甚至不知道我现......”

    “啪!”

    徐太平话音未落,脸上却是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徐太平面色惊愕,眼睛猛地睁大,抬头看向了冰魂引,这突然间发生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范围。

    冰魂引只是再次扬起巴掌,淡淡的说道:“妇人之仁。”

    “啪!”

    又是结结实实的一巴掌!

    这极具侮辱性的动作,和他那平淡的语气非常的不协调,让这个冰魂引看起来就像是个没有情感的机器。

    这一次,徐太平不再惊愕了,剩下的只有愤怒。

    但他并没有机会做出任何反应,只见冰魂引猛地抓起徐太平的衣领,竟然将徐太平向空中扔了上去!?

    “唳~!”刺耳的鸟鸣声响起,一道巨大的身影俯冲而下,那怪鸟的双爪甚是锋利,抓住了徐太平的身躯,飞向了北方的夜空。

    冰魂的肩膀上依旧扛着的哥哥的尸体,他提了提肩膀,调整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口中轻声的喃喃着:“你说,你很幸运偶遇到他...我对此深表怀疑。”

    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很是诡异。

    无数雪境魂兽杀红了眼,前赴后继、趁机抢夺着雪境至宝,而那个最该拥有莲花的人...或者说,那个最有资格继承莲花的人,反而没有参与其中。

    冰魂引对自身种族的定位极其清晰,有花与无花,完全是两种做派,当冰魂引哥哥失去了那瓣莲花的一瞬间,那仿佛毫无情感的弟弟,就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

    只见那冰魂引迈开了脚步,完全不理会远处那极其混乱的战场,他扛着尸体向北方走去,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夜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