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6 苍天·烈酒
    “呀!!!”一只穿梭在藤蔓中、肆意游动的雪媚妖,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斯华年的脚边......

    雪媚妖那探向学员的无限延展的手臂,也停止了伸展。

    在斯华年的脚边,这只肆意狩猎、嘴角还流淌着人类鲜血的雪媚妖,仿佛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不敢破碎成点点雪花的她,仰起那楚楚可怜的俏脸,望着斯华年那杀意弥漫的面庞。

    “呜~呜~”雪媚妖仰望着斯华年,不断的摇着头,可怜兮兮的哀求着,魅惑之间,却猛地向后退去。

    “呯!”斯华年怎么可能被这点小伎俩干扰心神,她猛地一脚剁下!鞋底那极速旋转的风雪旋涡,瞬间搅碎了雪媚妖的头颅。

    霎时间,雪花四溅,炸裂开来。

    “吼!!!”

    竟然的嘶吟声由远至近,直冲斯华年!

    只见斯华年不慌不忙,手中刀花一甩,反手握刀,战刀一横,身体向左侧闪开一步!

    呼......下一刻,一条雪制巨蟒自她的身侧呼啸而过!

    但是那战刀,却已经刺进了雪色巨蟒的身体。

    在风雪中游动的雪色巨蟒,冲势极大,斯华年却是稳稳站在原地,反手握着刀刃,而那从她身侧掠过的雪色巨蟒......

    那长长的身躯,被斯华年的战刀切割开来,当雪色巨蟒通体自斯华年身侧掠过之后,也已经变成了上下两截身躯,重重的摔落在了雪地之中。

    “所有人,进入演武馆,去找杨春熙......”斯华年话音未落,突然面色一变!

    再也没有了刚才那气定神闲的模样,只见她猛地转过身,雪色战刀劈向脸前!

    “叮!”

    一声脆响!

    斯华年的瞳孔近乎缩成了针芒状!

    因为,手中这柄战刀的刀刃,劈砍到的的东西,竟然是一瓣莲花!?

    青绿色的莲花瓣,散发着淡淡的莹芒。

    这片花瓣只有巴掌大小,但却仿佛蕴含着千斤之力!

    这一瓣莲花不仅挡住了斯华年凌厉的攻势,甚至抵着那雪色刀刃,将斯华年的身体向后掀开了数步!

    斯华年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惊慌,高声喝到:“所有人,快进入馆内!快去找杨春熙!!!”

    显然,大杀四方的斯华年,当看到这一瓣诡异的莲花之后,彻底慌了神!

    作为松魂四礼之一,而且作为一名魂校,能让斯华年表现出来惊慌之色,可想而知那诡异的莲花瓣到底是有多强!

    “今夜,松江魂武不会有活口。”淡淡的声音响起,两道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斯华年的面前。

    “徐太平?”斯华年眉头紧皱,第一眼,竟是看到了那被冰魂引青年拎在腰间的徐太平。

    “人类,你不仅拿走了属于雪境的至宝,也夺走了我的族人,企图将他同化。”冰魂引青年手中一松,将徐太平轻轻的放在身旁。

    徐太平向后退开数步,他已经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了,当然...弱小的他,即便是想做什么,也什么都做不了。

    这很现实,也很残酷。

    冰魂引青年随手一挥,那一片抵着刀刃的莲花瓣,犹如风雪中飞舞的蝴蝶,飘摇着、飞回了他的手掌,在他的指缝间轻盈飞舞。

    “将那瓣莲花还给我,我留你一条性命。”冰魂引青年沉声说道,泛红的眼眸,死死的锁定着斯华年的双眼。

    斯华年面色僵硬,同样死死的盯着冰魂引青年,从牙缝中挤出了一句话:“找死!”

    “好。”冰魂引青年轻轻点头,手掌中的莲花瓣悄然停下,落在掌心之中。

    只见冰魂引青年突然发难,面对徐太平时,一向温声细语的他,突然变得暴躁不堪:“所有人,都得死!”

    “呯!”

    冰魂引青年手执莲花瓣,猛地蹲下身,重重按向雪地。

    唰......

    风雪呼啸,大地撕裂!

    那被冰雪掩盖的演武场,裂出了道道碎纹,霎时间,颤抖的大地上,绽放出了一朵朵泛着青绿色莹芒的莲花!

    那一朵朵巨大的青绿色莲花,彻底点亮了夜色,巨大的花瓣也在风中肆意的飘荡着。

    斯华年豁然色变,一手拎起了地上那个学员,身影猛地穿梭开来。

    她却不是冲向对手,而是冲向演武馆?

    下一刻,大地上绽放的无数莲花,甩出了无数小型的莲花瓣,宛若急速旋转的刀片一般,随风飞舞,疯狂的撕裂着世间万物!

    急速起落的斯华年,瞬间穿越了室外演武场,她拎着手中的学员,恶狠狠的向演武馆大门砸去!

    随着大门口一片慌乱的叫声,斯华年猛地转身,双腿弓起、身体前倾,倒滑向演武馆。

    她手中的雪色战刃,瞬间破碎成片片雪花,消散在风中。

    而斯华年那一双白嫩的玉手猛地合十,再向两侧分开。

    霎时间,在她双手之间,同样亮起了一瓣青莲!

    青绿色的莲花瓣轻轻的飘荡着,一副安宁恬淡的状态,与这生死战场格格不入。

    斯华年突然盘腿坐在半空中,双手向两侧摊开,搭在了膝盖上,一副老僧打坐的模样。

    唰......

