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9 第七瓣·罪莲
    “你他吗给我把梨吐出来!”

    刚刚被收入雪笼中的樊梨花,突然听到了笼子之外,荣陶陶那一声怒不可遏的战吼!

    “呯”的一声巨响!

    刚刚扣上盖子的雪笼草,被一发人肉炮弹恶狠狠的砸在了雪笼上!

    桶状的雪笼在重击之下,瞬间瘪了下去,雪制盖子猛地张开,一股气浪之下,樊梨花直接被雪笼草“吐”向了天空。

    樊梨花面色惊愕,飞向天空的她,转身向下看去,却是看到荣陶陶将桶状的雪笼草,硬生生的给撞瘪了!?

    雪笼草吃痛之下,遍地的雪藤“沸腾”开来,胡乱的抽打着,直接将荣陶陶抽飞了出去。

    樊梨花伸手想要抓荣陶陶,但小胳膊小腿实在是有点短,没有捞住荣陶陶,而那被抽的险些身体散架的荣陶陶,像是要化作流星一般,从樊梨花的身侧呼啸而过,远远的飞向夜空......

    嗯,很好,就差一句“我还会再回来的”。

    ......

    1o秒钟前,当樊梨花的眼中只有石楼和石兰的时候,在松林边缘,荣陶陶果断弃马,冲向了李子毅和6芒的方向:“肩膀,你们俩借我肩膀一用,把我推向那雪笼草!”

    李子毅惊声喝道:“你确定!?”

    荣陶陶声音坚决,面色决绝:“我今天就让你知道知道什么叫花活儿!”

    “你他吗的!”李子毅虽然嘴上叫骂着,但还是按照荣陶陶之前的吩咐,蹲下身来。

    同样,和李子毅一起蹲下来的,还有身旁那异常沉默的6芒。

    只见两人悉数蹲下,荣陶陶直接跳起,身体转向松林的方向,同一时间,他的双腿踩在了两人的肩膀上。

    异常沉默的6芒,和嘴上骂骂咧咧的李子毅,同时脚下发力,腰间恶狠狠的扭转,肩膀猛地向前一送!

    “嗖~”

    荣陶陶脚下一崩,身体犹如炮弹一般,一头扎进了松林之中!

    寒风在耳边呼啸而过,搅乱了他那一头天然卷儿,而荣陶陶却是双手探后,他甚至还觉得自己的速度不够快!?

    只见荣陶陶那一双手掌中,一连串的雪爆球轰然炸裂,宛若喷气,将他的身体疯狂的向前推进着!

    “呯!”“呯!”“呯!”

    眨眼之间,如标枪一般急速前刺的荣陶陶,已经来到了雪笼草的面前!

    雪笼草控制着条条藤蔓,在荣陶陶此等飞行的速度之下,雪笼草甚至都没有反应的机会。

    荣陶陶竭尽全力将魂力包裹在肩膀处,撞碎了三条碍事的雪藤,那右肩膀,恶狠狠的撞在了雪笼草那桶状的“肚子”上!

    “嗖~”

    樊梨花直接被“吐”向夜空,而在荣陶陶那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雪笼草竟然被连根拔起,一人一花,重重的砸向后方的松树!

    咔嚓!

    细小的松树竟然断了!?这......

    霎时间,松林外的几个学生,嘴巴张成的“o”型......

    这就是传说中的战斗智商吗?这就是所谓的“花活儿”?

    荣陶陶双手中“喷着气”,就这么砸过去了!?

    被连根拔起的雪笼草,根部突然被拉的好长好长,它彻底“疯”了!

    雪笼草控制的一片雪藤,再也没有了抓捕、缠绕的动作,剩下的,只有抽打!

    疯狂的抽打!

