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九星之主 > 075 大幕拉开
    正在教室中上自习的八小魂,突然听到了一声巨响,似乎来自遥远的东北方向、东南方向......

    下一刻,那巨大轰鸣声,竟然响彻在教学楼的范围!

    “轰隆隆!”

    整个教学楼都颤抖了起来,仿佛地震一般,而且那爆炸的声音就在头顶不远处。

    几人急忙起身,面色惊惧,却是不想,轰炸而下的天葬雪陨,其威力更强的,却是坠落之后的爆破。

    “呯!!!”

    “啊......”

    “救命!救命!”

    “这是...这是什么啊?老师...救......”

    少年班的教室中,孙杏雨面色僵硬,一边跑到教室门旁,一边大喊道:“杨老师,别...别再玩我们了......我,我也没犯错呀?”

    “轰隆隆!!!”

    密密麻麻的天葬雪陨,可不会理会任何人的话语。

    万幸,少年班-魂班的教室在二楼,而此时此刻,教学楼最顶层的6楼已经被轰炸粉碎了!

    “不管是什么,快走!快走!”焦腾达大声喊着,一把拽着身旁的6芒向门外跑去。

    剧烈颤动的教学楼中,八小魂跌跌撞撞的跑到了走廊中。

    荣陶陶面色凝重,听着头顶那轰隆作响的声音,大声喊道:“跳窗,不管是不是杨教的考核,先离开这里!”

    “哗啦啦......”李子毅肩膀包裹着魂力,甚至连窗子都懒得开,将自己变成了一发炮弹,直接“轰”了出去。

    窗户轰然碎裂,其他几个学员急忙跟着跳了出去。

    好在二楼不高,落在雪地里的学员们均无大碍。

    “唏律律~”焦腾达没有落在雪地里,他从二楼跳下的同时,直接召唤出了本命魂兽雪夜惊,顺势跨坐在了它的背脊上。

    “把雪夜惊统统召唤出来!”焦腾达大声说着,直接来到荣陶陶面前,俯身探手。

    荣陶陶抓着焦腾达的手,身体轻盈一跃,坐在了焦腾达前方,雪夜惊的背脊上。

    “哗啦啦!”

    “哗啦啦......”

    与此同时,教学楼北面走廊的几层窗户,犹如下饺子一般,一个又一个学员“噼里啪啦”的跳了出来。

    “危险!”石楼大声喊道,手中雪制刀刃突然拼凑,猛地向天空一甩,直接刺穿了一块坠落的建筑碎石块。

    破碎的教学楼中,那些还亮着的灯光,暂时解决了黑暗问题,但是茫茫风雪依旧在刮,也就是说,石楼的视距最多不过五米,从她发现危机到解决危机,短短的一瞬间,展现出了石楼那惊人的战斗嗅觉。

    “先离开这座教学楼范围!”荣陶陶急忙开口喊道,“走大路!沿着路灯走!”

    8个人,7匹雪夜惊,自教学楼后方迅速撤离。

    7匹雪夜惊的巨大眼眸,闪烁着幽幽的光芒,犹如探照灯一般,扫视着前方的茫茫风雪。

    “我们去哪?”石兰急忙询问道。

    荣陶陶当机立断:“演武场!”

    一定是去北面的演武场!

    那是距离教学楼最近的建筑,而且...那里永远驻守着一尊大神:松魂四礼·糖!

    与此同时,教学楼南面、正门前的雕塑上,伫立在茫茫风雪中的冰魂引青年,突然开口道:“走。”

    徐太平:“去哪?”

    冰魂引青年:“演武场。”

    徐太平:“你......”

    冰魂引青年笑了笑,道:“拜访一位幸运儿,她偷走了属于我们雪境的东西。”

    说着,冰魂引青年单手拎着徐太平,身影在茫茫风雪中突兀的飘起,向北面飞去。

    冰魂引青年并没有选择绕路,而是在密密麻麻的天葬雪陨中,横穿过了那碎裂坍塌、仅剩半截的教学楼。

    徐太平眼眸瞪大,看到了一片废墟、也看到了一片人间炼狱的景象。

    “你看到了,它再也不会阻挡你回家了。”冰魂引青年说话间,两人已经飞过了轰炸范围,跨越了破碎的教学楼。

    两人一路向北,下方,却是一片雪境魂兽与人类激烈交战的画面。

    教学楼中,多名教师、无数学员都与八小魂有着相同的选择,他们在第一时间跳出了走廊窗户,脱离这被狂轰滥炸的区域。

    他们企图向北方演武场行进,但却在半路上,被那皑皑积雪中、无处不在的雪境魂兽,拖延住了脚步。

    霎时间,战火四起!

    16年的精心策划,雪境大军似乎也在成长。

    数十年前,百余支华夏团队突然出现,一夜荡平北方,战火蔓延了北方大地每一个角落。

    而在此时此刻,在这极端恶劣的天气环境下,无数雪境魂兽突然出现在这里,战火蔓延了松江魂武大学的每一个角落。

    这一切,

    都仿佛是一个轮回。

    ......

