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7 求生之路
    挡在演武馆门前的斯华年,看到那漫天破碎的朵朵青莲,不由得心中发狠。

    此刻的斯华年,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怒火,凌空盘坐的身躯,长腿解开,稳稳的落在地上:“杨教,学生们就拜托你了。”

    说话间,斯华年手掌一挥,从茫茫风雪中捞出了一柄战刀,那一片青莲花瓣上下翻飞,追寻着她那随风飞舞的长发,直奔演武场中的冰魂引!

    “轰隆隆......”

    一声巨响,燃烧着苍炎的巨大斧头,剁碎了层层席卷而来的青莲!

    霎时间,漫天的花瓣被引燃,苍炎之下,点点星火飘零而落......

    势大力沉、一往无前!

    李烈手中的巨斧霸道且凶悍,抡出了一轮偃月,恶狠狠的劈向冰魂引!

    “叮!”

    又是一声脆响!

    巴掌大的青莲花瓣本体,死死的抵住了那巨大的斧钺,画面无比的诡异。

    那么小的莲花瓣,竟然能抵得住如此凶悍一击!?

    这一击,花瓣抵挡住了,但是李烈那磅礴的魂力气浪,却是无比浑厚,根本无法挡住!

    冰魂引青年直接被掀翻开来,连带着,后方远处那不知所措的徐太平,也被这一股磅礴的气浪掀翻了出去......

    “咚!!!”

    一道诡异的声音突然传荡开来,整个松江魂武大学...不,确切的说是整个松江魂城,都被这一道闷响声震了三震!

    那声音极为奇特,犹如钟磬之音,震人心魂,却又宛如天际传来,隐隐绰绰......

    而那声音传来的方向,是位于松江魂武大学南侧,第一街道右手边的图书馆。

    遥远的松江魂武大学南部,已然是一片废墟的图书馆前,一名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伫立在街边,身后,是一群身着漆黑制服,紧张备战的魂警。

    只见那中年男子的右眼中,一片魂力涌动,旋涡流转,散发着奇异的光泽。

    而他手中拿着一杆雪制禅杖,再次重重的敲向地面。

    “咚!!!”

    霎时间,松江魂武大学范围内,一片肃穆!

    中年男子看着眼前破碎不堪的图书馆,沉声道:“所有魂警,校内寻找持书的雪境魂兽,看到之后,杀无赦!”

    “是!”

    “是!”大队魂警人马迅速开拔,四散开来,搜寻着那些劫掠图书馆藏书的雪境魂兽们。

    而在禅杖敲击地面之后,那仿佛永无止尽的风,突兀的停了下来,不仅如此,那飘摇而落的雪,也停了下来......

    这样的环境,无疑给魂警们的搜寻带来了极大便利。

    时间停止?

    不,一切都无关乎时间,战火依旧在蔓延,四处的喊杀声依旧在继续。

    只是...只是那狂猛的寒风不知为何停了下来,那飘摇而落的雪花,纷纷悬挂在了空中,就此定格。

    画面竟是无比的诡异。

    雪境魂技·微雪之界!

    也就是在这一瞬间,松江魂武大学一片“豁然开朗”!

    再也没有了四处乱吹的寒风与霜雪,点点定格在半空中的雪花,竟然向上升起,向夜空中飘散而去!

    半空中的雪花,飘摇而上,但是已经落在地上的雪花、以及那些随处可见的皑皑积雪,却是并没有上升,依旧老老实实的覆盖着一方土地。

    这到底是怎样恐怖的魂技......

    自从松江魂武大学进入极夜以来,荣陶陶就没有看得这么清楚的时候!

    哪怕现在依旧是天色漆黑,但是路灯照耀之处,竟是无比的清晰。

    “仁先生!”前方带路的众高年级学员响起了嗡嗡的议论声,尽管身后那轰然炸裂的天葬雪陨,依旧不绝于耳,但是之前那两声禅杖敲击地面的奇特声响,仿佛给了学生们无穷无尽的信心!

    “是仁先生来了吗!?”

    “一定是,只有黄橘长能做到这种程度!”

    “好像是图书馆的方向,老师,我们去图书馆吧!”

    “对对对!老师,我们去图书馆吧!”

    马背之上,荣陶陶望着徐徐上升的雪花,不由得面色骇然,也听到了一旁陆芒的声音:“松江魂城副柿长、魂警橘橘长,黄宽仁。”

    焦腾达显然从这里面提炼到了更多有效信息,面色一喜,开口道:“很好,警橘的人既然来了,就代表着松江魂城其他地方的危机解决了。”

    “小心!散开!快散开!”前方的教师惊呼出声,大批的学员们急忙散开。

    教师们开口说着,手中各式各样的魂技也扔上了天空,荣陶陶甚至看到了一名教师,撑开了一个巨大的雪雾防御罩,并一手推向了夜空。

    与此同时,天空中一颗颗巨大的雪球陨石轰然砸下,追逐着他们学员们逃离的方向,一阵狂轰滥炸......