    飘荡在身前的莲花瓣瞬间扩散开来,一个巨大的莲花骨朵,将斯华年包裹其中,也将演武馆的大门遮挡的严严实实。

    “叮!叮!叮!”

    “叮!叮!叮!”

    无数小型莲花瓣四射开来、急速旋转、切割万物,也切割在斯华年盛放的巨型莲花骨朵之上。

    被天葬雪陨洗礼过后,已然是一片废墟的演武馆中,一众学员瑟瑟发抖,在杨春熙的庇护下艰难求生。

    学员们眼睁睁的看着那厚实的残垣断壁,被无数莲花瓣切割、刺穿,甚至有躲在断墙后的学员,身体已经被戳穿,捅切割了无数个血窟窿......

    偌大的演武场大门,被斯华年召唤的巨型青莲骨朵挡住,但其他三面旋转而来的锋利莲花瓣,却依旧存在。

    演武馆内,杨春熙背靠着巨型青莲骨朵,胸膛上涌动的魂力从未停止,淡淡的雪雾呈罩,早早扩散开来,将上百名学员庇护其中。

    此时此刻,杨春熙一边撑着雪雾防御罩,心中却是万分焦急。

    自从她来到演武场后,一连串的天葬雪陨降落而下,她当然不可能见死不救,挽救了演武场众学员的性命,却是不想,外面的攻势愈发的可怕!

    这又是什么?

    雪境至宝·九瓣莲花!?

    而且这一瓣莲花与斯华年的那瓣莲花作用不同?

    竟然是攻击型的莲花瓣?

    而杨春熙...还在想着教学楼中的八只小魂。

    要放弃身边的上百学员,去保护魂班的八小魂吗?

    无论杨春熙是不是荣陶陶的嫂子,在此时此刻,作为松江魂武大学教师的她,不可能牺牲身边的上百学员,而跑去教学楼......

    就在杨春熙心中无比焦急,听着四处传来的惨叫声时。

    无数旋转、撕扯切割的莲花瓣,攻势骤然减弱!

    杨春熙面色一喜,守着演武馆大门的斯华年,也探出一只手,连花骨朵悄然绽放开了一片,给她提供了视野。

    视线中,斯华年美眸一亮,明亮的演武场上,一柄雪色巨斧极速旋转而来,无比凶悍,砍向那场中傲然屹立的冰魂引青年。

    “叮!叮!叮!”

    无数声脆响,莲花瓣如雨点般卷向雪制巨斧,硬生生将那巨大的斧钺撕碎开来。

    “咚!”

    一道沉重的身影轰然落地,浑身酒气,身体也有些摇晃,站稳的同时,他的手中,再次从风雪里捞出了一柄雪制巨斧。

    那斧钺的确称得上“巨”,足足四米长的巨斧,有一米半是粗长的杆部,另外的两米半,竟然都是斧子头部!

    松魂四礼·李烈·酒!

    他也是为数不多,驻守松江魂武的顶级教师!

    “冰魂引,好算计,竟然能无声无息的越过三道墙!在三墙、松柏镇、松江魂城同时发难!”李烈手执巨斧,遥遥指向冰魂引青年,从他腿部向上,还有无数打着旋的雪花,盘旋而上,吹乱着他那一头短发。

    “呵。”冰魂引青年一声冷笑,“谋而后动、攻其不备,这是你们人类教导我们的。记住,这雪境之地,永远是我们家!”

    李烈面色僵硬,沉声说道:“三墙是士兵,松魂是学员,但你们竟然杀到了松柏镇!那里都是平民!”

    冰魂引青年:“十六年前,你们杀我雪境族人的时候,就该想到有这一天!”

    李烈怒声喝道:“几十年前,是你们先入侵我们的土地,掠夺我们的资源,杀戮我们人类!”

    冰魂引同样怒声喝道:“我记不得那些,我只记得16年前!”

    说话间,冰魂引再次一手按下,无数朵青莲绽放开来......

    远处,传来了斯华年那担忧的声音:“小心!那也是九瓣莲花之一,比我的只强不弱!”

    “哼!”李烈却是冷哼一声,猛地一手插进雪地中,竟然犹如拎起地毯一般,拎着皑皑积雪,猛地掀起!

    唰......

    积雪真的犹如地毯般被掀起,一股股的魂力气浪冲荡开来,卷着“雪地毯”,呈一道海浪,向冰魂引卷去!

    “雪地毯”不仅卷向了冰魂引,甚至地上绽放的朵朵青莲,统统都被掀翻、搅碎开来!

    点点风雪之中,漫天的青莲花瓣飘散!

    一时间,这画面竟然无比华丽!

    多说无益!

    李烈一手探入囊中,拿出了一个巴掌大的铁质酒壶,猛地灌了一口,便随手将小酒壶扔开,动作潇洒至极。

    “噗!!!”

    口含烈酒的李烈,将酒水喷洒向夜空,手中的雪制巨斧猛地一撩。

    穿过酒雾的巨斧,瞬间燃烧开来,白炽色泽的冰凉苍炎,引燃了整个巨斧。

    九瓣莲花是吗!?

    雪境至宝是吗!?

    你觉得你可以在松江魂武为所欲为了是吗!?

    李烈脚下一崩,面色愠怒,卷起漫天雪花与莲花瓣,冲向了对面那又惊又怒的冰魂引!

    一声怒喝,气势雄浑,响彻夜空:“战!!!”

    为苍天洒下这最后的烈酒!

    这杯过后,

    你走,或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