    那雪制藤蔓疯狂的抽打着松林万物,连被吐在空中的樊梨花都未能幸免,直接被抽飞了出去。

    “跟上!跟上!”焦腾达大声喊着,一众魂班学员顺着樊梨花、荣陶陶被抽飞的方向,急忙跟了上去。

    连带着,那早早被雪藤捆绑的雪夜惊,也直接被雪藤松绑,但此等疯癫的藤蔓抽打之下,雪夜惊根本没有逃离的时间,眨眼之间,巨大的白马就被无数条藤蔓抽飞了出去......

    其他几名小魂急急忙忙的追了上去,但是...荣陶陶被抽飞的太远了,万幸,他飞向的方位是演武场。

    ......

    与此同时,演武场中。

    点点雪花徐徐上升,漫天燃烧的青莲花瓣簌簌坠落,场面唯美至极!

    “战!!!”李烈手握着苍炎燃烧的巨斧,端的是一往无前,势如破竹!

    他疯狂的劈砍着冰魂引青年,虽然每一次都被那“护身青莲花瓣”挡住,但一次次凶猛的魂力气浪,却是将冰魂引杀得节节败退!

    冰魂引一族,无论在任何战斗中,都是军师一般的存在。

    冰魂引有着极高的智商,以及强大的学习能力,但所学的雪境魂技,大都也只是不复杂的初等魂技。

    此次入侵松江魂武大学,雪境大军不仅仅要报复人类,屠杀人类雪境魂武幼崽,它们更是第一时间洗劫了松江魂武大学的图书馆。

    无论是体育场的军训场地,亦或者是演武场、教学楼,这些方位所遭受的进攻,远远没有图书馆受到的进攻强力!

    所以,当魂警橘长·黄宽仁抵达学校的时候,足足3座图书馆,已经是一片废墟了,所以仁先生才会下达追缉持书雪境魂兽的命令。

    也就是说,自始至终,冰魂引的单兵作战能力都不行。

    演武场上的冰魂引,之所以如此的霸道强势,就是因为他有一瓣青莲傍身。

    冰魂引精心策划、算足了一切,甚至用三墙和松柏镇的战场来调虎离山,却是万万没有想到......已经被掏空了家底,悉数派出支援三墙的松江魂武大学,还留守着一个这么不要命的人物!

    冰魂引青年又惊又怒,被杀的节节后退,口中堪堪的挤出了一个字:“你......”

    魂校,也是分级别的。

    眼前的松魂四礼·酒·李烈,起码是个上魂校!甚至有可能是个大魂校!

    魂校,是绝大多数人可望而不可即的境界段位,而魂校这一段位之中,实力也是天差地别的。

    少魂校、中魂校、上魂校、大魂校。足足四档!

    那堂堂松魂四礼·糖,同样是魂校,但也是被冰魂引青年的这一瓣青莲压得翻不了身,只能苦苦抵抗,守着一众学员,捉襟见肘。

    但是这个酒·李烈......他是真的炸!

    又燃又炸!

    “死!”冰魂引青年睚眦尽裂,俊美的面庞甚至有些扭曲。

    被气浪冲飞出去的冰魂引,气血上涌,他猛地一挥手,那一瓣一直护身的本体青莲,宛若旋转的锋利刀刃,直直的刺向李烈!

    醉醺醺的李烈,猛地横斧抵挡,脚踏半空,鞋底一阵雪爆炸裂开来,身体向侧方一歪!

    “唰!”

    燃烧着熊熊苍炎的巨斧,竟然被一瓣巴掌大的青莲斩断了半截!

    那宽厚的巨斧,露出了平滑的横截面。

    李烈身体重重落地,却是猛地一回头,急速飞过的青莲花瓣,急速旋转而来,刺向了李烈的后心!

    李烈心中一凛,脚下一崩,急速闪躲开来。

    “小心!”斯华年突然一声娇喝,手掌一挥,属于她的那一瓣青莲,旋转着飞向了刺向李烈身后的青莲花瓣。

    “叮!”

    两瓣青莲在半空中相撞。

    仅仅巴掌大的小小青莲花瓣,却仿佛蕴含着无穷无尽的能量,犹如两颗炸弹轰然相撞,彻底爆破开来!

    “轰隆隆......”