    “咔嚓!”

    清脆的响声过后,那教师撑起的雪雾防御罩,竟然就这样破碎开来,看得出来,这名教师比杨春熙差了不止一星半点儿。

    史诗级·天葬雪陨,可不是开玩笑的,它只应该出现在人类大军与雪境大军最顶级的交手战斗之中,而不应该出现在这大学校园里。

    这等级别的追杀之下,即便是教师也是有心无力,甚至心中都在暗暗骂娘!

    吗的!九十年代中期,在那场最高级别的战役中,雪境大军与人类大军大规模交战的最激烈时候,也才只有2、30个史诗级·雪行僧参战吧?

    而从这场战斗开始,直到现在,按照学校内部四处传来的轰炸声响,怕是足足有7、8个雪行僧参战!?

    这绝对不是小打小闹,趁着暴雪极夜天气而来的打击报复,这绝对是一场精心策划的入侵!一场松江魂武大学从未经历过的侵略战争!

    无奈之下,教师甚至左右手连连挥舞,一道又一道雪龙卷,强行将周围的学生们吹飞出去。

    刚刚聚在一起的师生等人,再次被迫分散开来。

    面对着犹如天灾一般的史诗级·雪境魂技·天葬雪陨,人类在此时此刻,力量竟是如此的渺小微弱。

    非魂校,甚至都没有抵抗的能力,话说回来,哪怕是魂校,恐怕也......

    魂班八人组却并未分开,胯下的雪夜惊展现出了惊人的战斗素养,紧紧地跟在头马樊梨花那唯一白色的雪夜惊身后,疯狂的逃跑,逃离着天空中坠落的巨大雪陨石轰炸范围。

    “我看到演武场了!那是演武场的灯光!”石兰的声音,穿透了轰然炸响的陨石声音,传入了众人的耳旁。

    路上的路灯被砸的粉碎,尚有一部分能提供一些光芒,但是极远处那灯火通明的演武场,在这暗淡的夜色中,显得无比的明亮。

    事实上...石兰是正确的,也是错误的。

    那灯火通明的地方的确是演武场,但那灯光却不是路灯。

    演武场同样经历了天葬雪陨的洗礼,地面、铁笼围栏,包括路灯都被砸的支离破碎。

    那里灯火通明,是因为松魂四礼·酒,以及绽放飘摇的朵朵青莲......

    “全体都有!雪冲!”荣陶陶突然大声喊道。

    众人催促着胯下的骏马,顾不得许多,悉数听从了荣陶陶的命令。

    七匹骏马脚下一跺,巨大的身体直接向前冲了一大截。

    轰隆隆......

    背后,一颗巨大的雪球轰然砸下,直接将地面砸出了一个深坑。

    这要是砸在众人身上,毫无疑问,他们都会粉身碎骨。

    但是...即便那巨大雪陨并未砸在众人身上,雪陨那随之而来的爆炸,却是将一众人彻底掀翻了出去......

    霎时间,一片人仰马翻!

    “呃......”被巨大气浪掀翻的石兰,侧身重重摔倒在地,剧烈的疼痛感传来,她忍不住发出一阵申银声。

    石兰使劲儿晃了晃脑袋,试图让自己的脑袋清醒一些,但是爆炸的冲击波真的不小,脑袋晕眩的她,透过模糊的视线,也看到了不远处,还散落着自己的同伴。

    学员们一个个横七竖八的趴倒在地,就连那巨大的雪夜惊也是侧身倒地,此时正努力的站起来......

    浑浑噩噩之中,石兰突然感觉脚下一紧!?

    “啊!!!”石兰忍不住一声惊呼,顾不得被爆炸气浪冲荡的疼痛,她只感觉自己被猛地向西侧的松树林拖拽而去!?

    “兰兰!”石楼的状态也很差,同样被摔得七荤八素,距离石兰最近的她,听到了妹妹的惊呼声,她强忍着疼痛,极力转过头望去,刚要有所动作,另外一条雪制藤蔓,却已经卷上了她的脚踝!

    嗖......

    八人组中,散落在团队西侧的石家姐妹,顿时中招,被拖拽进入了松树林中......

    与此同时,那本该漆黑一片的松树林伸出,一片奇异的光芒,点点闪烁开来。

    “不!不!!!”樊梨花急切的呼声响彻夜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