    “噜噜......”树林中,一道巨大的身影潜伏着,盯着不远处路边那匆忙赶路的人类学员。

    “嘶......”一声哀鸣!

    潜藏在林中的巨型野兽尚未发难,远处那亮着路灯的道路上,一只雪制手掌突然窜了出来,恶狠狠的抓住了一只雪夜惊的马蹄!

    霎时间,人仰马翻!

    6芒胯下的雪夜惊,被突如其来的雪手抓住了马蹄,巨力之下,雪夜惊根本无法挣脱,前冲的势头尚在,雪夜惊直接被拽到在地。

    6芒也因为惯性,直接冲了出去,重重砸在了雪地里,翻了无数圈。

    层层积雪中,一个鬼魅的身影悄然浮现,一双纤长且惨白的手掌破雪而出,一手重重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恶狠狠的按住了6芒的头颅,将其脑袋死死的压在了雪中。

    “咯咯......”一连串的娇笑声音响起,半截曼妙的雪制身体展现在众人眼前,在那极其火辣诱人的雪制身体之上,是一张颠倒众生、无比妖媚的雪色容颜。

    “畜生!”李子毅的声音犹如惊雷般炸响,雪制长枪上包裹着浓郁的魂力,借着雪夜惊的冲势,直取妖女首级。

    “啪!”

    雪媚妖突然破碎成点点雪花,任由那锋利的长枪刺穿她的头颅,但她却是毫发无损。

    不仅如此,雪媚妖突然伸出手臂,那本就细长的手臂仿佛能够无限延展,雪色手掌猛地抓住了李子毅的小腿,恶狠狠的将其拽下马来!

    “咚......”

    沉重的闷响声,听得众人胆战心惊!

    “子毅!”孙杏雨一声惊呼,急忙勒马转身,却是见到雪媚妖一手死死的按着6芒的头颅,手臂无限延展,身体探向了那被拽下马来、摔得七荤八素的李子毅。

    “嘻嘻~”只见雪媚妖那一张樱桃小口微微张开,咬向了李子毅的后颈。

    呼...一阵狂风乍起!

    雪龙卷直冲云霄!

    有教师赶来支援!?

    雪媚妖面色一僵,这一次,她却是不敢破碎成片片雪花了,生怕被雪龙卷搅的魂飞魄散。

    雪媚妖撑着雪制身体,硬生生被雪龙卷吹上了天!

    “呀!!!”雪媚妖一脸嗔怒的看着远方,下方的雪地中,突然伸出了一只雪手,那雪制手臂无限的伸长,一把拽住了被雪龙卷吹飞的雪媚妖,将她那失去控制的身体,向路旁的深林中甩去。

    孙杏雨单手挂在雪夜惊的马背上,整个人横着趴在马侧,一手中雪制长枪拼凑。

    李子毅急忙抓住了探来的长枪杆部,被带着向前滑动的身躯,脚下一弹,纵身一跃,稳稳的落在了马背之上。

    一行众人迅速停下,却是看到身后,一名教师带着数十名学生拍马赶到。

    “快走!演武场!”教师大声喊道,眼神还警惕的看着路旁的树林。

    只见那树林边缘,一个庞然大物默默的盯着大路,似乎是在寻找可趁之机。

    而那只被雪手扔到这边的雪媚妖,却是半截身体浮在雪地中,手掌抓着野兽的前腿,身体在巨大野兽的庇护下,来回游走、不安的爬行着。

    雪媚妖的口中还发出了“嘤嘤~”的不满声音,似乎是在向这头野兽撒娇。

    然而巨型野兽并没有狩猎,那一双凶悍的兽瞳,死死盯着新来的教师,它似乎很不耐烦,巨大的脚掌微微抬起,猛地将雪媚妖的脑袋踩进了雪地之中......

    雪媚妖一脸的委屈,趴在地上吃了一口雪:“呜~”

    教师看到这一幕,豁然色变,大声喊道:“快走!”

    与此同时,演武场上。

    往日学员们切磋比试的地方,已经变成了生死战场!

    各式各样的雪色生物疯狂的肆虐着演武场,本就遭遇过一抡天葬雪陨的演武场,此时已经是坑坑洼洼,铁质的丝网围栏也尽数倒塌。

    风雪之中,一道飘着仙气儿的白色身影来回穿梭,手中的刀刃散发着惊人的魂力,屠戮着一只又一只生物,解救着学员们的性命。

    “呲!”

    斯华年一头披肩长发随风飞舞,玉手中,那雪色战刀已经被染得一片殷红,锋利的刀尖恶狠狠的斩碎了数根雪制藤蔓,一把将一个学员的身体从雪色藤蔓中捞了出来。

    “谢谢...谢谢斯教。”学生一副惊魂未定的模样,一屁股坐倒在地,一手捂着胸膛,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却是见到他的脸上,已经被血色藤蔓勒出了道道血痕。

    “嗯。”斯华年随意的发出一道鼻音,却是见她猛地抬起脚,那白色的布鞋之下,一片旋涡席卷开来。

    “呀!!!”一只穿梭在藤蔓中、肆意游动的雪媚妖,猛地一个急刹车,停在了斯华年的脚边......