    爆炸的气浪,绝对不比史诗级·天葬雪陨的爆炸级别低!

    就差一朵蘑菇云了!

    磅礴的魂力荡漾开来,吹散了演武场的一切......碎石弥漫、雪花四溅,气浪四横,人仰马翻。

    “噗......”

    “噗......”被轰飞向两个方向的冰魂引与斯华年,几乎在同一时间吐出了一口鲜血。

    两瓣轰然相撞的青莲花瓣,在气浪的乱流席卷之下,胡乱的飘摇着,似乎又感受到了主人的召唤,纷纷向两个不同的方向飘去。

    一个追向了斯华年,另外一个追向了冰魂引。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一个被抽的浑浑噩噩的魂班少年,急速坠落而下。

    荣陶陶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只感觉自己被抽的像是要散架了一般,但是也有一点好处,那就是...疼痛,让荣陶陶很是清醒!

    “诶?诶?”

    荣陶陶手中的雪爆蓄势待发,准备解决高空坠地的问题,却是在半空中,被一道爆炸声响震荡耳膜,下一刻,他便被一股股的乱流掀翻了出去......

    浓郁的魂力、巨大的乱流,甚至吹得荣陶陶呼吸困难。

    荣陶陶想哭的心都有了!

    我就想落个地,真的这么困难嘛......

    再次被掀飞的荣陶陶,在一片混乱中,却是看到了一瓣闪烁着诡异青芒的莲花,跟随着乱流,飘飘摇摇的向自己方向飞来。

    没办法,那闪烁着莹芒的莲花瓣,实在是有些耀眼,任谁的目光都会被吸引过去。

    这是......?

    荣陶陶手中的雪爆旋涡消失不见,他就如同小狗扑蝴蝶一般,一把抓住了那不再锋利、娇嫩柔软的莲花瓣。

    这是什么东西?

    好好看的样子......

    霎时间,荣陶陶的身体被这一瓣莲花带的一歪,再次改变了方向,向远处飞去。

    同一时间,荣陶陶的脑海中,竟然传来了一则信息?

    “发现雪境·九瓣莲花·第七瓣·罪莲。是否吸收?”

    荣陶陶:???

    他单手捞着那柔软、却又无比强势飘飞的一瓣青莲,足足懵了1秒钟,这才选择了吸收。

    “吸收!九瓣莲花·罪莲!奖励潜力值1点。目前可用潜力值:1。”

    “晋级!魂法:雪境之心·一星巅峰!”

    “晋级!魂法:雪境之心·二星初阶!”

    “晋级!魂法:雪境之心·二星中阶!”

    ......

    脑海中浮现出了一片又一片信息,荣陶陶已经彻底懵了。

    倒不是他被这些信息所震惊,而是......

    一瓣青莲突兀的融入荣陶陶的体内,但却并没有带给荣陶陶任何魂力,反而......荣陶陶只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直线下降!

    降,狂降,骤降!

    荣陶陶瞬间变得浑身乏力,头脑晕眩,“噗通”一声跌倒在地,刚刚融入他体内的那一瓣青绿色莲花,似乎是意识到了荣陶陶身体很是虚弱,竟然又从他的体内飘了出来。

    那闪烁着淡淡莹芒的青莲花瓣,犹如蝴蝶一般,飘到了荣陶陶的鼻尖之上,立在风中、轻轻摇摆着。

    “呵...呵......”荣陶陶仰躺在地,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直接变成了“斗鸡眼”,看着自己鼻尖上立着的莲花瓣,这画面...呃,竟然有点萌?

    但还不等荣陶陶多想什么,他便感觉自己的呼吸愈发急促,心脏“砰砰”的剧烈颤动,那颤抖的掌心中,瞬间浮现出了一层汗水。

    下一刻,极度的饥饿感不知从何而来。

    荣陶陶觉得自己疯了......

    就尼玛离谱!!!

    在这极度凶险战场之上,我竟然饿了!?

    乖乖,我的操作这么下饭的嘛?

    ...

    求些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